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詹梦月睁开眼睛,原来是有一名男子抓住了正要朝她打下来的木棍,所以她才没有挨打。詹梦月趁机打量眼前男子:棱角分明的轮廓,若柳叶的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乌黑如宝石般闪亮的眼眸,高高的鼻梁,完美弧线的嘴唇,显然一个美男子。一的白衫,恍若神仙,而眉宇间透出的英气,詹梦月似乎在哪儿见过,可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你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姑娘和小孩,还算男人么?”只见那男子的左手擒住粗汉拿木棍的手,右手放在背后,微微有些生气的看着粗汉,“他们做了什么事?你要这么对他们?”

    粗汉知道自己绝对敌不过这个男子,便放下手中的木棍,好生好气的说:“这位爷别生气,你听我说。那个小孩三番四次的偷我家的东西,今本想好好教训他,我已经劝过这位姑娘不要管了。可这位姑娘不听,偏要管这件事,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说吧,你要多少银两?”男子开口,“只是,拿了银两后,不准再欺负他们。”

    “是,是。这位爷一看就是有钱人,小人要的不多,只是三钱银子。”

    “给,拿好了。”

    男子从衣袖中拿出三钱银子给那粗汉,粗汉拿了钱后,也快快的离开了,人群看完了戏,也就散了。

    “月儿,你没事了吧?”男子关心的问道,“刚才那个人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没事的,谢谢你救了我。”詹梦月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以前认识我吗?”

    “月儿,你不记得我了?”

    “对不起,我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好了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听你的言辞,你以前的确是认识我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

    “小姐,小姐!”

    詹梦月一听,就知道出事儿了,便对男子道,“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下次碰面再好好谢谢你了!”

    语音未落,詹梦月就跑开了。那男子本想叫住詹梦月,但一想,自己还要回家,也就算了。

    “小姐,快……快回乐器店去。”倩雪跑的太卖力,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再不回去,你看中的那把琴就要卖给别人了。”

    “什么?!是谁要和我抢?”

    “是……是六王爷。”

    “他?走,我们快回去,我才不要让他那把好琴抢走的。”

    詹梦月和倩雪说话的地方离乐器店很近,只是一下下,两人就回到了乐器店。

    “不准动!”詹梦月跑到乐器店门口,正好看见江希佑准备拨弦,大喊道,“你的手不准碰那把琴!”

    “呵!三小姐,这么快就赶回来了。”江希佑没想到,来街上逛逛也会碰到这个“灾星”,“你说本王不准碰这把琴,本王偏要碰。”

    “你敢!”詹梦月走到江希佑面前,瞪着他。

    江希佑毫不在意,,拨动了琴弦,道,“本王碰了,你能把本王如何?”

    “你……”詹梦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碰到这个六王爷就没好事,这不,和她抢琴来了。詹梦月看了江希佑一会儿,又转头对老板说,“老板,这琴我要了,说价格吧。”

    “好的,这把琴的价格……”

    “老板,这把琴本王要了,你还是和本王说吧。”老板的话被江希佑打断了,“不管多少,只要物有所值,本王都照付不误,决不和你讨价还价。”

    “老板,你不用理他,把这琴卖给我吧。”

    “不准!”

    “六王爷!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的乐器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和我抢这把琴呢?”

    “你给本王听好了。第一,这把琴是把好琴,难得一见;第二,那你为什么不能选其他的琴或乐器,非要这一把呢?”

    “六王爷,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是我先看中这把琴的,你不知道先来后到吗?”

    “可是本王来的时候,并没看到你人在这里。再者,只要钱还没付,这笔交易就还没成,琴也就不是你的。既然琴不是你的,你凭什么阻止本王买这把琴?”

    “你这人真没风度。”

    “只是比你好一点点而已。”

    “你……”詹梦月硬是把火压下去了,停了一会儿,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江希佑虽然不太相信詹梦月的话,但还是回头,仔细地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詹梦影的踪迹,反应过来了,詹梦月在骗他。而詹梦月就趁着这个空隙,把钱给了老板,把琴抱在怀中。然后,抱着琴,大步大步地从江希佑面前走过。江希佑,眼睁睁地看着詹梦月洋洋得意地抱着琴,从他面前走过,离开乐器店。随后,压着火,和随从也离开了乐器店。

    等两人都走后,老板总算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好,没在我这店里闹起来。否则,我这店怕是开不成了。

    在京城开了十多年的乐器店,怎会不认得在街上晃悠的六王爷和詹府三小姐?要是闹起来,一边是王爷,一边是詹府的三小姐,他哪个也得罪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随遇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