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你说什么?!”

    倾城这次的反应显然比刚才听到下毒人是那位八福晋的时候还要更加吃惊。“你要跟他走?!”

    陶沝扁扁嘴,小小声反驳:“难道倾城你不觉得我如今在这宫里根本就成了众矢之的,除了倾城你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人肯相信我了,用个悲催的词儿来形容简直就是‘众叛亲离’,那我再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顿一下,“而且,师兄昨天也有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走,所以,我想……”

    “他竟然跟你说这个?”倾城闻言狠狠挑眉,“他准备怎么带你走?”

    “我也不知道……”陶沝低头轻摇,“不过师兄说,只要我愿意,他就一定能带我离开这座皇宫……然后,我想去哪儿他都肯带我去……”

    “……”倾城不说话了,眉心兀自拧成了一个结。

    “倾城,你……”见对方摆出这副表,陶沝直觉她是不高兴的。在昨晚听到师兄亲口承认他并没有女朋友之后,她突然很想问倾城是不是也跟她一样只是对师兄单相思而已,但想了想,她还是改了口:“你也和我们一起离开这座皇宫吧,这里真的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得很凄惨的……”

    “……”倾城还是没说话,望向陶沝的眼神却添了几分古怪。

    陶沝不解其意地回望着她:“怎么了,你对这里还有什么舍不得的人或东西么?”她想不通倾城会对这座皇宫存有什么留恋,难道……她已经喜欢上这宫里的什么人了?

    “不!”就在陶沝的胡乱猜疑中,倾城那厢已淡淡地开了口,语气不冷不,却又明显存了几分打趣:“我只是在想,若是让我以后每天当个电灯泡夹在某些人当中,那还不如继续留在这里……”

    许是没想到对方会给出这样一个理由,陶沝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就算是电灯泡,那也应该是我啊……”唔,师兄收的那名小徒弟估计也算一个!

    “呵——你该不会到现在还相信我之前随口说的那番话吧?”见状,倾城不由地轻轻牵了牵嘴角,转头看向窗外。“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可惜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我并不是他的女朋友,对他也没有那种意思……”

    吔?!

    陶沝有些怔愣地看着她,虽然师兄昨天也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但今儿个这话真从倾城嘴里亲口说出来,她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只是我当初对你和……那人的事一时看不过去才随口说的气话,所以,你不必太顾忌我……”倾城一面说一面将视线重新转回陶沝脸上,语气淡淡,就像是在跟人讨论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而且,能令他说出要带你走的话,我想,他一定很喜欢你……”

    “师兄喜欢我?”陶沝本能地张大嘴,对于倾城此刻给出的这个结论感到格外惊讶。

    “难道不是吗?”对上陶沝那一脸吃惊,倾城再度牵起嘴角。“我两年前因为那场意外来到这里,这期间,他可从没来过这里一次……而对于你,他不仅把自己随佩戴的项链给了你,而且还因为怕你有危险,后脚也跟着一起来了这里……难道,这还不是喜欢吗?”

    “可是……”陶沝直觉有些接纳不了这个很有可能是事实的事实。师兄,竟然喜欢她吗?

    见她如此反应,倾城又再接再厉:“你刚才不是还说,他承认进出皇宫对他并不难,带个人出去也不难,可他却从未说过要带我出去……”话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语气一转。“这样,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你,你的意思是……”陶沝有些张口结舌,她还是无法一下子接受师兄其实是喜欢她的这个事实。这对她来说,简直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师兄真的喜欢她吗?果然,也和她喜欢他一样喜欢她吗?那么,她便不是在单相思了,而是和师兄他两相悦了?

    这,这……真的有可能吗?

    ******

    陶沝也不清楚自己后来究竟是怎么从倾城房里走出来的了,因为她的整个脑子里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件事,那就是,她暗恋了那么久的师兄也喜欢她!

    她沿着长长的宫道往前走,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想去哪里,只是一路走,一路笑,笑得整个人心舒畅。

    她就知道师兄会把她送来这里,一定不是讨厌她;

    她就知道自己那么开朗大方活泼可,师兄一定会喜欢她的;

    她就知道,她一定没有看错人……

    正想着,前方拐角处突然迎面走来了三个影,是四爷党现今的三位成员——四阿哥,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

    陶沝条件反地止步,福行礼,语气中带着明显笑意:“奴婢给四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请安,三位爷今看上去真是英明神武、英姿勃发!”

