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佛日,佛诞节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兴许是因为前一里回房后便及时沐浴更衣的关系,隔天早晨起来,陶沝并没有因为这次淋雨而出现任何感冒生病的迹象,心里不免小小地得意了一把。

    这一是四月初八,京都浴佛,也就是传说中的“佛诞节”。北京城内各大庵观寺院都要举办佛事。康熙皇帝本人也要前往万寿兴隆寺礼佛。这一行程是早些子以前就已经安排好的,宜妃当初还特地遣人来问过陶沝的意思,陶沝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出游机会,遂义无反顾地选择随其前往。

    出巡前,九公主巧巧突然跑来翊坤宫找陶沝,进门看到小丫鬟绿绮正在给陶沝上妆,便熟门熟路地径自在窗前的那张矮榻上坐下,大咧咧地问道:“桃子,你今可是也要跟着皇阿玛一起去寺里进香?”

    “嗯!”陶沝保持着正襟端坐的姿势一动不动,只在嘴里回答:“宜妃娘娘先前就来问过我一次,昨儿个睡觉前又来传过一次话,我都应了要去的。”

    “那……你到时候要不要抽空溜出来,跟我们上街去玩?”见她语出肯定,巧巧立刻开始进一步惑,“十四哥他答应会带我去街上瞧瞧的,你要不要也一起?”

    咦?陶沝闻言微愣:“十四爷他……病已经完全好了么?”

    “他呀——”巧巧忍不住轻声哧鼻,“其实老早就好了!不过是德妃娘娘心疼他,让他赖在上多休息几而已……”说到这里,停了停,又是一笑,“昨儿个他一听说今佛诞节皇阿玛会带人出宫,立马就下跑去德妃娘娘跟前请安了……”

    “原来如此!”陶沝也忍不住笑笑,随手掂起梳妆台上的一支簪子轻轻摆弄。

    “不过,我倒是刚听人说,太子哥哥今是真的告病了呢!”巧巧笑到一半,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立马流露出一脸沉重,声音也低了下去:“据说是因为昨儿个淋了雨,染上了风寒……”

    “是吗?”陶沝听罢猛地一震,原本拿在手里的那只白玉簪子“啪”的一声掉在了桌面,绿绮狐疑地瞅了她一眼,似在探究着什么,陶沝忙冲其抱歉地笑笑,算是勉强掩饰过去了。

    脑海里没来由地再度浮现出昨在御花园里发生的那幕场景,陶沝心里也莫名地泛起了一丝愧疚感。那个人该不会就是因为当时和她一起淋了雨才生病的吧?可是,她昨离开的时候,雨好像并不算大啊,难道说,他后来并没有把丢掉的那把伞再捡回来就直接走了么?

    “可是……太子爷边明明有那么多人伺候,怎么会让他淋了雨呢?”思索半晌,陶沝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

    “谁知道呢!”巧巧似乎也对此表示百思不得其解,她皱着眉,歪着头兀自想了一会儿,却也得不出什么贴切的答案。默了一会儿,她似是又想起了什么,抬头望向陶沝道:“对了,九哥今好像也称病没进宫来呢!”

    嗨?!

    陶沝再度一怔,随即不安地眨眨眼睛。九九他也淋雨了么?但,她怎么记得他昨儿个明明是打着伞离开的?!

    “还不止这些呢!”不等陶沝这边给出反应,巧巧那厢又迫不及待地继续接下去道:“最奇怪的是,我听说八嫂她今儿个也病了呢,原因也是昨淋了雨……”

    不,不是吧?

    陶沝这一回听得彻底懵住了。如果说方才听闻太子生病还算得上是有可原,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凌乱了——

    貌似她没记错的话,八福晋她昨回去时也是有撑伞的啊?怎么会也同样生病了呢?难道说,昨儿个淋了雨的四个人中,就她这个被淋得全湿透的异类反而没生病,其他三个有伞的人反倒是全都得病了?这……这是什么世道啊?!

    “桃子,你说这三个人怎么会这么凑巧,刚好就一起病了呢?”正当陶沝的内心处于暗潮汹涌之际,巧巧却并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还在自顾自地猜测:“这其中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呃,别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

    陶沝原本是想当作自己没听见这话的,但在随后对上巧巧那满怀着万分期待的目光时,知道自己逃不掉,只能干笑两声装糊涂:“呵呵,怎么会,应该只是凑巧啦!”停了停,她佯装不经意地转移话题:“对了,如果我等会儿也想去的话,到时要去哪儿找你们?”

