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创新战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龙门岭,天玄派。

    通往天玄派正有数条大道,大道都由一个个大小相同的青砖铺就而成。大道非常宽阔,就是四驾马车并行也丝毫不觉得拥挤。

    大胡子俸长风正背手大步沿着大道走着,他的后跟着两名小徒,这一行三人正要去正参加门派一月一次的论道法会。

    突然,俸长风猛地站住,两位小徒没太留意,纷纷的撞到了停下脚步的俸长风上。

    小徒赶紧俯下道歉,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俸长风并未像平常那般,一点小事就怒火中烧,劈头盖脸的骂他们一顿。

    小徒们抬起头,偷偷的看了前方,俸长风呆呆的望着前方,脸sè异常苍白。

    忽的,“噗!”一声。

    俸长风狂吐了几口鲜血,仰头便向后倒了下去。

    两位小徒一看这景,大惊失sè,赶紧上前一步,接住了俸长风,背着他匆匆的赶回了俸长风的小屋。

    许久之后。

    俸长风睁开了双眼,他正躺在上,脸sè已经变得青黑,就好似死人般摸样。

    “多久过去了?”

    俸长风开口问着守候在一边的小徒。

    “三个时辰。”

    俸长风猛然坐起,然后跳下了

    “师尊,您这是?”

    “都出去!”

    俸长风厉声喝到。

    小徒一看师父又要发飙,赶紧闪出了门外。

    待小徒都退散了出去,俸长风脸sèyīn沉的摸出一个铃铛,拿在手中凝目的看着。

    “怎么可能!”

    俸长风咬牙切齿。

    他晃起了铃铛,铃铛发出了阵阵低沉的声音,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其他反应。

    “哐叽!”

    俸长风一把把铃铛扔在了墙上。

    “不受控了?!这怎么可能!”

    俸长风先前的剧烈反应,全是因为那只小蝙蝠脱离了控制,他受到了强大的反噬。如今,就是御使那个无比强大之人专门留下的“镇妖唤兽铃”都不起了作用。

    俸长风难以置信,那只小蝙蝠并不是他的,其中他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一直坚信,强大如那般的存在,亲自设下的御使之术无人能破,那只小蝙蝠也再无别人能够御使,虽然自己御使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但也算是能够御使的。

    他不敢相信,那般强大的存在所施的法术竟然失效了!

    但事实却是,如今,蝙蝠没了!

    俸长风看着地上的那个铃铛,想到了那人,想到了那人的那些手段,他开始颤抖了起来。

    虽不知为何那人如此重视这个小蝙蝠,但是他知道,丢了小蝙蝠,他将会面临着什么,他将会面临着无穷怒火与无尽的折磨!

    恐惧!极度恐惧!这种恐惧占据了俸长风的心。

    他不怕死,但他却怕想死却死不了的那种滋味。

    俸长风思索了片刻,他下了决定。

    俸长风出了屋,谁也没理睬,径直的离开了天玄派。

    俸长风逃跑了!

    一个偌大帮派之中的内门高阶修士,竟然抛弃了先前的一切逃跑了!

    俸长风带着他的那个秘密逃跑了……

    ……

    就在俸长风很光棍儿的直接逃跑之时,张雪生也已经准备出发了。

    “以后你就叫小福了。”

    张雪生侧转着头,对着他肩膀上说道。那只小蝙蝠此时正在他的肩头趴着,听到张雪生说话,它的小脑袋点了点。

    旁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纳闷,或许多数人还会认为张雪生是否是中了邪。因为在其他人眼里,张雪生的肩头空无一物,他只是对着空气说话而已。

    收服了小蝙蝠,张雪生信心大增,他对这次即将开始的寻找药引之旅也充满了信心,他自认为在偷袭的况下,能够战胜甚至击杀筑基初期的修士。

    ……

    “‘凝形化神’之法,不知有何效果。”

    做完了一切之后,张雪生突然想起,他还掌握着一个法术不曾用过,也不知道是何效果。

    那晚黑烟之中,一双黑sè大手抚上了自己的头部,然后自己就学会了这个法术,黑烟之中的神秘之人还说给了他自己一个大造化。

    张雪生略带期待,他回忆着脑中的这个法术的细节,然后微微一笑,道了一声。

    “变!”

    张雪生消失在了木屋,胖子李依白显现了出来。李依白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然后又低下了头,看起了自己的小肚腩。

    “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李依白的形象开口说话,竟然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

    几息过后,李依白又消失了不见,张雪生显现了出来。

    “竟然是个变之术,这也太无聊了些吧。呵呵,什么大造化,真是信口雌黄!”

