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万念俱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x 书名:药手回春
    就因为宁纤碧太过激烈的反应,这本该越看女婿越不顺眼的老丈人都对准女婿同万分了,可见沈千山在此刻是多么的悲催可怜。

    不说宁世泊这里忙着派人去请宁德荣,又在心里计划着和女儿恳谈。只说沈千山,他原本就是回府后忐忑不安,所以才过来伯爵府探听口信的。

    虽然在白云寺后山,宁纤碧和他把话说开了,然而人没到了真正绝望的地步,总还是习惯会把事向好的方面想去。就如同沈千山,他心里想的便是:这一回是皇上赐婚,天大的荣耀,六姑娘心里就算再不待见我,也该高兴吧?至于府里的事,嗯,有我护着她,谁又能把她怎么样?实在不成,我就建议父亲和大伯分家,各过各的子,如此一来,六姑娘心中应该就没有芥蒂了吧?是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喜欢我,这也没关系,只要成了婚,做了夫妻,朝夕相处之下,只要我待她好,到时候不喜欢也会变为喜欢吧?人非草木孰能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都是至理名言不是吗?

    然而他万万没料到,自己来到了伯爵府,却见到了这一幕景,宁纤碧竟然厌恶他到了这个地步,因为是赐婚,没办法拒绝这门婚事就晕倒了,这样激烈的反应,就算说是深恶痛绝也不为过吧?

    沈千山实在想不明白,对方为何就会如此痛恨自己,明明这么多年,自己对她简直就是掏心掏肺的好。哪一天晚上。他不看着伯爵府的方向。琢磨着她是否安睡?今天心如何?有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即便碍着男女有别,但凡有机会,他也是极尽所能的投其所好。而自己从她手里又得了什么东西呢?不过就是那么一只药泥小猪,还是自己抢来的。可就算如此,那只小猪也是他最珍视的东西,夏天为了不让那药泥化掉,他甚至不惜用珍贵的冰块为它做一个小小的冰窟。

    然而。这一番苦心竟全是付之流水,没错,流水,呵呵,流水有意落花无,他沈千山,也算是世上最悲惨的男人了吧?别的男人悲惨,总还知道个理由,可自己呢?他妈的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六姑娘怎么就会对自己这样的恨之入骨?

    万念俱灰的不仅仅是宁纤碧。此时飘飘深一脚浅一脚往二门外去的沈千山也同样是万念俱灰,周围有下人走过。纷纷向他见礼,他也不理睬,直到一个怯生生的悦耳声音响起,他的目光才微微转了转,看向一旁那个行完礼正惊讶看着自己的女孩儿。

    “白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沈千山浑浑噩噩的问,在他想来,这已经快到伯爵府门口了吧?白采芝一个女儿家,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却不料白采芝的神比他还要惊讶,轻声道:“公子,这里是后院,我刚从园子里出来,就看到了公子,莫非……公子想要游园吗?您什么时候来的?长福长琴两个小厮呢?怎么没有跟着?”

    沈千山的神智微微恢复了一丝清明,他的头四下里转了转,方苦笑着摇头道:“我还以为要出伯爵府了,却没料到,竟然走到了园子里来,果然是糊涂了吗?”

    他说完转便走,听到后的白采芝追了上来,一边喊着自己的名字,不知为什么,三公子一时间竟忍不住悲从心来:这才是女孩子对他该有的态度吧?不说是趋之若鹜,最起码也是敬重有加?若是知道能够嫁给自己,即便不是欣喜若狂,也该在暗地里偷偷欢欣,不是吗?可他怎么就遇上了宁纤碧?遇上了这么个怪胎?偏偏他还喜欢了那个古怪的女人。

    这一瞬间,沈千山的心中不仅仅是悲伤,更有一丝愤怒也渐渐滋生出来。他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感觉到白采芝已经追到了后,便停下脚步,回头微笑看着她道:“白姑娘那件大氅做的很好啊,连我们府里针线上的人也没有姑娘那份儿手工,在边疆时,也幸亏是它替我抵御了无数寒冷,沈某在这里谢过姑娘了。”

    他说完,便郑重的施了一礼,原本想要看看白采芝的反应,然而真看到对方被巨大的惊喜击中的呆愕模样,他却又觉得索然无味,苦笑一声,便转昂然离去。

    白采芝的确是忘了该如何反应,上一次沈千山对她和宁纤月,的确流露出与以往有些不同的态度。然而这一次,这几句话,他……他甚至还郑重行了礼……一想到此处,白表妹便不由得心跳加速,双手紧紧拧着帕子,她唯恐自己是在梦中,只得轻声对旁的香桐道:“你……你掐我一下,看我疼不疼?”

