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醉酒之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随着一杯一杯的美酒下肚,李依白的头渐渐的晕了,舌头也渐渐的僵硬起来。他摆着手,想要拒绝边少女的添酒,但少女的任务就是劝酒,哪里会放过这个胖子,只是滴滴的一直的劝着酒。李依白无奈,他从未接触过如此的少女,不知道如何说出拒绝的话语,只好一杯杯的接着喝。

    李依白终于喝高了,喝高了的他却没了之前的羞涩与腼腆,只是一直傻呵呵的笑着、喝着,也不再拒绝少女的敬酒,一律来着不拒。甚至到了最后,胖子李依白反客为主,举着杯子,咧着大嘴,不停地说着话,朝着元斯民敬着酒,也不管对方喝不喝,自己都是一饮而尽的。

    元斯民也听不太清胖子到底在说的什么,只是见对方不停的敬酒、仰头、满饮,也不管自己到底喝了没有。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实诚的人,也不多说,跟着一杯一杯的一饮而下。

    不多久,只听“咚”的一声,李依白倒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李依白的好友文博也喝得比较多,但他不像李依白,没经历过世事,相比李依白,他知道如何来拒绝,特别是懂得如何来拒绝美女。文博很多时候对少女的敬酒只是浅尝则止,因此,他并没有醉。

    看到了李依白忽的倒在了桌上,文博赶紧跑了过来,扶起了李依白看了看。然后,他有点尴尬的朝着驻守将军元斯民说道:“我这好友不胜酒力,让将军见笑了。”

    元斯民一看这况,笑了。

    元斯民是真心的高兴啊,本来天玄派交给他的任务就是灌醉李依白。他原本揣测修仙者应该都是海量,而且脾气还都比较怪异。所以,他既不敢强行劝酒,也不敢在酒里兑些什么。为了完成任务,他预备了很多方案,甚至连很多花活儿都准备好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胖子却是朵奇葩,两个少女敬了一番酒就把他给灌醉了。

    “文博不要这么说,李修士真真是实在人啊,老夫宦海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如此豪爽之人,佩服!佩服啊!”

    元斯民说完,还“哈哈”的大笑了两声,他是真心的高兴,这番话也确实不是虚言。

    文博一看将军还高兴,就放下了心来,提出了告辞。元斯民客气的挽留了几下,就放文博他们离开了。

    待文博等人架着醉倒的胖子出了门,上了马车后,元斯民来到了后院儿一屋。

    ……

    “将军这么快,事如何了?”

    屋内正坐着疤痕脸罗天阳和那名妖艳男子,看到了元斯民进了屋,疤痕脸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负所托啊!那个胖子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现在刚刚返程。”

    元斯民乐道。

    “好!”疤痕脸猛一拍手,同时对着妖艳男子说道。

    “师兄,咱们走!”

    妖艳男子点了点头,站起了,随后向将军道了谢,然后和疤痕脸一起走出了屋子。

    “两位,老夫再啰嗦一句,我已尽全力,恳请两位给分薄面,千万别再我这里动手。”

    就在疤痕脸和妖艳男子正要出门时,元斯民还是不放心的交待了句。

    妖艳男子眼一眯,想了想,忽的跃到了元斯民边,轻轻的问道:“将军对我们不放心?”

    “不敢,呵呵,只是做人留一线,rì后好相见而已。”

    元斯民拱手客客气气的说,但这话语有点冷。

    妖艳男子点了点头,突然伸出一只手,抓在了元斯民的天庭之上。

    “洗!”

    妖艳男子轻喝一声。

    但见元斯民两眼突出,眼球翻白,口中流着口水,嘴里“吱吱呀呀”的闷哼着,浑不停地颤抖。

    片刻之后,妖艳男子松开了手。元斯民像一根面条一般瘫到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师兄,你这是?”

    疤痕脸一看,诧异的问道。

    妖艳男子掏出一个手绢,先是擦了擦手,然后随手扔到了地上,他一脸鄙夷的望着地上的元斯民。

    “怎么做是咱们的事,一个凡人也想指手画脚?开始给个面子,就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一个蚂蚁而已,哼。”

    “师兄,那你这么出手,长老那里会不会有麻烦?”

