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只身赴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下同关内。

    张雪生慢慢的走着,他现在有点无语。

    因为,那个叫“儿歌”的女子就在他的后跟着,跟着也就罢了,女子好像一个好奇宝宝一般,不停地在絮絮叨叨,问这问那的。

    “你也太没有礼貌了吧!有没有这样对待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的呢?哼,太不象话了。”

    那名女子对张雪生的态度提出了不满,嘟着嘴提着意见。

    张雪生再一次停下了脚步,他转过,淡淡的笑着,开腔说道。

    “姑娘,我已经说了,咱们两清了啊。你别老跟着我。”

    “清什么啊,明明我欠着你的人呢,哼!”

    “那玉佩拿来,咱俩两清!”

    张雪生伸出了手。

    “不给,凭什么给你哇。真的是!态度还真么恶劣!”

    张雪生再次败退,他也不吭气了,转过闷头就走。

    “唉,你这个人,太不讲道理了。你倒是慢点走啊!”

    女子又一声喝,快步的跟了上去。

    “李依白,你到底是不是修行者啊?我告诉你,我可是正牌的修行者!”

    女子追上了张雪生,又开始了提问。

    ……

    张雪生望着蓝蓝的天空,他现在很想哭,女子根本甩不掉,而他也毫无办法。

    儿歌站在张雪生的边,也学着他的样子抬头望着天空。

    “你在看什么呢?我怎么没发现什么好玩的?”

    看了半天,女子问道。

    张雪生收回了目光,哀叹了口气,正要回答,他突然看到了什么,猛的加快了步伐,冲向了前去。

    女子发觉了张雪生的异样,也快步跟了上去。

    张雪生跑了十余步,扶住了路边一个一瘸一拐却快步行走的青年,青年一的土,嘴边还挂着血迹,那些血迹已经干涸,结成了痂。

    “文博,发生了什么事?胖子呢?”

    青年正是文博。

    张雪生扶着文博,焦急的问道。

    文博一看是张雪生,先是一阵惊喜,然后紧接着就昏了过去。

    张雪生从上掏出了一个药丸,塞进了文博口中,这药丸是胖子给他的,能极大的缓解伤势。他又掏出了一个水袋,“汩汩”的给文博灌了好大几口。

    片刻之后,文博睁开了眼,醒了过来,他拉着张雪生的手,哭丧着脸,把路上遇到劫匪的事如实告诉了张雪生。

    “一共几人?”

    张雪生眯起了眼睛,问道。

    “五人,哦,不对,六人,不对,哎,我也记不清了!”

    文博摇晃着脑袋,唉声叹气。

    “可否告知他们,抓的是修行者?”

    张雪生接着问。

    “未曾,当时我就说了两句话,就被一拳击倒。然后就回来报信来了!”

    张雪生陷入沉思。如果文博告知他们李依白是修行者的话,张雪生就很容易判断出来,打劫的注定不是一般人,因为一般的劫匪听到修行者的名号,一定不会还这么干,后果他们担不起。

    但现在,文博慌乱之中并没有告知,张雪生就无法判断了,如果是一般毛贼倒也好办,如果不是,那就是比较可怕了。李依白作为印弘书院的第二代弟子,可不是寻常的散修,书院虽说已经没落,但那“五派六院”的名头犹存,也不是谁人就敢惹的。试想,劫持一个修行者,还不是散修,而是一个有帮有派的修行者,这样的行动显然是经过jīng心策划的,甚至可以说是所图甚大。

    张雪生的xìng格,从来都是按最坏的结果准备,往最好的方向努力。因此,他继续开口问道。

    “下同关周边以往可曾有过毛贼打劫?”

    “以往是有的,但这两年国安民安,老天爷也是好脸sè,不曾有什么天灾。因而百姓都是安居乐业,并未听说这两年有什么商队、路人遭到打劫。”

    张雪生听后,隐隐的感到不安。

    “咱们走,先去兑灵石。”

    张雪生做出了决定。

    “不叫另外两位啦?”

    文博有点疑惑的问道。

    “不必了,小毛贼的话我自己足以。如若不是,他们去了和我自己去结果都是一样的。”

    张雪生淡淡的回答,他已经想清楚了,他并不打算回去告诉景清和邓青萱。

    “不用去兑灵石了,我有,咱们走!”

    听了半天的那名少女突然开口说道。

    张雪生摆了摆手,并未开口说话。

    少女一撅嘴,继续道:“好兄弟,讲义气嘛。再说了,我是修行者。”

    说完后,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张雪生,见张雪生满脸都是严肃,便闭了口不再说话,她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张雪生自然不会让这少女跟着他去,此事与她无关,他自然不会让她陷入危险之地。

    ……

    下同关西南,三河溪附近。

    三个人影伏在一处树丛中远远的望着前方,此处地势较高,三河溪的那个山涧很容易看得清楚。三人已经在这观察了数个时辰了。

    张雪生爬在树丛中,一动不动,他仔细的观察着。他早已经看到了被吊在树上的胖子,胖子时不时的还晃动着,显然没有什么生命之忧。

    旁边的文博已经头朝天躺着,张雪生让他带着来到了三河溪后就一动不动的趴在这里望着。他一开始也是趴着,过了一会就全酸痛,坚持不了,不得已,只好仰面躺着。文博心内十分焦急,他不是很理解张雪生为何不去上前解救胖子,而是数个时辰一动不动的趴在这里。在他的认知中,修行者应该御空飞行,击敌于千里之外,而不应像这般。要不是知道张雪生和胖子的超人的友,文博早就开口质问了。

    另外一人就是那个儿歌了,她就像一个狗皮膏药一般,死活的跟着张雪生,赶都赶不走。最让张雪生无语的是,这个少女不但没有丝毫担心,反而十分的兴奋,好像不是来陷入困境,而是来旅游和探奇。

    “咱们这是在侦查?”

    少女一脸兴奋,头凑向了张雪生,放低了声音对他耳语。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少女不等张雪生的反应,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一副“我懂了的”表,洋洋自得。

    张雪生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他在观察着、计算着、演练着。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