    “福晋?”不等她把这话说完,一旁的小丫鬟绿绮已忍不住出声:“您真的要去啊?万一宜妃娘娘问起,那……”

    “哎呀,怕什么!”巧巧手一挥,很是干脆地于中途打断了绿绮的说辞,大言不惭道,“有我和十四哥顶着呢!宜妃娘娘断不会因此责怪九嫂的——”顿一下,又瞥了一眼正作满脸担忧状的绿绮,“放心,也不会怪你的啦!”

    绿绮被她说得脸上顿生尴尬,忙低头回道:“回九公主的话,奴婢,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行了!”巧巧冲她摆摆手,这才转过头对陶沝小心叮嘱道:“桃子你只要走到寺庙偏门那儿等着就好!我和十四哥碰头后就去找你的……”

    “好!”陶沝轻轻点头,冲她绽开一个微笑:“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

    待巧巧离开后没过多久,宜妃那厢便遣了人过来让陶沝前去准备出发的相关事宜,陶沝带着绿绮欣然前往。

    这古代的皇帝出巡显然非比寻常,其排场之大之隆重,可谓是惊天动地。除却阿哥嫔妃和几个重要随行大臣之外,内务府奉宸院总理大臣,侍卫处散秩大臣,亲军都尉府校尉,兵部侍郎,大司马骠骑将军,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等等也皆不敢有丝毫怠慢,带领其下众亲兵将街道两旁的民众百姓拦得严严实实,只让出中间作为御道行走。

    陶沝坐在宜妃的马车内兴奋地往外边张望。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佛诞节!果然闹非凡!跟之前的上元节有得一拼。大街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而途径的各个佛寺庙宇门外更是人满为患。

    不过,这当中也有例外,比方说今次要去的这座万寿兴隆寺。因为皇帝要前往礼佛的关系,寺里已提前止外人出入进香,所以,当康熙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寺里相对显得较为冷清。

    在经过一系列繁重的礼仪之后,康熙皇帝和寺里所谓的高僧大师在庙堂内研讨佛法禅学,随行的几位妃嫔在各自的厢房里休息,陶沝找了个理由从宜妃那儿偷偷溜了出来,准备去偏门与巧巧他们会合。

    这座万寿兴隆寺原为明代的兵仗局佛堂,规模较大,有东向二进,南向大四进,加之各的配,共有房舍200余间。前的外额、中额,以及中的外额,皆是由那位康熙皇帝御笔亲题的。

    陶沝在现代的时候曾有听闻过关于这座寺庙的各种人文介绍,但一直都没有机会前往亲眼见识。因此,她这一路走得很慢,边走边好奇地观赏寺中的各处景观,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中的配附近。

    刚转过一个拐角,前方便突兀地出现了两个熟悉的影,正远远地站在一株新开的海棠树下。

    陶沝自然没有那个勇气上前打扰,而是选择缩回拐角处的墙后偷偷窥视。

    因为距离隔得有点远,她完全听不到那两人这会儿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从十三阿哥那由始至终都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来推断,这两人此刻讨论的话题显然是跟感方面有关。

    即便已经被强行指了婚,即便她曾经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倾城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十三阿哥他心里,恐怕还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倾城的吧?

    看着看着,陶沝忍不住小声叹了一句:“十三阿哥真应该去学习学习佛法,佛曰,世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一切随缘才是正理!”

    话音刚落,后便有一个饱含气场的男声幽幽传来,很是熟悉的:“看不出,你对佛法也有研究?”

    “才没有嘞!”由于一心落在前方的那两人上,陶沝压根儿没有反应过来此刻在跟自己说话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只头也不回地朝后摆摆手,并顺口接道:“我对佛的理解就只停留在‘酒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阶段,其他一概不懂!”

    她此语一出,后方顿时没了任何声响。倒是陶沝自己感觉有些不对劲——四周的低气压明显增强,且越来越严重,几乎让人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而且,这种感觉很熟悉,好像曾经不止一次有过……

    心神一凛,陶沝后知后觉地僵着脖子回头,只一眼,顿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因为此时此刻,站在她后面的那个影,正是她家华丽丽的四四大人。

    无量寿佛!这家伙前世难道是猫科动物出的吗?若不然,为什么每次都出现得这般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陶沝被吓得心跳当场连翻好几番,随即赶紧冲其福行礼:“董鄂……给……四爷请安!”

