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妄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x 书名:药手回春
    宁彻宇一拍额头,哈哈笑道:“看我,只是想到了这一块儿,就忍不住筹谋起来了。是我的错,我这就去找人请大夫。是了,爹爹找我过去,我请完大夫,就暂时不过来了,办完事再回来看你。”

    说完转出门,这里耿氏在太阳上揉了揉,忽见含玉从外面蹑手蹑脚的经过,她便冷笑一声道:“进来,难道我是老虎,怕我吃了你不成?这会儿腿疼,且给我捶捶腿。

    宁纤碧丝毫不知道自家那位稳重的大哥哥已经把主意打到了沈千山和白采芝的头上,若是知道了,只怕能乐的一蹦三尺高,使劲儿帮着出主意推波助澜,势必要玉成那一对儿的好事才罢休。

    她这会儿正在百草阁里用力的碾药,旁边桌子上放着几个小盆子,里面是茯苓,泽泻,牡丹皮三种粉末。

    “姑娘,歇一歇吧,看您头上这汗。”芦花拿着一块帕子走过来,替宁纤碧拭去了头上汗水,一边又道:“不过是碾药罢了,跟着姑娘和三老太爷学了这些年,别的不敢说,这碾药切药之类的简单活儿,奴婢还是会干的,不如让奴婢来替姑娘碾一会儿,您好好歇歇。”

    宁纤碧笑道:“不用了,不是不放心你。这是我自己配出的方子,制出来的第一味药,说什么也要自己来。你不知道,我心里高兴着呢。”

    芦花摇头道:“真真是不知姑娘怎么想的,累成这样,还说高兴。姑娘何必这么急?难道今能做出来?若是放到明。为着三老爷进了吏部的事。还要宴客呢。虽说只是几个亲朋好友,到底也要应酬一番,姑娘哪里有时间?倒不如等诸事清净了再说。”

    宁纤碧叹气道:“等到诸事清净,我也该上学了,更没时间,所以这会儿要格外抓紧。”说完,见碾子里的药末已经够细了,她便站起来。把那药末倒进另一个小盆里,对芦花道:“好了,把筛子拿过来。”

    直到把几种药粉筛了一遍,又有余氏房中的樱桃过来催促,宁纤碧这才停了手,简单收拾了一下,方和芦花出了门,直往余氏房中来。

    第二天,便是为了庆祝宁世泊进吏部而宴客小集的子,虽只叫了几个平里往来亲厚的朋友亲戚。但到了晌午,陆陆续续也有二三十人。于是男客们只在外面饮宴,女眷们则是在姜老太君的宁馨院摆开了筵席。

    宁纤碧听说沈千山也上门道贺了,就知道用完宴后,那家伙说不定又要跑过来。因此吃完饭,便和余氏说自己觉着体有些不适,早早便告退出去了。

    兰姨娘在一旁看见,便走过来,小声问余氏道:“六姑娘怎么出去了?”

    余氏摇头无奈道:“说是上有些不舒服,要回去歇着。其实哪里是因为这个?以为我不知道呢?听说她自己配了张方子,要制药,昨儿已经把各样草药都预备好了。今天一上午都不见人影,想来便是忙着这个,这会儿大概是要出药了,所以急着回去。”

    兰姨娘笑道:“我就说呢,只是……罢了,也是我多想。”说完却见余氏看了她一眼,皱眉道:“多想什么?你就直说,和我还这样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兰姨娘笑道:“没什么,只是三公子今天既然来了,想必前面用完宴后,大概会过来这边,太太难道没发现?几位姑娘今可正经儿好好装扮了一番呢。”

    余氏这才恍然大悟,目光在几个侄女面上掠过,见她们虽然从容自若,只是目光却时不时就往门口溜去,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轻声道:“怨不得她们心里存着念想,只怕大房二房暗地里也是支持的,再说她们颜色的确是好。虽然我是当娘的,也不得不承认,单从外貌上,芍药确是比不上她这些姐妹。”

    兰姨娘小声道:“只是三公子也一直是和六姑娘亲厚的,不说别的,就是三年前那些料子,别的姑娘得的可都不如六姑娘。这三年虽然是来往的少了,但只要来了,总是要问一句……”

    不等说完,便见余氏斜睨了自己一眼,疑惑道:“从前你还劝我别生妄想,怎么这会儿自己倒也有了这要不得的念头?听我的话,趁早儿别想,我看芍药也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何况亲王府门第虽高贵,谁知道里面又有些什么勾心斗角呢?听说有位姑娘着实是骄纵的不成样子。”

    兰姨娘轻轻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她之所以从前冷静,到如今也生了妄想,固然是盼着宁纤碧真能嫁进亲王府,有那无限风光,为三房争最大的一口气。然而也是考虑到沈千山对宁纤碧那似有似无的奇异感,如果三公子真是喜欢六姑娘的话,她嫁进王府,岂不就是掉进了蜜罐里一样,还用得着担心什么呢?

