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林中相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夕阳西下,一丛丛密林在一抹残阳的的照shè下如血般的矗立着。

    此时已是rì薄西山的辰光了,几只小鸟驮着艳丽的云装霓裳,迎着鲜红灿烂的夕阳,凌空飞过,繁密的大树,目送晚霞的消逝。

    在密林之上,还能看到残阳如火,但在这重重的密林之下,环境已经昏暗的不能清楚的视物了。

    张雪生手持一把火把,在这密林中游弋着。他时不时的还托一下背上的儿歌,使她的姿势能够在舒服一些。

    儿歌的小脑袋靠着张雪生的背依然在昏睡,她长散发着阵阵的略微刺鼻的气息。张雪生给她的脖颈和四肢都涂满了避摄虫蝇的药物,这种刺鼻之味正是药物的气息。

    忽的,张雪生疾行了几步,他跑到了一棵树下,蹲了下来,拨开了丛丛的草丛,望着树下一颗散发着点点荧光的小植物。

    “又不是,这卿木莲按照常理,应该不是这般难找的。”

    张雪生脸上露出了失望之,他眼前之物长得非常像“卿木莲”,但经过仔细辨认,却不是。

    他已经找了整整的一天了,此处也远离了东坡岭的外围,逐渐的深入进了丛林之中。

    来东坡岭之前,张雪生专门询问了镇上的许多个猎人,他们都给出了“卿木莲”可能生长的地点。但是,整整一天的时间,张雪生踏遍了他们所说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哪怕一株的“卿木莲”。

    张雪生有点焦躁,这密林之中寥无人迹,也没有办法找人询问个一二。

    天sè越来越黑。

    张雪生选了一处地势较高的避风的小土坡,搭了个简易的帐篷,把儿歌安放在了其内。然后,他又在周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陷阱,点燃了几根避妖香,就在儿歌边开始修炼了起来。

    ……

    一夜过去,阳光灿烂,点点阳光透过密林形成了一个个光斑照shè到了地上。

    一个队伍在密林中行进着。队伍里一行五人,保持着一个防御的队形,不快不慢的朝前走着。

    “爹,什么时候能回去啊?这里好恶心!”

    伴随着这句话声,一个青sè的圆环“嗖”的一声飞向了前方的荆棘丛,随着圆环的扫过,荆棘丛被割裂成无数草屑,散落了开来。

    队伍中有一个妙龄少女,此时她正提着长裙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圆环飞回,她随手接住。

    原来青sè圆环正是她所激发的,遇到前进路上的荆棘草丛她便激发出来,这个法器竟然被她当成了清扫道路的工具。

    她脸上带着不悦,边走边向前方的一位老者开口抱怨着。

    “碧青,早就和你说了,此处环境恶劣,不让你来,你非不听,非要来试炼。既然来了,就要用心充分体会,这对你以后的修行都会有好处。还有,不要浪费真气,此处危机四伏,要谨慎行事!”

    老者回头冲着那妙龄少女说道,话中虽有责备,但那语气与神态充满了深深的溺

    “哼!谁能想到此处如此污秽呢!爹爹,咱们现在回去吧!”

    少女接着说着。

    “师妹,要不我帮你开路吧!”

    旁边一个憨憨的大汉在少女边走着,他冲着少女痴痴的笑着,说道。

    “哼,谁让你开路!”

    少女白了壮汉一眼,但却往后退了半步。

    壮汉也不再言语,走上前一步,拿起一把巨斧,承担起了开路的任务。

    老者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

    少女和壮汉的后,还有两个青年,他们看着前面的少女,一抹笑容也浮上脸庞。

    “师妹真是被师父惯坏了啊!”

    他们内心想到。

    ……

    远处的一棵大树,枝头潜伏着一人。

    张雪生早已发现了密林中的这一行五人,他悄悄地跟随着,观察着。

    他并没有学会任何观气之法,无法直接判断五人到底是何修为。但是,他能够通过其他方法,来大概的判断一下五人的境界。

    比如,他远远的跟随着,仔细观察着五人的脚步,行进的速度和那少女激发法器的手法。

    张雪生内心计算着,五人之中除了那位老者,其余四人的法与自己相比远远不如,虽说自己的法远超同阶的修士,但张雪生依然做出了判断,其余四人均是炼气期的修士。

    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那名老者!

    按照法来看,老者和他自己差不太多,应该是个筑基期的修士,但张雪生仍然不敢大意,他仍然观察着,看看有没有机会看看老者的出手。

    机会终于来了,老者在前方击杀了一个潜伏着向队伍发动袭击的一个猛虎,他出手了,发出了一个法术。

    张雪生眯起了眼,他露出了淡淡笑容。

    “小福,去吧!”

