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你愿意为我留下吗?(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倾城姑姑,皇上的『药』已经熬好了,那边问您要现在端过去吗?”

    伴随着倾城的问话声响起,门外传来的是两人都熟悉的薛公公的声音。倾城松了一口气,转头看了同样在缓气的陶沝一眼,有些言又止道:“既如此,那我便先过去了……”

    “嗯!”陶沝赶紧朝对方点点头,心有余悸。

    倾城快步走到门边,刚要开门,而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猛地顿住了脚步——

    “陶沝,我对你说这些话的用意,你该明白的吧?”她没有回头,只静静地站在门边,仿佛在对着跟前的那扇门自言自语一般。陶沝转看过去时,却只能对上她此刻得笔直的后背。

    “如果按照历史进程的发展,他这次是不会有事的,所以……”

    话到这里,倾城没再往下说,但陶沝已经明白了她包含在其中的深意。倾城不希望她有事,所以才告诉了她整个事件的幕后真相,为的就是不要让她轻易参合进去,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管。

    陶沝咬着嘴唇没说话,半晌,终于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给了对方回应。

    倾城推门出去了,离去之前又丢下了一句和九九先前所说过的、颇为类似的话,“陶沝,我是为了你好……”

    陶沝有些惊讶,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听倾城对她说过这么煽的台词。

    她觉得,倾城今次是真的在担心她的,从这句话里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只是——

    她的内心依然感到无比犹豫。

    真的什么都不要做吗?就像倾城说的那样,不闻不问,静观其变——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掉进那个为他设好的陷阱里,然后再眼睁睁地看着历史进程是如何上演和解决这一场闹剧的,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她好像做不到……

    如果,今次的事件并没有照着原有的历史进程发展呢?如果,最后又生出了另外一种结局呢?那么到时候,她会后悔吗?后悔自己没早一步加以阻止,后悔让那个人走上了绝路……

    倘若不是倾城今说起,她真的没想到这件事的背后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层错综复杂的内幕。

    按照倾城的说法,太子那在宴会前离场却又在之后带着军赶来救驾,定是早就知道了有刺客这件事。虽然她不清楚他是如何事先得知的——或许是八爷党的人里面有他的内应,亦或许是用了其他什么方法,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并没有将这则消息事先告知给康熙皇帝的,否则,康熙是不会对他起疑的。

    而关于刺客的这件事,那位康熙皇帝也应该是在事前就已经知道了。那里,她和巧巧在河边偷听到有两个穿着侍卫装的人说话,其中的内容定是和刺客的这一事件有关,所以巧巧当时才会表现得那般奇怪,她记得巧巧当时有说过会把那两人说的话转告给康熙皇帝,所以,康熙心里也一定早就意识到宴席间会有刺客出现,但他应该并不确定这些刺客究竟是谁派来的,所以,他才会假装事先不知,想要看看众人届时的反应,结果,太子的异常表现引起了他的怀疑……

    现在想想,当在南苑出现的那些刺客,很有可能就是有心人给太子设下的一个局——那些刺客的真正目的并非是想要刺杀谁,而主要是为了让康熙对太子产生怀疑,因为只要康熙对太子起了疑心,那么拉太子下位便易如拾芥。很有可能,连康熙和太子事先得到刺客的消息也是有心人设下的一个圈……

    虽然陶沝还无法猜到设下这个局中局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但她可以确定,这个人定是跟八爷党脱不开干系的。如若不然,八阿哥那里绝不会对十阿哥说出“我们完全可以帮他一把”这种话,而九九这段时间一直反常地宿在书房里忙前忙后的真正原因,想来也定是跟这件事有关……

    这些人联合起来为那位太子下设下了一个华丽丽的局,准备上演一出“引君入瓮”的戏码。一旦那位太子下有所动静,就会立马掉入他们的陷阱之中,而他的太子之位也就岌岌可危了……

    怎么办?

