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谁家有女颜如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追溯郑家庄王府的历史,还是要从废太子胤礽谈起。

    胤礽第二次废黜后,康熙帝未再册立储君。因皇储之位无人,诸皇子在在生心。他们拉党结派,暗中角逐,储位之争愈演愈烈。这一状况极大地牵制康熙帝晚年的精力,对康熙朝后期朝政产生了不利影响。

    康熙五十四年夏,准噶尔部首领策旺阿拉布坦派兵突袭哈密,清廷调兵遣将,进行反击,西征之役拉开帷幕。被软于咸安宫的废太子胤礽,也在密切关注朝内外发生的一切,认为这是一个难得时机。此时,正值他的嫡福晋瓜尔佳氏患病,医生贺孟频时常进入咸安宫,为瓜尔佳氏诊治。胤礽遂以矾水亲笔作书,秘密交付贺盂颂,将信件送与镇国公都统普奇,嘱普奇保举他为大将军,统领西征之役。他希望以建立军功为筹码,第二次被复立为皇太子。但是,这件事很快被人告发。宗人府奉命予以审理,除胤礽外有涉人员均受惩处。图谋虽然败露,胤礽仍未死心。

    康熙朝晚期,朝中不断有满汉大臣奏请立储,其中有人指名奏请复立胤礽。例如,五十七年正月,康熙帝正在昌平汤泉(今北京昌平小汤山)疗疾。满洲正红旗人、翰林院学士朱天保在其父朱都纳怂恿下,只赴汤泉,递上密奏,请求复立胤礽为皇太子。朱都纳父子希图富贵,心存侥幸,不料招致重愆。康熙帝当即莅临行宫正门,亲自审讯朱天保、朱都纳等人,予以痛责4。不久,朱天保被押至平则门(今阜城门)正法,朱都纳等与此案有涉之人受到严厉惩罚。此前,虽然有大臣请求立储,均未言及储君人选。朱天保在密奏中指名复立胤礽,这使康熙帝深为震动。他感到,废太子胤礽虽被废黜数载,在朝中仍有一定影响力,对皇权的稳固是一潜在威胁。所以,三年后(康熙六十年二月),当汉族大学士王拨第二次密奏建储时,虽然仍旧未言储君人选,可是,康熙帝阅折勃然大怒,称王拨“以朕衰迈,谓宜建储,放出二阿哥,伊等借此邀荣,万一有事,其视清朝之安危休戚,必且谓与我汉人何涉…….”看来,如何防范废太子胤礽图谋复立,已成为康熙帝晚年最大的心病。

    朝中部分大臣之所以揣测废太子胤礽可能再次被复立为储君,与胤礽之子弘皙的况也

    有一定关系。

    胤礽嫡福晋瓜尔佳氏不曾生子,侧福晋李佳氏(雍正二年十二月封为理亲王侧妃)所生长子11岁卒。所以,同为李佳氏所生,排行第二子的弘皙,实际上是胤礽的长子。弘皙的三弟弘晋,逝于康熙五十六年,年22岁。四弟、五弟皆幼殇。六弟弘曣与弘皙的嫡长子永琛同年,比弘皙小18岁。因此,直至雍正三年(1725年)六月,胤礽已去世半年后,雍正帝仍有“密亲王(胤礽)子年幼,诸事未谙”之语。当时,除去弘皙年已32岁,其诸弟均未成年。这种状况,使弘皙在胤礽众子中始终处于鹤立鸡群的位置。

    弘皙聪慧伶俐,自幼为康熙帝所喜。康熙五十一年十月胤礽第二次被废黜时,弘皙19岁,是年十一月,他的嫡长子永琛(生母为嫡福晋喀尔沁乌朗罕济尔默氏)出生。康雍之际,出使清廷的朝鲜使臣不断昕到朝野传言:因皇长孙弘皙颇贤,康熙帝不忍再立其他皇子为储

    君;康熙帝弥留之际,曾召见大学士马齐嘱托后事,命将废太子胤礽、皇长子胤禔仍行囚,又称“废太子第二子(弘皙)朕所钟,其特封为亲王”。这些传言不足信,但反映出时人对弘皙的看法。在他们眼中,栅虽然被废黜,弘皙仍是康熙帝的孙。

    有关满汉文材料显示,康熙晚期,弘皙已完婚生子,搬出紫城另居。二废太子后,弘皙受父牵连,被软在家固,但与“大内”多有联系。五十七年正月,康熙帝说:“见今二阿哥颜貌丰满,伊子七八人,朕皆留养宫中。”所谓“七八人”,与史实稍有出人。此时,胤礽第十子弘叻(生母为侧福晋程佳氏)尚未出生,而其前九子中,一、三、四、五、八子均已去世,只有二子(弘皙)、六子(弘曣)、七子(弘兆)、九子(弘yao)共四子在世。康熙帝所说养在大内的胤礽七八子,应是统称,其中除去胤礽之子,也包括胤礽的一部分孙子。雍正元年初,弘皙仍有数子养育大内,他们很可能是与其祖父胤礽同住咸安宫内。

