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是笨蛋

    风映容叹息,默默的承受着痛苦,过几天再说吧,可能过几天说不定在老蛇王的命令下,二下就会拿出解药来了,至少这样她们辛苦了几天,他们的气也消了许多吧。

    可是她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就是瞎想也改变不了事实,好在她已经悄悄地吩咐了人回去好好的跟家里的人说说,最好是赶紧过来秦摇赔礼道歉,不然二下的气不消,真的让她们痛死痛活的受个十天八天半个月的,恐怕都不能成人形了。

    侍女心里好同她,自然知道不是她的意思,坏就坏在有这样的家人,不分清白皂白不问清楚,别以为进了皇宫你就大过天去了。

    秦摇一个转就毫不犹豫的去看凤烟雨,不久前为了她说了几句话,可是还是得要去看看,这样才算是完美。

    凤烟雨已经重新梳洗干净,药都上好了,此刻端坐在自己的宫里,面对着一堆的山珍海味动都不动一下。

    两只纤纤玉手隐约有些不舒服,肩膀已经在药膏作用之下只剩下酸痛了,脸上的伤痕也只剩下了淡淡的红色,不久之后就能完全的消除。

    她不是心痛自己的伤自己受到的气,而是失望,失望墨玺风一点都不关心自己,他是真的一点都没将自己放在心上。

    如何不失望?如何不伤心?如何不失落?他是自己一心一意心心念念的人,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她所有的心神,他就是她世界的全部。

    她,却只是他偶然才会想起的人,甚至可能都不记得,只是有需要的时候她才存在,多么可怕的认识,多么可怕的事实。

    凄苦在她的心里弥漫,无助,受伤,她努力的去迎合去改变,可是自从秦摇的出现后,她就知道,不是他没有心,而是他的心不在自己上。

    “夫人,秦小姐来看您了。”眼睁睁的看着她坐了好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面无表的样子,侍女们们都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直到看到秦摇的影,她们不由得露出惊喜,忙低声提示。

    秦摇?凤烟雨有些茫然,眼睛透出一丝的迷惑,她转头一看才发现门口站了两个人,随后她的目光才慢慢的清明起来。

    秦摇一眼也看到了里面的女人,她木然的样子,平静的神色,有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那是凤烟雨,她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种表

    “姐姐,你怎么来了?”正当她怀疑凤烟雨怎么突然变成这样时,对方已经回过神来了,笑意盈盈,得体的表,还殷勤的出来迎接自己。

    “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好些了吗?”她也收起了其他表,微笑的朝凤烟雨走去,不是自己家啊,一点也不方便,明明不想打交道,还是得要去皮笑不笑,感觉有点像好种卖笑的。

    凤烟雨连忙点点头,亲昵的挽着她的手,笑:“好多了,宫里的药膏很有效的,只有小伤,不碍事,还劳烦姐姐过来看我,太不该了。”

    一副很感激她,很感恩的样子,似乎真心把她当成了自己人,觉得不应该这般客气。

    秦摇内心知道大家不过是客气罢了,若不是在这里认识,而是在外面,她相信一定会和凤烟雨成为朋友的,只是这里复杂的人她还是信不过,因为太明显了。

    “如果是我受了伤,你不也会过来看我吗?不必客气,忙是肯定帮不上,就是过来暖暖你的心,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了。”她客客气气的安慰,但不是她们的男人,也不是她们的姐妹,自然不好提那个男人,省得人家不高兴,她来是慰问,可不是示威或者是给人添堵的。

    凤烟雨感激的连连称是,拉着她一起坐下,大大的眼睛都盈满了泪水了,好委屈好可怜的样子。

    幸好秦摇经常见到宝宝们这般可怜兮兮的表,免疫力已经有了不少,没被她所迷惑,没有心动。

    “我刚才还去看了三位夫人,她们感觉还好。”她冲她一笑,缓缓的道。

    凤烟雨的神色一变,随后恢复了正常,泪水终于落下,声音都哽咽了:“姐姐,妹妹刚才也去看过她们了,也不知道黄姐姐是不是太难受了,她竟然,她竟然……,妹妹也不过是去看望她们,想帮帮她们,没想到黄姐姐生气了。”

