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消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x 书名:药手回春
    到了第六一早,宫内有消息传来,言说宁纤眉已经被皇上指给了三皇子为良娣。

    



    消息传来,众人不由的合掌称庆,三皇子便是皇后所出的唯一嫡子,也是当今太子,只因为皇后和太子低调小心,不许人以太子相称,表面上说怕有了骄傲之心,其实自然是怕刺激到一些人。皇上也默许了。因此人们仍习惯称他为三皇子。

    



    想到皇后和太子这样小心翼翼,却仍难逃帝王猜忌。宁纤碧心里也不有几分沉重,不过很快就抛开了:皇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和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何必为其多浪费精神。

    



    宁纤眉是下午到的家,姐妹们少不得又过去庆贺,宁纤碧也被白采芝拉了过来。曲夫人或许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着这些女孩儿们比平里更加可顺眼,以至于素都是端着的段也不自放下了几分,和颜悦色的同她们说话。

    



    忽听宁纤眉道:“母亲,我回来的时候,正好马车从前面冬青大街上路过,怎么路边倒多了许多衣衫褴褛的花子?”

    



    曲夫人叹气道:“还不是今年河南连着下了一个月的雨,听说庄稼房屋都淹了,如今已经派人下去赈灾,但是之前有些人就流窜到京城来了。这几天已经有人家在南城那边施粥,老太太也知道了,昨晚还商量着说咱们家也要设粥棚子。是了,你怎么好端端的绕到冬青大街去了?”

    



    宁纤眉道:“看见前门大街那儿有官家的车马在洒水静街,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急着回来,就吩咐车夫从冬青大街那里绕过来,啧啧,那些人着实可怜,还有些妇人和孩子呢。不过看着倒也不是特别多,那大概是水患还不算厉害,不然的话,逃难的人还不成群结队都进了京?”

    



    曲夫人笑道:“逃难的人可不都是想进京呢?那也要能进的来。若是都一股脑涌进京城,这天子脚下,可不是难看了?不过既然赈灾的人已经下去了,想必过些子大水退了,这些人还是要送返乡里的。”

    



    宁纤眉点点头,女孩儿们对这个话题倒是没什么兴趣,很快就又转了别的话题,兴致勃勃说起来。

    



    独独宁纤碧在一旁上了心,想起宁德荣房里闲暇时无聊做出的那些药物,她心中不由得猛然一动。

    



    因离开晴波院后便来到杏林苑。正好看到宁德荣在搓药丸子,看见她过来,便不由得笑道:“怎么?从你二姐姐那里过来的?如何?想来你二姐姐和侄媳妇都高兴坏了吧?”

    



    宁纤碧笑道:“可不是,这是大喜事,二姐姐和大伯娘哪里能不高兴?不过我这会儿过来,却是有别的事要和三爷爷商议。”

    



    宁德荣听了,不由得笑道:“是吗?正好儿,爷爷这里也有话同你说,不过还是芍药先说好了,让爷爷听听你有什么建议。”

    



    宁纤碧也顾不上好奇,便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道:“三爷爷不是说?要是遇上府里施粥的时候,想把这些药材什么的也舍出去吗?恰好河南遭了水患,祖母说这两也要去南城施粥,这会儿恰是夏炎炎,若是一个措施不当,最容易生疫病的,三爷爷何不将药材也舍出去一些,一是让这些药材也不至于没了用武之地。二来,祖母看到爷爷心慈,就更不会拦着让您开医馆坐堂了。”

    



    宁德荣眼睛一亮,笑道:“果真吗?”见宁纤碧点头,他也欣慰笑道:“既如此,我等下去问问你祖母,看看是谁管这件事,也加入进去。”

    



    宁纤碧嘻嘻笑道:“这些子里暑气难消,所以族学放了我们一个月的假,孙女儿在屋里也是无聊,愿意替三爷爷效犬马之劳……”不等说完,便听宁德荣哼了一声道:“什么效犬马之劳?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是想跟着出去玩儿罢了。”

    



    宁纤碧摇着老头儿的胳膊笑道:“三爷爷,人家一天天大了,出府越来越难,您就满足我一下嘛,过了这个村,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店呢。也许百姓中也有病了的,来找您诊治时,孙女儿不是也可以跟着看一看?您也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光看书就有用的。”

    



    宁德荣被她说的意动,他的确是再清楚不过:光看医书是培养不出什么名医的。自己从小就跟着义父在各地行医,正是因为亲眼见过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病例,也从小儿就上手,慢慢的由简入繁,才会有今成就。因一时间便踌躇起来。