    疤痕脸想到昨rì妖艳男子说过,这驻守将军和帮中长老关系甚密,就开口提醒道。

    “死不了,我只是洗刷了他的这段记忆而已,他不是担心么,那就永远不要知道这件事好了。呵呵,不过,昏睡醒来,这头疼的毛病会跟随他这一生的。”

    妖艳男子yīnyīn的笑了。

    疤痕脸一听,心中更寒了,他已经确定,这个妖艳师兄的手段已经不是师门传授的了,可以说,已经步入了魔道。

    妖艳男子望了疤痕脸一眼。疤痕脸一滞,脸转过了别处,不再接话。

    ……

    就在李依白不胜酒力,昏倒在场的同一刻,张雪生却在下同关四处转悠着。

    景清、邓青萱都去打坐修行了,张雪生修习完《静心诀》和图册上的动作后,他们两人依然没有结束各自的修行。张雪生呆在文博的宅子里实在了无生趣,就自己在这下同关走着、看着。

    下同关说是一个关隘,但由于位置重要,交通通达,早就发展成了一座规模很大的城池。关内各种商铺、酒肆应有尽有。

    张雪生慢慢的走着,沿街转悠着,他发现在一处集市旁,竟然还有些店铺在售卖法器等修仙者用品。张雪生就选了一个门脸最大,看起来人员最多的店铺走了进去。

    看到有顾客进门,一个小斯立马迎了上来。

    “这位客官,您是来买东西还是来售东西?”小斯满面笑容的开了腔。

    “哦?这里既能买,又能售?”张雪生问道。

    “我们既买又售,我们这店,那是响当当的‘徐’字号,开了无数分号,童叟无欺。您要想买,只要描述下东西,能开得起价钱,那是什么都能买到;如果您要卖,那就更来对地方了,我们这里的东家、各个店铺的掌柜,那都是见多识广的修行者,绝对给您个合理的价位。怎么样,客官,您是买还是卖?”

    小斯洋溢并充满骄傲的介绍着,尤其是说道店家东家和分店掌柜都是修行者时,那面部的神充满了发自内心的自豪。

    张雪生淡淡一笑,随口就问道:“可有储物袋?”

    “那是有的!”

    小斯点头应道,那脸上的神更显骄傲。

    张雪生有点纳闷了,心中说这小斯怎么个回事儿,说个话怎么一直得瑟。他所不知的是,储物袋不像寻常法器,那是非常珍贵和难得的,不但价格不菲,就是寻常小店也根本不会有这类东西出售,就算是有,那也会悄悄的售出,毕竟树大招风,店家要是没有绝对的实力却售卖昂贵之物,会带来无妄之灾的。

    但是,像“徐”字号这样的店铺,一般的修士无论如何也惹不起,高端修士那也都是有名号的,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为了些许宝物就自降份来没事儿找事儿。所以,能卖些高端、贵重之物的店铺,无一不是实力雄厚、家底殷实的大店,故这位小斯才如此骄傲的回答。

    张雪生想不通也就不去再想,就接着说道:“既如此,带我去看看吧。”

    “客官有所不知,储物袋这类物品要先付一定的定金,才能去看。如果看不上,店里会将定金细数奉还的!”

    小斯没有领路,而是解释道。

    “哦?那定金怎么个交法?”

    “三百下品灵石!”

    小斯说完,一脸笑容的看着张雪生,观察着他的举动。虽然下同关往来修心者不多,往往几年还没个真正的修行者上门,但来这铺子买法器的人却是不少,往往一些门阀大家,虽然家中没有修行者,也会买些法器充充门面。因此,下同关的这家店铺生意非常的好,小斯也可谓是阅人无数。

    张雪生听完小斯之言,眯起了脸,琢磨着什么。

    小斯一看眼前客官的这个神态,就心中有数了,面sè的笑容消失了,态度也变得冷淡,他淡淡的说:“客官要是暂无那么多,可以先随便逛逛。”

    说完,小斯便转要离去。同时,心中骂道:“没那么多钱还来充大爷,呸!”

    张雪生随即掏出了一个东西,递了上去,同时道:“用这个换灵石,能换多少?”

    小斯一听,停下了脚步,转过来,凑到张雪生的手前。

    随着观察的逐渐深入,小斯的眼睛渐渐的睁大了,他又抬起了头,看了看张雪生,那灿烂的笑容又重新的挂上了脸庞。

    “这位客官,从进店那刻,我就知道不是凡人,客官你别说,我这这么多年来还从未见过像客官如此风流倜傥、年少多金的翩翩美少年,今rì,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快请里面坐!我这就去找掌柜!”

    小斯哈着腰,点着头,拍马的话一波又一波的从嘴里喷出,这些话随口拈来,没有经过思考。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