    她现在到底应不应该去告诉那个人真相,让他彻底断了今次想要谋反的心思……可是这样一来,原有的历史进程似乎也会跟着发生改变……如果她因而改变了整个历史进程,那么又会不会给当初再三对她强调说不可改变历史的师兄带来极大的困扰呢……

    就这样,陶沝独自一人留在那间书室里翻来覆去地苦思了半天,但最终却还是没能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来。

    正当她下定决心老老实实听从倾城的劝告、打算对此事采取不管不问的态度时,一个熟悉的香『色』影却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陶沝这会儿正走到书室门边,刚要抬脚跨出门槛,冷不丁地就看到正明间那儿的门帘被高高挑起,紧接着,某位华丽丽的太子下便优雅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没来由地一滞,当场顿住了想要跨出去的脚步。目光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前方的那个香『色』影。

    而那个香『色』影也很快发现了她的存在,亦是同样一滞,随即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这一次,他没再像上回在宫里遇见她时那样远远避开,而是选择了深凝望。

    而她也静静地回望着他,子轻倚着一侧的门框。

    两道视线就这样默默地纠缠在了一起,久久不曾分开……

    你等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我意识过剩,陶沝突然从对方的那双丹眸里读到了这三个字,一颗心也顿时为之一动。

    她突然觉得倾城先前说的很对,他心里定是存有谋反的想法的,虽然他之前从未对她说过,也从未在她面前特别表现出来,但是这一刻,她却意外地从两人的眼神交流中读懂了这一点……

    他真的是想反的!

    在确定对方有这种想法的那一瞬间,陶沝真的很想不顾一切、冲动地跑上前去告诉他自己所知晓的真相。但,还没等她迈开脚,倾城那厢就已跟着从明间里端着空碗走了出来,正好被她亲眼看到了太子和陶沝两人默默相对的这一幕画面——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站在外面的这两人也都发现了倾城的存在,当下不约而同地一齐转过头去看向倾城。六目相对,倾城的美眸中闪过一抹明显的凌厉。她拧着眉,神『色』坚定地冲陶沝这边摇了摇头,像是在对后者重复强调她之前所说过的话,陶沝心中才刚冒出的想要告知某人真相的念头也因而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她紧紧地抿唇看了倾城一眼,又回头瞄了瞄正站在院子当中的那位太子下,想了想,终究还是选择低着头跑开了。

    太子没有追上来,倾城也没有。

    ******

    陶沝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住处。

    因为怕被绿绮发现自己此刻的异样,她并没有立刻进门,而是躲在一个角落里大口大口喘气。

    腔里的那颗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个不停,就像是在反复地自问——

    怎么办?

    他想反呢!她真的不管吗?

    虽然倾城说按照历史进程,他这次是不会受到牵连的,而她之前看到过的清史资料中也的确是这样记载的。但,如果出现万一呢,别的暂且不说,如若继续照现在这种形任其发展下去,那他肯定是要被牵连进去的……依照那位康熙皇帝的个『』,绝对是不会容许谋反这类事在自己儿子上发生的,除非他抓不到把柄……

    那么,她要去阻止他吗?

    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的口,陶沝心中仍对这个想法感到犹豫不已——

    可是,她好像已经答应了倾城静观其变的……而且,如果真的因此改变了历史,那她又该如何善后?更何况,他那样喜欢猜疑的人,此番真的会无条件相信她的劝说吗?会不会,根本就不把她的劝解当一回事,亦或是,怀疑她另有目的……

    怎么办?

    她到底该不该去劝阻那个人?还是听倾城的话,不去『插』手这件事……

    有谁能来告诉她答案……

    “喂喂,你这家伙怎么又躲在这儿偷懒啊?小心被管事的李嬷嬷发现,肯定少不了挨一顿板子……”

    正当陶沝此刻躲在角落里为自己是否要去劝阻某人而感到无比纠结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对话声,听起来像是在这附近干活的小宫女,声音明显有些陌生——

    “放心吧,李嬷嬷她不会发现的!再说,像我这样的人,搞不好哪天就平步青云成了主子,到时候,她巴结我还来不及呢……”

    “你?变成主子?哼,你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白梦呢?”

