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时!地利!人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陶沝又在房里待了整整一天。

    第五天早上的时候,她终于走出了房门。绿绮进来时,她正坐在外间院子里的一棵桃树下,对着前方仅几步之遥的那潭池水默默发呆。

    “福晋,您出来了?!”乍见到她坐在桃树下的影,小丫鬟绿绮当场喜极而泣,而后立即冲上前去,差点没就地朝她磕几个响头,“福晋,您终于想通了么?奴婢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还以为她会在房间里待一辈子么?

    呵,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在屋子里面待了那么多天,再不出来晒晒太阳,她大概就要准备长蘑菇了!

    至于她之前要想的那些事嘛,只能说,她现在暂时算是想通了……不管倾城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不是事实,她都决定去勇敢面对。毕竟,所谓的“鸵鸟政策”是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

    “绿绮,早啊!”尽力撇去心中的那些不快,陶沝转过头,毫不吝啬地冲对方勾唇,在脸上轻轻地、浅浅地扬起了一丝笑容,虽然有些无力,但却很温暖。“今儿个天气不错呢!”

    “是,是啊……”陶沝此刻给出的这抹笑容让绿绮内心顿时安心不少,紧接着,她便立刻开始惦念起前者这具数以来粒米未进的子,忙提议道:“福晋,奴婢……奴婢这就去给福晋您弄点吃的吧!”

    陶沝轻轻摇头:“不,还是先烧水洗澡吧!”已经连续四五天都没换过衣服了,再不洗澡估摸着都要臭了!

    “可是……”绿绮还在纠结进食的问题。

    见状,陶沝又朝她一笑,极清浅的:“洗完了再吃吧……”

    绿绮眼前一亮,赶忙应声道:“是,那奴婢这就去准备!”说罢,便急急忙忙地跑开去了。

    陶沝继续靠坐在树下,闭着眼睛,静静地感受着那明媚的、暖煦的阳光。不知过了多久,一抹影出现,不偏不倚地正罩在她的头顶。

    紧跟着,一个尖脆的女声响起,口气满是嘲讽:“哟,姐姐今儿个终于舍得出来了啊?妹妹还以为,姐姐是打算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一辈子了呢……”

    闻声,陶沝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是一袭碧青色绣有海棠纹样的衣衫,脚上踏着一双同色镶边的蝴蝶纹样的缎面绣花鞋。

    眉心微微一蹙,她仰头对上了那张熟悉的、艳若桃李的脸庞,没说话。已经饿了快五天,她可没有多余精力跟这人吵架!

    来人正是九九的那位完颜侧福晋。

    此时此刻的她,脸上是满满的得意,就连看向陶沝的眼神也带着一丝明显的轻蔑:“对了,福晋恐怕还不知道吧?爷这两天都是宿在我那儿的……”

    吔?!

    陶沝愣愣地望着她,脸上的神色是淡淡的惊讶。这个消息倒是的确有点令她意外!九九那家伙居然这么快就忍不住去找女人了啊?她原本还以为他会一直走清纯路线直到追到那位八福晋为止呢!唉——果然,男人还是以下半思考为主的动物啊……

    不过转念想想,九九这家伙好像已经忍耐了久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应该也可以算是不错的了,毕竟这家伙现阶段正处于风华正茂之年,而且又是生在古代,有那种方面的需要也是正常的!(某唐:那你的意思是说现代男的都不正常?)

    而且,那天晚上他带人闯进她房间时,她回话的态度和语气貌似的确是不怎么样——没办法,根据现代科学研究表明,长时间不进食是极容易导致脾气暴躁的,据说这是因为体缺少糖分的关系。so——后来想想,九九那时候之所以会被她气得怒火冲冲地掉头就走,很有可能就是误会了她当时说话的语气和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嗯,这样看起来,她的确是应该补充点糖分了……

    想到这里,陶沝突然望着那位完颜氏一笑,笑容极耀眼的:“然后呢?”