    



    宁纤碧在旁边看了,知道老头儿已经意动,于是再接再厉的鼓说,最后宁德荣实在让她缠的没办法,只好无奈道:“不是三爷爷不帮你,你是伯爵府的千金,若是亲自上街抛头露面,这……这像什么话?不成不成,若是让你祖母晓得了,三爷爷也要落埋怨的。”

    



    宁纤碧眼睛转了转,嘻嘻笑道:“这点我来想办法,三爷爷只要不告状就好。更何况我还小呢,怕什么?若是将来因为这个就嫁不出去,我还巴不得,正好可以和医书药材做一辈子的伴儿……”

    



    不等说完,宁德荣已经唬得变了面色,沉声道:“芍药,你若是存了这样的心思,那三爷爷从现在起可就不敢教你了,省得将来让你爹你母亲埋怨,说都是老头子不懂事,教出了一个更不懂事的女孩儿家。”

    



    宁纤碧吐了吐舌头,知道这番话对古代人的冲击太大,何况本来就是自己忘形之下有些造次了。因连忙小心翼翼的赔不是,见宁德荣面上始终有些霾,她便聪明的转了话题道:“是了,三爷爷之前说也有事和我说,但不知是什么事?”

    



    宁德荣听见这话,方把刚才的担心丢了,脸上现出几分兴奋之色道:“你之前让我和你祖母商量的事,她已经答应了。恰好因为皇上封了我爵位,要赐给我宅子。所以我昨儿亲自去找沈大人,请他在皇上面前替我求,看看能不能把那宅子改成医馆,刚刚沈大人打发人来送信说,皇上已经准了。还说皇上本是要我入太医院的,就是顾虑到我是勋贵之子的份,才封了爵位,谁知我如今却要去给平民百姓看病,还是沈大人替我在皇上面前圆了过去。如今就等着工部吩咐人动工了。”

    



    宁纤碧皱眉道:“等着工部动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儿?再说了,工部的那些工程,能让人放心吗?那些可都是最会捞银子的主儿。”不等说完,宁德荣便摇头笑道:“没想到我们芍药对这些弯弯道道竟然也清楚。我也和沈大人说过,沈大人让我放心,那些人就算捞银子,也捞不到我头上。相反,他们因为建造的都是皇家的活儿,所以这质量上是绝不敢马虎的,沈大人让我只管放宽心就是。只是这时间,因为现下皇家有几个工程都在做,所以恐怕要等到明年去。这也没什么,正好趁着这段时间,三爷爷把压箱底的这点儿本事教给你,从此后也就没什么心思,可以一心做个悬壶济世的好大夫了。”

    



    宁纤碧仔细想了想,的确,这事儿也不能急于求成。因此点头笑道:“好啊好啊,只不过我自家知自家事,就我这点水平,学制药还好,诊脉也算是马马虎虎,推拿按摩什么的学会了也只能给长辈亲人们用,针灸就更是羞于一提了……”

    



    不等说完,便听宁德荣吹胡子瞪眼道:“让你这么一说,这些年你跟着我,竟是什么也没学成?”

    



    话音未落,就见宁纤碧将脑袋摇得拨浪鼓也似:“谁说我什么都没学成了?制药我还是学的很好的啊,三爷爷不是也说过,以我在制药方面的本事,不排除我将来也可以配出自己的方子吗?”

    



    宁德荣点点头,想了想,也的确,以宁纤碧的份,给人看病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倒是制药这方面还更适合她。

    



    更何况,她注定不可能做自己的衣钵弟子,因此老头儿心中那股失落便放了下来,想了想对宁纤碧道:“好了,就这样吧,如今倒是先把药材整理一下,看看都有多少可以捐出去的。”

    



    宁纤碧和宁德荣这一天就都在杏林苑里整理药材,因此丝毫不知几个院子里几乎要炸了锅。

    



    “你说的是真的?三公子要回来了?皇上亲自下令百姓夹道欢迎,且百官要在宫门口迎接,这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

    



    宁彻宝在姐姐房里洋洋得意地转着圈子:“街上都传遍了,百姓们都是口耳相传,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对了,听说好多女孩子那一天也要出家门迎接三公子凯旋呢。”

    



    宁纤月看着弟弟,激动的脸都有些发红,她咬着嘴唇沉吟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拉着妹妹宁纤萝道:“七妹妹,咱们找姐妹们去,大家一起到老祖宗面前求,看看那一天能不能让咱们也过去给沈公子助助阵。”

重要声明:小说《药手回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