    “这才不是什么白梦呢!那算命的跟我说过,我这命好着呢,以后绝对是当主子的料……”

    “哼,那敢问这位未来的主子,你现在怎么还和我一样只能待在这儿替别的主子洗衣服呢?”

    “那是时机未到!”

    “嘁,什么时机未到,我看纯属瞎扯!那算命先生说的话又能相信几分?纵使他算出你命里能当上主子又怎样,那也绝对是要靠你自己去进行一番努力才能得到的……如果都像你这样啥也不做,每天只知道干晾在这里发什么不切实际的主子梦,就算真有这个命也不见得一定能实现……”

    “你这是在嫉妒我……”

    “哼,谁要嫉妒你这样的人啊!你不肯听劝就算了,我去干活了,你就继续发着你的白梦去吧……”

    “……”

    耳边那两个小宫女的说话声渐渐小去,但陶沝原本混『乱』的思维却因而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那个小宫女说的很对!如果什么也不做,她又凭什么认为历史进程一定会照着她所期望的那样发展?就算她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是怎样,可若真的像这样什么也不做地干等着,她也还是会感到不甘心的……

    没错,她得做点什么帮他……

    因为她希望能看到他好好的,她不想他有事,也不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她一定得想办法劝阻他打消今次谋反的念头,横竖只要是在不改变既定历史进程的前提上就行了……

    这样想着,陶沝当即又按原路重新跑了回去——

    她得赶去阻止他,不管他相不相信她的话,即使不信也好,她也一定要阻止他放弃今次的打算,至少也要想办法先留住他,只要他不回去,她相信康熙皇帝这边也不会主动出手,那到时候还可以慢慢再想其他办法……只要今能成功留下他就好了……

    脑海里这样想着,陶沝这一路也跑得飞快。然而,当她重新返回康熙寝时,得知的消息却是太子已经回宫去了。刚走不久,是那位康熙皇帝让他早点回去的。

    陶沝当场傻了!

    在经过倾城之前的那番真相点拨,她当然不难知晓这位康熙皇帝此番要某人早点回宫的真正目的并非是为了让后者回去处理国事这般简单,他根本就是在引对方入瓮。而如果某人今真的就这样回去了,那么后果便会不堪设想……

    陶沝在原地呆愣了两秒钟,随即又迅速拔脚往园门处飞奔而去。

    她不管了!

    就算会被别人看出什么也好,她也要尽力阻止他离开!既然他们说他才刚走不久,那定是还没有走远的,现在去追一定还能追得上的……历史进程什么的都去见鬼吧!她才不要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上那条不归路,她不要他出事……

    万能的主啊!

    她从来没有这般虔诚地求过谁,但求您这次一定要拦住他,别让他走,别让他们两人就这样生生错过……

    陶沝猛喘着气,丝毫不敢有所停歇地一路狂奔到了园门处停驻马车的地方。中途还不小心摔了一跤。头发上和衣服上也都被因此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黄土,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有些脏『乱』。管马车的那些太监们都被她的这副模样给狠狠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是刚从哪个黄土坑里爬出来的!

    不过陶沝本人已经不在乎了,她只想知道那个人到底走了有多久,自己又还能不能追得上。

    或许是因为陶沝今次祈祷的心的确非同一般的虔诚,也或许是上天果然有好生之德,所谓的“主”这一回终于算是显了灵——

    就在陶沝一个劲儿地追问某人的行踪时,其中一位管马车的太监告诉她,太子爷的马车还在园中。

    既然马车还在,那就是他人还没走!

    听到这话,陶沝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差点瘫在了地上——

    幸好她赶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先来更了~郁闷啊~现在才发现这周有字数要求啊,惨了~尽力更了~

    可能会有不少虫,筒子们先见谅,某唐会慢慢改的~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