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安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x 书名:药手回春
    上一世里,若是自己也知道父母对自己的如此深沉,连自己被休也不在乎,自己又何必在那个睿亲王府消磨了青和生命?只可惜,一切不能从头来过,时光终不能倒流,好在,还有这一世,这一世,她一定会活得好好儿的。

    “傻孩子,别害怕,有爹爹呢。”宁世泊却不知宁纤碧心中的复杂绪,他此时的心思也是百味杂陈:这还没成婚就先想着女儿女婿和离或是女儿被休的父亲,恐怕从古至今,普天下也只有他一个了吧?唉!早知今何必当初?说起来,这苦果又何尝不是自己酿出来的。

    “爹爹,女儿这是高兴,不是悲伤害怕。”宁纤碧听到父亲的叹息,知道他会错了意,于是从父亲怀中离开,伸手抹了把眼泪,含笑道:“女儿不懂事,还以为爹爹从此后不会理我了,却不想爹爹对女儿还是这样的好。爹爹放心,女儿会好好活着,快快活活的潇洒活着。就算有那么一天,女儿也会回来,孝敬爹娘承欢膝下,女儿再不会……”

    她想说再不会忧愁度,为人所害,然而想起这毕竟是上一世里的事,这会儿说出来,只怕要把宁世泊吓个半死,因此也就没有多说。

    “嗯!”宁世泊点点头,却听宁纤碧又道:“还有,爹爹万万不可因为女儿的事,就和沈阁老疏离,沈阁老为人正直,爹爹正该和他亲近才是。至于女儿和沈千山,其实也不是他负女儿,是女儿实在厌恶他。爹爹也不用问原因。这一世里。若细究起来,都是女儿的错。然而女儿……罢了罢了,爹爹就当女儿是放肆任惯了,再让女儿放肆任这一回吧。”

    宁世泊原本生沈千山的气,做父母的,听说女儿还没嫁过去,女婿就收了两房美妾,哪里还会高兴?他们自然不会把这个怪罪在宁纤碧上。父母嘛,涉及到自己孩子的时候,总是会不讲理一些的。因此宁世泊便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和睿亲王府不要走那么近,要靠自己努力一步步上进,为将来女儿回娘家积攒筹码。

    然而此时听了宁纤碧的话,他才幡然醒悟:是啊,沈阁老为人刚正,学问极好,自己并非存了利用之心。又怎能因为沈千山就疏远这样一位亦师亦友的重臣呢?更何况,女儿说得对。三公子原本对她是多么关心,之所以能弄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是因为自己闺女?

    想到此处,他心里的滋味就更是说不出的复杂了,看着宁纤碧,好半晌才无奈摇头:“唉!芍药你原来也知道这件事,你是难辞其咎。既如此,这条路终究是你自己选择的,就好好儿走下去吧,无论有什么结果,都别怨天尤人。”

    宁纤碧点点头,轻声道:“父亲放心,这条路女儿会好好地走下去,绝不后悔。”

    话已至此,宁世泊再也说不出别的来了,摇摇头,转走了出去。

    眼看婚期将近,海棠山茶玉儿等也都各怀心思,只是姑娘不开口,她们也实在不好意思打探,万一让姑娘以为自己存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那可不就是糟糕之极?

    眼看再过三天就是成婚的子,而白采芝的名字,最终还是添在了那张陪嫁单子上,在亲王府的聘礼过门的同时,随着嫁妆一起送到了睿亲王府。

    沈千山哪里有心思看这个,倒是薛夫人看到了,心里还觉着气平一些。白采芝伶俐聪明,容貌又是拔尖儿的,虽是罪臣之女,行事却处处透露出名媛千金的优雅和平,如今添来给沈千山做妾,她是极满意的,因此便决定这女孩儿一进门,就抬她做姨娘。

    伯爵府从这一天开始也闹起来,要摆流水席,招待那些关系远的亲戚,到出嫁前一,才算是正经子,那一天也将是最忙碌的,亲朋好友都会上门。今天不过是预而已,饶是如此,余氏兰姨娘等也十分忙碌,连肖姨娘,这会儿不管心里对宁纤碧有多少不满,也一样要喜笑颜开的帮着张罗。

    外面闹和宁纤碧都没有关系,今天来的人和伯爵府的关系都不算亲近,几乎全都是过来巴结的,所以她根本不用露面。上午在房里做了一会儿针线,见海棠山茶在屋里,似是心神不宁的样子,她想一想,便明白其中的缘故了。

    因就招手叫她们过来,又对山茶道:“你去把小丫头们和丽娘姐都喊过来。”

