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险些同归于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蚀骨灵檀?”

    张雪生自言自语,他对这个东西确实不懂,但是那句“结丹期都不能抗衡”的话却像一记重锤击在了他的心里。他眯起了眼睛,大踏步向前冲去,他决定不能坐以待毙。反正是死,最起码要反抗着死。

    “呵呵,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让你看看向家重宝之一的蚀骨灵檀的威力!就把你当成它的食物吧!”

    向华南看着飞奔而来的张雪生笑着并大声的说道,同时念了几声口诀并向手中之物灌注了些许真气。

    “蚀骨灵檀”是向家的几宝之一,它其实就是一个内含了某个上古凶兽一丝神魂的法宝,一旦激发,就会凶兽现行,攻击特定的目标并将其神魂吞噬。在这个过程中,被攻击者十分的痛苦,可谓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且此法宝威力巨大,元婴期以下的修仙者遇到的话,将没有存活的可能。

    此外,这个法宝还有个最大的特点,它不同于其他法宝,这个法宝炼气期就可御使,只要念一下向家独有的口诀并灌输些许真气就能激发。因此,它就成为了一个向家重宝,被向家的长辈们交给了向华南,让他保命时使用。

    向华南拥有这个重宝的事,连跟随着他很多年的壮汉都不曾知道。他睁大了眼睛,想看看这个重宝激发后到底是什么效果。

    “去死吧!”

    向华南大吼了一声。

    随着这声大吼,一个数十丈高的巨影冲天而起,巨影瞬时化成了一只猛兽。猛兽头长了四只角,拖着提个带着棱刺得尾巴,嘴里面喷着阵阵的雾气,望着不断飞奔而来的张雪生。

    张雪生自然也看到了突然出现的这个凶兽,但他并未停下脚步,依然拖着刀快速奔来。

    凶兽张开口大吼了一声,由于只是虚影,并无声音传出。凶兽随即耸起了子,准备向前扑出。

    就在此时,“啾啾”的一声鸟叫传来,一只黑黑的胖鸟从一树杈上跳了下来,它原地一蹦一蹦的,抖着羽毛冲凶兽叫着。

    凶兽听到鸟叫,瞬间剧烈的抖动起了子,然后嗖得一下又化成了一股雾气,雾气又迅速的收回进了那个灰sè的筒中。

    向华南傻了……

    壮汉也傻了……

    向华南眼睛瞪得巨大,捧着灰sè的筒,看着渐跑渐近的张雪生,他子开始颤抖了起来,他伸出了一只手,指着张雪生,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

    壮汉虽然倒挂着,但也目睹了这一切,他也瞪大了眼,目光呆滞。

    “少……少……爷”

    张雪生不知为何凶兽又忽的消失了不见,他只是知道这是他的一次好机会,他又加快了速度。

    张雪生跑到了向华南的前,挥起了刀重重的击在了向华南上,又是一阵金光大放,向华南又是吐着血倒飞了出去。

    张雪生捡起地上的剔骨刀,一步一步的走向向华南,向华南大口的吐着血,又想摸出药丸来。

    张雪生猛的向前冲去,扑在了向华强上,全力一刺,剔骨刀再次穿透了向华南的手。向华南也放弃了摸药,忍着一只手传来的剧痛,用另一只手掐住了张雪生的脖颈。

    “天雷诀!”

    向华南大喝一声,手中冒出了电花,击在了张雪生的上。

    “到头来也是死!让你看看我家少爷‘金雷真’的威力,哈哈哈!”

    倒挂着的汉子看到一股股的雷电劈到了张雪生的上,又大声的吆喝了起来。

    一道道电流冲进了张雪生的躯体,张雪生剧烈的颤抖起来,电流冲进的那一刻,立即被一种力量所引导,非常有规律的向一处汇集着,最终汇到了张雪生那个圆形印记的右半边。

    “什么?!”

    向华南发出了一声惊吼。他看着面前的张雪生,张雪生并没有像别的人那样,在自己的雷电之下变的焦糊,只是不停地在颤抖。

    张雪生此时也是无比痛苦,浑就像是被无数皮鞭抽着,痛是他现在的唯一感觉。

    向华南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又加重了,鲜血也再不停的流逝,更让他恐惧的是,他感到一阵阵的毒素从手中的伤口处传来,他需要抓紧结束战斗,然后吃药、疗伤、解毒。

    向华南大吼了一声,他用出了他的天赋“金雷真”,一股一股的强大电流不断地通过他的手击在张雪生的颈部。张雪生颤抖得更加厉害,他的颈部的皮肤逐渐变黑,渐渐的传出焦糊的气味,张雪生还不停地往外喷着大口大口的鲜血。

    电流更加快速和密集的汇聚一起,汇在了圆形印记的右半边,右半边的颜sè逐渐变深,逐渐变的和左边的颜sè相似,又逐渐变得更深,超过了左半边。

    向华南头渐渐的晕了起来,目光中的张雪生也逐渐变得模糊,失血和中毒的效果已经产生,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他猛咬了下舌头,使自己清醒一下,然后又大喊了一声,他的子逐渐变得透明,体内浮现出一条条若隐若现的雷光。

    张雪生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已经濒临死亡,他好像看到了张二牛微笑的面孔……

    那只小黑鸟蹦跶着,不停地“啾啾”的叫着,只不过这叫声再也没能打断向华南的施法,也没能缓解张雪生的痛苦。

    向华南的闪电渐渐的消逝了,他的那具原本变的透明的体也恢复了原状,掐住张雪生脖颈的手也滑落在了地上。向华南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他趴着一动也不动。

    突然,向华南的手上的一枚戒指爆裂了开来。

    “少爷!!”

    壮汉开始了死命的挣扎,他哀嚎着,他不敢相信怀重宝且有惊人天赋的修仙者竟然死在了一个猎人手上,虽然他现在也承认,这个猎人不是普通的猎人。

    哀嚎没有唤起向华南,旁边的张雪生的手倒是动了一动,但随后又是毫无反应。

    一切陷入了寂静。

    ……

    万里之外的金瑶国。

    向家的那位元婴老祖正在修炼,突然他手上的一枚戒指爆裂了开来。

    “什么?!南儿!”

    老祖嘶声怒吼,声音传遍了整个向家上下。

    “是谁!!”

    老祖掐了一个手势,念了一句口诀,一幅光幕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向华南、张雪生一动不动的画面出现在了光幕上。

    “记住他的样子,杀!”

    光幕收进了一个玉简之中,然后传出了老祖的屋子,同时传出的还有老祖那气急败坏的声音。

    ……

    向华南的戒指上浮出了一阵光,片刻之后就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