    四阿哥背手立在原地,面无表地看着陶沝此刻的神色变化,淡淡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陶沝被问得一滞,随即意识到自己在她家四四大人的眼里可能已经被打上了偷窥狂的标签,当下忙不迭地解释:“我,我迷路了……然后,就走到了这里,再然后,就看到了……”

    她没再继续往下说,但省略的言下之意想必四四大人定能猜到。

    果然,四阿哥若有所思地瞟了她一眼,又转头看向远处的那两个影:“你……对十三弟好像很有意见?”

    “没,没有……”陶沝再度使劲摆手,颇有些语无伦次:“董鄂对十三爷绝对没有任何意见,四爷这话从何说起?”

    “难道不是吗?”四阿哥从容一挑眉,神色淡淡地翻起了旧账:“当在乾清宫,你不是就义正词严地说十三弟他给不了倾城所谓的幸福么?爷那时在外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不是吧?当时她说话真有那么大声么?居然连站在外边的四四大人也听到了?!

    闻言,陶沝心中当即再度一惊,但还是忍不住小小声反驳:“可,可我那时说的话又不是单指十三阿哥一个人……”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当指的是整个数字军团,也包括那位康熙皇帝在内!只不过,照四四大人刚才的意思推断,既然他当时站在外面有听到她所说的那番颠覆言论,那么在场的其他那些阿哥岂不是也全都……完了,这下子她铁定得罪一大片人了!

    眼见陶沝的脸上迅速划过一抹惊慌失措的表,四阿哥这厢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继续语出平淡:“怎么,害怕了?爷可是记得,你之前还说过自己看好他们两人的呢……”

    “有吗?”陶沝本能地张口反问,在随后得到对方飞来的一记凌厉白眼之后,又赶紧歪着头努力回想——

    唔——貌似,在某个上元节的夜里,她的确有跟四四大人说过,如果倾城能跟着十三阿哥就好了……

    但,那时候的她并不知道倾城和师兄的关系啊,若果是在十三阿哥和师兄之间二者选一来配倾城,她自然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师兄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再次长长叹了一口气,不再出声。

    然而,某人明显还不想结束这个话题,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你还没想起来么?”

    “不,董鄂已经想起来了——”陶沝说着,微微抬起头来瞄了对方一眼,旋即又重新低下,轻声道:“只是,今非昔比……”

    四阿哥愣了愣,而后继续挑眉:“这话何意?”

    “因为董鄂现在才知道,倾城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那个人,也是董鄂喜欢的人,所以,董鄂真心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陶沝的语调轻轻,像是在无声叹息,但一字一句却又显得异常清晰、坚定。“董鄂不是不喜欢十三阿哥,十三阿哥对倾城的心,董鄂并不质疑,只是……这凡事都应该有个先来后到吧?”顿了顿,又愈发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更何况,倾城的心,并不在十三阿哥上啊……”

    “……”四阿哥没说话,只是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而后便定定地看向陶沝。

    陶沝也没抬头,只轻轻地继续接下去说道:“佛经有云,‘一切恩会,皆由因缘生,合会有别离,无常难得久’,这世上的缘分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好的,不可强求,否则只会让自己痛苦,而对方也会跟着痛苦……”话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脸色也跟着黯淡了下去:“……如果真心一个人,那又怎么会舍得对方有一丁点儿痛苦?”

    与其看着对方跟自己一起不开心,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承受所有痛苦,微笑着给予对方祝福……这样,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方,才是最好的吧……

    “哼——你倒是看得透彻!”听她这样一说,四阿哥忍不住从鼻子轻哼一声,嘴角也跟着弯起一抹不大的幅度,他的脸上虽带着含蓄而微妙的浅笑,但眼中的那股高深莫测之意却也毫不吝啬地在此刻一并出。“如果十三弟能有你的这份豁达之心,倒是的确不必如此辛苦……”

    呃……四爷,您这是在夸她吗?

    陶沝被对方说得心跳再次抖了三抖,当下决定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了,于是抬起头一脸认真地望着对方,小心翼翼地转移话题:“四爷好像很关心十三爷……”

    四阿哥先是一愣,随即挑眉,不出声,也不置可否。

    见状,陶沝的大眼睛立刻忽闪忽闪,从中透出一分明显的好奇:“那……十四爷呢?”

    这个问题似乎问得过于直接、犀利,四阿哥的眉心忍不住微微拧起:“你这话又是何意?”

    陶沝没有回答,只保持着仰头的姿势静静地凝望着他如墨玉一般的眼眸,而对方此刻也同样予以回望。

    “其实,四爷对十四爷的关心应该也和对十三爷的是一样的吧?或者,更甚于十三爷也说不定……”双方默默对峙了一会儿,陶沝突然率先扬唇一笑,笑得很暖,很灿烂。“至少,董鄂心里就是这样觉得的……”

    “噢?”四阿哥还是摆着一副不予置评的表。“你为何会这样认为?”

