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刀致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独行莽荒 书名:仙魔之痕
    张二牛蹲下,观察了老狗不停的在扒着的地方,表面上看并无异常。张二牛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了副兽皮手,戴在了手上,他学着老狗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开始扒着雪。

    老狗看到张二牛也开始扒雪,就停止了吼叫,耷拉着脑袋气喘吁吁的退到了旁边,但那眼睛始终紧紧地盯着雪窝。

    不久之后,扒出的积雪已经堆成了个小雪坡,雪窝子也被往下挖了有两个拳头深。张二牛把钢叉又往边放了放,接着慢慢的扒着雪。他全神贯注,调整着呼吸,整个人处在极端jǐng惕之中,随时可以暴起击敌。

    突然,张二牛的手触碰到了一物,他猛地甩开了触碰的那只手,另一只手迅速拿起了钢叉,子往后猛的一弹,随即把钢叉举在了前,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雪窝。

    依然只是风声。

    老狗嗅了嗅,然后猛跑几步到了雪窝边上,头扎进了雪窝里,只有后半露在了外面。

    张二牛耳中听着动静,眼睛观察着,他听到了老狗发出了“咕咕”的声音,露在外面的尾巴还一晃一晃的,熟悉它脾xìng的张二牛知道老狗这是在高兴。

    张二牛慢慢的靠近雪窝,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襁褓,襁褓裹得严严实实的,已经被老狗从雪中拖了出来,老狗此时正在兴奋的着襁褓。

    张二牛松了口气,放下了钢叉,走上了前去,赶走了老狗,弯抱起了那个小小的襁褓。

    张二牛把头靠近襁褓,摒住了呼吸,他听到了丝丝的呼吸声。

    “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还在雪下埋了这么久,竟然还有气息,肯定是什么野兽幼崽,但为何又裹在这襁褓中,当真稀奇。”

    他做出了判断,他觉得里面一定不是人类,因为人类不可能活下来。

    张二牛眉毛皱了起来,他轻轻的拉开了襁褓,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婴儿。婴儿看着面前的张二牛,啃着一只手指头,另一只手在空中挥了起来。

    张二牛没想到襁褓之中是如此之物,吓得手一哆嗦,襁褓坠在了厚厚的雪地上,婴儿随即“哇哇”的大声啼哭起来。旁边的老狗猛地向前,低下头伸出了乎乎的舌头,着婴儿的脸,似乎在安慰着婴儿。

    哭声中气十足,在这空旷之地也传了很远。婴儿的啼哭惊醒了略略发呆的张二牛。张二牛赶紧弯下腰,抱起了婴儿,然后又把婴儿重新包裹在了厚厚的襁褓之中,最后把襁褓抱在了怀里,迎着风雪继续朝家的方向走去。

    “真是上天眷顾的婴儿啊!”

    张二牛顶着风吃力的前行,寒风吹的他脸颊生疼,他感受着怀中的温度,心中想到。

    ……

    又是一年天到,白家湾的天却来的格外的晚,4月中旬的天气依然寒冷。

    离镇子不远的一片密林处,一个少年伏在一处树杈上,少年着一裘衣,背上缠着把长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不远处的一处事先设好的陷阱。风不时的吹动着树枝,树枝在风中左右摇晃,树上的少年也随着树枝晃动,好似他本就是树的一部分,完全的融入到了树丛之中。

    一头野猪慢慢的走向了陷阱,它边走边嗅,长了双獠牙的口中不断的滴着粘稠的液体。随着野猪的移动,液体在地上拖成了一溜细线。

    在离陷阱几米处,野猪停了下来,一双小耳朵竖起晃来晃去,猩红的眼睛也jǐng惕地打量着四周。野猪慢慢的围着陷阱走了一圈儿,然后转过用后蹄向陷阱正中刨了刨土。没有任何的异常发生,野猪终于忍不住饥渴,冲向了那陷阱正中散发着香气的食材。

    随着野猪的踏入,“嗖……”的一声响起,一张大网从地面弹起,住了野猪的前蹄,巨大的弹力瞬间把硕大的野猪弹向了空中。

    在网住野猪弹向空中的同时,树上的少年动了,他抽出了背上的长刀,跳下了树杈,少年子张成了弓形,迎着向他弹来的野猪用尽全力将刀挥了出去。

    “嗷……”野猪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后就是一片寂静。

    少年稳稳的落地,手中的长刀却不见了踪影,垂着的双手微微颤抖。

    几乎同一刻,一阵血雾在空中飘散,点点血星瞬间布满了少年双颊,带着血sè的略黑的稚嫩面孔浮上一丝笑容。

    少年抬头向上看去,野猪挂在一人多高的空中并无挣扎,只是随着绳子来回晃动。一把钢刀插在野猪的心窝,汩汩的鲜血顺着刀锋不断的滴落下来。野猪被一刀毙命,只发出了一声惨嚎。

    少年满意的笑了,抬起手反复的甩了甩,因为用力过猛,现在他的双手十分的发酸。

    少年名叫张雪生,正是那个雪地弃婴,猎户张二牛收养的孩子。因为张二牛坚信,孩子能活下来是受到了上天的庇护,是那漫天大雪生下了这个孩子,因此给他起名为雪生。

    张雪生已经在白家湾度过了十三个秋,除了上有两处印记外,他和其他同龄孩子并无不同,个子相似,肤sè略黑了些,但体素质明显强出许多。张雪生的耐力、敏捷都比同龄的孩子要高出一筹。

    他上的印记并未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体的发育而有何明显变化,大小、颜sè基本一样。由于张雪生的肤sè渐渐的变得略黑,与婴儿时对比,印记现在并不显眼。所以,张雪生和他的玩伴们,从来未把这些印记放在心上。只是张二牛偶尔观察时会发现,圆形印记的右半边颜sè又略略的加深了一些。

    张雪生在张二牛的刻意培养与指点下,猎术十分的高明,年少的他已经不满足于是否能捕获一些类似野猪的这种猛兽,他现在追求的是最为高效的捕获与猎杀猎物的技巧。

    猎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一刀致命,这样能减少猎物的挣扎,从而减少猎人本的危险。一刀致命不但要求对猎物的体结构非常了解,而且对出刀的时机和力度都有非常苛刻的要求。特别是野猪这种大型野兽,想要一刀致命更是要做到快、准、狠才行,缺一不可。

    一刀致命,今rì年少的张雪生就做到了,此刻的他非常有满足感,嘴里哼起了童年的歌谣。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之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