    “……”原本还摆出一副得意模样的完颜氏在看到陶沝这会子的表从讶异到沉思,再转为同,到最后居然还笑了出来,她不由地懵住了,张着嘴,却半天出不来声。

    “我听到了!”陶沝懒懒地靠在树干上,维持着仰头看她的姿势,眼睛微微眯起,笑得一脸惬意:“然后呢,侧福晋你打算做什么?”

    “你,你什么意思……”因为完全没能体会出对方此番话里的深意,所以完颜氏本能地有些结舌。

    “没什么意思!”陶沝白了她一眼,重新闭上眼睛,语气淡淡地下了逐客令。跟笨蛋说话是很消耗卡路里的,她得在绿绮把洗澡水和食物带回来之前好好保存能量!“我只是想说,如果侧福晋今只是来说这些话给我听的话,那么我已经听到了;如果你接下来并不打算再做什么的话,那么侧福晋就请回吧。董鄂想一个人待着……”

    “你——”她这话一出口,完颜氏那边终于反应回神,当下立刻怒气冲冲地回道:“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这句话听着有点耳熟。貌似九九那家伙先前曾不止一次对她这么说过。呼——难道这就是夫妻之间所谓的“同化作用”吗?她可是清楚记得,当初十三阿哥和他家那位十三侧福晋两人的瞪眼功力也是如此……

    陶沝弯弯嘴角,没睁眼,决定就当自己没听到。

    而另一边,那位完颜氏见陶沝此刻似是并不打算理会自己,怒气当场更甚:“你知道爷心里一直介意你和五阿哥之间的事,所以就想用这招苦计来让爷心软,然后再趁机抓住爷的心……”

    啥?!

    陶沝听罢不自觉地一愣,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皱着眉打量眼前这位死赖着不肯离开的完颜氏。汗颜呐!她今次不过是自我绝食了几天,打算好好想通一些事而已,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从中得出这一惊人结论的?其思维能力还当真是和九九那家伙同出一辙啊!感觉都快可以赶超那位十四阿哥了!

    “哼,你不承认吗?爷昨晚喝醉时都跟我说了……”见陶沝重新睁开眼,完颜氏立马又冲她抛来一个鄙视的目光。“你根本就是在把爷当猴耍……”

    哎?九九又喝醉啦?

    一听这话,陶沝当即条件反般地思维一滞。完颜氏这句话里的意思,该不会是说九九这回喝醉是跟她有关吧?可是,他被她惹怒明明是在前一天啊,要喝醉也应该是前天晚上,昨儿个她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到,怎么可能又惹到他?总不至于,他前一天的怒火要到第二天才会释放出来吧?

    “哼,你还装什么?!”见陶沝这会儿一直低着头没作声,完颜氏以为她心中默认,气焰顿时也愈加嚣张:“当初你把我推下水,不就是因为我那时说中了你的心思吗?你心里一直对五阿哥念念不忘,所以才会到现在都还没跟爷圆房……”

    “……”我倒!陶沝再次狂汗。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两者之间居然是画上等号的?而且,她和九九现今还没圆房的根本原因明明是九九当初自己不跟她……呃,不对,应该是之前的那个衾遥圆房,那可是他自己主动放弃权利的!俗话说得好,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他现在才想来个“坏马回头”?不好意思哦,已经太晚了!她刚好也是传说中的坏草一枚,而且还非常小心眼,是决计不会把自己的清白之交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的!虽然这具子是以前的那个衾遥的!

    “如何,你现在没有话说了吧?”完颜氏依旧喋喋不休地继续发话,大有陶沝不开口承认她绝不轻易放弃的架势。

    见状,陶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今果然还是应该再待在房间里闭门不见人的!原本出来是为了让自己一边休息一边晒晒太阳,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纯粹只是个奢望!甚至于,她再不想点办法,很有可能就坚持不到绿绮回来了……

    “我只是在想,侧福晋你现在又把这些话说给我听一遍是什么意思呢?是要让我再把你推下水一次么?”重新抬起头,陶沝直直地对上完颜氏此刻那略显惊诧的目光,依旧淡淡道:“还是,你打算要把我也推下去一次?”顿一下,嘴角忽然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亦或者,你是要我现在主动跑去找爷献?”