    黄嫣然,她咬牙切齿的在心中恨道,若是墨玺风不为自己报仇,那么她绝对是不会放过这个女人了。不管她是不是出于让墨玺风明白那个女人狡诈或者是心地很坏,但都不是她对自己这么狠毒的理由。

    “可能是她心不好,或者是太痛苦了一时失了理智……”秦摇不知道如何劝说她,反正你们斗你们的,你们打你们的,只要不来惹她,死活与自己没有关系。

    自自己中毒后,秦摇就对这四个女人敬而远之了,这几个女人喜欢墨玺风那个酷男也不是暗地里的事,但不能拉上她,不是她们对付自己的理由,不是她们对自己下手的借口,所以她不喜欢她们。

    ,凤烟雨很想这样反驳,你痛苦关我毛事啊?你难受与我何干啊?失了理智?哼,再次她也失了理智。

    看着她一脸的平静,秦摇虽然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但一定不是平静,也不会像表面这么无事。

    “好了,你应该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现在肯定很累了,精神也不好,让侍女请总管大人多做些补品来补一下子。没事,我就先走了。”对待凤烟雨,她就像对待那三位差不多,不和她们多接触,也不想和她们哪一个走得太近,传递完自己的问候就赶紧闪人。

    说多错多啊,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不可无呢。

    这么快?她还没有找到机会打听一下下的况,还不知道刚才下过来干什么?不知道下现在在哪里?她就走了?

    “姐姐,我……”她思绪万千,赶紧想个什么理由和借口留她下来,或者是问一问。

    “休息吧,不用送了,我也很累了,先走了。”不料,人家秦摇也学乖了,特别是刚才还成功的在那三个女人那边速战速决,对待这位,她也没有犹豫和客气,打断她的话,立即走人了。

    凤烟雨跟着她后面,直到秦摇消失在门口,她才止住了脚步,她还是没有说出别的话来,眼睛闪烁。

    这个女人啊,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悠然看着秦摇就像后面有鬼追着自己一样,若不是脚步还算稳定,没有丝毫凌乱,她都以为她不是逃出来的。

    “小姐,你怕她们啊,跑得那么快。”悠然捂着嘴巴直笑,没想到她也有这么一天,探望他人就像打仗一样,速战速决。

    “怕死了,怎么不怕,我可不想像她那样被那姓白或者是姓黄的女人打成那样,痛死了,她们痛死是她们的事,我可不想被她们发泄,我也忍不了。”回到自己的宫,秦摇才放心大胆的说心理话,如果不是住在这一大片的宫中,她才不想去看这几个女人呢,因为她真不想去。

    悠然在后面笑个不停,心里觉得她其实并不如表面那么傻,还是很有心眼的,不由得放下了心。

    “小姐,我看凤夫人好像有许多话想问你,要不是你跑得太快,只怕她可能就会询问下的事了。”悠然知道墨玺风到这里的事不可能凤烟雨不知道,光进去时看到她呆呆的样子就明白了,特别是那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秦摇明了的点点头,她当然知道,所以才跑得快啊,那是她男人,不是自己的男人,不要来问自己。

    原来小姐这么精明,悠然再一次的改观了,很是高兴,伺候着她到内室的大--上躺下休息。

    “哇哇哇,好有钱啊。”小金黄两眼放光,四处张望,小星星不停的在大眼睛里闪啊闪,一副小财奴的模样。

    小绿绿也是口水直流,不时的抹一下自己的小嘴巴。

    小黑黑最正常,从被人引进蛇宫以来,他不像两个弟弟那样东张西望,而是很平静的跟着走。

    蛇宫金碧辉煌,琳琅满目,无比的奢侈,数不尽的珍宝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放在墙上,柱子上,漂亮得令两个小宝宝都差点动手了,恨不得立即上前去拆出来装进自己的口袋。

    不过,小绿绿和小金黄虽然没有这样做,但是心里已经不约而同的打算在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偷上一些。

    不拿白不拿,谁知道人家有没有数。如果没数,真真是便宜自己了,就算是发现不见了,谁会怀疑他们?就算是怀疑,那也要拿出证据。

    他们的,他们的,这些都是他们的。这一路走过来,小金黄和小绿绿的眼睛已经看着数个宝贝心中狂叫了,视为自己的东西了。

    在蛇宫里弯弯曲曲,穿过了无数的走廊,终于才到达到了蛇宫最大的,自然也是蛇王一直接见外人的地方。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