    张雪生对虚空中说了句话,然后慢慢的跳下了树,激起了那个土黄sè的“开山双龙盾”,朝着前方的几人跺了过去。

    他之所以没有出手且还要靠近队伍,就是要询问下,哪里能够找到“卿木莲”。

    ……

    “什么人?”

    队伍最前方的老者猛然冲着前方喊道,同时,他一挥手,示意后的人准备战斗,然后激起了一层光罩。

    队伍中的其他人也都纷纷拿出了武器,保持了一个合适的距离,如临大敌。

    “前辈打扰,我无恶意!”

    张雪生慢慢的走近,停在了数丈之外,他拱起手,行了一礼。

    老者看着来人,开始观察。

    “只是炼气巅峰,不足为惧!”

    老者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但他仍然掏出了一个翠绿sè的长箫,对准了张雪生,然后出声问道。

    “来者何人?有何意图?”

    “前辈,我是印弘书院的,一朋友受了伤,需要‘卿木莲’做药,特来深入此林寻药。”

    老者一听是印弘书院的,浮起了几缕笑容。

    “可有凭据?”

    老者接着问道。

    张雪生掏出了一个书院特有的木牌,拿在了手上,向前方举着。

    老者凝目看了起来,他看到了木牌,然后松了口气。

    “原来是印弘书院的道友,见过了!”

    老者回了一礼,又挥了挥手,示意无事。

    众人也都纷纷的松了口气,把家伙都收了回去。

    “哼,脏兮兮的还突然跑出来吓人,太没礼貌了!”

    一个甜甜的女腔飘进众人的耳中,张雪生自然也听到了。

    张雪生并无任何的反应,他依然顶着“开山双龙盾”发出的光罩,慢慢的走向前。

    这个行动就确实显得十分的无礼了,好似不信任眼前的众人一般。但张雪生完全不理会这些,他要确保上背着的儿歌的绝对安全。

    老者看着慢慢走来的张雪生,看着他竟然还如临大敌般的顶着个防御光罩,也皱起了眉,刚才对印弘书院的那抹好感也顷刻不见了。

    “前辈,请教下,为何此处并无‘卿木莲’?”

    张雪生走近后,开口真心的求教着。

    “哼!”

    老者也是冷哼了一声,随即又想到何必和一青年一般见识,于是便开口道。

    “此处早已不长那东西,你要是放心,就随我们一起,再赶两rì的路,那处倒是生有‘卿木莲’。”

    老者再说到“你要是放心”这句话时,还特意的加重了语气,略略的讽刺。

    “如此,便谢过前辈了!”

    张雪生仿若没听出老者的讽刺一般,道了声谢,仍然顶着那个光罩慢慢的走进了队伍。

    “爹爹,干嘛要和他一起。我才不干呢,哼,一看就是个胆小鬼,谁还会对他不利呢?真的是!太小气,太恶心了些!而且还背着一个人,那有什么用呢?我们这里又不养闲人的!”

    少女看到走进队伍的张雪生,竟然还背负着一人,再加上先前张雪生的那个态度,她十分的不满,开始发起了牢sāo。

    “师妹说的对!既然来了,还激发这法器,这什么意思吗?”

    后的两人也应和道,他们也对张雪生这么无礼的举动搞得有点愤怒。

    只有那个壮汉面无表,仍然举着巨斧一动不动。

    老者回头,又望了张学生一眼,充满了无奈的对着少女说:“印弘书院,万年大帮,能帮就帮。偶尔有个不识大体的,也是正常的。”

    “哼,我看是不是冒牌的啊!真给印弘书院丢脸!”

    少女听闻,一脸不屑。

    张雪生依然毫无反应,甚至还朝看着他发泄不满的少女笑了笑。

    “呸,脸皮真厚!”

    少女更加的无语,脸上带上了更加厌恶的表,扭过头去不再搭理张雪生了。

    一行六人,便开始在这密林间前行。

    一路上,少女时不时的就夹枪带棒的讽刺张雪生一顿,但张雪生始终是不搭不理,与众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一句话。

    ……

    时间渐渐临近中午。

    一行人准备按营暂时歇息,少女不知是何种心态,她离张雪生始终不远,此时依然这样。

    “我看你是什么法术都不会吧?你不觉得丢人么?“

    少女又讽刺连连,她始终得不到回应,便更加的生气,于是就更说些不好听的话刺激着张雪生。

    正在这时,“嗖“的一声。

    一道黑影朝着少女激shè而来。

    “啊!”

    少女喝一声。

    “死!”

    一道亮光猛然飞来,恰恰击中了飞向少女的那抹黑影。

    “咣当……”一声。

    亮光和黑影同时落地。

    那亮光原来是一个巨斧,一条手腕粗的大蛇被大斧劈断,半截子还在斧下挣扎着。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