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阴谋的大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驻守将军元斯民看到这胖子的第一眼,就已经下了判断,这修士无城府,极好应付。虽说如此,但他依然并没有任何怠慢之心,也没有什么恶意,而仅仅是受人所托,款待他们一下而已。元斯民打定了主意,好好招待,这样的话既完成了任务,也两面讨好,至于之后的修士之间的恩怨纠葛,就不是他所能够搀和的了。

    元斯民上前了两步,和李依白他们并排的站着,看着远处的景致,询问道。

    “李修士,这里还好?”

    “好!第一次见到这种风。没想到下同关也会有如此风貌。”

    胖子竖了个大拇指,真心夸赞道。

    “呵呵,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一会会有更多、更好的风。”

    元斯民意味深长。

    说完后,他就带着两人一起走向了木屋。

    尚未进屋,六位着红袍的少女便迎了上来,少女不知穿的是何种质地的鞋子,踩在地面发出一阵好听的“咚、咚”声。

    六位少女走近了,她们统一都扎着发髻,但还有几缕发丝垂了下来,更增添了几分动人气质。

    她们迎到了李依白等人前半米处,就停了下来,微微躬行了个礼,俏生生的齐声呼了句:“奴家恭迎几位客官。”

    声音听上去还有些羞涩。

    当她们行完礼,李依白注意到,其中一对璧人长的那是一摸一样,竟然还是对双胞胎。

    “呵呵,这六人是老夫特意花了大量功夫和价钱专门培养的,各个都有自己的绝活儿,专门给贵客表演点小曲子。”

    元斯民解释。

    “今rì李修士能来,那是你们的荣幸,哈哈,来来,你们给李修士介绍一下自己的特点。”

    元斯民这次是冲着面前六位少女说的。

    听到元斯民的话,六位少女掩口而笑,然后非常有默契的按照自右往左的顺序介绍起自己。

    “奴家奚风,平时弹古筝。”

    “奴家奚花,平时扶瑶琴。”

    “奴家奚雪,平时弹扬琴。”

    “奴家奚月,平时弄竹箫。”

    “奴家奚冰,平时弹琵琶。”

    “奴家奚水,起舞弄清影。”

    四个少女婉婉说来,露出了少女特有的羞涩,最后说话的奚水甚至脸上还泛起了红晕。

    胖子李依白此前一直在书院,平rì接触的也就是像邓青萱那样的女子,他哪里见过如此风万种的小女子,竟然飞红了脸,神态也扭捏起来。李依白不敢直视六位少女,两只手不停地数摸着腰间系着的那个束带。

    元斯民看到这一幕,不乐了,同时心中纳闷,这修行者难道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历,难道他们就从来没有需求?

    修行者的世界果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元斯民心中感慨。

    纳闷归纳闷,感慨归感慨,但计划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元斯民轻咳了一下,挥了挥手,示意几名女子先行领路,然后对着李依伯说道。

    “李修士道心坚定,佩服佩服!走,进屋里聊!”

    听了这句话的李依白脸更红了,他的脸涨得像红辣椒,两只鞋子在地板上磨磨蹭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文博赶紧拽了拽他,李依白这才跟上了先走一步的元斯民。

    几人在六位少女的指引下进了木屋,木屋中也有溪流引入,大堂中还弄了几条小小的水道环绕在正中,水道绕成了一圈圈的心形,不知是何用意。

    元斯民看李依白奇怪,就主动介绍起来。

    “这些小水道有着妙处,三五好友在水道旁围坐,放个杯子于水道里面,杯子就会顺着水流漂动,漂到谁那里,谁就吟诗赋词一首,然后再喝了杯中酒。哈哈,一会咱们大可一试!”

