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穴来风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因为一心想着要去寺里给衾遥立个牌位,所以陶沝第二天早早就起了,却并不是被小丫鬟绿绮叫醒的,而是被睡着边的小狗给吵醒的。

    一番梳妆打扮之后,陶沝便带着绿绮和小狗光明正大地坐轿子出府。

    原本其实是不打算带小狗去的,因为它的伤口不宜随便移动,可是这只小狗显然是不想被单独留在房里,硬是咬着陶沝的衣摆不肯松开,还一直发出哀怨的汪呜出声,大有不带它去就是要自此抛弃它的感觉。陶沝百般无奈,只能带上它一起。

    不过,令陶沝感到十分意外的是,她此番出府竟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挠。那些原本每次只要她出门就会像拔树搜根一般彻底盘查的守门侍卫们,这次几乎连问都没问就很客气地放了行,且态度也恭敬得让陶沝忍不住心生怀疑,难道九九已经打算从此对她放任自流了?

    尽管明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眼下能够如此顺利地出府,陶沝心里还是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她本来还以为定要经历一场恶战的呢!

    轿子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陶沝之前去过的那家万寿兴隆寺。

    这次接待陶沝的是一位看起来明显上了岁数的僧人。人称净空大师。据说和现任住持同辈,长得慈眉善目的。陶沝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他符合所有电视剧或者小说里所描述形容的那种得道高僧的形象。包括对方说出的话也是句句富含哲理——感觉异常亲切,却又字字犹如醍醐灌顶。

    因为房间里这会儿只有陶沝和净空大师两人,所以陶沝也相当直接地开了口:“大师,我今前来,是想给一个人立往生牌位!”

    净空大师反问得满脸慈祥:“可是贵居士家中的亲人亡故?”

    居士?是指她吗?一般不是都叫人施主的么?

    “是的!”虽然陶沝对于这个略显陌生的称呼有些愣神,但还是郑重地朝对方点了点头。“所以,我想给她立个牌位超度她的亡魂,但不知道该怎么做?”

    “居士有心了!”净空大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答得很是专业:“中之寿命,每七为一周期,亦即每七内皆有可能转世一次。故每七需为亡者诵经、做七或拜忏、念佛,以增亡者之福,期令投生善处。若亡者善根深厚,或可藉念佛功德得度,往生极乐世界……”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什么?七天?”陶沝听得云里雾里,不过总算还是抓住了某个重点词。“可是,她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就……不对!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而且,我之前昏迷了很久,大概有一个多月了,那岂不是都错过了?!”

    别说“头七”了,连“三七”和“五七”都没赶上!这下完蛋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弥补……

    “所谓七一周期之寿命,不过为一概略数字,并非定如是。也有断气后三、四即转世,亦或逾月未投胎者……”净空大师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其中有一丝的波动。脸上的表也始终维持着一片云淡风轻。“只是,切不可超过七七四十九,倘若于此期间内尚未投胎转世则会沦为鬼道,即化为鬼,之后便极难超生……”

    “不是吧?沦为鬼道?那……那怎么办?”陶沝被对方这话吓得立刻瞪大了眼睛,“……而且,而且我要怎样才能知道那个人是否已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大师合掌继续念佛:“等居士自己念佛到一定阶段就能知道了。居士要问別人,別人說去了,或者沒有去,都不可靠。所以,一定要等到自己功成就才能晓得……”

    呃……这话说得貌似极有道理!可是——

    陶沝嘴角本能地一抽:“大师,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我现在才开始念佛,那么等我能知道她是否往生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吧?如果知道她是往生了还好,万一她堕入了鬼道,那我岂不是连弥补的机会也没有了?更何况,我,我其实不……”

    权衡再三,陶沝最后还是把原本想说的“不信佛”三个字改成了“不会念经”。

    大师听罢笑了笑:“居士此言差矣,念佛不一定要念经,念佛号也可以。只不过,为他人迴向,心一定要真诚恳切,不可敷衍了事。正所谓‘诚’则灵!”

    “佛号?那不就是‘阿弥陀佛’吗?”陶沝这一次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大师确定只念这一句就可以了?!”

    “正是!居士想要超度亡魂,那便沒有什么比念‘阿弥陀佛’更殊胜的方法了!无论世间多重的罪业,都只要念‘阿弥陀佛’即可迴向。这个力量看似简单实则不可思议,超出了所有一切法门……居士只要能在一段时间之內把这个功德做圆满,便可得偿所愿!”

    净空大师说这句话的声音听起来甚为空灵、震撼。陶沝就算想不相信也质疑不起来。

    “真的吗?”她下意识地反问,而后又突然想起自己今次前来的最初目的。“那……这个牌位又该如何立?我之前听人说,超度牌位就是亡者的家,如果不立,亡者就会居无定所,是这样吗?”

