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弘皙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雍正帝明令弘皙迁移郑家庄的同时,命恒亲王胤祺等会同内务府办理弘皙“分家”事宜,俾其设立长久产业。旨称:“(弘皙)一切供用,务令充裕,勿使艰难且贻累属下之人。彼处距京城44二十余里,不便照在城居住诸王一体行走。除伊自行来京请安外,其如何上班及会诸事,著一并议奏。”

    不久,由胤祺等数次泌奏,几经朱批修改,大体确定有关弘皙迁移的一系列事项。如:俟郑家庄房屋修缮完毕,交付钦天监择定吉,理(郡)王(弘皙)率领子弟l3人(或称l1人,待考)迁移;届时由兵部领取车辆,将需用物件载往。将诚王(祉)之人185名、简王(雅尔江阿)之人80名、(禔第二子)弘昉之人8o名拨给理王,共计345名;因系初次分家,理王现有护军、领催、马甲并亲随执事等,均匀发给钱粮,令当差行走;仅以理王之侍卫、官员守卫王府,人数不足,由郑家庄驻防甲兵600名看守(南北)城门、(巡查)街道外,增设堆子4处,守护王府,每处堆子由章京或骁骑校各一员,分率甲兵l0人值守;郑家庄内有住房400余间,祺等拟亲往查看,倘若足用,拨给居住,如尚不敷,再行添造。

    郑家庄距京城20余里,理王除自行往来外,不便如在京诸王一体行走,皇上升,理王听传来京,每月朝会一次、箭一次;凡朝会、箭,惟率侍卫、官员、执事人等前来;主子若去,停止每齐集,理王勿须来京;正月初一祭堂子、给主子上奏表、所有祭祀坛庙诸事,理王前来。交付内务府总管,修葺房屋一处,做为理王来京下榻之所。理王所领俸禄,由所在旗照例行文发放外,领取俸米时,由王之侍卫及官员内派遣一人,偕同长史、城守尉等前往通州领取;因郑家庄邻近清河,故执事人等口粮,由该处行文到部,由清河仓发放。每年正月至十二月,理王几次赴京向主子请安、朝会、箭以及平开启城门、进出行走之事,均由城守尉明白记录在档,年终汇总开列,报宗人府记录在案。经过充分准备,是年秋,弘皙率子弟十余人迁往郑家庄。

    弘皙一生共有妻妾7人(嫡福晋,喀喇沁乌梁海济尔默氏,康熙帝之三额驸噶尔臧之女;媵妾6人),共计生育l8个儿子,17个女儿,子女共35人够。弘皙居住郑家庄的l7年(雍正元年至乾隆四年),即29岁至46岁期间,相继生育11个子女(7子、4女),约占其子女总数31%。与乃父胤礽相似,弘皙年过不惑,依然具有较强生育能力,体、精力俱佳。

    弘皙远居郑家庄王府,除去例行赴京参与朝会、箭及少数祭祀活动外,始终未被交办政务。不过,他的生活待遇相当优厚。即使是跟随他的百余名太监,从京城迁往郑家庄时,由内务府破例支付每人1两银子,用以养瞻。雍正六年,弘皙晋封理亲王。他对雍正帝以皇父相称,很是感激戴。实则仍对乃父胤礽未能继承大位耿耿于怀,对自己屈居亲王之位心有不甘。雍正十三年八月,雍正帝病逝。早在雍正元年八月即被秘密定立为储君的皇四子弘历继位,是为乾隆帝。此时,弘皙42岁。对于这位比自己小l7岁,本是堂弟的新帝,他心怀不服与嫉恨。

    乾隆三年(1738年)十月,乾隆帝秘密定立的储君,年仅9岁的嫡长子永琏病故。乾隆帝

    告知庄亲王禄、和亲王弘昼及军机大臣:“永琏虽未行册立之礼,朕已命为皇太子矣。”下令按照皇太子的规格为永琏办理丧事,并取出藏于正大光明匾额后的立储密旨,“晓谕天下臣民知之”。

    乾隆帝首次立储失败,使弘皙暗自幸灾乐祸,也进一步引发他对皇位的强烈希冀。

    弘皙在同辈宗室中居长,且是废太子胤礽的长子,这些客观况,为他与宗室成员之间的交往提供了便利。他与小其两岁的十六叔、议政大臣庄亲王禄以及侄辈弘异(恒亲王胤祺长子)、弘昌(怡亲王胤祥长子)、弘普(庄亲王胤禄次子)、弘皎(怡亲王胤祥嫡子)等交结密切,往来诡秘。禄还利用管理内务府事务之便,私自将官物换与弘皙。弘皙则恃郑家庄王府远离京城,以为可以少受约束,竞在府中仿照国制,设立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计司、掌仪司等。他向从邪术活动的巫师安泰秘密问询:准噶尔能否到京天下太平与否皇上寿算如何将来我还升腾与否这些在时人眼中显属悖逆之语,后来均被安泰供出,成为弘皙的重要罪状。