    一听这话,那三人立马呆住,子也停在当场,一个个感觉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而陶沝这厢也并不等他们回话,兀自行完礼,便灿笑着起越过三人继续往前走。

    见状,四阿哥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嘴角。十三阿哥脸上明显生出几分狐疑。十四阿哥先是一猛,而后下意识地想要去拉她,不过在随即看到自己后方走来的那些人之后,又果断地收了手。

    此刻跟在四爷党后边不远的三人正是八爷党的那三位阿哥,八,九,十。

    陶沝迎上前,继续恭敬请安:“奴婢给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请安!三位爷今看起来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此语一出,八爷党三人也各自僵了。紧接着,八阿哥和十阿哥的眼光不停在陶沝和九九上来回打转,九九的神色也明显有些不自在,刚想伸手去拉陶沝,后者却早已起如一阵烟儿似地飘过去了。

    九九还想追上前,八阿哥适时地拉了他一把,朝后方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后方的来人。

    此番走在八爷党后面的是太子和三阿哥。

    陶沝还是依样画葫芦地行礼:“奴婢恭请太子金安,给三阿哥请安,两位爷今看上去真是雄才武略,举世无双!”

    她话音未落,三阿哥已忍不住懵了,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太子也是一愣,继而挑了挑眉,正要说话,却见陶沝竟径自起继续向前走去,脸上带着笑,眼眉均弯成了一道新月,仿佛根本就没拿他当回事儿似的。

    他愣在原地一阵错愕。而小十五,小十六和小十七三位阿哥也在这时从后方处远远走来。

    乍见到陶沝,小十六立刻第一个冲上前来,雀跃地想要扑进她怀里。岂料后者却先行退后一步,笑意盈盈地冲他恭敬行礼道:

    “奴婢给十五阿哥、十六阿哥、十七阿哥请安,三位阿哥今看起来真是聪明伶俐,玉雪可!”

    闻言,三位小阿哥立刻像是被狠狠吓了一跳。小十六目瞪口呆地滞在原地,继而看了看左右和他一样处于怔愣状态的小十五和小十七,又转头望了一眼站在前方处不远的太子和一众皇阿哥,鼓起勇气上前扯住陶沝的衣襟问道:“桃子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啊!”陶沝直起,冲他绽开一脸无辜的笑。“我能有什么事?”

    “可是,可是……”你看起来明显有点不太正常!

    后面这半句话小十六忍了没说,但抓着陶沝衣襟的小手却始终不肯松开。头也一直朝上仰着,眼中带着满满的关切。

    陶沝保持着无辜的笑容低头看他,好半天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啊?原来小十六是担心姐姐呀,当真是好可哦!”

    她说着,重新蹲□,在对方脸颊上重重地“啾”了一下,而后起摸摸他的头,继续含笑着一路扬长而去——

    前方匆匆走来一名太监,某人立刻停步行礼:“奴婢给这位公公请安,这位公公看上去当真是英明神武,豪气万千——”

    某太监当场石化。

    跟着又走来一宫女,某人也继续停步行礼:“奴婢给这位姑姑请安,这位姑姑看起来真是明艳动人,美艳不可方物……”

    某宫女也立马雕塑了。

    遇到一嬷嬷——

    “这位嬷嬷可谓是老当益壮,风韵犹存啊……”

    “……”

    ……

    ……

    后处。

    “十六哥,你没事吧?”

    眼瞅着自家这位被某色女强吻的哥哥此番僵立在原地半天都没动,一旁的小十七忍不住凑上前表示了一下关心:

    “你说,桃子姐姐她是不是又得失心疯了?”

    “又?”小十五也在旁边好奇插话。

    “对啊,姐姐当初第一次在宁寿宫里见到那位倾城姑姑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

    “……”

    “只不过,那一回,她见谁都不说话,像是眼睛里根本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别人跟她说话,而这一回……难道又是跟那位倾城姑姑有关系吗?”

    作者有话要说:呼呼~来更了~

    某唐还是放弃更算了~被小狗折磨的睡眠不足~

    6.2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