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波三折的胜利(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夜依旧很深,有的人忙着活着,有的人忙着死亡。但在死亡之前,没有人会认为自己走着的路是通向死亡的那条大道。疤痕脸正是如此。

    疤痕脸一路疾奔,他内心中满了担忧,但是,这份担忧无关妖艳男子的生死,而是担心出了变故杀不了张雪生报不了仇。此时,他想得更多的是妖艳男子是否会放了张雪生,是否会和张雪生达成了什么交易。他从来没想过妖艳男子能够失手,境界上的差距、妖艳男子那神鬼莫测的功法再加上那个千古奇宝,使得他对妖艳男子充满了信心。

    疤痕脸步履匆匆,心中的担忧使他顾不得妖艳男子的jǐng告,他只想亲眼看到张雪生的死亡。

    远远地,一个黑点站在远处的道路边,疤痕脸看不真切。他又飞速上前了数百步,他停住了步子,呆在了原地。

    疤痕脸终于看清了黑点为何物,巨大的挫折感像一个重锤击重了他。绪上的剧烈波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天翻地覆的对比,使他极度失落,这种失落让他心灰意冷。疤痕脸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目光死死地盯着路边。

    “哈哈!哈哈!”

    突然之间,疤痕脸放声大笑起来,这声音在这深深地夜中传的很远。

    路边的张雪生手持白sè巨锤,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疤痕脸,看着他放生的大笑,看着他笑弯了腰。

    “哈哈!啊!贼老天,干!干!”

    疤痕脸笑着笑着,又突然的嚎哭了起来,边嚎边骂。

    张雪生依旧没动,依旧静静的看着仿佛着了魔、发了疯一般的疤痕脸。

    疤痕脸突然动了,他猛然向前飞跃而来,手里同时摸出了一抹长刀,长刀略略闪烁着淡淡红sè的光,像燃着一朵小小的火焰。

    “张雪生!你给我去死!”

    疤痕脸跑得飞快,他并没有御使什么法术,张雪生的那个秘法给他造成了深深地yīn影,他以为张雪生此时迟迟不动,是要羞辱他、折磨他,所以,他抱着必死之心冲上了前。

    张雪生也动了,他猛一蹬地,像一头猎豹,飞驰了出去。

    “咣当!”

    一个碰撞之声响起,一切又恢复了宁静。

    月光之下,两人交错在了一起。

    张雪生单手持锤,架住了迎面批来的长刀,另一只手按在了疤痕脸的天庭之上。对面的疤痕脸双手双手持刀,脸憋得通红,用力的下压着。

    “焚魂吸魂蛊,灭!”

    张雪生淡淡的说了句。

    “你……”

    疤痕脸震惊莫名,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咣……”一声,长刀落地。

    疤痕脸颤抖着,那双手依然持不住刀,他努力地抬起手,握住了张雪生伸向他天庭的那只大手,疤痕脸的手抖动的十分剧烈,他想挣开,却徒劳无功。

    “魔道,你不怕遭诛杀?”

    疤痕脸颤巍巍的说着。

    “何为魔道?我不懂,难道正道就可以截杀夺宝,安然无恙?想来便来,我张雪生活在这世间,只为了心中的道!”

    张雪生望着疤痕脸,一字一句的说着。

    “灭!”

    随后,他又轻喝了一声。

    疤痕脸还想再说些什么,他嘴唇颤动,却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

    ……

    月光下,张雪生松开了手,手中的疤痕脸像一滩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龌龊!”

    张雪生骂了一句,疤痕脸的全部记忆都涌进了他的脑海中,许多都不堪入目。他一伸手,收起了疤痕脸的所有的东西,返奔向了山涧。

    ……

    李依白此时正在忙活着,他前放了一堆瓶瓶罐罐,还有许多药材、草药,甚至还点了堆火,弄了个锅正在火上熬着什么。

    “我就说么,我带着些东西是有用的,凝血散,治疗外伤有奇效!”

    胖子一头大汗,原来他正在炼药。

    张雪生已经归来,他没有搭理胖子,只是蹲在儿歌前静静地看着。

    忽的,儿歌皱了皱眉。张雪生赶紧托起了儿歌的小脑袋,儿歌慢慢的睁开了眼,她看到了张雪生,虽未笑出来,但目光盈着点点笑意。

    片刻之后,儿歌突然又开始呕起了血,脸sè又巨然变白。张雪生慌乱了,他已经没有了药丸,他轻抚着儿歌的背,嘴中说着安慰鼓励的话语。儿歌不停地吐着血,她眼望着张雪生,但那眼中的神采渐渐的褪去。

    “不,儿歌,道儿上混的,都有九条命,你是‘二哥’!坚持啊!”

    张雪生开始大喊起,他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他不敢相信。

    “胖子!胖子!”

    李依白快速的跑来,他看到了泪流满面的张雪生,他不知所措。

    “书院有没有什么秘法?!有没有啊!”

    李依白垂下了头,不敢再看张雪生。

    “他妈的,贼老天,人都是老子杀的,你有本事冲老子来啊!我要杀了你!”

