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两后,那位华丽丽的康熙皇帝果然带着一大票人前往畅园小住。

    太子被留下监国,大阿哥据说是前些子里不知因何事得罪了康熙皇帝,被暂时贬去古北口的柳林营反省思过,其他成年的皇阿哥中就只有三、八、十三、十四四位阿哥随驾,而未成年的阿哥则是从十五一直排到了十八,至于其他阿哥都各自留守城中。后妃带了三位,分别是德妃,宜妃,以及那位后被晋为密嫔的王贵人——即十五十六十八的生母。另外,玉蕤,巧巧和苒若等人也都有一同前往。

    陶沝今次也在随行之列。

    说到底,她还是没有勇气违逆宜妃的意思。虽然九九在得知宜妃要带她一起前往畅园时曾打算替她回了的,但她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决定应了宜妃的要求为好。当然,用她的话来说,没必要为了这个让九九和宜妃起冲突。反正她也没去过畅园,正好跟去见识见识。

    除此之外,陶沝那里没能在宫中见到倾城也是她此番想要跟来的理由之一。怎么说也是价值不菲的翡翠镯子,她可不想让别人帮忙转交。不过,她在离开乾清宫的时候倒是意外遇见了那位华丽丽的太子下,然而对方的反应只是远远地朝她这边看了一眼,跟着便头也不回地转走开了。

    对此,陶沝的心里也说不上是何种滋味。只是隐隐觉得,那个人好像是在刻意避开她……

    ******

    皇帝今次出行的队伍依旧浩浩『』『』,规模壮观。

    陶沝被巧巧拉到了她和玉蕤、苒若三人所乘坐的马车里一起上路,同行的还有小银子。话说,这小银子自打那里无意中破坏了她和九九之间难得培养出来的亲密气氛,其后就一直被九九列入了重点黑名单,以至于那之后每次他来她房里,都会先要求绿绮把小银子给抱出去。

    虽然小银子不讨九九的喜欢,但它似乎和这三位皇家公主十分投缘,一举一动都能驳得三位公主的哈哈大笑,其卖萌求宠的本事也可说是无师自通。

    陶沝总结了一下得出结论,因为小银子是公狗,所以同『』相斥、异『』相吸。

    “桃子,你听说了么?”嬉闹之余,巧巧率先透『露』了一则消息,“十四哥过几也要娶亲了……”

    “嗯!”陶沝轻轻点头,很想接话说她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但还没等她开口,玉蕤那厢已经先一步发了话:“子已经定了么?”

    “可不是?”巧巧朝她点头。“德妃娘娘那儿连他娶嫡福晋的子都已经定好了呢……”

    闻言,陶沝不由地当场噤了声,而后立马逃避似地撩起马车一侧的窗帘向外张望,谁想她这边才刚撩起帘子,视线便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斜前方不远处、那个正骑着一匹黑『色』高头骏马的十四阿哥上。而好死不死的,十四阿哥这时也恰好回过头来往她这边注目,陶沝吓得立即别回脸去,忙不迭地将帘子重新放了下来。

    她突然有点害怕见到十四阿哥。

    那里,对方问了她那个问题,也没等到她的答案就径自走了,留下她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想了很久。暂且不论那位完颜嫡福晋,十四阿哥今次被迫娶那位小宫女如芸,她多少也是该担些责任的,可是事已至此,她也想不出自己还能作何弥补。

    “桃子,你在窗外看到什么了?”玉蕤最先发现她的这一不正常反应,很是有些好奇地问道:“怎么吓成了这副模样?”

    “不,没什么……”陶沝接连吸了好口气,随后故作镇定地回给她一笑,“我原本就只是想掀窗透透气罢了,一直坐在马车里,总觉得口闷闷的……”

    “原来如此!”见她这样说,玉蕤倒也没再多想,随即便低下头去抱着小银子继续逗乐。

    陶沝正暗自庆幸对方还好没有深究,冷不丁的旁边就传来一句:

    “可是,十四哥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

    这话是苒若说的,而且说得着实有些突兀。至少,其他三人没想到这话会从她的嘴里冒出来。

    一瞬间,马车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她,连前一秒还只顾着逗乐的玉蕤也忍不住惊讶地抬起了头。

    滞了滞,巧巧率先反应过来:“如果我要娶的是我不喜欢的人,那我也是高兴不起来的……”

    “那件事我之前也听说了——”玉蕤语气淡淡地在她后面接上一句,眼光却自始至终都落在此刻被她抱在怀里的小银子上。“……只是,十四弟平素就算再怎么强硬行事,也终究是拗不过皇阿玛和德妃娘娘的……”

    没错!这就是生活在这座紫城里的悲哀——

    陶沝也在心里跟着暗暗感叹。

    却不想,一旁的苒若此刻又再出惊人之语:“若是这样,那我宁为玉碎的!”

