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狠人与名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于白站起,双手依然伸开,举到了头顶,然后慢慢的跪了下来。

    “少侠高义,我于白佩服。少侠不但年少多金、为人仗义,而且处事冷静、不贪美sè。在‘馨西坊’我就产生了投奔之心,本想摸摸少侠的底,不成想被少侠发觉。既如此,今天我正式投奔,请少侠接纳,以后必以主人相待。”

    于白说完,向张雪生拜去。

    张雪生看着于白,他第一rì就觉得此人是个狠人,但没想到今rì会做出如此之事,有点蹊跷。

    于白拜完,接着说道。

    “少侠不要担心,我离开‘馨西坊’的话并不会和他们产生纠纷。不同于那些小厮,我只是受雇于东家,并没有卖。之所以离开,我是觉得人生一场,总要体面的活着,就是为了给后辈子孙留个好的名号,我也要体面的活着。别人看不起我,包括‘馨西坊’的东家也是,只是认为我是个混混。但少侠不同,我感受到了你的真诚与尊重,跟着你,我有前途。”

    于白的话并不是虚假意,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于白是一个果断的人,他之前看到张雪生出手阔绰却无纨绔之风,看似孟浪实则思维缜密,所以他早有投靠之心。经过刚才的事,他更是了解了张雪生的另一面,谨慎、冷酷、果敢,而且手不凡。这就更加坚定了他的投靠之心。

    于白做出了一个豪赌,他把自己未来的营生都压在了张雪生上。

    “少侠不放心,我可以签署卖契。”

    于白十分光棍,要赌他就赌大的。

    他说完就不再言语,跪在地上等着张雪生的答复。

    张雪生眯起了眼睛,看着于白,于白也回望着张雪生的眼睛。

    “起来吧,我叫张雪生。这两天我再忙些事,等忙完了我去‘馨西坊’找你。”

    于白站起,也不多说,抱了抱拳,转走了。

    张雪生倒也不怕于白有什么yīn谋,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有什么况自己应付着就行了。倒是自己有些不好出面的场合,于白倒是一个很适合的人物,比如贩卖野物、打探消息等。

    所以,张雪生也没有犹豫和纠结,接受了于白的投靠。

    ……

    乔罗罗在胡同里来回的走着,显得十分的焦虑,他在军中的级别不高不低,按理说是拿不到服劳役者的名单的,但他祭出了金元攻势,在砸出了几块金元后,终于拿到了绝大多数的名单,还有一些没拿到的就不是他的能力范围内所能办的事了。

    他现在很担心,担心那个刺客不满意。他边徘徊边摸着下肋,下肋早已经不疼了,但他总觉得还是有些异样。他时不时的张望着,既期盼着那个刺客的到来,又对刺客的到来充满着恐惧。乔罗罗怀着这个矛盾的心一直等着。

    终于,乔罗罗看到了胡同口走进了一个带着黑sè头影。

    乔罗罗长舒了一口气,快走了几步迎了上去。

    “止!”

    在离刺客还有约五步远时,乔罗罗听到了一句轻喝,他随即停了下来。

    “把东西放在地上,然后后退。”

    乔罗罗按照要求把那名单放在了地上,然后后退了几步。

    刺客上前,抽出了一把刀,用刀反复的翻着册子,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涂了点什么东西在刀上,反复观察了一阵后,刺客弯下捡起了那本册子塞进了衣服里。

    张雪生确认册子无毒后,就把册子收了起来,然后他盘问道:“名单都全了?”

    “没有,不过大部分都在了。大侠,我确实尽力了!”

    乔罗罗哭丧着脸。

    “人都押在哪里?”

    “不清楚,按照以往的惯例都在城外的营中。”

    “营中可有修行者?”

    “有的。”

    “什么级别的修行者?”

    “这个不太清楚,那些修行者都是来历练的,经常换人,随机跟着我们做一些任务。”

    张雪生又问了一些军中详细的问题,包括后勤补给、军中人数、训练水平等,然后就扔过了一个药丸,闪离去了。

    ……

    接下来的两天里,张雪生又陆续的收到了几份名单,也陆续的问了一些问题,对军营的了解更加深了一步。

    张雪生看了一下名单,他在乔罗罗的那份上第二页就发现了张二牛的名字,其他的名单他并没有再看,他开始思考下一步做些什么。

    军中是有修行者的,几名军官都透露了这个信息。因此,再进行什么夜袭暗杀之类的就不太现实。张雪生比较苦恼,他又回到了城外的山林中,边捕猎边思考。

    ……

    于白并没有等太久,那rì分开后的第三天,张雪生就拖着个麻袋找到了于白,并把麻袋交给了于白,让他处理后买处宅子。

    于白在看到了袋中之物后,对张雪生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倍。

    ……

    城外西南角几里处有一个军营,这个军营不像其他大营那般充斥着各类军人。这个大营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百姓,他们被分成了很多队伍,由不同的军人羁押着,等待着前往陵地的命令。

    由于军营以没受过训练的百姓为主,故而整个军营看起来乱糟糟的,有哭闹的、有斗殴的、有反抗的,为数不多的军官也都是满脸戾气,动不动就挥鞭甩向人群。鞭子甩过,往往带出一溜血线,伴随那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传出很远。

    军营大门更是闹,进进出出的人流车队络绎不绝,有接到命令启程奔赴陵地的,有刚刚强征来送进军营的,还有拖着盛满了蔬菜、类的货车的后勤人员。

    张雪生带着个帽子,推着一辆装满了白菜的车子,跟着车队往军营中走去。

    于白还是有些手段,把原本送菜的那个打发回了老家,又让张雪生随即补缺了进来。

    “停车待检!”车队快行进到军营中时,一阵嘹亮的口号声传来,车队应声停了下来。

    因为不是军事重地,例行检查其实就是应付差事,六、七个军人提着钢枪开始了检查,他们并没有盘问随行的人员,只是举起枪往菜堆里**了几下。十几息过去,军人就完成了检查,一摆手,放车队进去了。

    张雪生低着头,推着车,进到了军营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