    “你,你——”完颜氏再度被她气得说不出整话来,口抑制不住的剧烈起伏。末了,她压下满腔的怒气,狠狠地剜了陶沝一眼,神颇有些怨毒地回道:“当初,那些人真不该把你救上来,现在倒也省了爷的心……”

    说罢,她纤腰一扭,转似是打算走人。

    而陶沝也被她最后给出的那句话挑起了无限心思。貌似,她之所以能穿来这里,就是因为真正的衾遥当初的那一跳,才使得她刚好穿在了这具被人救上来的体上面,那么……原来的那个衾遥呢?是就这样魂飞魄散了吗?还是……和现代世界里的她发生了灵魂互换?如果是后面这种况,那么她现在若是再去跳一次水,两人会不会就这样又重新换回来?!

    这样一想,陶沝原本还紧紧闭着的那双眼睛当即迅速睁开,里面精光四——

    “等一下!”她及时开口唤住那位才准备离开的完颜氏,一脸郑重地对上后者极度不满的回眸:“妹妹可是还记得,当初董鄂之所以被九九……不,爷赶回家,就只是因为推你下水吗?”

    完颜氏一愣:“是又如何?”

    “那……我当初到底是和你一起在这九爷府里落的水?还是等我回到都统府以后才自己去跳得水?”陶沝有些好奇。

    “你,你装什么装?”完颜氏挑眉横了她一眼,怒道:“当然是你为了博取同,在被爷赶回去之后才跳得水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嘴里小声自我嘀咕着,陶沝露出一脸若有所思的表。“那你觉得,若果我今次再把你重新推下水一次,能同样被爷赶回去的几率有多少?”

    “你,你说什么?”完颜氏当场愣神,大约是没想到陶沝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反正,你心里应该也很想我再度被赶出这个九爷府吧?”无视于对方此刻的一脸惊愕,陶沝却是继续冲她灿烂扬笑,“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可以打个商量的——”说着,她用手指了指面前不远的那个水潭,“喏,你现在自己跳到这个潭里去,回头九爷带人过来了,你就跟他说是我推你下去的,然后让九爷再把我赶回都统府去……”

    然后她找机会再去跳一次水,搞不好这样就能回去了也说不定……

    “对了,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在都统府里具体是什么时候去跳的水啊?比如……年月?早中晚?”

    这种事貌似还很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她最好也把这些给一并算上!

    “你,你这个疯子……”听完陶沝的这个建议,完颜氏忍不住从鼻子里轻斥一声,作万分鄙视状:“哼,你休想再以这种方式来博取同!爷才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呢!”

    语毕,竟是立刻头也不回地走了。

    陶沝默默地注视着她此番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郁闷。她才不是说笑呢!如果可以,她倒是真打算干这么一出试试的!不过,再想想,同样的事通常做第二次时貌似都不会再有什么效力了,万一九九这次不是赶她回去而是直接就地打死她,那她岂不是就得不偿失了?!

    怔了怔,陶沝又重新靠回了刚才那棵树干上,决定还是继续闭目养神。

    没多久,头顶处又出现了一道影——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两道。

    但,没有人率先开口说话。似是在等着她自己发现。

    陶沝缓缓地睁开双眼,跟着便冲此刻站在她眼前的那两个人漾起了一抹极温暖的笑容:“巧巧,你……们来啦!”

    不用说,这会儿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两个人,一个毫无疑问正是九公主巧巧,而另一个,则是那位华丽丽的皇十四阿哥——新觉罗.胤祯。

    “桃子!”巧巧在陶沝边蹲下,很是心疼地用双手捧起她的脸,噘着嘴冲后者轻声埋怨道:“你终于肯出来了?”一面说,一面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阵,继续心疼道:“才几没见,你的样子看上去好憔悴哦,下巴也尖了好多……”

    “是吗?”陶沝顺着对方的手势看向她,勾起半边唇角浅浅笑,笑容暖暖的。“那是不是变得比之前好看一些了?”

    “咦?”巧巧的手一顿,大约是没想到她会问出这么一个完全搭不上边的问题来。

    “不是都说人瘦了会变得比较好看的嘛!”陶沝努力用体里剩余的那点力气在脸上堆笑,说话的音量也因为力气不足而显得格外轻:“所以,我现在应该是比之前要好看一些了吧?”