    陶沝闻言一震,正愣神呢,玉蕤那厢已先一步神『色』巨变:“苒若,这话断不可胡说的!”

    “就是就是!”巧巧也赶忙在玉蕤后面跟着帮腔,“苒若,你怎么能这样想?”

    苒若没说话,只是有意无意地往陶沝这边偷瞄了一眼,似乎想看看后者会有何反应。而相较于其余两人,陶沝此番的反应却是明显慢了一拍,顺带思维也错了一节:“苒若有喜欢的人了?”

    此语一出,车厢内顿时像是砸下了一枚重磅炸弹。玉蕤和巧巧两人的眼光当即齐刷刷地一致望向陶沝,跟着又不约而同地一起转到她旁的苒若脸上。

    苒若涨红了脸,贝齿紧紧咬住下唇没有答腔。但她的这种反应,却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陶沝的猜测。

    陶沝嘴角立时一抽。难道苒若真的已经有心上人了?可是……怎么会?!她自认前段时间一直都陪在苒若边,若是对方真有什么喜欢的人,一定会『露』出些许蛛丝马迹,而她,对于这类敏感问题也一向是最具好奇心的,不可能完全感觉不出来……

    这样想着,她立刻转过头去看向巧巧,想要从后者的上探知一二,而另一边,巧巧见她这会儿突然将探究的目光投向自己,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当下亦莫名地红了脸,随即便迅速将头扭到了与她相对的另一边。

    陶沝的嘴角再度一抽。难道说,巧巧她也有了?!

    陶沝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转向玉蕤,而玉蕤那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此刻的注目审视,依旧坚忍不拔地径自低头逗狗,但那抹原本浮于脸颊处的淡淡红晕却已一路烧至了耳根。

    陶沝这下子彻底凌『乱』了!

    没想到她在这个朝代里只待了一段时间,各种感官神经便已经粗犷退化到了这般地步,竟然连平里与她关系要好的这些人到底喜欢谁,她都全不知晓——

    她得反省!深刻反省!

    于是乎,在遍观那三人各自脸上的表之后,她终于弱弱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咳——那个,我能问问都是谁吗?”

    ******

    陶沝的“刨根问底”之举最终溺死在其余三人的无声沉默中,若不是有小银子夹在其中逗乐,四人之间的尴尬气氛或许会一直持续到下车为止。

    畅园很快就到了。里面的各种建筑景致皆让人眼前为之一亮,俨然不比皇宫内逊『色』。

    待安顿好自个儿的住处,陶沝便将绿绮和小银子双双留在屋内,自己则偷偷抱着锦盒跑去找倾城。倾城那边显然比她要忙得多,陶沝自然也不好意思太占用对方的时间,便直接将那个装有翡翠镯子的锦盒打开递到她面前,简单明了地表达了来意:

    “这个是九九给我的,你挑一个吧?”

    不得不说,她这话问得颇为没头没脑,而倾城听得也是云里雾里。“你……这是何意?”

    “噢——”看出倾城此刻满脸生疑,陶沝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对其好好解释一下这对镯子的用处。“因为这两只翡翠镯子刚好是一对的,所以我想可以做拿来做姐妹淘的信物……”

    “姐妹淘?”倾城本能地皱了皱眉。“你是说……我们两个?”

    “对啊,就是闺蜜嘛!”陶沝点点头,答得甚是

    倾城听罢没作声,可脸『色』却是当场微变,连带眼神也跟着莫名一黯。

    “怎么了?倾城你不喜欢吗?”陶沝自然觉察到了对方无意间泄『露』的这一异样绪,脸上的表没来由地闪过一丝失望。难道她是不想做自己的闺蜜么?

    “不!”大约是不忍见她扫兴,倾城略微滞了滞,终究还是从盒子里拿起其中一个进了自己的左手腕,低声赞道:“这镯子很漂亮!”顿一下,“应该是属上品的……”

    “倾城你喜欢?”陶沝被她这种言行不太一致的举动给弄得当场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倾城微倾嘴角,朝她轻轻点了点头。

    见状,陶沝脸上扬起的笑容顿时有如无数花瞬间绽放,极尽灿烂。

    只见她喜不自地拿起了锦盒内剩下的那个镯子,“那这个就由我戴了!”说罢,瞥一眼倾城的左手,道:“既然倾城是戴在左手腕,那我便戴在右手腕——”她自说自话地好镯子,然后将自己这只戴着镯子的右手伸到了倾城的左手边,然后眯缝着眼睛微笑打量:“嘿嘿,倾城你看,这样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陶沝最后这句话说得颇有点没心没肺。但因为一直低着头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对翡翠镯子上的关系,所以她始终都没有留意到站在自己旁的某人的嘴角微微泛起了一抹苦涩。

    ******

    当陶沝满心欢喜地送完镯子从倾城那里出来,还没走多远就遇上了十三十四两位阿哥。不用说,十三阿哥一定是来找倾城的,而至于那位十四阿哥嘛,她承认以自己的智商是永远无法理解他的那番异样思维的。

    三人各自行了礼。

    十三阿哥显然是找倾城有急事,话不到两句便告辞匆匆走了。

    而十四阿哥却是一动不动地留在了原地,并未跟着前者一同离开。

    见此景,陶沝心中噔时没来由地一凛。这家伙铁定又在打算找她麻烦!

