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惨烈赴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第一更来啦,下一更依然在19:16,请各位看官关注!^_^)

    老者在地上开始挣扎起来,随着他的青筋爆出,那一寸寸皮肤也开始开裂,接着也蒸腾起一团团的血雾。

    景甚是吓人。

    老者忍痛朝着少女几人厉声喊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少女泪流满面,批命的捶打着死死的拽着她的壮汉。壮汉也流着泪,看着他的师父,紧咬着牙关。

    “放开我!”

    少女喊破了嗓子,声音沙哑。她挣扎不开壮汉的拉扯,忽的猛然咬在了壮汉的胳膊之上。

    壮汉闷哼了一声,依然没有放开手。

    少女嘴里渐渐溢出了鲜血,她随后又冲着张雪生嚎了起来。

    “求求你,救救我爹!求求你!”

    少女声音凄惨,壮汉的胳膊上一个明显的齿印,向外汩汩的流着血。

    张雪生跑的越来越近,他望着眼前的两个恐怖之人,脑中急剧的思考着。

    那个青年再次接近了老者,他再次挥出了手,正要做着动作。

    就在这时!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青年的步履停止了下来,他的前出现了浓浓的一团血雾,血雾下面有一个大大的血洞。鲜血直喷了出来,但在青年体外都立即蒸腾成了血雾,形成了厚厚的一团。

    青年不可思议的看着前,看着那厚厚的一团血雾。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

    又一团血雾凭空升起,第二个血洞出现在了青年上。

    青年晃了晃子,挥起了手,向前的那般空气猛挥而来。青年的手挥过,什么也没有击中,划空而过。

    “啪!”

    “啪!”

    “啪!”

    接连不断的清脆响声密集的响起,青年上血雾一层一层的冒出,厚厚的聚集在一起像层层的血sè云朵。

    “怎么会?!”

    男子不甘的哀嚎了一声。

    “咚!”

    青年男子跌倒在地,他的形慢慢的缩小,最终缩回了原貌,他的手还在时不时的抽搐,浑开满了大大小小的数十个血洞,汩汩的向外淌着血。

    “呲!”

    伴随着这一声,一个黑黑的异物出现在了其脖颈之中,小蝙蝠的形渐渐清晰,它趴在青年男子的脖颈,美滋滋的开始吸了起来。

    “呕!”

    看到这一幕的少女俯开始呕吐了起来,神经持续的受到刺激,再加上接连的血腥诧异之景,为修行者的她,体也忍不住的开始剧烈反应起来。

    壮汉也呆住了,他不敢相信眼前一幕,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就这么被活活的破而死,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

    这太可怕了!

    壮汉望向了张雪生,眼中全是深深的敬畏!

    “道……道友!”

    上继续碎裂的老者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强忍着巨大痛苦唤起了张雪生的名字。

    “爹!”

    听到老者的召唤,少女抬起了头,强忍心中恶心、胃中的翻腾,就要扑向老者。

    “止步!”

    老者狂吼一声,他上的血雾蒸腾的更甚。

    “道友大才,以一敌四,我所不能!先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我已经按压不住这般魔术,如若不嫌,我这小女就托付于你,做奴做妾皆尽可以!道才,你若愿意,也跟随着这位前辈去吧!”

    老者咬着牙,坚持着说道。

    “道才明白!”

    壮汉听闻,立马跪下,含泪朝老者重重一拜。

    老者随即掏出了一个玉简,放在了脑前,玉简光芒一闪,老者随即把这玉简扔给了张雪生。

    “时间不够了,道友可自己看看。小女就拜托了!”

    说完,老者又深深的望了少女一眼,脸上露出怜的表,他最后交待着。

    “碧青,以后要懂事,好好跟随这位道友!”

    “爹!”

    少女惨嚎着,梨花带雨。

    老者朝张雪生一拜,然后猛然转,大踏步的向着密林深处跑去。

    “爹!!!”

    少女哭喊着,随即晕厥了过去。

    张雪生看着手中的玉简,又看了看前已然昏厥的少女,和抱着少女满脸悲切的壮汉,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望着远方老者消失的地方,拱起了手,向着空气行了一礼,默默的道了句:“一路走好!”

    ……

    夜已深沉。

    气氛像这黑夜一般沉重。

    张雪生坐在一棵树下,他此时的心很压抑,虽然他的新创战法取到了奇效,配合那只小蝙蝠,以一己之力,就击杀了四名筑基期修士,创造了一个奇迹。

    但他此时毫无半分的开心,他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小的土坡,看着土坡旁的少女和壮汉跪地行礼,听着少女一阵一阵的哭泣之声,心复杂。

    老者已经去了。

    张雪生在一处山脚下发现了他的尸体,他自己猛然撞击在了山壁之上。

    那景,惨不忍睹,老者死的悲壮!

