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说你是疯子还真是没错啊!面子不需要你给!”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不要以为你是六王爷,本小姐就会怕了你了!”詹梦月拍桌而起,“你说我是疯子,那我就承认好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

    “哼!六王爷,难为你这么聪明的人,和我这样的一个疯子,说话说了这么久,你怎么办到的?”詹梦月走到江希佑面前,道,“哦~!我知道了,六王爷肯定也疯了,而且疯得不轻,才可以和我这个疯子说这么久!”

    “你居然说本王是疯子!”江希佑脾气越大了,也不管有什么人在场,直冲着詹梦月大吼,“你这个女人,不懂规矩,一点女子该有的样都没有,你是不是投错胎了?”

    “我了个去!你知不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你害得我落水,还害我失忆,不但不道歉,还对着我吼!你说我没教养,那你六王爷的德行也没好到哪里去啊!敢做不敢当,你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真是枉费了你这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江希佑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着詹梦月。

    “月儿,不要吵了。”詹梦影起,走到詹梦月边,劝道,“听姐姐的,不吵了好不好?”

    詹梦月看了看江希佑,又看了看詹梦影和其他人,道:“看在你家人的面子上,本小姐好女不和恶男吵,这回放过你。”

    “你!”江希佑气得说不出话来,长这么大,生平第一次当面被人说成“恶男”。整个京城里,谁不知道他六王爷脾气躁,惹不得,偏偏这个詹梦月和他过不去。

    江希佑早就听说詹府的两位小姐,格迥异,一个善解人意,温文委婉;另一个格古怪,刁钻。本来还不太信的江希佑,在几次见过詹梦月就深信不疑了。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江希宸和詹梦影的婚礼上。就因为詹梦月乱说话,害的他被他的父皇母后口头  教训了一顿。江希佑已经很不待见这位詹梦月了,第二次见她,是在詹府。原本是要去找詹萧翔的,却遇到詹萧翔不在家的时候,就和詹梦月说了几句就吵了起来,然后很生气地走了。第三次见到她,就被别人冤枉成凶手了,心里舒服才怪。他虽然是六王爷,可也奈何不得詹梦月。

    “皇上,你听听,这月儿是失忆了,可是这脾气还是一点没变。嘴刁的很,一点都不饶人。”皇后见二人不吵了,忙打圆场,道,“佑儿,你也快坐下吧。”

    之后,众人也不再说起此事,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用过晚饭,詹萧翔就带着詹梦月回詹府了。

    夜晚。

    詹府邀月阁。

    “小姐,夜深了,在想什么呢?还不睡觉?”倩雪一边铺一边道,“小姐才刚刚醒来,体还弱着呢,着凉了可就不好。”

    詹梦月问道:“倩雪,你是贴伺候我的,我的事你一定很清楚,你把我以前的事告诉我,好不好?”

    “小姐这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我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所以很好奇。”

    “小姐,这些不着急,你还是先睡觉吧,明个儿倩雪再告诉你。”

    “这是你说的,不要骗我。”

    “是,小姐。”

    倩雪把帐放下,看着詹梦月睡着了,才轻手轻脚的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随遇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