    当然,心底最深处的私念,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将来。这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罪过,哪有母亲不为儿女着想的?宁彻宣如今除了喜欢吃的,别的方面还看不出什么成就,倒是大着胆子想进厨房自己做食物了。这样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后若是有一个嫁进亲王府的姐姐照拂着,最起码不至于让人欺负死。

    只是兰姨娘自己也知道这是妄想,就如同余氏说的,从前她就知道这是妄念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将心里那点钻营之心尽皆消去,怅然道:“是我贪心了,想来这人总是不知足的,幸亏太太头脑冷静。”

    余氏也叹了口气,心想不冷静又能如何?满满抱着希望,将来得不到,岂不是更痛苦?不过三公子也就罢了,说起来,经儿那孩子还是不错的,长得好,脾气也好,前年在京城里开的那个杂货铺子,如今收益也不错,最重要的,是知根知底,要是芍药能和她表哥在一起,最起码不用担心她被人欺负,即便不能大富大贵,总算也能衣食无忧。

    一时间两人就没再说话,曲夫人和元氏等都忙着陪那些公侯府第的女眷,又在姜老太君面前说笑,根本没注意到她这个正主儿。余氏心里虽有些不悦,却也没有太在意,在这大宅门里生活,若是连这些都计较,真是不用活了。

    正想着,就听外面丫头的声音道:“睿亲王府三公子到了。”话音落,门帘一挑,沈千山和宁彻宝宁彻宣兄弟两个走进来,笑着给姜老太君见礼,一边笑道:“刚才来的时候就要来拜见老太太,偏被几个哥哥拉去入了席,如今才来拜见,老太太不会怪我失礼吧?”

    姜老太君笑道:“三公子说笑了,哪里会怪你。快请坐,我本说只请几个亲戚朋友罢了,却不料三公子竟也得了信儿,这算什么事?还劳你费心跑一趟。”

    沈千山连忙陪笑着说不妨事。心里却有些苦涩:这几年来,睿亲王府和伯爵府也算亲厚,但是姜老太君对自己,始终是带着一份敬畏疏离,连带着那几个本来让自己“收买”了,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宁家男孩儿,也早已是泾渭分明起来,虽然时常一起逛街喝酒,自己也不止一次和他们说过随意些,但是却始终是以公子相称,再也不肯和自己亲如兄弟。

    一边想着,就忍不住向四周看了一眼,果然,如他意料中的,并没有看到宁纤碧的影,正寻思着该怎么开口问一问,忽然就听宁纤月道:“三公子,这几听人说你要考武举,昨儿在贵府上,因为忙,也没好意思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以你的能耐,难道还要下场考试才行?”

    沈千山笑道:“不是这么说,皇上也不想让我考。只不过我想着练了这么多年,总要知道自己的斤两,武科考一开,天下所有习武之人云集,倒是可以和各路英雄好生切磋一番,想来也可以获益良多。更何况,我也不想让人说我是凭着份才可以一帆风顺。”

    宁纤巧佩服道:“三公子真是志向高远,换做别人,谁能如你这般想?天潢贵胄的份,到哪里不是一帆风顺的?敢于抛去份,去和天下武举子切磋,这真是太勇敢了。”

    沈千山笑道:“这话有些夸大了,天潢贵胄又如何?总有不买账的,不用说别人,就说边疆那里,一旦两军交战,敌人难道会因为你是贵族的份而留?恰恰相反,不但不留,反而追杀的更猛呢,就好像咱们军中以俘虏或杀死金月宁夏那边的贵族为荣,赏赐也丰厚一般,金月宁夏那边也是一样,若是能俘虏或斩杀大将与贵族,他们也是红着眼睛不要命的。”

    女孩儿们近年已经很少有机会可以和沈千山这样毫无顾忌的说笑了,因此兴趣上来,纷纷插言,只有白采芝端坐一旁,只是微笑倾听,并不说话。

    虽不说话,但她是八面玲珑的人,微微垂着眼,眼角余光却发现沈千山的目光往她上看了几遭,想起昨儿宁彻宇说的,自己这衣裳和装扮很得三公子的青眼,她的心跳就忍不住又快了几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票,嗷呜嗷呜

重要声明:小说《药手回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