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阴谋来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那rì书院决斗,罗天阳在冷静之后,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场上的感觉,回忆来回忆去,他始终没能找到自己莫名失去知觉的原因。他的大胡子师父还有妖艳男子,也都没有看出来当时的异常。最终,大家归结于张雪生本能够御使一种特殊的秘法。

    妖艳男子自觉要是换作自己,估计也很难挡住这个秘法。因此,张雪生在他们的眼中就变得神秘、可怕了很多。

    罗天阳听到妖艳男子的问话,的确没有办法回答,他yīn沉着脸,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看到自己的师弟这般模样,妖艳男子却“呵呵”的激ān笑了两声。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要深思熟虑,毕竟机会只有一次。所以,我才说你毛糙来着。”

    妖艳男子说完,一只手拿起了酒壶,倒了杯酒,另一只手托过酒杯,满饮了一杯。

    “请师兄指点!”

    罗天阳“咚”的一声扑倒在地,长跪不起。

    妖艳男子并没有出声阻止罗天阳的动作,而是十分享受的又倒了一杯酒,然后开腔道。

    “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如今掌握了如此恐惧之秘术,确实不好对付。但任何秘术,施法距离都受境界所限,我们埋伏在千里之外,突施冷箭,想必那秘法也无力施展。”

    罗天阳抬起了子,疑惑的问道。

    “千里之外,我们也无法施法啊?就算是用法器,也无法击杀那么远的目标。”

    妖艳男子妩媚的一笑,掏出了一个器物,递到了罗天阳的面前。

    “如果用这个呢?哈哈!”

    罗天阳凝目一看,先是一脸惊sè,然后也狂笑了起来。

    “哈哈”之声不断地从小院儿传出,最终化成了一阵气喘之声。

    “咳咳,师兄连这个都弄到了手,天阳佩服,那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师兄大能!”

    罗天阳在咳嗽了几下后真心的夸赞道,一抹久违的笑容也浮现在了他的脸庞。

    “呵呵,运气较好。有个散修竟然会带着这个宝物!”

    “那这次张雪生必死!”

    罗天阳说道,然后又朝着男子拜了拜。

    “先不弄死他。”

    “啊?师兄?”

    罗天阳猛的抬起,望着妖艳男子。

    “你知道我是修的什么么?”

    男子并没直接回答,而是突然反问了一句。

    “师兄学的是‘决明幽蛊录’。”

    罗天阳焦急而不解的答道。

    “呵呵,正是,这门功法善摄人心、善迫人魂,唯有yīn时yīn刻出生的极yīn之人才有机会修炼,而且修炼成功率很低,幸运的是,我成功了。”

    “恭喜师兄!师兄确是大才!”

    妖艳男子拿起了酒杯,抿嘴喝了一小口,继续道。

    “功法自然是好的,随着境界的提升,威力也会越来越大,可谓千古奇法。但是,这反噬也是厉害的,你看看我这现在这般模样!”

    男子握紧了杯子,突然绪愤怒,然后反复揉了揉,张开了手,一阵粉末随风飘散,杯子已然不见。

    罗天阳轻轻的低下了头,放缓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个。

    “为了修道,我认了!呵呵,这功法啊,还有个奇术,就是能汲取人之jīng魄,得到其一生的所有经历的东西,包括功法与经验。当然,只能汲取境界比自己低的。”

    “啊?师兄您这个不是魔道之术?”

    罗天阳留下了大汗,下意识的说了句,然后他看到了妖艳男子的目光。

    “哦,不不。那我明白师兄的意思了,您是想汲取张雪生的jīng魂,得到那神秘之术?”

    看着趴在地上的罗天阳颤抖着迅速的转移了话题,妖艳男子满意的笑了。

    “正是!呵呵,那神秘之术一旦掌握,不但同阶无敌,就是越阶击杀,也不是没有可能。哈哈!”

    看着妖艳男子笑着,罗天阳又出了一的冷汗。

    “这次,也带上师父的灵兽袋,想必这次能够已修真之人为食饵,它一定很开心,师父也会很高兴的吧。”

    妖艳男子又交代了一句。

    ……

    一路玩山游水,四人走的倒是轻松自在。

    下同关外的一条小路,路两边漫天遍野的黄sè油菜花,开的正旺。

    “雪生,下同关那就是我的地盘了,让你长长见识!”

    越是靠近下同关,李依白就越兴奋,他拍着张雪生的肩膀显摆着。

    “按理说,你应该叫我师叔祖。”

    张雪生一脸严肃,然后看着胖子吃瘪的表,“哈哈”的大笑起来。

    “雪生,学谁不好,学青萱。没前途!哎呦!放手!”

    胖子突然发出一阵惨叫。

    “好你个胖子,怎么对师姐说话呢!”邓青萱一把揪起了胖子的耳朵,说道。

    一路上上演着无数的这种桥段,这是张雪生记事以来,最愉悦、最放松的一段岁月。张二牛对待张雪生很好,但那种好表现出来的却是严格到近乎残酷的训练,张二牛交给了张雪生如何活下来。

    张雪生看着眼前的几人,自从遇到了这些人,自己的生活就放佛充满了sè彩,而不再是单调的。这些人让自己明白了,人还可以这么活着。

    张雪生还想起了梦中的那名女子,他笑了,梦境如此真实,他现在仿佛还能感受到女子的温度,仿佛还能闻到她的气息。梦中的女子让张雪生懂得了,生活中除了亲、友外,还有别的感与牵挂。

    这些,都是张雪生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雪生,这小半年时间修行上可有什么感悟?”

    景清的问话打断了张雪生的思绪。

    “呵呵,有进展,但比较慢,师父说了,先修心。对了,咱们书院为何天地元气如此稀薄?”

    张雪生问道。

    “原来不是这样的,啸华山虽不是九大灵脉,但也仅仅是比它们弱一些而已,要不咱们书院历史上怎么会不停的涌现出如此多的大能前辈们?但是,千年之前,突然有一rì啸华山的灵脉就仿佛消失一般,许多大能前辈也找不到原因,自此以后,咱们这啸华山的天地元气就像今rì这般稀薄了,从此,书院也渐渐的没落了下来。”

    张雪生点了点头。他不感慨,一个修炼福地,对整个门派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