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摇摇摇头,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只要有力气和精神了,她才能继续与那些人斗。

    “我睡一下,吃饭的时候叫我。”她说完这句话便闭上眼睛睡过去,先不管外面的地动天摇了。

    悠然见状,赶紧将出丝被盖到她的上,然后寸步不离的守在一旁。

    “风姐姐,她是谁啊?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摆明了就是威胁我们,你为什么还要顺着她的意啊?”白雪一回到寝宫,便再也无法忍耐,忿忿不平的叫道,失了仪态。

    黄嫣然也是一脸的不悦,自从离开了秦摇的视线后,她的脸色就没有好过,此刻也表态了:“我才不怕她,她又不是下的人,只不过是住在这里,你们没有看到她那副模样,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气死我了。”

    风映容摆手示意让侍女们关上门,只留下她们三人在里面,然后任由着她们发脾气,只是安静的看着她们。

    “姐姐,你倒是说话啊,难不成你也怕了她?”白雪气呼呼的骂了半天,发现风映容一句话都不吭,更加的不满了。

    “风姐姐,我们不必忍她,反正下让我们欺负她,既然是下支持的,我们还怕她干什么?我们还可以直接跟她说,这是下的意思,下就是想要她的命。”黄嫣然一肚子的火气还是无法平息,越说越生气,肺都快给气炸了。

    风映容依然不语,不管她们怎么骂怎么问,她还是慢条斯里,非常好脾气的又是给她们倒茶,又是递水果点心的。

    白雪和黄嫣然气愤的骂了半天,骂得都没有话了,这才消停了下来,非常不高兴的看着她。

    “秦摇中毒的事是你们俩干的吧?你以为她不知道啊?这里的人,除了我们几个,就没有了,她已经怀疑你们了。”风映容微笑着喝了一口茶,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又怎样?这可是下点头同意的,她不能怪我们,要怪就怪下去吧。”白雪叫了起来,很不服气。

    黄嫣然也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我们才不怕她呢,知道就知道,她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风映容不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以前跟她们说的那都是废话?她们怎么还不入脑啊?还真的傻乎乎的做出这样的事

    白雪和黄嫣然自然看到了她的这副表,心里更加不高兴了,好像她们俩是白痴似的,令她们十分不爽。

    “姐姐,难不成你怕她?难不成你不想对付她?这可是下的意思啊。”黄嫣然没忍住,激动的叫嚷道,她们可没有错啊。

    “我不是怕她,而是你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们就一定知道下想要她的命?下有什么理由要她的命?她又不是下的女人,她又和下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下非得让我们出手?下是什么意思?你们搞清楚没有?不搞清楚就动手,若是秦摇真死了,恐怕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了。”风映容摇摇头,直叹气,对于她们俩,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让她们脑子更好使一点。

    黄嫣然和白雪闻言,整个人都愣住了,傻乎乎的看着她,张大了嘴巴,脑袋都有些糊涂了。

    风映容知道太高深的东西她们可能不太容易理解,但她们也并不傻吧,毕竟在一起长大,她对她们还是很了解的。

    “下不想她死,但也不想让她好过,目的恐怕就是想让她注意到下,或者是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但有一点,万万不能弄死秦摇,不然下不会放过我们的。”

    “那下到底是想干什么?那要我们怎么做?”两个女人糊涂了,心里又妒忌又恨,不能理解墨玺风的行为。

    “我们不着急着出手,凤烟雨还没有出手呢,我们现在可是和她同一条船,她正等着我们干活呢,若是我们都出手了,她不是不用出手了么?她不是白白捡了便宜,到时秦摇不知道有多恨我们,简直就是把她推给了凤烟雨。”

    “将来,若是秦摇真的有机会和下在一起,你想,她肯定会偏向凤烟雨那一边,她们到时就是同盟。所以,这次你们实在是太傻了,得罪了秦摇。”

    两个女人不懂了,这不是墨玺风的命令么,谁也不出手,那等到什么时候?异口同声道:“我们还是不明白。”

    两只猪,怎么平时看她们那么精明,现在却变笨了呢。风映容顿时无语,她叹了好几口气,才继续道。

    “我们自然不会不出手,只是要隐敝,不要让她觉察是谁干的,让她捉不着把柄,或者是将火引到凤烟雨的上。”

    她们到底懂不懂?明白不明白?

    黄嫣然和白雪两眼放光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一脸的喜悦高兴,连忙坐到了她的边,兴奋的道:“姐姐,我们明白了。以后我们全听您的,不会再乱出手了。”

    见她们这副兴奋激动的模样,风映容知道她们是明白了,才放下了心,她可不想和两个净拖她后腿的人在一起,不然迟早有一天她会被拖下水。

    “对,你们以后干什么之前都要问过我,要么你们就不要干了,这件事由我来想办法,我怕你们搞砸了。”她还是不放心,不太敢将事交给她们,觉得还是自己亲自去做才放心。

    白雪和黄嫣然直点头,唯她马首是瞻,她说什么她们就听什么。

    “哈哈哈,真好玩,这两个傻女人竟然真干了这种下毒的烂招数,是个人都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肯定是她们干的,家世好又怎么样,不会用脑子也没用。”凤烟雨回去后也一把关上了门,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得意洋洋的大笑,非常的开心。

    若兰见她高兴,胆子就有些大了起来,好奇的问道:“夫人,这毒真的是她们下的?是那位黄夫人,还是白夫人?秦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凤烟雨心非常好,对于若兰这种简单的问题,她也没有觉得不耐烦,反而还很兴致勃勃的解答。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