    乾隆四年五月,弘皙的最后一个儿子(排行第十八子)出生。理王府又添麟儿,一派喜庆气象,但接踵而至的是王府主人的厄运。

    是年八月,乾隆帝迎来29岁诞辰,弘皙特制鹅黄肩舆一乘奉上,做为生贺礼。鹅黄色为皇帝所专用,弘皙此举却引起乾隆帝的警觉。弘皙获罪后,乾隆帝方道明疑虑:“朕若不受,伊即将留以自用矣。”

    十月初,弘皙被人首告与禄、弘异等人结党营私。在宗人府听审时,他不减狂傲之气,为己辨解,被乾隆帝斥为“以为旧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遂被革除亲王,仍解回郑家庄居住,不许出城。禄、弘舁等人亦遭惩斥(按,这些宗室成员其后大都又受任用),弘皙十弟弘(为)奉旨袭封理郡王,其府邸则在京城东直门内北新桥王大人胡同。

    两个月后,由于巫师安泰的指供,乾隆帝认为弘皙“心怀异志”,其罪恶较胤禩、胤禟等人尤为重大。于是,令将弘皙拿交内务府总管,在景山东果园永远圈,本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是年弘皙46岁);与弘皙同住郑家庄之子(女)俱来京,交付理郡王弘为管束。

    乾隆七年九月,弘皙死于所,终年49岁。他被葬在郑家庄西南黄土南店村。

    乾隆二十八年,旨令裁撤郑家庄驻防城守尉以下官兵,拨补福建水师营兵额。翌年三月,

    据弘皙的堂弟、护军统领宗室弘晌奏称:郑家庄官兵移驻福州,其空闲房屋,毁仓空地,请暂交昌平州文武地方官。俟兵全数起程,其屋交内务府,其地仍交昌平州。兵丁原领器械,城守尉、佐领关防图记,事竣后分交户、工二部查核。兵丁茔地。原系恩赏,无庸回交。所奏得到准。时距弘皙之死,已有22年。乾隆四十三年正月,去世36年的弘皙被恢复原名,收入宗籍。

    郑家庄王府乃为废太子胤礽而建,因胤礽长子弘皙封王后迁徙于此显名于世,又因弘皙获罪革爵、执返京城而消亡。继之,郑家庄驻防则因官兵移驻福州,补人福建水师营而不复存在。

    郑家庄从兴至衰,历时约半个世纪(康熙五十七年至乾隆二十九年)。

    郑家庄何以俗称平西府据北京大学韩光辉教授考证,昌平州南境,原有北郑家庄(今郑

    各庄)与南郑家庄。“平西府,初名南郑家庄。”平房(即今平坊)与在南郑家庄修建的王府呈东

    西向对应关系,故在王府建成后,南郑家庄地名被平西府取代。按照中国古代方位地名命名原则,平西府即平房西之王府,民间传言平西府是清初三藩之一、平西王吴三桂府邸,实乃风马牛不相及。

    胤礽、弘皙父子历经康雍乾三朝,生活在康乾盛世的前期与中期。这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盛世,其突出特征之一,是皇权的集中与强化达到中国皇权发展史上最高峰。胤礽、弘暂父子曾是清朝皇权的未来传承者,如果胤礽继位,弘皙则是无可争议的下一代皇位继承人。然而,从储位到皇位的一步之差,使胤礽父子在获取最高权力过程中始终处于被动地位,不仅不足以同皇权的拥有者相抗衡,其生死命运也在皇权的掌控之中。胤礽被废黜后,他本人及儿子弘皙,仍对皇位暗怀希冀,并有所流露。这是为其无法抑制的权力*所驱使,是其本使然,可是,在愈益强固的皇权统治下,必是授人以柄,加重罪愆,或自取败亡。

    清末为官的吴士鉴先生,写有《秘密建储》一诗:“思子无台异汉皇,皇孙终老郑家庄。从今正大光明,御管亲书匾藏。”“终老”之语或非属实,但是,胤礽、弘皙父子从咸安宫到郑家庄的曲折之路,行进了将近30年(康熙五十一年至乾隆四年)。这一路途沉浸着清初皇室成员在权力之争中的隐忍、挣扎和无奈,彰显了康乾皇权的高度集中与强化,也折出清朝皇位继承制度的变迁。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