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宅惊变(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吃下去!”

    伴随着声音,两粒药丸在空中慢悠悠的飘到了张雪生的面前。一粒是黑sè的,散发着刺鼻的腥臭之气,另外一粒是红绿相间的,有着淡淡的清香。

    张雪生抓住了两个药丸,也不问话,一口吞了下去。药丸入口即化,只是引来了一阵剧烈的反胃,他实在忍不住了,大口的吐了起来。地上一片黑红的血,张雪生抹了抹嘴唇,擦掉了嘴边的血迹。

    黑sè药丸进入张雪生的口中融化后,并没有融进体,而是化成一股溪流,沿着他的体内迅速的流动着,瞬间到达了张雪生的前,融进了圆形印记的左半边,左半边的灰sè略略加深了少许。圆形的右半边依然在默默地吸收着极其稀薄的天地元气。

    说也奇怪,开始的一阵恶心过后,是一阵的舒爽,刚才的各种不适统统消失不见,张雪生比进院时更加的有劲儿和jīng力充沛。他站了起来,还拍了拍上沾染的灰尘。

    “还够硬气的啊。你也不问为什么给你吃药?也不问吃了药会不会死?”

    张雪生笑了,他上前了一步,远离了那摊黑血。早在他被狂风卷起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用干,只能听天由命。屋里的人让他今天死,他绝对不可能活到明天。既然如此,多说无益。他很光棍的吃下了那两个药丸,并不问为什么和有何后果。

    “好,我喜欢。”

    声音又飘了过来。

    张雪生眯起了眼,终于开腔了。

    “你是修行者?”

    “你认为呢?”

    张雪生沉默了,张二牛告诉他的那些传说并没有错。

    “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怎么能打败你?”张雪生出乎意料的说了一句话。

    “哈哈哈哈!”一阵尖利的狂笑传出,震得屋上瓦片都片片掉落下来,摔在地上,碎片溅的到处都是。张雪生捂起了耳朵,但却挡不住那让人心中极其不舒服的笑声。

    屋内的人也没想到此时此刻张雪生竟然说了这么一句。

    两本册子飞出了屋,飞向了张雪生,张雪生伸手接住。

    “每rì修炼,不可中断,能克制你所服下的药丸。”

    张雪生看了看那两本册子,两个册子都很陈旧,其中的书页都已发黄。一本没有封页,是一个图册,上面画了很多人的动作,旁边还有些标注。另一个册子首页则写有“异闻录”三个字,第一章就写了修仙者的各类等级。

    “那我要是不修炼,又如何?”

    张雪生抬起头来问道。

    “你可以尝试下,不过我要jǐng告你,有些尝试是没有机会后悔的。”

    张雪生听了,无奈的笑了。

    “你是哪个级别的?”

    “你可以走了,你的话太多了。”

    张雪生并没有离开,既然自己今rì不死,还受制于人,他就打算问个明白。

    “炼气?”

    屋内没有回应。

    “筑基?”

    “……”

    “结丹?”

    一阵风吹出屋子,又卷起了张雪生,把他扔出了院外。不过这次不像第一次,张雪生没有因此受伤。

    “不要想着报仇这么没有意义的事,等你元婴期了,就回到这里。当然,你也可以不回,不过我想你是不会这么做的。”

    飘忽的声音再次传进张雪生的耳中,这些话说的不清不楚,毫无逻辑,让他没办法理解。

    张雪生摸出了那个“异闻录”,找到了那个元婴期,看了一眼后,他笑了,然后转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脑子有毛病!”张雪生心中骂道。

    他看到了元婴期竟然还在结丹期的后面,所以心里骂出了这句话。

    ……

    宅子的屋里,yīn气森森。

    屋子的正中放着一张巨大的实木桌子,桌子前跪着一个人,正是那个勾引张雪生前来的小厮。小厮很虔诚的朝着桌子拜着。

    桌子上立着一个木质娃娃,除此之外,并无他物。木娃娃有常人的半只手臂那么高,特征纹理都雕刻的非常传神,唯一令人遗憾的是,木娃娃的面部有一道明显的刀痕,破坏了整个的美感,让人看了会产生别样的绪,很不舒服。令人诧异的是,木娃娃的双目竟然还一眨一眨,好似活物。

    “寻找了几千年啊!没想到啊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木娃娃竟然开口说起了话,语调明显激动。

    “恭喜老祖!”小厮不敢抬头,低声道贺。

    “你就守在这里吧。切记不要用任何功法,过寻常人的rì子。他来的那一天,你再唤我。”

    “弟子明白!”

    随着声音的消失,木娃娃不动了,失去了生机。

    小厮站了起来,他掏出一张符文,贴在了木娃娃的额头,他看着这个木娃娃,眉毛上抬,然后摇了摇头。

    ……

    张雪生回到了商铺,他的住处在厨房边的柴房。本来掌柜给他安排的是和其他伙计一起住在厢房,但被张雪生婉拒了,他要时不时去打探消息,还是自己住方便一些。

    柴房没有铺,张雪生只是用些柴火和稻草铺了一铺,但这已经比野外风餐露宿强了太多。

    张雪生劫后余生,他脱光了衣服,上下的检查着,并没有什么异常。他想了想,叹了口气,然后掏出了两个册子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还活着,事也没法改变了,只好走下去。”

    张雪生对未来充满了疑惑,不可预知的事他便不再想,但他却始终记得那个惊悚的jǐng告之声,他的确不敢尝试不修炼这个图册上的功法。

    他翻开册子,开始看了起来。册子画的都是一个个的动作,图旁标明要边做边想图中的注释。

    看着容易,做起来就太难了。张雪生站了起来,仿照着第一页中的动作做着,他发现图册中画出的动作常人根本没法做的出来,那胳膊、大腿等弯曲的角度已经超出了他体所能做的极限。

    张雪生的体素质先天就非常的出sè,即便这样,他还是无法按照图中的动作完成,哪怕是比较接近都无法达到。他咬着牙,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皮肤往下流着,那感觉痒痒的,就像是无数只蚂蚁爬过。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