    “唔,这个么……”如果她回答说是女人的直觉的话,不晓得会不会挨一顿打啊?!

    正支吾间,旁边又有一个熟悉的女声恰到好处地插话进来:“桃子,四哥,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陶沝转过头,来人正是九公主巧巧,当然,还有跟在她旁的那位十四阿哥。

    数未见,十四阿哥今儿个一出现就莫名地沉着一张脸,同时看向陶沝和四阿哥两人的目光也尽显锐利,似乎心不太好。

    陶沝自然不敢主动去惹他,只能强笑着冲巧巧打了个招呼:“你们来了啊?”

    “哼——”没等巧巧开口,旁边的十四阿哥已经没好气地甩给陶沝一个白眼,且语带戾气:“让你在偏门等,你跑到这地方来做什么?”

    “那是因为……”陶沝一时噎住,下意识地偏过脸去偷偷斜了一眼边上的四阿哥。完了,四四大人会不会认为她刚才是在说谎啊?虽然她刚才有谎称自己迷路,但这里离偏门好像根本就不在一个方向……就算是迷路未免也迷得太彻底了吧?

    不想,看到她的这一举动,十四阿哥的脸色当场变得更加沉:“爷在问你话呢,你看四哥做什么?”

    “我,我……”陶沝被他这样一吓,愈发说不出话来。呜呜,这对兄弟俩果然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她到底该怎么回答啊?

    “九弟妹好像是迷了路!”

    正当陶沝急得抓耳挠腮之际,站在一旁的四阿哥突然意外地开了口。只见他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转头朝十四阿哥说道:“刚才皇阿玛让我来找十三弟过去,正好在这儿碰到她……”

    “嗯嗯!就是这样没错!”不等对方话音落下,陶沝已急急忙忙地在一旁附和着点头。四四大人给的这个理由不错!只要别让面前这两人因而产生误会就好。

    然而,十四阿哥却显然不太相信这两人的说辞,不失讽刺地反问:“哦?会有这么巧?”

    “……”四阿哥这一次没再开口解释,但脸色明显变得有些难看。而陶沝这边则是不自觉地用贝齿轻咬着下唇,一脸怯怯地在这两位皇阿哥的脸上来回逡巡,最后干脆低下头去装鸵鸟。

    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无比。

    见此景,九公主巧巧连忙跳出来打圆场:“十四哥,你别这样较真嘛!桃子她迷路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幸好这回是碰上了四哥,若不然,我们还没这么快找到她呢!”说完,立马朝陶沝这边甩了一个眼色:“你说对吧,桃子?”

    “正是!”意识到这个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再火上浇油,陶沝只能努力发挥她的无厘头搞笑才能:“多亏四爷刚才出现帮董鄂指明了方向,还好心送了董鄂一程,要不董鄂至今还徘徊在到底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往上蹦还是往下跳的痛苦深渊中呢!”

    她说这话时的表摆得很无辜,配合着这句打趣的说辞,让在场其他人都感到有些忍俊不。只听“扑哧”一声轻笑,十四阿哥先行破功笑出了声,而四阿哥也单手握拳放到嘴边轻轻地咳了咳。

    这两人的一笑多少缓解了现场的紧张气氛。

    巧巧一手扯住十四阿哥的半边胳膊,另一只手拉起陶沝,语笑嫣然:“好了,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们这就走吧!

    巧巧这一声“走吧”不要紧,四阿哥当即反地蹙起眉心:“你们……又打算偷溜出去?”

    此语既出,其余三人脸上的表立时一僵。一阵沉默之后,巧巧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陪出一脸甚为尴尬的笑容,轻声试探:“四哥,你应该不会去向皇阿玛告密吧?”

    四阿哥听罢一愣,继而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却并不作声。巧巧吓得连忙一吐舌头,跟着便闪躲到了十四阿哥背后。四阿哥见状挑了挑眉,将视线转移到了此刻正同样默不吭声望着自己的十四阿哥上,停了停,又快速地扫了一眼旁边正作满脸期待状的陶沝,犹豫了一会儿,终是淡淡吐出一句道:“路上小心!”

    语毕,他转大步走人。走到半路,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顿住脚步回头,语带深意:“对了,皇阿玛未时便会回宫,你们三个……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嗯!我们一定会在此之前回来的!”巧巧第一个冲他挥手灿笑,脸上神采飞扬。“谢谢四哥!”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