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詹梦月看看了所谓的六王爷,一蓝底水纹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长相和太子江希宸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他的眉宇之间虽然透着英气,却比江希宸多了几分桀骜不驯。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江希佑弯腰低头行过礼后,起后转向江希宸道,“皇兄安好。”

    “臣詹萧翔参见六王爷。”

    “詹将军不必多礼。”江希佑讪讪一笑,“恭喜三小姐了,大难不死。”

    本来对江希佑还存在一丝好感的詹梦月,因为江希佑说这句话的语气,瞬间斩断了,不爽地说,“多谢六王爷关心。小女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三小姐说话的语气气息有力,想必是痊愈了。”江希佑原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又是个皇子,除了皇上皇后能管得了他,还有谁敢管。也因此,脾气更是火爆。二詹梦月的语气,也让江希佑顿时火了起来,压着火,对皇上道,“父皇,您应该清楚我和三小姐‘话不投机半句多’,为何明知她在场,还把儿臣叫来?”

    “佑儿,朕问你,月儿半月之前落水一事,可与你有关?”皇上一本正经问道,“你要老实回答。若敢欺瞒朕,朕决不轻饶。”

    “父皇,儿臣向来与三小姐无过多来往,她落水之事怎会与我有关?”江希佑答道,“父皇,您为何这样问我?是不是有人在挑拨离间?”

    “佑儿,你这话说重了。”皇上道,“朕听说,月儿落水之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是你。”

    “所以父皇信了詹梦月的话,把儿臣叫来询问是吗?”

    “佑儿,你怎么说话的。叫你来,是为了当面把话说清楚,不要因为误会伤了感。”皇后一旁劝道,“你若真没做过,父皇母后也不会冤枉了你。”

    江希佑心里依旧是一肚子火,但又是自己的父母,不能发火。于是对詹梦月道,“三小姐,你讨厌我也不用这样污蔑我吧?说是我害你落水,这也太胡扯了吧?”

    其他人都没说什么,詹梦月可憋不住了,道:“六王爷,您哪只耳朵听到是我和皇上皇后说这件事的?请你回答我。”

    “我没听到,可若不是你,又会是谁?”

    “六王爷,你既然没听到,就请你不要胡言乱语。你说我污蔑你,我还告你诽谤我呢!”

    “你这个女疯子,真是不可理喻!”

    “女疯子?”詹梦月彻底爆发了,“你堂堂一个六王爷,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女子吵闹,你还真是有头有脸啊你!”

    “女疯子就是女疯子,说的话也是疯疯癫癫的!”

    詹萧翔听着江希佑的话,心里的不悦也是一步步增加,开口道:“六王爷,我敬重你是六王爷,但也请你不要用满口的疯子来称呼我的妹妹。月儿虽然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但她也是我的小妹,请六王爷也尊重尊重她。”

    “詹将军果然是护妹心切啊。詹将军是位少年英雄,太子妃知书达理,怎么偏偏有个这么疯癫的小妹,真是想不通啊。”

    “你闭嘴!”詹梦月冲着江希佑吼道,“你以为你是王爷,就可以不尊重别人了么?就可以随便给别人取外号了吗?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要想别人尊重你,你要先尊重别人’。所以,你不尊重我,我也不会给你面子,一点都不会给!”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随遇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