    大师又是淡淡一笑:“贫僧不知居士是从何处听来此种说法,不过在贫僧看来,这所谓的立牌位其实只是一种习俗,和超度亡者没有任何关系……”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一下,许是因为看见了陶沝那张瞬间垮塌下去的小脸,好一会儿才接下去道:“不过,居士若坚持要以此作为寄托,贫僧也可以吩咐下僧为你置办……”

    闻言,陶沝立刻冲他点头,应得那叫一个恭敬有加:“既如此,那就谢谢大师了!”不管是不是所谓的精神寄托,她还是坚持想为衾遥立个牌位……至少,这样能够证明对方也曾经在这个世上活过……

    “对了,敢问居士想为其立牌的这位故人的名姓?”

    “衾遥,董鄂.衾遥……”

    ******

    如愿以偿地为衾遥立了牌位,陶沝决定在这间万寿兴隆寺里多待一段时。一来是为衾遥念佛以求往生,二来是因为那位净空大师教给了她一个能够见到死去亲人的方法——

    《地藏菩萨本愿经》里有云:是人更能三七中,一心瞻礼地藏形像,念其名字,满于万遍。当得菩萨,现无边,具告是人,眷属生界。或于梦中,菩萨现大神力,亲领是人。于诸世界,见诸眷属。

    翻译过来就是,只要在21天内虔诚礼佛,念满地藏菩萨的名字超过一万遍,你就可以梦见已故的亲人在冥界过得如何。

    话说,倘若是在以前听到这种说法,陶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认定对方是骗子。可是现在,她却莫名地相信了,甚至,还深信不疑。或许,这是因为对方的话正好戳中了她的软肋,就和现代社会里大多数骗子能够成功骗人上当的原因一样——

    她真的很想见衾遥一面,不管用什么方法,也想亲眼见她一面,亲口问她一些话。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因此,陶沝打定主意要在寺里待满21天,并为衾遥念满十万声佛号超度。

    小丫鬟绿绮对于她的这个决定表示强烈反对,但终究拗不过现阶段已然铁了心的自家主子,遂只好单独回九爷府去取了两人的换洗衣服和一些常用品过来。九九那边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应。因为绿绮这一趟很顺利的带着东西重新返回了寺里,只是回来以后,绿绮整个人的绪看上去明显有些低落。陶沝问她原因,但后者却死活都不肯说。

    就这样,陶沝算是在这间万寿兴隆寺里安顿了下来。每天除了虔诚念佛号就是抱着小狗晒太阳。子一天天过去,小狗的腿伤慢慢地好了起来,而陶沝的心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人都道佛家乃清静之地,住在寺里果然是有利于调节心,修。倘若不是因为那些僧人每开早课念经的时间实在过早,导致她每每睡眠不足,以及餐餐饭菜里没有一丁点腥,导致她做梦都在啃鸡腿,陶沝私心觉得,即使让她在这里待一辈子也是愿意的。

    不过,这样的清静子在过了大约七天之后,便再度变得不清静了——

    “桃子!”

    大约是第八辰时左右,陶沝还抱着小狗坐在树底下晒太阳,九公主巧巧和十四阿哥突然前来造访。而这次同行的还有着一个大肚子的菡蕊。

    陶沝对于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三人组合感到有些意外,待招呼他们回自个儿房里坐下之后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们三个怎么会一起来?”

    不等其他两人开口,巧巧已抢先回答:“因为十四嫂说,她今想来寺里为即将出生的孩子上香祈福,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顿了顿,视线停在了陶沝此刻抱在怀里的那只小狗上,“咦?桃子,你抱的这只小狗是打哪儿来的?以前我怎么都没见过?”

    “噢,这是我前些子从路边捡来的!”陶沝循着她的眼光落在了怀里的小狗上,正对上小狗那双乌溜溜的、这会儿正瞪得大大望向她的黑眼珠。嘴角不自觉地一弯,她忍不住伸手柔柔地抚摸了一下小狗的脑袋,而后语带怜惜道:“它当时受了伤,流了好多血……我一时心软就把它抱了回来……”

    “汪呜——”就像是为了附和她的这一说法,怀里的小狗也适时地发出了一声轻叫。

    “哎呀,当真是好可啊!”见此景,巧巧也跟着凑过去伸手摸了摸小狗的头,抿嘴嬉笑:“桃子可有给它取什么名字没有?”

    “呃……还没决定呢!”一说起这件事,陶沝就忍不住叹气,“本来是打算叫淘气的,可是小狗好像不喜欢……”

    “噗——淘气?”巧巧听罢不当场喷笑,连带坐在旁边的十四阿哥和菡蕊两人也都各自忍俊不。“为何要取这名?”