    康熙五十五年十一月,在宫中服役的正白旗工匠华色,违反康熙帝的规定,按照大内式样为弘皙偷制法耶火链。事发,华色被带枷杖笞后流放。据华色供称,弘皙是通过太监高文贵,在华色常出入的东华门等候,向他传达制作之事。物件制成后,由高文贵取走,并分两次赏给华色银制小锞子共5个,计有七八钱银子。此案表明,弘皙因自幼长在宫内,对宫中况及有关人员相当熟悉。他的交结面很广,虽然其父被废黜,他本人被软,但自恃为皇祖康熙帝所喜,竟置约于不顾。华色知法犯法,则从一个侧面反映,胤礽父子仍有势力,令人畏惧。

    至迟在五十六年底,康熙帝经过反复比较,最终属意于皇十四子襁。为吸取两立两废的教训,他决定在册立之前,不再公布储君人选,实际上是实行秘密建储。由于年事高,体弱多病,康熙帝曾打算于五十七年举行册立大典,让新立太子襄理政务,分担其劳。为此,五十七年初,他特令诸臣修改以往定得过高的皇太子仪注。不料,恰当此时,突然得知准噶尔部军已攻入西藏,拉萨失守,拉藏汗被杀,西北局势告急。于是,康熙帝将立储一事暂且放下,任命胤禵为抚远大将军,率师西征,以驱除准军,收复西藏。其意是待胤禵建立军功,班师返京后,再立为皇储。

    五十七年十二月,胤禵率师出征。康熙帝则在决策西部军务,理万机的同时,开始为消除废太子胤礽的影响与威胁,保证他所属意者能够顺利继承皇位,进行一项重要准备。是年十二月,即胤禵出征当月,康熙帝决定在顺天府昌平州内,“距京城二十余里”的郑家庄建造行宫、王府、城、城楼及兵丁营房等设施,由上驷院郎中尚之顺、营造司郎中五十一、都虞司员外郎偏图、刑部郎中和顺等主管监造。该项工程包括行宫大小房屋299间,游廊96问,王府大小房屋189间,南济庙大小房屋30间,城楼十间,城门二座,城墙590丈9尺9寸,流水大沟4条,大小石桥l0座,滚水坝一个,井l5眼。补修土城524丈,环城挖河667丈6尺。饭房、茶房、兵丁住房、铺房共1973间,夯筑土墙5350丈7尺1寸。除取用部、司现有杉木、铜、锡、纸等项外,采买松木、柏木、椴木、樟木、榆木、青沙石、豆渣石竹子、鳔胶等项,加之工匠银两,共计用银268762两5钱6分3厘。

    据《清史稿》载:“雍正元年,诏于(山西)祁县郑家庄修盖房屋,驻扎兵丁,将移胤礽往居之。”《清史稿》所言,在时间(诏建于康熙五十七年而非雍正元年)、地点(此处所言郑家庄在昌平而非山西祁县)等方面,均与史实相左。

    康熙六十年十月,郑家庄工程竣工。翌年三月,康熙帝与大学士、都统谈话中,首次提及此事:“前因兵丁蕃庶,住房不敷,朕特降谕旨,多发库帑,于八旗教场盖设房屋,令伊等居住。近看八旗兵丁愈多,住房更觉难容。朕思郑家庄已盖设王府及兵丁住房,令阿哥一人往住。今著八旗每佐领下,派出一人,令往驻防。此所派满洲兵,编为八佐领,汉军编为二佐领,朕往来此处,即著伊等看守当差。”康熙帝并未指明将让哪位皇子移住彼处,而雍正帝继位数月后透露:皇考已有让二阿哥移住郑家庄之意,“因无明旨,朕未敢擅自办理”。可见,康熙帝拟将废由于康熙帝不便直言建造拟行迁移废太子之所,所以暂以王府称之。依照常理,他不会让尚未成年的小阿哥远居郊外。成年皇子中,除去被软家中的皇长子提与幽咸安宫内的废太子胤礽,其他皇子常被委派办理政务,并于康熙帝离京期间,轮班值守紫城与畅园。如果迁居郑家庄,不仅上朝不便,承旨办事也会大受限制。况康熙帝子如命,绝不忍心让皇子受奔波之累。皇长子提既已软家中,并无迁移必要;唯有废太子胤礽,于紫城内幽数载,既非长久之计,对再立储君亦有所碍。因此,尽管正在进行西征之役,军费浩繁,康熙帝仍毅然启动郑家庄工程,历时三载竣工。工程告成之际,襁正在西北前线筹画进兵准噶尔的军事行动。六十一年,清廷决定与准噶尔汗策旺阿拉布坦议和,尽快结束西征之役。看来,康熙帝准备在褪胜利班师之后,册立皇储之前,将废太子胤礽迁移郑家庄。

    作者有话要说:先挂上~4.21

    ()e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