    张雪生轻轻的呢喃,他对那个黑烟之中的神秘人深感失望。

    他觉得此法术完全没有什么用途,虽说变化之后他完全变成了李依白,就是连气质、嗓音都一样,更绝的张雪生也由炼气巅峰变成了炼气后期,连李依白的炼气后期的境界都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法术消耗真气巨大,张雪生仅仅持续了几息时间,便坚持不下去了,他的真气已经耗去了十之仈激ǔ。

    换句话说,即便是此法术完全不消耗真气,张雪生对这个法术也不是很感兴趣。他的理念就是对敌之前反复侦查,有了必胜之把握后才会行动,一旦交上手那就是生死相搏,在那样况之下,这个变之术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了。

    “呵呵,也好,回头用这个吓吓胖子!反正技多不压。”

    张雪生内心想到,他想起了胖子,想到了他每每受惊吓后的那副怂样就乐了起来。

    ……

    东坡林密林深处,一只小野鸡正在疯狂的逃窜着,它全羽毛都乍了开来,那原本好看的五sè长羽形成的尾巴也消失了不见,露出了秃秃的股。

    一个土黄sè的野獾正在野鸡后面追随,它口里流着哈喇子,不停的甩着舌头,望着前方的野鸡,它即将追上,于是,它跃了起来,向着眼前的美食扑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个绿光袭来,野獾惨叫了一声,被击的飞出了数十米,落在了地上。

    野獾的四肢与脖颈随即出现了五道绿环,点点的魔影浮出绿环,开始啃噬野獾的肢体。

    一阵阵惨嚎之声响彻山林。

    就在绿光飞来,野獾被击飞的同一刻。

    一朵血花从野鸡上冒起,紧接着,那鸡头瞬间与鸡分了开来,悬停在了空中。随后,一个小蝙蝠渐渐现出了影,它口中叼着那个鸡头,一口吞了下去,然后落在了地上,开始吸起地上的鸡

    千米之外,张雪生眯眼感受着,他感受到了野獾的惨嚎,他向前猛冲了起来。

    张雪生背负着儿歌,在密林之中穿梭着,他手敏捷、速度飞快,一点不受负一人的影响,旁人要看到,定会惊讶不已,这体机能确实太过于凶悍了。

    只是短短一会,张雪生就来到了野獾倒下之处,他半蹲着,观察着。

    刚刚的袭击,他只是想实地的看一下绿sè长针的效果,并让小蝙蝠配合一下,试试同时袭击两个目标的况。

    张雪生对结果很是满意。

    “收!”

    张雪生收回了绿sè长针,刚才的一击,他感觉还能再改进一些。

    他思考着,决定再试一试。

    ……

    张雪生一思考,林中的动物就遭了殃。

    两只野猫倒了霉,一只血流不止的倒在了地上,一只趴在了地上带着五个绿sè光环惨嚎着。

    忽的,绿针冲出了野猫体外,飞向了远方。

    千米之外,张雪生接住了飞驰而来的绿sè银针。

    “一共二十七息!”

    张雪生眯起了眼睛,他自言自语说出了一个时间。刚刚他试了一下,由施法算起,到长针击中目标,最后又飞回他的手**用了二十七息的时间。

    他仔细的回想着,长针击中野猫后,形成五个绿sè光环耗去了不少的时间,大概四、五息,如若不使长针入体形成光环的话,就能节约这四、五息时间。与敌交手,一息时间的优势就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

    张雪生思索着,他决定再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做得更好。

    ……

    这次是两只野兔倒了霉。

    只见一道绿光飞进野兔体内后,并无停歇,也没有在野兔四肢和脖颈形成五处光环,就直接“嗖”的一声飞了出来,飞向了远方。

    野兔没有惨嚎,直接被击飞不动了。

    张雪生在千米之外接住了长针,他淡淡的笑了。

    “二十一息!节省了六息!”

    张雪生开始猛然的向前跑去,跑到了野兔毙命之地。

    “跑来用了二十余息!”

    张雪生蹲下来,翻看着已经毙命了的那只野兔,他若有所思。

    “看来,长针一入体,就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一般人受到如此冲击已然毙命。而随后出现的那五处光环,则暂时封住了被袭者的所有道和命脉,使之无法使用真气。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其生机,使之不会马上就死去。呵呵,这个长针和妖艳男子的那个‘焚魂吸魂蛊’一起使用,还真是绝配!”

    张雪生自言自语,他在内心又演练了起来。千米之外使用此长针攻人之不备,击中之后再御使‘焚魂吸魂蛊’获其记忆。

    “还真是狠毒!”

    张雪生叹道。

    突然,他又想到了另一种攻击方式,他决定再试一试。

    ……

    三只麻雀在地上正在啄食,顷刻之间两只麻雀暴毙,一只被绿光击中,一只爆出了血花。

    还有一只麻雀受到了惊吓,猛然的飞了起来。

    不一会,一阵绿光击中了那只逃跑了的,已经飞到了空中的麻雀,麻雀随即掉落了下来。

    “差三息不到四十息!而从袭击地点跑来的话也需要二十余息!”

    张雪生念叨着。

    这一次尝试,他多击打了一个目标,绿sè长针飞回后他又重新施法,随后再次击中了第三个目标。

    张雪生握起了拳头,他很高兴!

    经过此番的尝试,他发现在千米的距离外,只要是筑基期下的修士,他可以在他们近之前,至少能施法两次。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张雪生千米的距离之外,一次偷袭之下,至少可以一次攻击三个筑基期下的修士!

    张雪生把绿sè长针在他这个境界下的最大用途都发挥到了极致,一种新的实用战法就在张雪生这么反复的思考之中诞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