    随后,几人被引到了屋角的一处,此处两边挂着垂帘,正前方修了个小高台,放着古琴、竹箫等乐器。

    正中放着一个完整的树墩子,树墩子占地非常大,上面的年轮也清晰可见,要是数一数,发现这棵树木也有近百年的树龄了。树墩子上此刻还点燃了一个小小的香炉,升腾起一丝袅袅的青烟。树墩的周围还放了几个厚重的实木椅子,椅子稳当当的立在地上,椅子上铺了一层不知是何材质的坐垫,看上去是十分的典雅质朴。

    少女看几人坐定,行了一礼后就款款走上了高台,然后在各自的乐器前坐了下来。此时,又一名红妆少女掀起帘子走了进来,冲几人盈盈一笑,甜甜的问道:“几位贵客,请问可以开始了么?”

    元斯民点了点头。

    红妆少女轻拍了下手,一阵古乐响起,古乐声音不高,很轻柔很飘渺,配着香炉散发的味道,别有一番意境。

    在柔和的古乐声中,一位少女开始翩翩起舞,她微仰着头,轻摆着腰,跳着狐步,像一球随风飘的柳絮,动作轻盈自然,充满了美感。

    在这个环境优美、气氛典雅的环境下,李依白渐渐的放松下来,先前的拘谨、腼腆也逐渐消失,融入到了轻松的观舞绪中。

    约摸着半个时辰左右,元斯民轻轻的击了击掌,刚刚的红妆少女再次掀起了围帘走了进来。

    “现在上菜吧。”

    少女轻笑点头走了出去,奏乐声也渐渐低了下去直至消失。

    不久,帘子被人打开,刚刚演奏的六位璧人手托着一道道菜肴鱼贯而入,轻轻的把菜放到了桌上,然后又退了出去。

    少女进进出出的几趟,桌上就摆满了各种菜品,还拿来了几个木桶。菜碟不大,菜量也不多,但品种很多,每一道菜都十分的jīng致。

    “来,来,这是最好的酒,一定得尝尝!”

    元斯民指着那个木桶说道。

    随着元斯民的话音,六位少女每人都搬了一把高脚椅,两人一组的分别坐在了三人边,她们对距离把握得很准确、很到位,既能方便的夹菜倒酒,也不显拥挤。

    李依白边的两位就是那对双胞胎,她们给李依白的杯子斟了酒,轻轻的递给了胖子,同时滴滴的道了句:“少侠请。”

    李依白很不自然,手哆嗦的拿起了杯子,也不等人开口,就自顾自的满饮了一杯。少女随后又给杯子中加满了酒,李依白就又要仰头就喝。

    “来,李修士,这里也没外人,你我一见如故,以后可要多多来这下同关走走。”

    元斯民举起了杯子,打断了正要喝酒的李依白。

    李依白也不吭气,红着脸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美酒,美食,还有边多才多艺的美女,一顿晚餐就此开始。

    ……

    距离李依白喝酒的不远处,是一间古朴典雅的小屋,小屋内同样有一桌酒菜,但没有古乐伴奏,也无少女陪伴,就疤痕脸和妖艳男子两人。

    “一会不要在这里动手,在路上。驻守将军虽是凡人,但与师门长老还是有交的,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他的。”

    妖艳男子对着疤痕脸说道。

    “师兄,这将军到底在想什么?还让咱们搞得这么麻烦!”

    疤痕脸十分的不满,按他的意思,直接冲进去把那胖子绑了,然后要求张雪生来救人,即可设陷阱杀之。

    妖艳男子笑了笑,他早就清楚自己的这个师弟的想法,他开口解释道。

    “不在这里行动自然是元斯民的要求,他怕得罪人嘛。呵呵,但我并不是考虑那将军的感受才这样做的。我们是可以现在去把那胖子绑了,甚至可以去把他杀了,但是,我们的行踪、信息还会能保密么?张雪生知道有修行者算计他,他还会乖乖的来么?所以,我们在他中计之前,不能暴露我们的修行者份,这也叫示敌以弱。呵呵,只要最终达到目的,过程中的这些隐忍又算得了什么呢?”

    “师兄,我知道了。”

    疤痕脸yīn沉着脸,开口说道。然后,他端起了桌上的那一大杯酒,灌入到了自己嘴中。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