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野外击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夜深了下来,张雪生还是猫在树丛中,视线中的军人除了一个放哨的,其余的都已经靠墙打着盹。

    张雪生掏出了一个干,放在了嘴里,嚼了起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仍然在观察,观察这六名军人中是否有传说中的修仙者。

    张雪生白天并没有看出来这六名军人具备任何修仙者的气质,他只看到了慵懒与暴力。他看到了这些军人的衣冠不整与战斗力的低下,他也看到了一名军人挥刀砍向手无寸铁的百姓。

    张雪生自信自己能够在这夜sè的掩护下,悄悄的消灭掉全部的六名军人,但他还是没有行动。他只是需要再次确认,确认这六名军人都不是修仙者。

    张二牛从小就告诉了张雪生修仙者的故事,并再三jǐng告张雪生一定不要招惹他们,普通人和修仙者的差距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常年的捕猎生涯以及张二牛时时刻刻灌输给张雪生的那些信念,使得张雪生格外的谨慎,特别是采取有可能危及到自己生命的行动时,他更是慎中又慎。

    ……

    一夜过去,迎来了朝阳,军人们押着人群上了路。张雪生远远的坠在队伍的后面,与队伍一起行进。

    又是一夜,张雪生已经非常的确定,这六人均是普通军人,所以他决定行动。

    张雪生取下了腰中系着的那盒羽箭,一根一根的抽出并排的放在了地上,接着从裘衣中摸出了一个瓶子,瓶子里盛了半瓶红sè液体。张雪生小心的依次把红sè液体涂到了羽箭上,然后把羽箭放回了箭盒中。

    张雪生开始围着远处的篝火堆移动,移动一段距离,他就会停在一处,拿起一支羽箭瞄着火堆,接着就把羽箭放在了地上,然后移动到下一处。

    他由远及近挑了七处位置,一共放下了七支羽箭,现在的位置已经很靠近火堆。张雪生伏了下来,他耐心的等着,等着最好的机会。

    放哨的还只有一名军人,或许是因为内急,他拿着钢枪远离了篝火。军人放下了钢枪,刚刚解开裤子,一把长刀就插进了他的心窝。这名军人连吭都没吭一声,口一凉是他最后的感觉。

    一刀毙命。

    张雪生抵住了向后倒的军人,轻轻的把他放到了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动静。他拿下了黑弓,摸了下箭盒,一共还有三支箭。他取出了一支羽箭,将弓拉成了满月,一箭shè出。

    远处“啊”的一声传来,一名军人倒地不动了,箭准确的插在了军人的心窝。其他几名睡梦中的还没清醒,“嗖嗖”又是两支羽箭。一名还是正中心窝,立即毙命;另一名将将站起,箭shè在了他的肚上,军人立马倒地惨叫,扑腾了几秒钟后也渐渐的不动了,嘴中流出了黑血。

    张雪生shè出三箭后,没想到如此之顺利,便扔下了黑弓,拖起长刀,飞速的向火堆跑去。他几个大步就靠近了火堆,然后高高的跃起,长刀劈下,劈在了一个刚刚举起了的钢枪上。钢枪瞬间变成了两截,下面的军人喷出了一团血雾,倒在了一旁。

    张雪生望着仅存的一名军人,这些军人战斗力低到了如此地步出乎了他的意料,自己的万番准备都没有起到作用。

    军人举着钢枪的手不停的在颤抖,双腿也在打颤。“啪”的一声,军人扔掉了钢枪,跪了下来。

    ……

    张雪生捡起了先前的那张黑弓,斜挎在了背上。他刚才已经详细的询问了那名军人,原来宋国皇帝要修陵寝,这些村民都要被充劳役,押往离这里最近的长乐城,统一编队后再送往陵地。

    他一路走着,准确的来到了战斗前选择的七处地点,捡起了七支羽箭,擦干净了上面的剧毒药水后放进了箭盒。

    由于六名军人的战斗力太弱,张雪生jīng心设计的战术和选好的这七处伏击地点完全没有用上。他内心非常遗憾,没有机会演练一下自己的这个战术。

    在放了百姓和那名军人后,张雪生决定前往长乐城,据那名军人所说,长乐城离这里有两天的路程。张雪生专门让那名军人画了张地图,并找了好几个乡亲确认了一下。

    ……

    张雪生并没有走官道,而是在距官道不远的山林中穿梭着,自己带着兵器走官道太明显,万一遇到军队或者修行者,他自己必然只能束手就擒。

    两天里,他还陆续碰到了两小波队伍,队伍里有军人也有被押解的百姓。张雪生只是观察了一阵,并没有出手。他一方面是担心修行者的出现,另一方面他觉得就算自己解救了百姓又能如何呢?这个形势下,或许方圆几百里都是军人强征劳力的景,百姓被解救了又能逃到哪里呢?

    所以,张雪生只是默默地祝福了一下,就加快了行进的速度。他每天只休息几个时辰,以前的那种不知疲倦的感觉又回到了他的上,短短几个时辰的睡眠,就能消除他一天奔波的疲惫。张雪生不知道的是,无论赶路还是睡觉,周围微弱的天地元气总是不断地、缓慢的聚集在他边,然后汇拢在他的前,最终进入那个印记的右半边。这个自主无意识的聚集、汇拢、进入的过程别人并不能察觉得到,就算是一个元婴老怪站在张雪生面前,也不会有明显的感觉。

    ……

    两天后,张雪生站在一处山顶,望着远处的那座雄城,他感慨着这个城市的巍峨与壮阔,肩上的那只名叫“小九”小黑鸟也不停地“啾啾”的叫着。

    张雪生这一段的接触发现,小鸟完全不需要吃什么东西,只是偶尔会学着张雪生喝点清凉的泉水。当然,小鸟还是那么的小,那么的胖,张雪生经常夸赞小九是优良物种,不需要吃喝就能保持能量。

    张雪生打算先到城中走一走,转一转,看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况。于是,他把长刀、弓箭、各种毒药都分别藏到了不同的地方,然后迈开步子,向城的方向走去。

    他之所以把东xī zàng在不同的地方,也是谨慎的xìng格使然,他担心如果偶然被人发现,也只会失去其中一个东西,别的还在。按现在话说,就是张雪生习惯“不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