    “姑娘,不是梦,刚刚三公子的确是要谢姑娘来的,说姑娘的大氅很好,比他们府里针线上的人活计还好呢。”

    香桐在旁边抿着嘴儿笑,心中也泛起了小小的心思,暗道姑娘这样漂亮,不信三公子不动心,若是真有一天,姑娘能够入睿亲王府,且不管是妻是妾,到时候必定我也可以陪嫁过去吧?或许……也有机会……想到此处,不由得连忙把头低了下去,唯恐白采芝看见自己脸上的红晕。

    白采芝这会儿还真是没有心思去看边丫鬟的反应,她整个人都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喜陷入了巨大的患得患失中,只知道看着沈千山的背影喃喃道:“沈公子说我比他们家针线上的人都好,这……这不会是明褒暗贬吧?”

    一念及此,她不由得着急了,一把抓住香桐的手,慌乱道:“香桐,你说,沈公子这话是不是来讽刺我呢?”

    香桐少不得要安慰她几句,看出自家姑娘这是当局者迷了。好不容易安抚了白采芝的绪,却见她往前走了几步,又蓦然站住子道:“不对,这件大氅是我以……他……他怎么会忽然知道的?他……他是不是心里生气了?所以才故意拿这话来刺我?”

    香桐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少不得就要问问端的,白采芝想了想,香桐是自己的心腹,这事儿就算告诉她也没什么,因便说了出来。接着又摇头道:“这事儿透着古怪,三公子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上一次见面,他连提都没提过啊。香桐,你说他是不是生气了?所以刚才故意那么说。”

    香桐也认真起来,考虑了一会儿,才摇头道:“不像呢……”不等说完,便听白采芝急急道:“不行不行,这事儿我要去问问六姐姐,一定是三公子和六姐姐见了面,所以才知道了,我要问问六姐姐,三公子当时是怎么说的。”

    她说走就走,香桐也只能跟在后面,却不料到了白芍院,才知道里面的人都忙疯了,听说是宁纤碧昏倒,白采芝的问题显然是找不到人问答案了,少不得硬着头皮进去假装探望了一番,接着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娘,三舅舅的院子里出了什么事?我听说六姐姐昏倒了,娘知不知道这件事?”

    宁玉兰还真不知道这件事,听白采芝说了,不由得也奇怪,不过看着女儿魂不守舍的样子,她便笑笑道:“有什么?你六姐姐从小到大也没闹过什么病,如今大概是中了暑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如今可是得意了,越发没没夜的忙起来,就中暑也不奇怪,你刚才既知道了,就该去探探她才是。”

    白采芝见母亲这里也没有什么答案,但她心里却认定了是有事发生,少不得说几句“我去探过了,不像中暑,晚上再过去一趟吧”之类的话来敷衍了两句。

    当然,到了第二天,白采芝就知道昨天宁纤碧昏倒的原因了。

    赐婚圣旨惊呆了伯爵府里所有的人,接着整个伯爵府便如同炸开锅一般的兴奋起来,下人们奔走相告,不到晌午便有一拨又一拨的贺客上门,大家都觉得宁府六姑娘虽然容貌不是十分出挑,但真是一个福泽深厚的人。沈小将军啊,全京城但凡是有闺女的人家,尤其是那些勋贵人家,谁不是眼巴巴看着他,却没料到这样一个京城第一少,最后竟便宜了宁纤碧。

    众多贺喜中,有真心祝福的,也有羡慕嫉妒恨的,更有愤愤不平的。然而这些绪全都掩藏在那一张张笑容灿烂的面孔下,不得为人而知。

    伯爵府中大部分人自然都是欣喜不已与有荣焉,然而也不是人人都能这么欢喜。例如不得不和余氏合力接待的二太太元氏,她心里就已经吐血了,宁纤月知道了这事儿,也险些昏过去,当晚就发起烧来。

    元氏心中恨得要命,却偏偏还要带着笑容迎接款待那些女眷,不能露出丝毫嫉恨,两三天下来,可说是苦不堪言,最后也顾不上自己的面子,到底是称病不出了。

    倒是曲夫人,有感于宁纤碧之前对大房的那几分义,所以着实是真心帮着余氏忙活了几。宁纤巧原本知道赐婚的事后,还愤愤不平,只觉着宁纤碧以往劝自己的话简直无比虚伪,这边安抚好了自己,说她不稀罕什么睿亲王府的勾心斗角,却是一转,便要去做沈千山的新娘,还是圣旨赐婚这样天大的荣耀,怎不由得她不平。

    然而,当她去宁纤碧屋里借探望之名看了看后,小姑娘这份心思就不翼而飞了,原本准备的讽刺话语更是一句话都没办法出口。(未完待续……)

    ps:求粉红月票和推荐票,嗷呜嗷呜!

重要声明:小说《药手回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