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族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x 书名:药手回春
    宁纤碧也没想到沈千山这个家伙竟然会同自己说话,因心下一愣,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垂下头去淡淡道:“三爷爷说过请你们往宫中寻个医女,怎么?竟没寻到么?”

    



    沈千山听她这样说,便知道对方心里是不乐意的了。不由得心里就有些不自在,既如此,他自然是不屑宁纤碧过去的,因点点头道:“宫里已经赐了两个医女下来,既然姑娘这样说,那告辞了。”

    



    说完,又向姜老太君行了一礼,便转大踏步走出门去。

    



    这里众人好奇,姜老太君便问宁纤碧究竟是怎么回事。待听说三老太爷竟在无意间给大长公主看了病后,元氏便先喜不自地道:“真没想到,三老太爷看着寻常,竟原来是有这样大本事的。既如此,往常咱们家人有病,还何必巴巴的从外头请大夫?倒该让老太爷诊治才是。”

    



    姜老太君看了她一眼,咳了一声,方沉声道:“这话可是胡说,那都是你三叔父没进府时做的营生,如今他既入了伯爵府,难道还要他继续做这些勾当吗?”

    



    元氏看出姜老太君不喜,也知道自己说话造次了,因连忙笑道:“老太太教训的是,只儿媳看见王府三公子亲自来请,还执礼甚恭的样子,所以心里头着实高兴。”

    



    曲夫人素里清高,这时候也不由得在一旁笑道:“大长公主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姑姑,如今皇后娘娘便是大长公主的女儿,如此说来,方才那位公子,可该算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儿了,难得他小小年纪,份贵重至此,竟是礼数周全,没有半点儿皇家贵胄的骄傲,实在让人看着打心眼儿里喜欢。”

    



    姜老太君淡淡道:“喜欢又如何?论起来,那是皇家近亲,你三叔父虽然去给大长公主看病,那是他医者仁心,该做的。咱们自己却要守好本分,不要一个劲儿往前凑,免得被人说是趋炎附势,我的话,你们听明白了吗?”

    



    虽然沈千山如今看着不过**岁的模样,委实岁数还小,不过看着儿媳妇一个个面上雀跃的模样,就连一向有些清高的大儿媳妇今都难得开口赞叹,姜老太君哪里还会不明白她们的意思?若是能通过三老太爷,和睿王府往来亲近些,府里这几个女孩儿,说不定便有飞上枝头的机会,这样的好亲事,也难怪她们心里琢磨。

    



    媳妇们心里有打算,姜老太君作为家长,却不能不敲打敲打,免得这几个儿媳因为存了贪心,再失了分寸,落进沈千山或者睿王府的人眼里头,倒成了笑话。虽然伯爵府没办法和王府相比,然而好歹也是贵族人家,也是有自己的颜面和骄傲的。

    



    曲夫人和元氏表面上连忙答应,表示牢记姜老太君的教诲,然而她们心里究竟是真听进去了还是假听进去,却不得而知。

    



    姜老太君心里叹了口气,目光从两个儿媳妇的面上转过去,便落在了余氏上,见她低眉敛目,面上没有丝毫得色,目光也甚是清澈平和,不似元氏和曲夫人那般带着深思之色。

    



    她脸上的神色这才舒缓了些,暗道当还埋怨老爷,只说不该给庶子订下这门寒薄亲事惹人耻笑,如今看来,寒薄倒也有寒薄的好,脑子里没有那些妄想。说起来,那位三公子还只同六丫头说了一句话呢,但看这母女俩的表,倒是真正平静的,其他人倒是生出了心思来,唉!

    



    姜老太君想到这里,便觉着意兴阑珊。忽听曲夫人笑道:“是了,还有一件事要禀明老太太,前些子说的要给姑娘们找先生的事,如今已经妥当了。现如今族学里是三名西席,俱都是德高望重的大儒,大爷说三位老先生年岁大了,教着学里一个启蒙班一个高年班有些吃力,就算轮换着休息,每里也有大半时间耗在学里。因便又请了一位学问极好的,听说原先是个举子,只因为守着父母,倒是耽误了科考,如今父母虽已亡故,他年纪却也大了,不想再求仕途,因此大爷就请了来,每上午教姑娘们读书认字,下午去启蒙班教课,他比起那三位老先生,倒是年轻几岁,便多担着点也无妨。”

    



    姜老太君听了,点点头道:“既然你们爷瞧着妥当,那就这样办吧。”

    



    宁纤碧在下面听了,暗暗好笑,暗道这些老先生如今在学里,不过是坐着摇头晃脑念两篇文章,一天也讲解不了几句,怎么就累了?正想着,又听曲夫人笑道:“做针线女红的倒不用现找,让三弟妹推荐个针线房里手艺好的上来便是了。”

    



    姜老太君看向余氏,论理,余氏接手针线房不过是一个多月的功夫,认真要问,便该问元氏才对。然而老太君也想看看这三媳妇的心里是否有数,虽说这一个多月来没出什么差错,但针线房那么个弹丸之地,若是连这点数都没有,那后也不必还想着让她分担别处了。

    



    余氏听了曲夫人的话,便站出来,和声道:“回禀老太太,针线房里的薛家娘子,是针线上得用的人,她家母亲原本是在宫廷里做活的,后放出来配人,她从小儿便跟着母亲学了一手的好针线,举凡裁剪针织等也都擅长,如今在府里当差,儿媳冷眼看了两个月,倒是个实在勤恳的人,话也不多,教姑娘们做针线倒也合适。”

    



    姜老太君自然知道这薛家娘子,她的活计的确很不错了,原就是只给主子做活计的。只却不是针线最好的人,但针线上最好的那个素里有些轻狂,想来余氏才避过了她。

    



    因便点点头笑道:“这个也算是妥当,既如此,如今正好也没有多少活儿,便让那薛娘子每下午抽出一个时辰,专门教姑娘们做女红吧。”

    



    余氏退了下去,曲夫人又说教授琴棋书画的先生,却是一位从江南来的乐师,这却是宁世泊推荐的了,只说此人虽年轻,然而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只是太过年轻,又是男子,因此曲夫人一直在犹豫着。

    



    

重要声明:小说《药手回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