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绿雾阁。

    屋里点了好几支蜡烛,光线充足。并没有华贵的摆设,屋里的木的边沿上雕刻着牡丹的图案,上的青绿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桌子上放着一完好的瓷器茶具,面上刻的是紫罗兰藤蔓。梳妆台上,放着一面椭圆的铜镜,旁边摆着几个小柜子。

    詹梦月和竹清进入绿雾阁后,竹清关上门,示意让詹梦月坐下。竹清坐在詹梦月对面,嫩如玉葱的修长手指,揭下面纱,詹梦月直直地看着。寐含水脸如凝脂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詹梦月心中默想:长得真是够可以的啊!难怪那个江希佑会为了她来这里,眼光还不错。我要是个男的,我也动心会对她了。不过,我才不是男子,我是女子。

    竹清看到詹梦月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便又把面纱遮住脸。

    “真是不好意思,在下失礼了。”詹梦月缓过神来,对竹清道,“竹清姑娘美若天仙,才兼备,这西施楼的花魁,在下觉得,你是当之无愧啊!”

    “公子实在过奖了,竹清不过是这茫人海中,普普通通一凡人而已。”倒了一杯水,给詹梦月,“公子若不嫌弃我这儿的茶叶差,就赏个脸,尝尝吧。”

    “竹清小姐,品茶我就是个外行。”詹梦月努力地装出男子应有的姿态,“这杯茶我就不喝了,免得尝不出来这味道,怕是坏了竹清姑娘的兴致。”

    “公子若不想喝,竹清也不勉强了,随公子的意吧。”竹清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道,“安莫公子,竹清已经按着诺言,让公子见到了竹清的容貌。公子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还是尽早请回吧。”

    呦呵!这位是在下逐客令,要赶我走啊!

    詹梦月回道:“竹清姑娘,今前来,除了想亲眼目睹姑娘的庐山真面目以外,还想向姑娘打听一个人,请姑娘如实相告。”

    “竹清不知公子要打听何人,不敢草率答应。”竹清背对着詹梦月,“还是请公子先告诉竹清,公子要向我打听何人?”

    “这个人就是当今的六王爷——江希佑。”詹梦月走到竹清面前,故作严肃的看着她,“实不相瞒,在下是锦衣卫,此次就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懿旨,来弄清楚六王爷连来,为何频频进入西施楼的原因。”

    过了一会儿,詹梦月见竹清不说话,心中已经猜到几分,又道:“姑娘也知道,此事若是宣扬开去,让众大臣笑话,皇室宗族的脸上,可不好看,还请姑娘相告。”

    “公子在说笑么?竹清不过区区一个风尘女子罢了,又怎会认识高高在上的六王爷。”竹清的语气中变得不平静了,比先前多了几分不耐烦,“公子想要打听关于六王爷的事,那可真是问错人了。六王爷连来,频频进入西施楼,竹清不知道,更不知道她为何会这样。再者,我并非皇宫中人,又怎知你是不是假传皇后娘娘的懿旨呢?”

    “竹清姑娘,不要为难在下。姑娘只要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也好向皇后娘娘复命。我也不会为难竹清姑娘。”詹梦月从腰间解下一块牌子,放到竹清面前,“姑娘怀疑我的份,是人之常。这便是皇后娘娘的令牌,姑娘不信的话,请看。”

    “公子不必把你上的令牌给我看,因为我更本什么都不知道,公子还是请回吧。”

    “姑娘就不怕皇后娘娘怪罪下来吗?”

    “即使皇后娘娘怪罪,竹清也还是这一番说辞。”

    “竹清姑娘若是执意不肯相告,那在下也留在这里也无意义了,在下告辞了。”

    詹梦月见竹清不肯说,心里虽然不甘,自己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自己反正也差不多达到目的了,就潇潇洒洒地走了。

    詹府。

    “哼!真是的,白白花了五百两银子,什么都没有打听到!”詹梦月气呼呼的坐到上,拍拍沿,“还被人嫌弃,真是讨厌!”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倩雪试探地问道,“在竹清姑娘的房间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从出来之后,就是一脸的不高兴?竹清姑娘怎么惹着你了?”

    “没什么事啦。”詹梦月摆手,“现在天色不早了,我要睡觉了。你今天也累了,也去休息吧,不用留在这里伺候我。”

    “是,小姐,那倩雪先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随遇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