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不能触碰的逆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青衣男子看到女子望向了他,就点了点头,女子又叹息了一声,然后把那株“七叶灵芝”扔给了对面的黑袍男子。

    “你们可以走了。”

    女子看着黑袍男子捡起了那株女子“七叶灵芝”,愤怒的说了句。

    “走?呵呵,没有这么简单吧。”

    捡起了“七叶灵芝”的黑袍男子冷冷的笑道。

    “你还想怎么样?”

    女子喝道。

    “你们都是印弘书院的,还都看到了我们的长相,这就麻烦了。为了不给我们两家帮派添什么麻烦,你们还是永远的消失掉好。哈哈!”

    黑袍男子说完,围着的五人也“哈哈”的大笑着,仿佛在嘲笑他们包围圈中的几人的无知。

    听到了黑袍男子的话,女子掏出了一个玉手镯,并念了句什么,玉手镯发出一阵光,包裹住了中间几人。

    而女子边的胖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牙齿还不停的上下打颤,发出“哔哔叭叭”的声音。

    女子有点恼火,侧暗道:“死胖子,你也炼气中期了,不就一战么!快点拿家伙儿!”

    然后女子冲着对面的黑袍人高呼道:“你们未必能赢得,不过先说清楚了,我们这边的这个人是我们‘捡’来的,只是个猎人而已,既不是印弘书院的也与此事无关,你们放他离去吧。”

    说完,女子指了指旁边几步远的一位青年。

    青年二十余岁,穿一个脏兮兮的袍子,头发很长非常凌乱,最奇特的是他的肩头还站着一只小鸟。

    这个青年确实是女子她们一行三人“捡”来的,几天前,她们偶遇了这位青年,青年是炼气后期但却什么法术都不会,最奇特的是竟然连什么门派也不是。女子对青年充满了好奇,仔细的询问着,但青年好似个冰山,态度十分的冰冷,他话不多,沉默寡言,只是自称是猎人,修为是先天就有的。女子更加奇怪了,便邀请了青年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也好有个呼应。几天下来,她们发现青年只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她们,而且确实什么攻击的法术都不会,就放下了戒心。

    女子没想到今天却遇到了这个况,这个劫杀因她们而起,女子不想连累毫不相关的青年,就说出了刚才的话。

    青年听到女子的话,张开了一直闭着的双眼,望向了女子,眼中一丝感动一闪而现,随后又恢复了冰冷。

    “哎呦,不对吧,我看不是猎人,是你的相好吧?”

    黑袍男子放声大笑起来,其余五人也肆无忌惮的笑着。黑袍男子之所以这么放肆,因为他早就看出,眼前四人除了那个所谓的猎人是个炼气后期,其他三人都是炼气中期,而自己这边六人,除了自己是炼气巅峰外,还有一人是炼气后期,其余也都是炼气中期,交上手,必胜无疑。

    黑袍男子想到这里,就yīn阳怪气的继续说道:“猎人,我还没见过这么般的猎人,看看这衣服,看看这头发,哈哈,我看是个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种吧!”

    “没错!”

    旁边两人随声附和。

    青年男子本来并没有什么反应,但突然听到那句“有人生没人养的野种”,便眯起了眼,望向了黑袍男子和附和的那两个人。

    青年男子上前了一步,问道:“你再说一遍?”

    “哎呦喂,还愤怒了,哈哈。别说一遍,十遍又如何?”

    黑袍男子指着青年,捂着肚子狂笑道。

    “你听清楚了,你就是个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种!你来打我啊!”

    黑袍男子话音刚落,只听一阵破空之声,一道黑影飞来,然后“砰、砰、砰”三声沉闷的声响响起。

    一切寂静。

    “什么?!”

    一人惊叫道。

    只见黑袍男子后站着一个青年,青年手中握着一个比他还高的白sè巨锤,也不知道是从何处拿出来的,仔细看的话,这巨锤竟然是用动物的一整个腿骨做成。

    黑袍青年和他边随后倒地了,他们的头都已经消失不见,脖中是一个大洞,还有一丛黑黑的东西不知何物。

    “啊?!”

    又是几声尖厉的叫声,除了黑袍男子的同伙儿,女子边的胖子竟然也发出了尖叫。

    “魔王!!”

    另一黑袍男子大叫一声,掏出了一个法器,刚想施展,他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鸟叫,随后他就脑中一片空白,眼中再恢复视觉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躯向后倒去。男子的头被骨棰削掉了。

    另两人一看,顿时掏出了不知何物的法器,迅速的向远方逃离着。

    青年掏出了一枚骨质长枪,朝着一人逃跑的方向使劲抛了出去,远处升腾起了一阵血雾。

    “还是跑了一个。”

    青年眯着眼望着远方,他的双目逐步由通红恢复了正常,他的手一挥,那个一人多高的大锤便不见了踪迹,青年又恢复了人畜无害的表,慢慢的走向了女子。

    胖子打颤更加的剧烈了。他望着地上的那头被敲击到肚中的三人,万份惊恐,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女子诧异的望着向她走来的青年,苦笑了下摇了摇头,收回了那个玉镯子。

    紫袍男子眼中jīng光一闪而过,随即恢复了常态。

    青年走近,站在了女子边,道了句。

    “我叫张雪生,我的叔叔把我养大,但是他死了。”

    女子听得出来青年话中的那股淡淡的忧伤。

    这个青年就是张雪生,如今他终于回到了冥河的这边。那头巨龟没能抵抗住河底巨鱼的袭击,张雪生太小看了那些巨鱼的威力,要不是自己的印记,他就永远的留在了冥河之中。印记不但没有像上次昏迷时那样吸收巨鱼的真气,反而持续释放者真气,产生着一种波动圈环绕着张雪生。就是这样,他也用了数月时间,才一疲惫、一伤痕的度过了冥河,来到了这啸华山脚下。而张雪生前圆形印记的右半边也由淡淡的绿sè变得几乎透明了。

    “哎,他们是天玄院的,跑了一个确实有点麻烦。这样吧,你随我们回书院吧,总比你自己好。他们输理再先,书院总是会维护我们的。”

    女子望向了张雪生说道,同时点了点头。

    “我叫邓青萱,这是景清,这是李依白。我们都是印弘书院的。”

    女子补充。前几rì的接触,大家都互为路人,也没有彼此报上姓名。经此一战,大家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