    在意识到这点时,有那么一刻,她其实真的很想不顾一切地扭头就跑,不过她终究还是忍住了。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总结,对方不动,她最好也不要随便『乱』动。

    沉默。

    两人各怀心思地彼此僵持着。

    就在陶沝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快要站抽筋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意外的脚步声,陶沝几乎是下意识地转就想跑。只是还没等她有所行动,她整个人就已经被那位十四阿哥给强行拉进了一旁的草丛里,并同时被其死死地捂住了嘴巴。

    陶沝原本想要反抗,但碍于眼下的形势,只得暂时作罢。

    不一会儿,她的视野中便出现了两个高大的陌生影。

    两人都是侍卫模样的装扮。此时此刻,他们正一边往草丛方向走来,一边交头接耳地小声商讨着什么——

    值得陶沝庆幸的是,他们这次说的都是她能听懂的汉语。

    “哎——我今可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什么秘密?”

    “八阿哥他现今并不在房里。”

    “你脑子进水了吧?这算什么秘密?”

    “可是,跟在他边的那些下人一个个对外都称他正在房中休息……”

    “这……也正常嘛!他肯定是有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私事需要去做……就像上次,我们副统领不是也用这招溜出去跟人打牌的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你留意到了没有?他今随驾的那辆马车里其实是空的!”

    “你说什么?!”

    “千真万确!我绝不诳你!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后来我又偷偷溜去他今乘坐的那辆马车上确认了一下——我敢跟你打包票,八阿哥他今次并没有随圣驾来此地……”

    “这……他怎么敢?!如若被皇上知道了,那可是切切实实的欺君之罪!”

    “嘁——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更何况,我觉得皇上那边搞不好早就已经知道了……”

    “那,怎么会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所以我才说嘛,这里面定有蹊跷!倘若贸然跑去告密,弄不好就直接做了冤大头……”

    “……”

    谈话间,那两名侍卫已经从陶沝和十四阿哥此番藏的草丛旁边经过,且越走越远。他们好像都没有注意到草丛里这会儿还藏有另外两个人。而后二者对于他们今次的谈话内容显然都双双表现得极为震惊。

    八阿哥今竟然没有随驾?这怎么可能?!

    陶沝只觉得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简直就如同平地惊雷,一时有些接受无能。而且,就像刚才那两名侍卫分析的,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像八阿哥那样小心谨慎的人,又怎么会明目张胆地做出这种事……要换作她旁边的这位十四阿哥倒还有点可能……

    这样想着,她不由地转过头去看向侧的那位十四阿哥。此刻,后者已经松开了适才对她的钳制,一双星眸紧紧盯着刚才那两人远去的方向,眼神明显有些不对。

    陶沝担忧地望着他。

    这家伙应该不会笨到跑去康熙那边告密吧?虽然他现在貌似还隶属四爷党一派,但不久的将来,他很有可能会随历史进程转为八爷党的人——这种“半路出家”的份其实是很尴尬的!尽管她并不清楚这位十四阿哥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如果换作是她的话,眼前这件事肯定还是选择不要管为好!

    只不过——

    如若他今次真的去捅了八阿哥的篓子,那他是不是也就会从此跟八爷党那边彻底撇清关系了呢?

    脑子里就这样胡思『乱』想着,陶沝猛地一回神才发现,旁的那位十四阿哥此刻正若有所思地回望着自己,目光难掩灼烈。

    陶沝的脸上顿时一片赧然。“十,十四爷……那个……”

    然而,十四阿哥仿佛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透出的这份尴尬,他只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像是要从中找寻并确认什么。半晌,他突然别过脸去,幽幽地从嘴里迸出一句:“……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嗨?!

    陶沝当场一怔。这好像是她刚刚想要说的台词!

    “记住了?”见她语出惊诧,他又回过脸来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地冲她再度强调,脸上的表是少有的郑重。“你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

    摄于对方的这种强硬气势,陶沝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呵——”

    见她此刻表现得这般乖顺,十四阿哥先是一愣,继而难得得朗笑出声,顺带单手握拳在她脑门上用力一敲。陶沝还来不及呼痛,他已径自站起,丢下一句话翩然离去——

    “你先回去吧!爷今儿个还有事,改再去找你……”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