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摇慢慢的停止了笑,冰冷布满了她的脸,她认真又专注的看着眼前落魄的女人,一字一顿的道:“你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我会记住的,而你也会有今天,你想过没有?”

    凌整个人怔住了,渐渐地她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摇,连连后退,摇头道:“不,不会的,你,你……”

    “是我,你今天的下场是我设计的,昨天的事是我通知的。不要太惊讶,你当初设计我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秦摇冷淡又轻蔑的看着她大大的眼睛轻声道,她并不同她,如果她放过她,那么下一次就会有第二第三个秦摇。

    对于一些人,善良不如心毒手辣,她们不会因为你的善良就会对你仁慈,就会放过你。

    凌整个人呆了,一直看着秦摇穿过自己,关上大门,她才清醒。

    她记起来了,不久之前的那天,她亲手将秦摇送上肖福林的,她记得失魂落魄的秦摇曾经冰冷的对自己说过一句话,我会记住今天的。当时,她并不在意,而令,她终于向她报复了。

    “啊……”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随后疯狂的奔跑离去。

    秦摇靠在门上,泪流满面,她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凌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败名裂之后,她不得不离开这座大都市。

    而肖福林虽然没有凌那么惨,但自此以后他老实多了,被自己的老婆天天跟着,再也不能作乱。

    秦摇终于可以睡安稳的觉了,自从那天**之后,她开始对黑夜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晚上整夜失眠,直到报完仇,她轻易就进入了梦乡。

    梦中,一男一女正在大上抵死缠绵,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女人柔软的呻吟声,在彼此起彼的交织着,一个个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秦摇只觉得自己怎么会梦到这种羞人的事?可一会儿后她自己觉得不对劲了,那女人的呻吟声她怎么觉得那么熟悉?那女人的体更令得她觉得就像见到了自己。

    这,这,这不是不久之前她被凌设计**的那个晚上吗?这个有些眼熟的房,她看到了自己和男人正做着那件事,听着自己发出来的吟,双腿正紧紧的盘在男人修长的大腿上,两具密不透风,她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不由得张目结舌。

    好一会儿后,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正在自己上努力战斗的男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男人绝对不是胖乎乎矮小的肖福林,肖福林绝对没有这么健壮好看的体,大上的男人强壮有力,修长的体,翘的股。

    她怔了怔之后,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是喜悦还是庆幸的心,她绕过大,想要去看清楚那正与自己欢愉的男人的脸孔,可是还未等到她绕过去,突然有光线穿透,眼前的景色一变,她就醒了。

重要声明:小说《错上蛇王:傲骄蛇宝宝腹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