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好听吧?好可对不对?你很喜欢是不是?有没有觉得很幸福?很开心?你有名字了耶,你不再是无名氏,快感谢我。”秦摇拍了拍它的脑袋瓜子,向它邀功,对它也是算好的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无语了,这种名字还好意思说出来,她真是厉害啊。

    感谢她?我谢你喔。墨绿色巨蛇也很无语,看着她拍了着自己的小手,更无话可说了,她真看得起自己。

    “你不会说话,摆尾巴总可以了,狗都懂得摆尾巴,你摆一个我看看。”见这宠物傻不啦叽的看着自己,她不满意了,它怎么不会表示表示啊。

    又把它比作狗,这女人讨打,实在是太可恶了,欺负它是不是?墨绿色巨蛇的巨眼忍不住微微的眯起。

    “呀,你想睡觉了?真懒,让你动一下你都不愿意,养你当宠物,亏了。”秦摇看了它半天,尾巴都不动一下,倒是眼睛都快眯起来想要睡觉的样子了。

    吃饱喝足就睡,实在是懒死了,没见过这么懒的蛇。

    它是准备在生气好不好?她竟然说它想睡觉?墨绿色巨蛇的火气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有本事了,让人的心一会上一会下。

    凤烟雨,白雪,黄嫣然,风映容本来听到她这句话以为墨绿色巨蛇肯定会发脾气,当她们看到它危险的眯起的眼睛时,心里就在暗暗的期待,一会儿还不知道秦摇是怎么死的呢。结果,没两分钟,人家的火气又被秦摇的三两句话就能消掉了。

    顿时,她们又气又无语,心七上八下的,一直盼望着秦摇赶紧把墨绿色巨蛇得罪死了,这样她就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结果,她们还是没有昐到,人家秦摇还活得好好的,混得风声水起,让她们羡慕妒忌恨。

    悠然在一边汗颜啊,她也被秦摇搞死了,心脏都快受不了,真替秦摇担心哪一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好了,我也吃完了,吃完了好像也想睡觉了,小土蛇,咱们一起回去睡觉吧。”此时,秦摇吃不下了,睡意上来了,今天早上是被吓醒了,没睡好,没睡够,顿时想回去继续睡觉。

    好啊好啊,墨绿色巨蛇听到一起回去睡觉这句话就两眼放光,高兴得直点头,什么不满什么不高兴都抛到了脑后面了。

    睡觉!这两个字就像滚滚的天雷,雷得众人里嫩外焦,雷得众人都惊呆了,以至于眼睁睁的看着秦摇领着她的‘宠物’及侍女们扬长而去,真的回去睡觉了。

    “啊……”好一会儿,众人才回过神来,白雪就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精致的脸上满是愤慨和恼怒之色。

    凤烟雨的脸色也不好看,一阵青一阵白,再也坐不住了,匆匆忙忙的带着自己的侍女也赶紧走了。

    黄嫣然神色自然很难看,咬了咬牙,看着远去的人,毫无办法,只好将目光投向了风映容。

    风映容也被这一系列的状况搞得手忙脚乱,至少她现在的一切都被打乱了,又要重新开始布置,而现在下和秦摇在一起,下是什么意思?

    “姐姐……”黄嫣然看着她好半天不说话,脸色晴不定的,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风映容这样的表,令她感觉到了不妙。

    白雪尖叫后,也没有了主意,求救似的也朝她看去,白雪觉得下就要被抢走了,这怎么可以?

    “我们回去吧。”风映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脸色才恢复正常,淡然的优雅的朝两个女人轻声道。

    她的表令两个女人感到疑惑,刚想要追问,却见到她已经独自起离开,只得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赶紧追了上去。

    她们一走光,总管和女官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两个人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从里面看出了震惊和疑惑。

    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个大笨蛋。”老蛇王瞪着水晶球里的那条蛇忍不住破口大骂,心十分的不爽,生了个商不高的儿子,简直有活活气死老子的可能。

    老蛇王气得看也不看水晶球一眼,转就出了自己的书房。他出来后却收敛了一脸的怒气,恢复了平静。

    “二下呢?”老蛇王坐在主位上,对自己的侍卫慢条斯里的开口询问另一个儿子的况。

    侍卫一脸的毕恭毕敬,急忙向他汇报:“二下还在睡觉呢,还没有起来。”

    “你去守着,他醒来之后,就让他过来陪本王吃饭,就说是本王的吩咐。”老蛇王精明的眼睛半眯起,立即对他吩咐道,他得好好的看着这个儿子,至少今天让他也不能走。

    “是,蛇王下。”侍卫恭敬的应答了一声,赶紧带了几个人去守着二下的门,不能让他给跑了。

    过了好久之后,老蛇王才见到了正吊儿郎当散散漫漫的儿子来见自己,在见到他的时候,老蛇王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好吧,上正午了,该吃午饭了,这毛孩子还在,这真是太好了。老蛇王在心里暗喜,心中大定。

    “尘儿,终于睡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老蛇王和蔼可亲,态度非常的好,还起走过去迎他,一脸的关切。

    墨狂尘歪着脑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俊美的脸上流露出狐疑,这老家伙今天怎么这么?有鬼,一定有问题。

    “父王,您是不是怕我跑了?说吧,您又有什么谋诡计了?”墨狂尘一直知道他这位亲爹不会无缘无故的,一般就没有好事,这次他恐怕是算计到自己头上了。

    老蛇王的脸色立即黑了,这熊孩子,怎么老是这样想他父王?他又不是要害他们,当然这不能叫害,那是为他们好,个个都拽到了天上去,什么时候他才可以儿孙满堂,安享晚年?

    “你,你父王是这样的人吗?父王哪里害你了?真伤心啊,父王老了,召你过来陪两天,你就想本王要怎么怎么害你,你说,父王怎么害你?”老蛇王气得差点没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他,干脆瞪眼。

    --------------------------------------

    推荐一本新文《兽兽不亲:渣夫狠妻兽宝宝》:黑夜给了她一双黑色的眼睛,她用这双眼睛去偷窥半兽人的交——,欢!蜥蜴人的成年礼是群——,p?她风中凌乱了,更让她凌乱的是她被一只强壮的蜥蜴人掳了。喂兽血,吃生,睡在石洞里,就连大小便,它都要在一旁看着,顺便指导神马的。大小便的手纸是树叶有没有?月经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呢。敌就来了,敌你也不用那么隆重的打扮你那根尾巴好不?神马鲜花树叶甚至连鸟巢都用上了,争男人的伎俩不是打架?而是唱歌?好吧,我五音不全但那也叫歌,你那哼哼唧唧啊啊的叫什么?叫--还是叫---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