    他在将要失去意识、沦为魔道之前,义无返顾、毅然决然的以这种惨烈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一切只为了女!

    张雪生对老者深深的敬仰,对他那种拳拳护子之心非常佩服!

    于是,他把老者给埋葬了,也算自己尽了最后一分力,眼前的小土包下正长眠着那位老者。

    张雪生掏出了那个玉简,刚才他已略略的看过,里面记载了老者此生的一切,他将自己的所有都交给了张雪生。

    张雪生抬头看了看少女,又侧过头看了看还在静静地躺着的儿歌,摇了摇头。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张雪生有些无奈,少女说话没有分寸,甚至一些行径也不是常人所为,但他还是决定帮一帮这个叫“碧青”的少女,也算是为了那位父亲吧。

    张雪生又想了想,有些头大,他不知该如何来帮这位少女,总不可能按老人说的,收奴收妾吧。张雪生苦笑,这自是不可能。但如若不这样,那又当如何呢?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张雪生暗道一声,便不再去想。

    他掏出了一个黑sè令牌,拿到了手上,仔细的观察着。

    这个黑sè令牌十分古怪,比一个巴掌略小一些,正好可以放在掌心之中,令牌通体黑sè,呈现出不规则的椭圆形状。令牌一面十分平整,没有任何的雕刻花纹。另一面却是几个奇奇怪怪的符号,符号各自dú lì,却又组合而成了一个兽型,这兽的上长着四对翅膀,头上还有一个角,更令人奇特的是,兽的体有一道道仿佛被刀砍过的伤痕,仔细看去,却是一个个符号的连接之处。

    这个黑sè令牌是张雪生从灰袍人上搜到的,每个灰袍人都有一个这般的黑sè令牌,应该是一个用来识别份的物件儿。

    张雪生拿着令牌,努力的寻找着灰袍人出现的原因,他觉得只有知晓了对方的意图,接下来才能从容面对。因为,他始终认为,未知的事和不可掌控的事才是最可怕的。

    张雪生打了一场硬仗,有惊无险的获得了胜利,但老者一行五人却只剩下了两人。若找不出原因,这场战斗便是莫名其妙。后续还是否还会遭遇这般的伏击,张雪生也无法判断。

    张雪生善于思考,很会总结。此战能胜,有很大的偶然因素,如果他当时没有去寻找水源,如果不是老者集中全力击毁了一名灰袍人的防御,如果不是自己先前已经琢磨出了一种新战法,如果不是老者义无返顾的赴死。那么,最终的战果都有可能不一样。

    再让张雪生面对一次伏击,别说是四名筑基期修士,就是一名,他自己觉得也没有办法对付。

    所以,张雪生反复的回想着,他看着令牌,脑中回放着先前的一切,想要把灰袍人的点滴行踪与这令牌、与他们的动机联系起来。

    张雪生回忆着此前的战斗,四名灰袍人出手狠厉,见面就杀,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他询问了少女等人,是否为仇家寻仇,但少女和壮汉均矢口否认了。张雪生也从老者的玉简之中搜寻了,确实没有有关灰袍人的任何记忆。

    若说是劫财,老者几人上并无重宝,况且看那四人出手的凶狠劲儿,并不像是为财所来。

    既不是寻仇,也不是劫财,那这个事从头到尾就充满了诡异。

    ……

    许久过去。

    张雪生站起,背负上了儿歌,他并没有找出一个灰袍人出手的合理的原因来。因此,他决定抓紧寻觅卿木莲,然后迅速的离开这充满了未知危险的密林。

    “节哀顺变!逝者已逝,老人家的遗愿我们还要完成。”

    张雪生走到那处小土包前,对着少女和壮汉说道。

    少女听到此话,转过了头,她的面容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般灵气十足,充满了憔悴与疲惫之sè。她冷冷的开腔道。

    “你想怎样?”

    壮汉一听,少女如此的这般态度,眉头微蹙,他站起了,冲着张雪生一礼,声音悲切的说道。

    “前辈勿怪,只因碧青突遭大难,心神不宁。前辈大义,承蒙师父嘱托,我们两人愿追随前辈边,还望不弃。一切听前辈的安排!”

    壮汉平rì里看着痴痴呆呆的,这关键时刻说起话来不但条理清晰,话语之中绵里带针,让人无法拒绝。

    “咱们走吧,我叫张雪生。”

    ……

    此前战斗之地。

    又是两名灰袍人!

    他们站在一处同伴遗体前,做了个手势。

    “嗙!”

    又是三名灰袍人平地而起。

    他们半蹲着,观察着。

    “示jǐng!密林之中,一个不留!”

    片刻之后,一人发出了一声。

    其余人听后,点了点头,就要散了去。

    “不惜生命,也要确保大事万无一失!”

    一个声音再次传进众人耳中。

    “喏!”

    众人散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