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剪不断,理还乱(中)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陶沝的两只膝盖是直接跪到地上的。

    倒不是她没骨气没气节,而是在对上某人那张脸的电光火石间,她的双腿便本能地一软,然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不受控制地当场朝其跪了下去。

    太子没说话,只下意识地微微皱了皱眉头。而今次跟在他旁边帮忙打灯笼的人正是小太监贾应选,见此景也继续保持噤声不语。

    陶沝这厢当然更不敢主动开口,一味低头作沉默状。今非昔比,即使她肯不计较他之前差点亲手掐死她的过失,他应该也不会再选择原谅她了,他跟她之间,或许是真的结束了……

    一片静默。

    四周仿佛一下子增加了数个大气压,沉重的气氛压抑得几乎让人窒息。时间无声地流逝,一秒一秒对于陶沝来说都像是在度如年。

    “汪呜——”

    就在这三人集体失语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当中时,小银子率先打破了沉默,并自顾自地开始往那位华丽丽的太子下怀里拱。

    三人皆是一怔。

    陶沝抬头看到这幕景时差点吓了一跳,而一旁的小太监贾应选也跟着及时出声:“太子爷!这狗还是让奴才来抱吧?”

    太子没动,似是并不打算接受贾应选的这个提议,反而又转头看向了陶沝:“它是你养的狗?”

    陶沝愣了愣,而后低下头去答得小心翼翼:“回太子爷的话,是这样没错!”

    太子朝她眯了眯眼,又把目光调回怀里的小银子上:“看着倒不像是什么名贵的品种——”

    他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地感叹,陶沝一时也不敢确定自己这会儿究竟该不该出声,想了想,她犹犹豫豫地张了张嘴,声音细如蚊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怒对方——

    “它……是奴婢从路边捡回来的!”

    “噢——是吗?”某人听罢立刻嗤笑出声,但语调却一如刚才的平淡,听不出其中的喜怒哀乐。“看来九弟妹倒是善心之人……”

    “……”陶沝咬着嘴唇没敢答话,子也依旧跪在地上连一动也不敢动。她实在有点搞不懂这位华丽丽的太子下此刻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是想做什么了。

    虽然他之前看在九九的面子上没有再对她继续加以追究,但陶沝心里明白,那位索中堂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他定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趁现在没有其他人在场时借机找她的茬,然后再一举将她打入死无葬之地,永不超生……

    呜呜!佛主保佑!她还不想死,赶紧来个人救救她吧……

    陶沝正跪在原地自怨自艾,谁料小银子那厢的行动却变得愈发大胆起来,开始改咬某人上的衣服为乐。

    太子猛地一怔,没动也没松手,只低头眼睁睁地看着怀里的小狗把自己的衣服当骨头咬,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太子爷小心!”站在旁边的小太监贾应选见状,立刻扔下手里的灯笼,冲上前去想将小银子从某人怀里拉开。

    陶沝也吓得差点当场灵魂出窍,随即便想也不想地站起,上前帮忙。

    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不,应该是狗仔——因为无知所以无畏,指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

    鉴于小银子此番死死地咬着那位太子下的缎袍不肯松口,贾应选别无他法,只得用力抱住它的子强行往外扯,而陶沝也站在另一边帮着撬它的嘴,一边撬一边念叨:“乖——赶快松口,这个可不是吃的东西,你不能随便咬啊!”

    倘若是在平常,只要听到陶沝嘴里给出这样一番说教,小银子定会乖乖听从她的话,然而今,也不知道究竟是抽了什么风,小银子的表现却好像是铁了心一般,不仅不乖乖配合贾应选的动作松口,而且对于陶沝所说的话也丝毫不予理会,依旧死咬着某人的衣襟不放。

    陶沝急得满脸通红,就差没找根绳子来直接把小银子给绑走了。

    正当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那双犹如琥珀一般的丹眸突然无声地从小银子上再度转向了她。慑人的视线就这样幽幽地落在她的脸上,且目不转睛地打量,但个中的意味却让人琢磨不清。

    陶沝没发现,她的这会儿精力已经全部集中在了小银子上。

    终于,就在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小银子从某人怀里成功拽出来时,耳边也不期然地随之传来了锦帛撕裂的声音,以及东西落地的一声脆响。

    陶沝定睛一看,当下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死孩子居然胆大包天地咬掉了绣在那位太子下缎袍上的一颗衣扣,而且还是纯金打造的那种。

    不容多想,陶沝抱着小银子再度朝某人跪下,一脸哭无泪:“太子爷息怒!小银子它,它绝对是无心的……”

    太子直直地盯着她的脸,滞了好一会儿才答非所问:“小银子是谁?就是这只狗么?”

    陶沝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对方继续接下去追问:“是你起的名?”

    “是!”陶沝又点点头,没想到却换来了对方的一声冷笑:

    “哼——”他挑眉瞟了一眼掉在跟前地上的那颗金扣子,像是在自说自话。“……倒是符合这个名的!”顿了顿,又看似漫不经心地再添上一句:

    “不过常言说得好,狗随其主——九弟妹该不是对本太子心存不满,所以这狗也跟着要向本太子加以报复吧?”

    “……”

    陶沝被他这话惊得当即瞠圆双目,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他,该不会是想用这个理由在这里当着她的面掐死她的狗吧?亦或是,要她自己动手掐死小银子?呜呜,她不要这样……

    强忍着跳得快要爆炸的心脏,陶沝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终于稳下心神,鼓起勇气朝某人开了口:“太子爷,您若有什么怒气就直接冲奴婢来吧,小银子它是无辜的……”

    她一语双关地说着,一字一句,声音透着不同寻常的冷静。

    “无辜?”他闻言也紧跟着给出反问,略显淡漠的语气亦是冷静得几近诡异。“当真无辜么?”

    咦?陶沝被他问得一愣,当即仰起头来不敢置信地望向他,而他此刻也静静地低头凝望,而嘴里则又把刚才说过的那句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却不知是在问狗还是问陶沝:

    “……不是有意,而是无心?”

    作者有话要说:小小地改了几处错误~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