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能尽如人意(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四四大人离去前留下的一番话着实有些古怪,特别是说十四阿哥的那部分,陶沝猜想,他是不是误会了十四阿哥对她有那方面的想法,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她,不要和十四阿哥走得太近。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陶沝很想对天……不,对着她家小银子发誓,她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想过要招惹十四阿哥的。她不喜欢十四阿哥,从以前第一次接触清穿小说的时候就一直不喜欢这号人物,至于具体为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很可能,仅仅只是不喜欢十四这个排名而已。

    因为十四岁那年发生的事,对她来说,是个噩梦。

    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她的那个人,在那一年死了。

    是因为她死的。

    “大师,如果我除了现在故去的这个亲人之外,还想见另一个已经死了很多年的亲人,那么,我这样每跪拜地藏菩萨画像,并念诵他的一万遍名号,也会有用吗?”

    大约是因为四阿哥的一席话而想起了以前的事,两天后,陶沝又抽空跑到了净空大师那儿去请教佛法。依旧是净空大师的禅房。依旧是两人单独对面而坐。但这一次,陶沝问得很小心。

    净空大师合掌回她:“居士若是心诚,则自然矣。”

    “可是,她已经故去有六七年了,而我却从来都没有梦到过她……”陶沝有些半信半疑,小嘴也不自觉地高高翘起,“我一直都很想见她一面的……”

    净空大师淡笑:“沒有梦见,便表示这位故人已经超度。若常常梦到,那才是麻烦!”

    “可是,可是……”陶沝显然并不满意对方的这个答案,还想努力证明点什么,“她生前是最喜欢我的,也最疼我,那又为什么会不来看我呢?”

    净空大师这次没有正面回答,半晌,突然幽幽地从嘴里道出一句:“居士心中应是对这位亲人十分有愧吧!”

    “你,你怎么知道……”陶沝当场愕然。她的话里难道有表现得这般明显么?

    净空大师但笑不语。

    眼睑垂落,陶沝默默地低下头,“她当初是为了救我才死的……”顿一下,神更加哀怨,“是我害死她的……”

    话音未落,净空大师已经打断了她的自责。“居士此言差矣!”

    他的嗓音浑厚而富有说服力,亮如洪钟。

    “人命有天数,居士不该如此自责,须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前世因,后世果;三世轮回,因果报应;天运循环,无往不复……你的亲人之所以救你而往生,是因为对方前世欠了你一条命,在那时归还了而已……”

    “她……前世欠我的?”

    “正是!六道轮回,你的那位亲人在前两世中定有一世欠你,所以才会在那世归还于你……因为这因转变成果并不是即时的,也需要缘,到了合适的时候,因缘具足,果才会发生。只要种了因,这因就永远不会消失,只要没碰到缘,因可以生生世世伴随你,直到有一天,因缘际会,果报成熟……”

    “可是……”

    “当然,居士若真想见,可继续用贫僧之前教你的那方法施行,只是……居士心里该明白,人的一切痛苦起源于执着,执念太深,易入歧途,居士应放下执念……”

    “……”

    从净空大师的禅房里出来,陶沝的绪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她当然知道大师劝说自己的那番话极有道理,但,所谓的执念真要放下,又谈何容易。

    漫步回到自己所住的那间禅房,陶沝推门便看到了一个让她大感意外的影,差点吓了一跳——

    那人是倾城。

    没错!如假包换的倾城!

    此时此刻,她正襟端坐在屋内的圆桌边,即使上只穿着一件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平常衣装,整个人也显得格外光彩夺目。小丫鬟绿绮站在一旁为她添茶,见陶沝这会儿进来,忙微笑着迎上前来道:“福晋,倾城姑姑已经在这儿等您很久了……”

    “倾城,你怎么会来?”不可否认,能在这里看到倾城,陶沝心里称得上是惊喜万分的。若不是绿绮就在旁边,她真想立刻扑将上去,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陶沝真的没有想到倾城会来这里看她。据她之前进宫见宜妃那次得到的消息,倾城好像自南苑回来就一直被“借调”到毓庆宫照顾那位肩膀中箭的太子下,大约已达一月之久。这期间,十三阿哥找尽理由天天往毓庆宫里跑,生怕两人之间会就此生米成炊。

    说实话,陶沝心里极度怀疑那位华丽丽的太子下是不是故意的,搞不好,他对倾城还没死心,想借此机会发展一下久生,或是有什么其他目的。要不然,他的肩伤又怎会好得那么慢?连她心口的箭伤都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而他的伤却还只是刚刚结痂……

    正想着,倾城那边已经放下茶盏,淡淡地开了口:“我自然是来看看你这个被九阿哥赶出来的嫡福晋,在这儿过得怎么样了……”

    “呃,那个,其实我不是……”陶沝被她讽刺得一脸尴尬,本能地想要出声辩解,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瞟了一眼站在旁边同样脸色不佳的绿绮,用眼神示意后者先出去。

    待绿绮阖上门离开,陶沝立马粘到倾城边,好不亲昵地伸手紧紧抱住了对方,将脸贴到了她的怀里:“倾城,我好想你……”

    “别想用这种方式蒙混过关——”见状,倾城的嘴角虽然微微向上倾了倾,但从嘴里迸出的话却依旧冷淡无比:“你究竟是怎么惹你家那位九阿哥生气了?居然还气到要把你赶来这里的地步?就因为你替五阿哥挡箭的那件事?”

    “差,差不多吧……”陶沝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倾城解释她和九九之间的一些“恩怨仇”,回答得很是支吾:“他问我为何会替五阿哥挡箭,到底是报恩还是倾慕,我说我已经记不得以前的那些事了,当时只是体本能的反应,结果……”说到一半,正对上倾城满脸质疑的表,又赶紧补充:“天地良心,我可没说谎,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衾遥以前的事的……”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体的本能反应?”倾城将她的话慢慢地重复了一遍,似是对于这个说法很感兴趣,“你是说,那时候并不是你主动要去替五阿哥挡箭的?”顿一下,像是回想起了什么,当即惊呼一声:“难道,挡箭的那个是衾遥?你曾经提过的,一直在你体里的那个真正的衾遥?”

    “嗯嗯!就是这样!”陶沝激动得连连点头如捣蒜,总算有一个肯相信她的人了!“当时我看到五阿哥要被箭中的时候,体就自主动起来了,我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原来如此,难怪你当时的眼神和表都很奇怪,一点也不像是平常的你……”倾城语调平和地自言自语,像是在若有所思。没多久,她又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她现在还在你的体里面么?”

    “不,她应该走了!”陶沝闷闷地回答,语毕却见倾城眼带狐疑地看着她,像是在问她为什么可以这般确定,“我可以感觉得到!”陶沝郑重地强调,但脸上的表却因而变得更加郁闷起来:“因为现在看到五阿哥的时候,我已经不会紧张和心痛了……她真的走了……”

    此语一出,倾城先是一愣,随即在发现陶沝脸上流露出的那满满内疚之时,原本淡漠的表也随之缓和了下来,她似是想说些安慰陶沝的话,可踌躇良久,最终只淡淡吐出了四个字:“走了,也好……”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