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君心难测(中)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咦?真的?”

    陶沝认定对方这句话一定是在指先前一直昏『迷』不醒的那位太子下,脸上不由地飞起一丝喜悦:“不是说病很严重么,现在已经无碍了?”

    “嗯!已经没大碍了……”倾城面无表地扫了一眼她此刻扬起的笑容,嘴上依旧答得淡然,“他是昨儿个傍晚醒的,太医说最多躺几就可以下了……”

    陶沝松了一口气,忽然间又想起了另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那,他脑袋上的伤处……”

    据说后脑勺撞伤貌似都会产生什么后遗症,也不知道韩剧里的那些狗血失忆节会不会在这位太子下的上上演,比如从此忘了她……

    倾城似乎看透了她此刻的想法,忍不住一抽嘴角道:“放心吧,他的脑子也没事,他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说到这里,她又停了停,斜了一眼陶沝,像是在犹豫该不该继续往下说,“不过,他说……”

    “怎么了?”陶沝被她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说什么?”

    倾城没接话,良久,突然望着前者幽幽地吐出一句:“陶沝,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哎?!

    陶沝闻言一震,怎么也弄不懂对方为什么会冒出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问题:“倾城,你这是……”怎么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不等她把话说完,倾城这边已径自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有一天,他改变了对你的心意,你还会继续喜欢他吗?”

    “……”陶沝愣住了,倾城这话显然是在意有所指。难道说……

    “算了,我只是打个比方……”然而,还不容她多作思考,倾城又先一步否决了自己的假设,“你,也别多想……”

    陶沝抬头看了她一眼,咬着嘴唇没吭声。她内心突然涌动起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从她被扔进这个大牢之后——不,应该说是从她把那个人推下水之后,她的这种感觉就一直宿栖在她的心里,愈演愈烈……

    这种感觉,很不好……

    如果用一个最简短的四字词语来形容,那就是——

    大限将至!

    陶沝没说话。倾城也没再开口。两个人就这样隔着木栏默默对立着,但谁也没有将视线落在对方的上。

    沉默了一会儿,陶沝首先出了声:“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么?”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突兀,而且存在很多歧义。所以倾城的反应先是一愣,许久才淡淡反问道:“你是指谋反的结果还是指你被关进这里的事?”

    陶沝怔了怔,又咬了咬嘴唇,答非所问:“他应该不会被牵连进来了吧?”

    倾城再度一愣,眉心也跟着紧紧拧起,隐隐有发怒的前兆。她似乎想说什么,但在对上陶沝那张已然写满了担忧的脸蛋时,又莫名地收住了所有怒气,然后,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语出平静道:“是的,如你所愿,他这回算是躲过了一劫……”

    是啊,应该是能躲过了,因为那位康熙皇帝就算心里再怎么怀疑,也不会相信太子会用自己的命来博,更何况,没有任何明显证据证明他有谋反的企图……

    嘴角微微向上弯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陶沝无声地垂落眼睑。她感到很安心,因为只要他没被牵连进来,那么,她当初的目的便是达到了……

    见到她嘴角此刻扬起的淡淡笑意,倾城的眼神也没来由地莫名一黯,随后,她别过了脸,维持淡漠的语气继续陈述:“索额图昨儿个被审时已经担下了一切罪责,并没有提及太子半句,皇上今儿个已经下了旨,不就要将他处以极刑,而其家人和宗室亲眷,也会一并受到处罚——”

    这么快?!

    陶沝条件反『』地抬头,瞪大眼睛似是不敢相信。但很快,她便敛起了这副表,喏喏地低下头去。她记起来了,圣祖实录上记载,康熙皇帝处理索额图这一事统共就只用了短短不到七天的时间,索额图一党均受到牵连,从此士气大减。照这样看来,康熙皇帝心中应该是早就对以索额图为首的这些人存有堤防和不满,若不然,他打击的动作力度绝不会这么迅猛!

    想了想,陶沝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他非死不可吗?”

    倾城听罢神『色』顿时一懵,大概是一时没弄明白她话里的“他”究竟指的是谁,而后,她颇为意外地回过头来瞥了陶沝一眼,眉心蹙了蹙:“是的,非死不可!”她很是肯定地给出了答案,“光是他私动太子金印,便是不可赦免的死罪一条……”

    陶沝抿了抿嘴,问得有点心虚:“那……他知道么?”

    “你说呢?”倾城冲她挑眉,『露』出一副“你在明知故问”的表

    “那他……”陶沝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完,倾城便抢先一步接过了话茬,一字一句地咬音:“他如果在这个时候求,那便是自寻死路,太子之位亦会不保……”停了停,“而且,他心里也应该明白,皇上今次是下了决心要打击索额图一党的,他再求也是无用……”

    “……”陶沝又一次沉默了。这就是所谓的“成者王侯败者寇”吧?与其说,康熙今次要对付的是索额图一党,倒不如说康熙是想借此打击太子的势力,同时也警告他不要再动什么歪念头。他在『』太子做选择——不求,后者尚可自保,还能继续当他的皇太子;若求,那么便坐实了后者谋反的心思,太子之位自然就要被转手让与他人……

    如此一来,那个人一定会很为难吧?

    “倾城,我能求你个事儿吗?”

    “你说——”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尽量帮他在皇上说几句话?”陶沝偷偷瞄着倾城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出语试探,声音几近蚊讷:“在不危及到你自安全的况下,尽量帮帮他吧?”

    信任一个人是很难的事,但怀疑一个人却是轻而易举。说到底,事之所以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就是因为康熙还没有完全撤销对太子的怀疑。一个人的疑心一旦形成就再难以从心底根除,旁人能做的,就只有尽量让这份疑心减小到最低……

    这也是她目前唯一能帮到他的地方了!

    倾城对她的这番请求没给出任何回应,既没点头应声也没摇头拒绝,甚至,连最简单的面部表变化也没有。她只是深深地注视着陶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像是要以这样的方式将她的心看得一清二楚。好半天,她嘴唇终于动了动,却是牛头不对马嘴地抛出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话题:

    “九阿哥他已经在前跪了整整一了……”

    咦?!

    陶沝被这话惊得顿时忘了自己前一秒的请求,连带大脑也变得空白一片。她没想到九九会这样做,虽然他已经不是第132章上一篇倾城和康熙的对话,算是番外~呼呼~目的是为了揭『露』一下这件事的背后真相,免得到时候筒子们弄不清楚接下来的剧跳转。

    再下章,太子会出场~嘿嘿~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