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瞬间秒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儿歌回望去,除了一片漆黑,她什么都没有看到,她有点奇怪,正要回询问。

    “啊……”

    忽的,只听儿歌闷哼一声,她浑一瘫软,就倒了下去。

    张雪生出现在了儿歌后,他收回了手,托住了倒下的儿歌,心中默默的道了句:“对不住了!”

    “你这是?”

    文博看到张雪生迅速的跃到了儿歌后,并一掌击中了儿歌的脖颈。他目睹了整个过程,于是张大了嘴巴,伸出一只手指着张雪生,同时后退了几步,吃惊的问道。

    “她就交给你了,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在几个时辰后醒来。你带着她一起走。”

    张雪生单手托着儿歌,另一只手从锦囊中掏出了一个兽皮,垫在了地上,把儿歌放在了上面。同时,又摸出了个避妖香,点燃插在了旁边的空地之上。

    儿歌要是看到此幕,一定不敢相信,先前连驱蚊丹药都不让她用的张雪生,竟然点了个气味极大的避妖香在她边。

    其实,张雪生先前只是想让儿歌远离这险境,找出了种种借口而已。

    做完这些后,张雪生朝着文博点了点头,猫着腰快速地消失在了莽莽的夜sè之中。

    文博这才理解了张雪生的深意,他望着远方吞噬了张雪生那片黑暗,绪复杂。

    ……

    山涧不远处,有一块巨石,一人隐在石后,只露出了半边子,在观察着远方。另有一人在距他数十丈的一片小密林中潜伏着,观察着同伴的动静。

    这两人相距不远,且都在暗处,既能相互呼应,又能合力击敌,是一个完美的埋伏阵型。再加上两人都是练气中期,按照道理,筑基期以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修士会给他们两人带来危险。

    然而,两人却如临大敌,十分的jǐng惕。石头后面的人时不时的回头望下,看一下同伴,确认没有什么异常后继续观察着山涧。他们的影在月光的照shè下显得十分冷清。

    突然,天空飘来一阵云朵,遮住了那轮圆月,随着云朵的遮蔽,地上一阵昏暗。

    就在云朵遮蔽了圆月的同一刻,一道黑影从小密林外的一处土坡边闪出,速度飞快的冲向埋伏在密林中的那人,片刻之后就到了其前。

    “砰!”

    一声闷响,埋伏那人被黑影击飞,直直飞出了数十米远,跌落到了地上。

    其实,埋伏的人数息前已经感知到了来者,但令他诧异、惊悚的是,他仿佛被一个无形的牢笼给束缚住了一般,没法移动寸步,被死死的困在了原地,然后眼睁睁的看到一个巨大的骨棰袭来,击在了自己的前。一阵剧痛使他想发出大吼,但他绝望的发现,在巨锤袭来的同一刻,一阵冰凉划过了他的喉咙,他无法发出点滴的声音。他不甘,但毫无办法,体飞了出去,直到落地,他眼前还只是一抹黑影,还是看不清来者。生命的气息渐渐的流逝,他最后的一抹感觉就是深深的不甘。

    随着闷声的响起,密林中之人被击飞的同时,一道黑线像黑sè流星般从小密林内激shè了出去,飞向了石头后的那一人。

    石头后观望的一人隐隐的听到了树林中的响动,并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并没有回头,而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子,弓起了腰,双腿瞬间充满了爆发力猛的向下一蹬,子就要向斜旁边闪去。

    然而,黑sè流星速度实在太快,就在他将将离开地面之时,那抹黑光就冲进了其体内,爆出了一朵血花。

    “啊!……”

    石头边上那人猛地大叫了一声,发出了凄惨的声音。

    他的腾空动作失去了动力,惨惨的跌落到了地上,翻了几个滚。他的跃起还是起到了作用,黑光并没有shè入他的要害。

    但是,诧异的事出现了,那人跌落地上后,脸sè迅速的变黑,那受伤之处涌出的鲜血也片刻变成了墨黑,人不一会就不动了,失去了生机。

    密林埋伏之人、石边观望之人都在同一时刻遭到了袭击,并且没有还手之力的被击杀了。这些动作看似很多,但其实只用了短短数息的时间。

    就在两人被击杀的片刻之后,天上的云朵渐渐飘去,圆月又洒下了柔和的光,照亮了大地。

    先前飞入密林中的那抹黑影在月光下渐渐的清晰,正是张雪生!

    张雪生着白袍,一手持一巨锤,另一手拿着一个玉牌,正是多年前向华南御使的那个。月光下,他的影显得冷厉、严酷且杀气腾腾。看到眼前之人落地不动,听到远处传来了的一声惨叫,他收回了玉牌,持着巨锤又化成一道黑光,冲向了前方的那处大石。

    大石旁,一人还在汩汩的留着黑血,黑血已经在地上形成了一个血泊,人却是一动不动了。

    张雪生走近,伏在石后,暗道一声:“回!”

    一个黑光从地上之人的躯体内飞出,飞到了张雪生手上。正是凌白大师赠与他的那个法器,此时被张雪生用了出来,一击毙敌!

    张雪生眯着眼睛看了看远处山涧,随后疾奔而去。

    ……

    山涧中的一棵树上,吊着一人,人还在不时的晃悠着。

    被吊着的人正是李依白,此时他已经清醒。被吊着的滋味十分的痛苦,就算是为修行者的他也受不了。长时间的头朝下,使他头很晕,嘴里塞着的破布也使他嗓子十分难受,好像要冒出火来,还有那不知何种的药物,使他吃了完全使不上力气,别说御使真气,就是连动一动都十分的困难。

    胖子李依白十分的无助,他内心惶恐,不知道何时能够解脱,所以他此时极度的焦虑。他瞪大了眼睛望着远方,希望看到景清,看到邓青萱,希望看到有人能够救他。但是,除了给他送水的两个毛贼外,直到天黑了下来,也没有见人来救他。

    胖子李依白又渴又饿又焦虑又无助,他吊着,不停地流着泪,心中一边大骂景清等人的不仗义,一边计划着解困后如何来数落他们。

    就在这时,只听“嗖”的一声响,不知何物破空飞来。

    飞来之物击断了吊着胖子的绳索,胖子头朝下跌落了下去,李依白吓出了一汗,他自觉这次完了,头朝下跌落非死即重伤。刚才还在盼着能够解脱的李依白此时却再埋怨,埋怨那绳索如此不堪,竟然断裂开来。

    随着下落,李依白闭上了眼睛,内心祈祷着,期望落在一处软地。

    “噗……”

    一声闷响传出。

    李依白落在地了地上,他大为庆幸,因为他确实落在了一处柔软之地,不但没有摔痛,反而软软的好似落在了垫子之上。

    “死胖子,你怎么这般重!”

    正当李依白内心感谢上天之际,一阵声音从他下传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