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空拳毙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许久之后,张雪生终于找到了那份写有各个劳役人员况的册子,他正打算翻看,就听见门口传来了士兵的问好声,还有一阵咳嗽之声。

    “不好,有人。”

    张雪生心中一惊,把那个册子塞进了衣服中,便离开了桌子,几步跳进了书柜隔成的后间。

    后间地方更小,只有一个行军和一个衣橱。

    张雪生刚刚闪进后间,随军参事便拉开了帘子走了进来,他并没有停留,摘下了蓑衣毡帽就往后间走来。

    此时,张雪生贴着书柜,听着渐近的脚步声,他左右看了下,想寻找个兵器。但是,别说兵器,就是连任何可以当成武器的东西他都没有找到。张雪生无奈之下只好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拳头,集中起了全部jīng力。

    随军参事刚刚进内间,一个黑影就猛然袭来,他下意识的做出了拔刀的动作,但手刚刚搭在刀把上,就再无一丝额外力气将刀拔出。

    张雪生猛然跳起,用尽全力量挥拳击出,击在了随军参事心口处。

    “呲……”的一声,心口的那处护心镜被击的粉碎,整个盔甲连同肌肤一同下陷了,张雪生的拳头深深的陷进了随军参事的体里。

    “啊……”随军参事大叫了一声,然后狂喷了一口鲜血,眼前一黑,子便软软的瘫了下来。不甘与遗憾是他最后的感觉,他战斗这么多年,从血海尸山中一路走来,用命换来了今天的位子,没想到在自己的营帐中却走到了尽头,连还击都不能做到。

    “大人?”门口传来了站岗的护卫的问讯声。

    张雪生顾不得拳头传来的疼痛,一脚踢开了随军参事,拔出了他的刀又闪到了书柜后。

    两名士兵没有得到随军参事的回应,就掀起了帘子走了进来。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长官,呼唤了两声也没有答应,于是慌忙的走进了里间。

    张雪生在第一人进到里间后便暴起伸刀猛刺,刀插进了一人后,刺破了盔甲,刺进了体。那人轻哼了一声,随即倒地。

    剩余一人猛地后退,举起长枪向张雪生刺来,张雪生的右手因为那记徒手出拳击打而变得越来越痛,甚至连刺出的刀都没有能够拔出。张雪生只好舍弃了刀,先是将将避过了刺来的长枪,然后猛的上前了一步,冲进了士兵的怀中,把他撞倒在地。

    张雪生抱着士兵,左手捂着他的嘴,右胳膊紧紧地勒住了士兵的脖子,两只脚盘在士兵的上。士兵拼了命的挣扎,张雪生使出了吃nǎi的劲儿勒住、盘住,由于被捂着了嘴,士兵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呜”声。慢慢的,士兵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最终停止不动了,子也软了下来。

    张雪生放开了士兵,站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狼狈。他满脸是血,右手已经肿胀,上穿着的顺来的那件军服也遍是血迹和泥土。

    张雪生侧耳倾听了一下,营帐外并无动静,他松了口气,拿起行军上的单擦起了脸,他要把这血迹都擦掉。

    片刻之后,张雪生走出了营帐,天空中依然飘着细雨,他快步的走向了旁边的那个仓库。仓库中,张雪生脱下了那军服,扔进了器械堆中,然后穿上了蓑衣走了出去。

    ……

    张雪生拖着一筐垃圾慢慢的走向车子,车子放在一处草棚内,草棚虽然简陋,但在这雨天也起到了遮风避雨的作用。车队中的其他人这时都聚在一起吹牛打,看到张雪生回来了,他们都高兴的向着张雪生问好。雨中劳作人人都不会高兴,今天张雪生替他们承担了清理垃圾的任务,不劳动还能拿到报酬,这种好事儿他们自然乐意和感激。

    刚刚把垃圾装好放在了车上,军营中就吹起了一阵紧密的军号。同时,许多号令兵也大声的呐喊了起来。

    “敌袭!有刺客!”

    瞬间这个声音就传遍了整个军营。

    整个军营顿时像沸腾的开水一样乱了起来,每个士兵营帐中都走出了军人,他们有的衣冠不整,有的惊慌失措,有的大声的吆喝。在一些军官的咒骂下,军营才慢慢的恢复了有序的状态。

    军营大门关闭了,止任何人的出入,所有没有任务的士兵都被集中到了练武场。张雪生他们被勒令呆在原地不准到处走动。

    许久之后,一队一队的士兵开始举着火把到处盘查,他们依次进入了每个营帐,四处搜索着。其中一队来到了张雪生这个车队,他们仔细的检查了每一辆车子,也盘查了车队众人,并询问了是否有生人面孔。一位军官还上下打量了一番张雪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又等了没多久,军营大门重新打开,车队众人拉着垃圾缓缓的驶离出去。张雪生推着个车随着众人离开了。

    ……

    张雪生坐在宅中,掏出了那本记着服劳役者信息的册子放在了桌子上,陷入了沉思。那只小黑鸟也窝在桌子上,闭着眼,仿佛也学着张雪生在沉思着。

    这个宅子是于白购置的,宅子位于城西南,宅子不大,除了正中的两间屋子,东西两头还各有一个厢房。正中的两间屋子张雪生、于白两人各住一间,于白的那些小兄弟就住在东西的厢房中。

    张雪生并没有立即翻开册子查找张二牛的下落,他在回忆今天军营中所发生的一切。张雪生的手已经不疼了,胀胀感也已经消失,他举起了右手,眯着眼睛看着。

    张雪生仔细回味着出拳的那一刻,他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今天在营帐中无奈之下的空手一拳,竟然击碎了护心镜,击穿了盔甲,那位随军参事竟然被自己一拳致命。虽说他击中的是人体的要害,但要想用拳头毙敌就需要非常强大的力量,以往的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而他今rì却做到了。

    如果不是那一拳直接毙敌,张雪生不敢想象今rì是否还能有机会活着离开军营。

    张雪生又掏出了一本册子,正是那个画着各种动作的图册。他翻看着,然后笑了,今天的那一拳产生的不同以往的变化,正是这十几天来他不断练习这个图册上的动作所致。

    “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我是受益了。既如此,我就要继续的练下去,而且要练得更好。”

    张雪生自然自语道。

    他说完这句话,就站起了,又开始照着册子上的动作练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