    “因为我叫陶沝啊,所以我的狗自然要跟我姓啦!”陶沝回答得甚是理所当然,“本来我还想了很多其他名字的,只是小狗都不同意,结果这个名字的问题就被一直无限拖延中了……”

    “哼——”她话音未落,十四阿哥已忍不住在一旁插话,“你怎么知道它不喜欢?”

    “这个……”陶沝咬唇看了他一眼,微微嘟起嘴回道,“自然是小狗说的!”停了停,又低下头冲小狗问了一句,像是在作最后确认,“你说对吧?”

    “汪呜——”这一声应得相当干脆有力,惹得在场众人都笑了。包括十四阿哥在内。

    而从刚才起就一直未曾开口的菡蕊此时也忍不住在旁边出声:“看来九嫂不止人特别,连养的狗也是如此与众不同,很有灵呢!”她说着,微笑地朝陶沝伸出手,“能让我抱抱吗?”

    “不行!”陶沝反地将小狗死死搂进自己怀里,然后在其他三人随之露出的疑惑目光中拒绝得斩钉截铁:“怀孕的人最好不要碰狗,不然很容易导致流产或者胎儿畸形的!”

    “什么?”菡蕊才刚伸出去的手顿时一僵。而十四阿哥也忍不住皱眉追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陶沝被他问得一滞,当即支吾着解释道:“这是因为……唔,董鄂之前不是有说过吗?董鄂家人怀孕的时候,董鄂曾一直陪在边照料的,所以……”

    “既然如此,那还是听九嫂的吧!”虽然陶沝这话说得过于语无伦次,听起来让人总觉得可信度不大,但菡蕊还是好脾气地笑了笑,缩回手,转头看向十四阿哥细语相向:“爷,妾想去前堂给未出世的孩子上香祈福,您陪妾一起去吧?”

    十四阿哥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头来有意无意地往陶沝这边瞟了瞟,终是点了点头。

    两人起告辞。

    陶沝将小狗交到巧巧手里,也跟着起送他们两人出门。站在门边,望着十四阿哥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菡蕊渐渐远去的背影,陶沝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某段记忆再度被唤醒,恍惚间,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一幕熟悉的过往画面,她曾竭尽全力都想要忘掉的场景——

    ……

    “小姨,我们去庙里拜菩萨就能保佑小姨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出生吗?”

    “听说是这样呢,所以,陶沝到时候也要帮着小姨一起求菩萨哦——”

    “好!陶沝一定会诚心诚意地帮小姨求菩萨保佑,保佑让小姨肚子里的孩子顺利降生……不过,小姨之前答应陶沝的话也一定要算数哦——陶沝要小妹妹的……”

    “嗯!我们一言为定!”

    ……

    不要再想了!

    狠命摇头,陶沝双手抱着脑袋蹲下去。明明都说过不要再去想了的,为什么偏偏现在又被她想起了这个噩梦……

    没错,那是个噩梦……

    自从那件事过后,她对一切怀孕的人都尽量避而远之,就是害怕从那些人的上看到那个人的影,害怕回想起关于那个人的往事,可是,终究还是会像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想起……

    如果可以,她真想将自己过往的记忆跟衾遥的一起消除,从此再也不要忆起……

    “桃子你怎么了?”看出陶沝这会儿的神举止都有点不对劲,巧巧忍不住抱着小狗上前打探。

    而陶沝则仰头冲她挤出一个笑,摇头:“不,我没事!”

    巧巧若有所思地盯着她,随后也跟着蹲下,小声出语试探:“桃子,你是不是不喜欢菡蕊啊?”停一下,对上后者倍显讶异的眼神,“你在介意十四哥今把菡蕊也给一起带来了么?

    “怎么会?”陶沝当场瞪大了眼睛,有点想不通对方为何会冒出此种想法。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可是,你刚才对菡蕊的态度明明就很奇怪,小狗也不让她抱,而且从头到尾看菡蕊的眼神也很奇怪,难道你都没有发觉么?”见她否认,巧巧不再度出语抢白,顺带也帮某人做下解释:“其实十四哥今会带菡蕊来是有原因的,并不是……”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因为看到菡蕊而想起了一个人,跟她本人没有关系……”不等对方把话说完,陶沝已经果断地打断了她解释,“再,我之前就已经跟巧巧你说过了吧,我喜欢的人不是十四阿哥,所以,我对菡蕊没有任何敌意……”

    “是这样吗?”听到她那句不喜欢十四阿哥,巧巧的脸色莫名一黯,但紧接着又立即追问道:“难道,桃子你真的……还对五哥念念不忘?”

