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詹梦月和倩雪随着那两个小厮穿过西侧门,来到和正楼相连着的一栋楼房。进去,又走到坐厅,找了左侧的桌子坐下。在一边服务的人,看见又有人坐下,赶紧添茶倒酒。

    过了一会儿,一位着粉红抹百褶长裙,外面了一件玫红金丝水纹底外衣,腰间系着一条鹅黄色的宫绦,呈蝴蝶结的形状。梳着垂鬟分肖髻,乌黑的头发上,簪着梅花琉璃钗,戴着天蓝青色面纱,手中还拿着一支青碧长笛。轻移莲花步,缓缓走上中央的方台,形婀娜多姿,体格风

    那女子微微一福,向其他众人行礼。观众一片烈掌声,如同雷鸣。

    竹清朱唇轻启:“多谢各位公子赏脸来此,今还是按照老规矩,竹清今想下围棋,不知哪位公子愿意一试。”

    众人之中一片议论。

    突然,一位着华服的人站起,大声道:“在座之人,都知道竹清姑娘棋艺高超,我等怎敢与竹清姑娘较量?甘愿服输,近来此,只不过想听竹清姑娘演奏一曲,仅此而已。”

    “这位公子过奖了。”竹清又是一福,温和地说,“若还是无人与竹清对弈的话,竹清今只好以一曲结束了。”

    “谁说没有人敢,我就敢 。”詹梦月伸出左手,站起来,走到方台上,“在下不才,想与竹清姑娘在围棋上切磋切磋,不知竹清姑娘可否给个面子?”

    “公子说笑了。公子想与竹清下围棋,竹清自当奉陪,敢问公子姓甚名谁?”

    “在下名叫安莫,姑娘,请。”

    “公子,请。”

    红墙绿瓦,围墙高耸。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皎洁的光。朱红涂漆的大门顶端悬着金丝楠木的匾额,上面用金漆书着“漓渊”三个大字。内用云顶檀木为梁,每根大柱上雕刻着两条飞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腾空而去。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着靛蓝色的长袍的男子,双手握空拳,向坐在台阶之上的两人行李,“父皇母后万福金安。”

    “泽儿,不必多礼,起来吧。”皇上温和地说道,语气不似朝堂之上的威严,“今的宴席,算是家宴,为你接风洗尘。所宴请之人,皆是你熟识之人。”

    “儿臣谢过父皇母后。”江希泽道,“谢父皇母后惦记。”

    “好了,开宴吧。”皇上继续吩咐旁的太监,“让御膳房上菜吧。”

    西施楼。

    棋盘上,错落的棋子。对弈双方皆不让一步,紧紧相,不让对方有喘气的机会。

    “嗒。”

    一子又落。

    竹清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皱着眉头。手指夹着的白子,不知落下何处,心中不由一惊:我输了吗?这怎么可能?我的围棋怎么会输给他?

    “竹清小姐,这棋还要再继续下下去吗?”詹梦月看着竹清的表,自信地说,“你手中的白棋已经无处可落了。”

    是啊!这局棋没有必要再继续了,我已经输了!

    竹清一笑,起道:“公子的围棋,比竹清棋高一着。竹清认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观众之中,一片唏嘘。

    “竹清姑娘承让了。”詹梦月学起电视剧里,古人客气的语气,“在下也只是侥幸,赢过竹清姑娘一子罢了。对于竹清姑娘的棋艺,在下着实佩服。,更佩服姑娘赢得起也输得起的格,实在豪迈。”

    “公子才是过谦了,竹清技不如人,甘愿认输。”

    “呵呵。”詹梦月笑笑,“竹清姑娘,在下听说,若是谁能赢得了姑娘的围棋,便能见到姑娘的庐山真面目,是否真是如此?”

    “公子说得不错,的确如此。”竹清道,“公子,请随我来。”

    “姑娘请稍等,待我和随从说一句之后,再请姑娘带路。”詹梦月“风度翩翩”地走向倩雪,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去外面等我,我过会儿就会出去。你不必担心我,按照我的吩咐,在‘西施楼’门外等着我就是了。”

    “可是,小姐……”倩雪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想说的话,也被詹梦月用犀利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随遇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