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贺兰山中(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青光乍起,张雪生十分吃惊,他动了动,想做出jǐng备的动作,然后他却发觉自己突然动不了了,保持在图册第一页画着的那个动作。

    他只能看着青光笼罩着他的全,随后又慢慢的变小,最终消逝在他的肌肤之中。

    在青光消失的那一刹那,张雪生全皮肤的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变成了一个个鲜活的种子,而那青光就好似甘露,它们拼了命的张着大口吸着甘露,然后蓬发的发芽、生长、茂盛,最终成才,每一个细胞好似都得到了新生与洗礼。

    张雪生感到他的全都充斥在雨露之中,这种感觉舒服、惬意。青光完全消失,张雪生终于又能行动起来,张雪生伸了伸胳膊、踢了踢腿,踢腿时却不小心扫到了雾霾中的一颗树。

    “轰……”

    一声响起,一棵手腕般粗的树应声折断。

    张雪生惊讶的张开了嘴,他并没有发力,他的不经意的踢腿动作就踢断了一颗大树,而他的腿却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

    张雪生挥了挥手,他大喊一声,猛冲了一步,空拳击了出去。

    “轰……”

    又是一阵大响。

    张雪生收回了拳,他半蹲了下来,看着眼前。他的眼前有一棵一个人才能环抱的大树,此时树的树干上有个拳头般的大洞,大洞黑洞洞的,看不清洞内况。张雪生绕了过去,走到了树的另一面,他笑了,大树的另一头也有个洞,洞比起另一面要小了不少,但此时洞中还向外飘着木屑。

    张雪生竟然一拳击穿了树干!

    张雪生举起了右手,看着全力击出的那个拳头,他的右手并无异样,甚至没有疼痛感,只是有些许的酸麻。

    “哈哈!”

    他挥了挥手,仰头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

    “咳咳。”

    张雪生持续的大笑,最终变成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想到了当时自己的空拳一击,仅仅击碎的军官的护心镜,手却肿胀剧痛。

    短短几rì,自己却能变得如此神力,他坚信如果能这样一直练习下去,他会更加的强大。但是,他却没有时间了,他在一步一步的走向着死亡。为了解救张二牛而死他没有怨言,只是自己突然间有了变强大的办法却没有了变强大的时间,张雪生感到很讽刺、很心酸。

    所以,他在会仰天长笑,觉得老天在调戏他,在挑逗他。

    张雪生止住了笑。

    忽的,他又重复的做起了动作,这个动作一步到位,完全和第一页上的动作一摸一样,十分的标准。

    片刻之后,张雪生又重复了好几次这样的动作。他十分的失望,慢慢的坐了下来,坐在了树下掏出了那个图册。

    张雪生期待的那抹青光并没有再次产生,体也并没有再发生什么明显的变化,看来只是第一次成功的完成了标准动作后,青光才会发生。

    图册上的第二个动作很快就记在了张雪生的脑中,他站了起来,开始模仿着。

    然而,他又失望了。

    张雪生本以为有了之前的底子,再来模仿第二个动作会容易很多,说不定会一下就做到位。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实际做出了动作后,张雪生发现做第二个动作时的痛苦比第一个动作更猛更让人难以忍受也更挑战他的生理极限。

    张雪生高声的大喊着张二牛的名字,豁出了命来,咬着牙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结果,张雪生昏了过去,虽然只昏了短短的计息时间。

    恢复了意识的张雪生拾起了一个树枝,咬在了嘴里,再次尝试起来。

    没有意外的,张雪生又昏了过去。

    几次折腾,张雪生终于放弃了尝试挑战生理极限,他每次练习只到快要会昏迷时就止住了动作。

    第一次的练习,不要说能完全模仿,就是连标准动作的百分之一都没能达到。但和练习第一个动作一样,随着练习的持续,练习开始时的痛苦、酸楚就会渐渐转化成舒爽的感觉。

    ……

    第十九rì。

    一处沼泽旁,此处的光线十分昏暗,沼泽上方高大乔木的浓密枝叶遮挡住了强烈的阳光,只有点点光斑透shè了下来。

    一头巨大的豹子喘着粗气,看着对面不远处的一人。豹子全黑的发光,点点光斑照shè上去竟然还能反shè出来光晕。

    张雪生望着眼前的豹子,这个豹子比他以往见到的大了两倍。他赤手空拳,双腿迈开,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地上散落着张雪生平rì惯用的那把长刀,长刀的刀刃已经明显布满了豁口,旁边还扔着那把剔骨刀,剔骨刀的前段已经弯曲变形。

    随着张雪生不断的往密林深处前行,环境也越发的恶劣。早晚的雾霾是消失了,但是却迎来了密密麻麻十几丈高的苍天乔木,这些乔木枝叶繁茂,遮住了阳光,使得密林白天也和傍晚一样,看不清楚东西。更为可怕的是,乔木下遍布着沼泽与泥潭,这些沼泽泥潭还多数掩映在一人多高的各类灌木之中,一个不小心,便会陷入其中。林中的野兽也渐渐的凶悍了很多,不但大于其他,而且异常的皮糙厚。就像眼前的这只黑豹,张雪生的长刀猛劈、剔骨刀狂刺都对它毫无办法,它的那皮毛甚至比军中的普通铠甲更结实。

    虽然没有砍伤、刺中黑豹,但张雪生那强大的力量还是使黑豹受了内伤。黑豹喘着粗气,嘴里还不时的冒着血泡,它极端的愤怒。

    黑豹咆哮了一声,然后猛的一跃,向张雪生冲了过来。张雪生看到黑豹冲来,不退反进,猛的一蹬地,也大踏步的冲了上去。

    一人一豹碰撞到了一起,张雪生抓住了黑豹扑来的一双前蹄,人和豹一起滚在了地上,他们翻滚着,渐渐的滚向了沼泽。

    张雪生抓着黑豹的前蹄,咬着牙拼命地把黑豹往沼泽里推去。黑豹显然也知道沼泽的恐怖,他扑腾着后蹄,抵着地面,但张雪生的力量还是略占了上风,一人一豹慢慢的向着沼泽前进。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