    嗨?!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

    陶沝有点郁闷。她不过就是之前好心替五阿哥挡了一箭而已,为什么每个人现在都跑来问她这个问题?宜妃不是说那位五阿哥已经解释过了吗?难道他说的那个理由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

    呼——那该是有多么不靠谱啊!这样一来,她貌似更加好奇那位五阿哥当时到底说什么了……

    见她沉默皱眉,巧巧原本咄咄人的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下来:“如果不是对五哥念有旧,那桃子你当又为何会为他挡下那一箭呢?”顿了顿,“我先前从十四哥那儿听到此事时,差点连心跳都吓停了……”

    听到这话,陶沝抬头看了她一眼,跟着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发话道:“巧巧,你真的觉得,报恩和喜欢是一回事吗?”语毕,又深吸一口气,慢条斯理地接茬问道,“如果我说,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去替五阿哥挡那一箭箭,巧巧你信吗?”

    巧巧怔了怔:“桃子,你真的对五哥他……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了么?”

    陶沝眨眨眼睛,不置可否:“我之前有对你说过的吧,以前的好些事我都已经想不起来了,即使是到了现在也完全想不起来,所以,我也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跑去替五阿哥挡箭……”

    “难道这跟桃子你之前跳水失忆了有关?”巧巧似乎有点半信半疑。

    “也许吧……”眼睑低垂,陶沝幽幽叹了一口气,伸手从对方手里接过小狗,轻柔抚摸道:“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的确有点儿离谱,怕是没人会相信,但不管你们相信也好,不信也罢,这就是事实和真相!我没有必要为了这个骗你们……”话到这里,她突然重新抬起头,对上巧巧正望向她的那抹狐疑目光,抿唇一笑:“因为,我心里喜欢的那个人,并不是五阿哥,从来都不是……”

    此语一出,巧巧不说话了。过了半晌,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突然语出惊人道:“桃子,九哥就是因为不相信你这个理由才把你给赶出来的吧?”-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虾米?”陶沝一愣:“赶出来?谁说的?”

    “对啊!”巧巧煞有其事的朝她点点头,却见后者嘴角抽搐得厉害,不反问:“难道不是吗?”

    陶沝也跟着用力点头:“当然不是!是我自己要出来的!”

    她这话才出口,巧巧立刻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深深地注视着她,直看得陶沝浑不自在才从嘴里慢慢吐出一句:“桃子,你不用隐瞒了,我们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九哥介意你和五哥以前的事,所以就把你给赶了出来……”

    啥?!

    陶沝听得当场大惊失色:“这,这是谁传的谣言?”

    “才不是谣传!”巧巧据理力争。“这是我和十四哥亲眼看到的!”

    嗨?!

    陶沝顿时傻眼了。原来她竟是被九九赶出来的么?怎么她自己却一点儿都不知道?她先前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光明正大地主动出府的……

    “桃子,你别再瞒我了——”见她这会儿露出一脸惊愕,巧巧直觉认为她是在掩饰,“那天,你的贴小丫鬟绿绮在府门前被九哥训斥的时候,我和十四哥也在场,因为刚好想去找你,所以就全都听到了……”

    “呃,你们听到什么了?”陶沝有点好奇。那天绿绮回府去拿东西时竟然被九九给撞见了么?难怪她回来的时候表怪怪的!可是,既然是这样,那么她回来之后又为何什么都不肯跟她说呢?难道……

    “之前绿绮说的话我没听见,不过九哥当时好像很生气……”巧巧此刻义愤填膺地说着,还深怕陶沝不相信似的,又重重地强调了一遍,“真的,我以前从未见过九哥那么生气,他还冲绿绮大声吼,说让她跟着桃子你一起滚,让你们两个从此以后都别再回去了……”

    呃……九九这话不是在说真的吧?

    陶沝听得眼前立时一亮。这个提议好像很不错哎,如果九九能说话算话的话,她倒是巴不得他立即执行的!

    巧巧显然没有发现陶沝这会儿的细微表变化,还在一旁自顾自地继续道:“我和十四哥当时本来是想上去问个究竟的,结果九哥根本连理都不理我们就直接走了……我们还是问了绿绮才知道,桃子你原来是被九哥给赶到这儿来了……”

    “……”汗!都说了她不是被九九赶来的!

    陶沝很想解释她今次之所以会来这里其实跟九九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还没等她有机会开口说话,巧巧就已经先一步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声音温柔且充满疼惜:

    “桃子,你别伤心,如果九哥真不要你,那你就搬来宫里和我一起住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汗!

    陶沝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在此时突然上演出这样一幕温戏码,一时间有些愣愣地滞在了当场——

    虽然巧巧这番话的确说得她心里非常感动没错,而且她也确实一直都很想从九爷府里逃出来,但,她逃出府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要进宫去啊,那样岂不是就更加难逃了嘛?!嗯,看来她哪天还得和巧巧再深入探讨一下,至少得让对方打消接她进宫去照顾的念头,她不介意对方在外面买个房子照顾她……

    不过,照现在这样看来,惹九九生气果然是比讨好他更为有用,她似乎离逃出那座九爷府不远了呢……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