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重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x 书名:药手回春
    “姑娘,姑娘醒了……廖嬷嬷,姑娘醒过来了。”

    



    充满了惊喜的叫声在耳边响起,竟似有些熟悉。让宁纤碧一瞬间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我看看,真的醒了么?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另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由远而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宁纤碧已经有一年多没听到这个声音了:她的母廖嬷嬷,在跟着她嫁入王府后,最终因为“犯了错”而被赶出府去,没过多久就传来了她病死的消息。

    



    宁纤碧再次闭上眼,但是很快的,她上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旋即就猛地将眼睛睁大。

    



    “太好了,姑娘可算是醒了。”

    



    一张带着泪珠儿的面孔探过来,那赫然是年纪还小的海棠。宁纤碧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这一刻,她以为是时空错乱了。

    



    还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事吗?

    



    十九年前,她在这个女孩儿四岁的时候儿穿越过来,占据了对方的体,安守本分,牢牢藏着自己的金手指,却也不过是多活了十九年。

    



    然而如今,她竟然又再一次在这具体上重生。海棠的神,廖嬷嬷的脸,依稀仍是她刚穿越过来时的模样。难道说……她竟会再次回到原点?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穿越,而是重生?

    



    刹那间,宁纤碧只想放声狂笑:这贼老天究竟是想做什么?难道她注定了就要在这具体里无尽的轮回吗?

    



    不……绝不可能!既然重活了一回,休想让她还如前世般活的那样窝囊软弱。

    



    宁纤碧喘着气:这真是一件很讽刺的事,在死前,她心心念念想着如果重活一回,自己就要怎样怎样。却不料,竟然真的天随人愿,又给了她一次新生,那么这一次,是不是自己抛却那些顾忌,则所有的悲惨就都可以避免?

    



    “姑娘,您……您觉着怎么样?可说句话啊,别吓唬老奴了……”

    



    廖嬷嬷在旁边小心翼翼得问着话,好半晌,才听宁纤碧淡淡问道:“我娘呢?”

    



    “刚刚老太太那边有事儿,叫莺歌姑娘来把太太请了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廖嬷嬷解释着,想了想又接着道:“姑娘既然醒了,那老奴现在就去和太太说,让太太赶紧回来,想来老太太也不会怪罪。”说完就要起

    



    却见宁纤碧摇摇头道:“不必了,一点小事,何必惊动娘亲?扶我起来坐一会儿吧,我没事儿,就是觉着头有些晕。”

    



    果然是回到了原点,一切都和她穿越的时候一样。

    



    宁纤碧默默看着自己纤细的手脚,以及那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小衣裳,这是她穿越后这具体的打扮,当时那份视觉冲击,即使是隔了这么久,依然清晰无比。

    



    宁纤碧知道老太太将余氏叫过去是为了什么。再过几天,老太爷原先失散的弟弟就要回来了吧?这个时候家族里所有的人都把对方当做一个落魄的老头子,谁也不知道,他将来会有那么大的成就,更不会想到,他会惹起天大的风波,差点儿将整座伯爵府都给搭了进去。

    



    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除了自己这个重生一回的穿越人士。

    



    宁纤碧握紧了拳头,小小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她不管命运是否仍然按照既定的轨道运行,但她绝不会做回上一次的宁家六姑娘。

    



    她不会再傻到受人欺侮,淡然处事,只为博一个贤良名声。以为这样就可以一生顺遂。

    



    最重要的是,她绝不会再对那个男人动,更不会嫁入睿王府。

    



    是,就这样,重生的目标无比简单:活得潇洒快活,誓不嫁入豪门。

    



    宁纤碧想:只要自己能够做到这两点,应该就会活得精彩而快乐,再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了吧?

    



    没错,这一世里,她要抛开所有顾忌,为自己挣出一个晴空万里锦绣人生。

    



    余氏很快便回来了,听说宁纤碧醒过来,不由得大喜过望,一阵风般的奔进来,欣喜道:“芍药,如何?你饿不饿?头还晕不晕?大夫说你子弱,要好好儿将养几,是了,我让人去把燕窝粥端来,还有,廊下熬的药是和大夫嘱咐醒来就要吃的,快去看看熬好没有?”

    



    宁纤碧的小名儿就叫芍药,据说她出生之时,房前那丛三年未曾开花的芍药忽然怒放,这让宁三爷十分欢喜,二话不说就给自己闺女的小名叫做芍药。

    



    至于大名儿,哦,那时老太爷还在世,宁纤碧是三房嫡长女,所以起大名这活儿轮不到他,要老太爷来定。

    



    此时见余氏有些慌张的忙乱着,宁纤碧只觉着心中一暖,眼泪险些掉了下来,抓住余氏的胳膊道:“娘亲不用忙,不是有丫鬟婆子们么?您在女儿边坐一坐,女儿就有主心骨儿了。”

    



    “好好好,我在我的乖芍药面前坐一坐。”

    



    余氏果然靠了过来,一边抚摸着宁纤碧的头发一边哭道:“我可怜的闺女,怎么就无端端遭了这样灾?早知道便不让你和姐妹们一起出去玩了。”

    



    宁纤碧是和姐妹兄弟们中秋夜一起在院子里玩儿之后感染的风寒,结果越治越重,后来到底请了个和大夫,用了一味颇奇特的药,这才将人救过来。

    



    然而她自己却是知道,那个真正的宁纤碧其实已经死了,如今活着的,是穿越后又重生的她。

    



    感受着在余氏怀里的安心感觉,房外是丫鬟婆子们的轻微脚步声,到底是伯爵府,下人们也是训练有素,三房素来不被看重的,此时竟也不闻一声咳嗽,和老太太屋里的秩序差不多。

    



    宁纤碧打了个呵欠,抬起脸来问余氏道:“娘亲,祖母喊你过去有什么事?这府里什么时候有事还要问过我们三房?”

    



    余氏不由得就是一怔,看了一眼宁纤碧,好半晌才嗔怪道:“芍药,怎么能这样说话?老祖宗对三房一直是很好的。”

    



    说完见女儿垂下了眼,似是有些难过,她心中不由得一紧,生怕这句话说重了,忙又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倒真是天大的好事儿,你祖父原本失散的那个兄弟找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药手回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