    山茶心中一震,便知道姑娘是要安排自己等人的出路,因连忙出去,将玉儿芦花和叶丽娘蓉儿晴儿等都喊了过来。

    宁纤碧见人到齐了,便放下针线,微笑道:“海棠和山茶玉儿芦花跟了我许多年,就是蓉儿晴儿你们四个,虽然跟我的时短,但你们伶俐聪明,又好学,我也是极喜欢的。如今我要出嫁了,论理,该早些给你们做些安排,只是我一直没有想好,实话说,心中确实舍不得。然而这也没办法,拖到现在,也没办法拖了,我心里却还没有个章法,少不得还是听听你们自己的意见吧。若愿意跟我陪嫁过去的,就跟我过去,不愿意的,我每人给二十两银子,你们留在府里,自有老爷太太重新安排,也不会亏待了你们。”

    话音未落,就见海棠山茶玉儿芦花齐齐抢着道:“我们愿意跟着姑娘。”

    叶丽娘也笑道:“我都不用问,这条命都是姑娘救回来的,姑娘若不要我,又让我去哪里呢?我们当家的也在百草阁,虽然人多不知道,但我们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这就是姑娘的产业,我们夫妇两个自然是要跟着姑娘一起的。”

    宁纤碧笑道:“正是这样,丽娘姐就是不跟我过去,我也不放你呢。”说完蓉儿晴儿也道:“我们几个本就是无根浮萍,是姑娘买来跟着您做药的,哪有不带着我们的道理,我们也不算是这府里的人。”

    宁纤碧点头道:“没错,到时候你们还是跟着丽娘姐学习。”说完便看向海棠山茶,她心里却有些犯难:上一世里,自己出嫁时山茶已经嫁人,自然不可能陪嫁过去。这一世命运改变的那部分,连山茶的姻缘也变没了,她从前还问过山茶对上一世里她喜欢的男人的感觉,可山茶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只说先跟着姑娘,嫁人的事后再说,到底蹉跎到如今。

    她这里在心里安排着措辞,想着要怎么开口,山茶是个急子,便抢着道:“姑娘,奴婢和海棠从您那么点儿的时候就服侍,到如今也有快十年了,您总不能把我们扔下吧?若换了别人,哪里知道您的习惯?一时间都用不顺手。”

    宁纤碧犹豫道:“海棠自然是跟着我的,只是山茶,你在这府里,真的没有亲厚的人?你……舍得这里,跟我陪嫁去亲王府吗?”

    山茶眉头一挑,讶异道:“姑娘这是什么话?奴婢在这府中,除了姑娘和海棠玉儿,再就是几个老太太太太房里的姐妹,还能和谁亲厚?若论起她们,自然也希望姑娘嫁过去过得好,那奴婢这熟悉姑娘习惯的定要跟着服侍,姑娘才能好嘛。”

    宁纤碧见山茶说的决绝,便点点头,轻声道:“这也罢了,那你和海棠就跟着我过去吧。”海棠是上一世里就忠心耿耿服侍她的,宁纤碧心里可从来没想过要把她留下来。

    “姑娘,您……您不会把我们两个留下吧?”

    玉儿和芦花一听,就急了:这是怎么说的?怎么咱们两个有被姑娘撇下的危险呢?因便立刻急着道:“姑娘,我们自然是不敢和海棠山茶姐姐比的,然而刚刚山茶姐姐说服侍您小十年,我们可也差不多,我们心里早就定好了,姑娘走到哪里,我们便跟到哪里的。”

    因为一时急,玉儿和芦花也顾不上自称奴婢了,直接就你你我我起来。这一下,轮到宁纤碧头大了,抚着额头道:“你们两个也要去?我……我难道要带着**个陪嫁的去亲王府?知道的说我们是主仆深,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伯爵府里没有你们的嚼用,所以打发到亲王府去占便宜了呢。”

    一句话说的几个丫头都忍不住笑起来,但旋即玉儿和芦花便醒悟过来,这可是自己最后的争取机会,因忙上前攀着宁纤碧的胳膊,声泪俱下道:“姑娘也不能这样偏心,海棠和山茶姐姐都跟着姑娘,就我们被撇下,姑娘怎能如此狠心?呜呜呜……”

    话音未落,就听山茶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别争了,我和海棠当初被卖进来,那是孤一人。你们两个如何能和我们相比?你们是这府里的家生子儿,父母兄嫂都在此处,这屋里若说该有人留下,除了你们再不做第二人想。”

    玉儿和芦花擦了眼泪道:“虽是家生子儿,然而我们被派来伺候姑娘,便是姑娘的人。家生子儿怎么了?家生子儿用着更放心,我们早就和老子娘说过了,一定跟着姑娘陪嫁过去的,如今被撇下,我们……我们后在这府里,就算有去处,心里又怎么能不悲伤?呜呜呜……”(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药手回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