    张雪生放声大叫,他双目通红,头发飞舞了起来,后渐渐的又出现了先前的魔影。

    “做个交易如何?”

    一个声音骤然出现。

    胖子李依白吓了一跳,他抬起了头,左看右看,没看到任何的人影,他快速的向张雪生靠了靠。

    “**的是谁!**的出来!”

    张雪生抱起了儿歌,站了起来。他此时的形象分外的恐怖,一股股杀气环绕全

    一股浓浓的黑烟突然从虚空之中出现,瞬间湮没了张雪生和胖子李依白,黑烟中的两人什么都看不到了,也感受不到了彼此之间的气息,好似陷入了一个密室之中。

    “我要是能活了你怀中之人,是否可以做个交易?”

    声音再次传入到了黑烟内张雪生的耳中。

    “我愿意!”

    张雪生大声的狂呼。

    “请快来救救她,我什么都愿意!”

    张雪生的双眼又渐渐的恢复了清明,头发也不再飘舞,他一声一声的大喊道。

    “好!以你血,契盟约!”

    一个闪着灰白sè光芒的符文纸飘了过来,纸上迎面而来强大的尸气。

    “滴血为盟。”

    声音说道。

    张雪生单手托着儿歌,拿过了纸,猛一咬嘴唇,喷出了一团血雾,点点血星飘洒到了符文纸之上。沾了血的符文飘离了纸面,迎面向张雪生飞来。

    张雪生望着飞来的符文,并无反应。符文贴上了他的肌肤,融进了体之内。

    一股死气顿时盈溢着张雪生的全,他感觉到浑冰冷,牙齿开始不由自主的打着颤。

    符文消失后,黑烟中渐渐的出现一只巨大的黑手,黑手竟然也是由黑烟形成。黑手放在了张雪生的头顶,片刻之后又消失了不见。

    “妙极!果然有用!这也算是送你个造化了。”

    黑烟中又传出了一个声音,声音听着十分的愉悦。

    刚刚黑手接触张雪生的那一刻,一个功法顷刻之间出现在了张雪生脑中。

    “‘凝形化神’法,可以消耗真气,凝形化神为任何一人,就是连气息都一模一样。”

    声音得意洋洋。

    张雪生却无任何反应,只是说道。

    “前辈,还望信守承诺!”

    黑烟骤然急聚,化成了一股烟流,飞速的钻进了张雪生怀抱的儿歌体内。

    儿歌停止了吐血,脸上又带上了血sè,闭上了眼睛,昏睡了。

    “已无碍,要想醒来,还需几味东西当药引,喝了即可。”

    “请前辈指点!”

    张雪生依旧道。

    一张黄纸飘到了其手中。

    “我可以带你到达其中一地,剩下的靠你了!”

    说完,黑烟大作,张雪生被卷起,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

    ……

    许久之后。

    月光又照shè了下来,一处山林外。

    怀抱着儿歌的张雪生和李依白站在月下,李依白脸sè格外的发白,显然刚才吓得不轻。

    “这是哪里?”

    李依白打着颤,望向了张雪生说道。

    张雪生低头看着怀中熟睡的儿歌,笑了。他抬起了头,微笑的对着胖子说道。

    “不管这是哪里,你去找景清和青萱,让他们放心。然后,你们去完成凌白大师的任务。”

    “我一个人?”

    胖子一脸惊讶,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十分沮丧。随后,他好似想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充满了委屈的说着:“那雪生你保重,我这就回去!我们在丹阳国等着你!”

    张雪生点头应着,扔给了胖子三个锦囊。

    “这是给你们的,两个是我买的,一个是疤痕脸的。”

    李依白接过,他拂过了每个锦囊,突然脸上戴上了狂喜。

    “哈哈,雪生,发了!”

    李依白往外掏着,疤痕脸的锦囊中好东西还的确是不少,李依白粗粗一看,光是下品灵石就有上千个。

    “雪生,这些你留着,你也快突破至巅峰了,此行也不易,加油!”

    李依白又扔回了疤痕脸的锦囊。

    张雪生还真没想到疤痕脸如此多的东西,他听着胖子的话,也没有谦虚,就接过了锦囊。

    两人各自道了声珍重,就各自散去了。

    张雪生把儿歌背在了背上,拿起了手中的纸条,看了看,然后收起纸条,迈步走向了前方。

    ……

    一双眼睛在旷野之中看着张雪生和李依白,这双眼中充满了期待的目光。

    ……

    还是那处山涧。

    一位老人束手站在张雪生他们先前激战之处,正是雄城里高塔之中的那位!

    老人掏出了一个屏风,放在了地上,然后口中不知嘀咕了句什么,屏风“唰”的一下亮了起来。

    张雪生、儿歌、妖艳男子激战的画面竟然都出现在了屏风之上,直至一团黑烟来袭,屏风上一切都消失不见。

    老人望着屏风,又掏出了个玉牌,看了看,舒了口气,随后化成了一道金光,瞬间不见了踪迹。

    ……

    黑夜终于过去,天渐渐亮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