墨玺风你个一夜N次郎

    不行,还不是时候,现在还不行,他还不想那么快就结束。

    他喜欢,非常喜欢这项活动,罢不能,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索求无度,完全忘记了时间,只要听到她的一听吟,就能激发他无限的激动和动力。

    被他压着的苦女人秦摇早就被弄得脑海一片的空白,浑软绵绵无力,动都动不了,靠的就是他自己占了所有的主动权。

    这会儿,她半醒半梦的想要泪牛满面,感受到体内还有冲-刺的男人,被迫承受,-仙--死了好一会儿,男人都没有想要释放的意思。

    特么的,你到底还要动多久啊?有完没完啊?怎么就没完没了呢?她真想彻底睡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但是,他还在她的体里,怎么可能什么都不会有感觉?她又不是死人。

    秦摇忍不住的滑落了一滴泪,被撞击得忍不住哼哼唧唧,若不是浑无力,她早就一把将自己上的男人推下来了。

    本来只是以为激-一下下就完事了,反正她也得享受了,结果,事的发展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男人是铁打的?他那根东西不是做的么?这么久了还这么铁,还杆着,时间过去多久了?一个小时?绝对不止,至少也有三个小时了,就这时间里,她被折腾到酒醒了,清醒之后,周公都来找过她几遍了。

    墨玺风当然知道她清醒了,就因为清醒着,他才更加的振奋,她的感受对他很重要,这种事可不只是一个人的事,至少要你我愿,至少要配合,他喜欢看她在他下的样子。

    在这三个多小时的折腾中,他早已经熟悉了她体的每一个地方,特别是那个地方,他最最喜欢,最最觉得舒服,根本就不想再出来了。

    “你,你,你,够了。”等了许久,祈祷着他赶紧释放,左等右等等得不耐烦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气得她没有耐心的低吼一声。

    “不,不行,我还没有。”他听到她的话,不生气,那根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动作和速度没变,说完,还紧紧的抱着她猛的亲。

    还真没完没了了,天快要亮了,你还真是一夜战到底,佩服,佩服死了。同时佩服的还有她自己,被人家折腾了一夜,她竟然还有精气神,就是没啥力气。

    还活着啊,真是幸运还是不幸?秦摇也无语的说不出话来,关键是那男人还雷打不动的继续卖力着。

    “啊啊啊,你想干什么?怎么又是这个动作,你就没有别的新鲜一点的想法了吗?”一个天旋地转,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又被他抱起来了,这已经是今晚第三次这个姿势了,他不嫌累吗?

    她一抱怨和讽刺,墨玺风虽然动作没有停下来,依然很强势的冲击,但是却也是在思考着她的话了。

    “不如,不如,我们到花园去?我们还没有试过?也许房顶上面也可以试一试,不然,水里怎么样?温泉很暖和,你会感觉到舒服。”他立即想出了好几个主意,还好心好意的征求她的意见。

    我,靠。有没有更无耻一点,更不要脸一点?她的话他听不懂么?秦摇又气又恼,好家伙,他是天生克自己的么?

    秦摇真的认真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自从遇见他之后,她的人生好像就真的不一样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走马观花,他就一直在。

    啊啊啊,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她抓狂得恨恨的趴在他的肩膀上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解气。

    墨玺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疼痛,他一直处在高度的兴奋之中,若不是他一直强忍着不释放,不想这么麻烦,他早就成了一夜几次郎了。

    不过,现在他离这个一夜n次郎也没有什么距离,他一夜一次等于人家五六次以上了,还特别有质量。

    对,没错,他就是非常有质量,质量还特别好,反正就是一刻没停止过蹂-躏她,她也没觉得有什么痛苦,就是烦了。

    “快点,快点,我要睡觉。”不耐烦的松开了嘴巴,放过了他无辜的肩膀,不耐烦的催促着他。

    “摇儿,不行,我不想这么快,我想要慢慢嗯来。”墨玺风哪里舍得这么快就结束了,他知道如果他一旦结束了,这个女人肯定不会再同意和他了,所以他是恨不得天天这样将她绑在-上,永远都不要下来。

    什么?他说什么?慢慢来?那不是要死人吗?她这是要做死在-上的节奏?秦摇等不了,想退出又被死死的抱着,根本就出不来。

    好吧,为了自己的命,为了睡觉,为了不被扰,她决定豁出去了,你不释放,我就让你自个儿释放。

    她的双手立即缠上了他的,小的体第一次主动的反攻,冲击,赶紧将主动权给抢过来,自己做主。

    墨玺风因为她的主动而傻了眼,最最让他心神不守的是,因为她的动作,他几乎都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不行,不行,他快要不行了。刺激一波一波的冲击着他,若不是他咬牙坚持着,恐怕现在已经缴械投降了。

    妖精,磨人的妖怪,太可怕了,太舒服了,太有感觉了。他一连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一直紧守着自己的命-根子。

    他还有完没完,他还要不要让人活了?主动了好一会儿,这家伙明明一脸的快要不行的样子,结果还愣是坚持了好久,气得秦摇发泄似的扭动了一下就不动了。

    她这么放弃,让墨玺风好失望,刚才这种感觉太好太好了,他还想再来,但是他肯定劝说不了她。

    “乖,亲的,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他低声下气的哄着她,这滋味一尝就忘不了,上瘾了。

    秦摇怀疑的看着他,考虑着划算不划算,可是划算不划算怎么样都是她自己吃亏了,人家可没有半点损失。

    算你狠。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妥协了,将他推倒在-上,自个儿就坐在他的上,愤恨又发泄似的自个儿主动了。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