    “桃子,你……”巧巧这边还来不及对她的话发表任何感想,站在两人旁边的那位十四阿哥便已经忍不住开口做了犀利点评:“难看死了!”顿一下,又语带嫌弃地补充一句:“你确定你真是为了想要变漂亮,才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的?”

    可……可恶!这家伙有必要把话说到这份上吗?什么叫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不过是几天没吃东西而已,哪有他形容得这般夸张?

    闻言,陶沝立刻偏过头去凶巴巴地瞪了某位仁兄一眼,但苦于这具体内所存的力气实在不多,这一记瞪眼缺少足够的杀伤力,结果看在对方的眼里便成了怨意十足的表现。

    不过,更令她意外的是,此时此刻,即使被她用这般饱含怨意的眼神瞪着,十四阿哥也没有挪开停驻在她脸上的目光,相反还因而变得愈加灼灼起来,隐隐的,还夹杂着一丝少有的疼惜。

    陶沝一愣,心跳也跟着没来由地当场漏了一拍。这孩子今儿个究竟怎么了?表现貌似有点怪怪的……

    “桃子,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眼见这两人一直不说话,巧巧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这两人之间的默默凝视,进一步追问道:“刚才遇见你的那个贴小丫鬟,她说你已经快五天未进食了,你这样……子怎么受得了啊?”

    “没关系的!”听她这样一说,陶沝赶紧调回视线,转而面向巧巧,继续浅笑道:“其实几天不吃东西并没有巧巧你想得那般严重,以前我也有试过的……”顿了顿,再补充一句,“反正不想吃,强行吃下去也会消化不良的,还不如趁机减肥呢……”

    “不准再减了!”旁边的十四阿哥再度跳出来插嘴抢白,眉心深深拧起,还连打了好几个结。“本来就看着没几两了,瘦成一把骨头有什么好看的?”

    郁闷!这死孩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审美眼光!

    此语一出,陶沝顿时不满地撅起嘴,转头又瞪了某位华丽丽的皇十四阿哥一眼。是谁说骨感美不好看的?!那明明就像她这样的大多数现代女生毕生所追求的人生目标……而且,她现在这具材明明就还没到骨感美的程度,勉强就只能叫作向骨感美靠近好不好?!

    “正是!”被十四阿哥这样一说,巧巧也颇显担忧地柔声劝道:“十四哥说得对,陶沝你得吃点东西,不然子会坏掉的……”

    “……”陶沝原本还想据理力争,但见巧巧这会儿也帮着十四阿哥说话,当下只得撇撇嘴,“好啦,绿绮已经帮我去准备洗澡水和食物了,等洗完就吃……”

    巧巧望着她此刻一脸不不愿的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小心翼翼地再度出语试探:“桃子,我听说你今次绝食是因为不满九哥的那件婚事,所以才……”顿一下,像是回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又歪着头补充道:“对了,九哥他这几天好像也……”

    “不,跟那件事没关系!”不等她说完,陶沝已经语带干脆地朝她摆了摆手,“九九要娶谁不关我的事。”

    “桃子?!”一听这话,巧巧和十四阿哥两人脸上的表几乎是同时一震,惊讶之余,两人不约而同地对看一眼,又双双沉默了一会儿,依旧还是巧巧率先开了口,语气明显犹疑:“你……你该不会真的是对五哥他……”

    话未说完,她就立刻捂住了嘴,一脸尴尬地躲避着陶沝此刻投而去的探究目光:“我,那个,我……”

    陶沝眨眼眼睛,心中有些了然:“你刚才……听到了?!”

    巧巧被她问得一滞,当下急急解释道:“唔,我……我们不是故意的,因为刚才走到院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九哥的那位侧福晋站在里面,所以我们就……”

    她一面说着,一面求救般地转头去看站在她旁的那位十四阿哥。而后者这会儿也难得呈现出一脸尴尬的表,并极力掩饰地将手握拳放到唇边,轻咳出声。

    陶沝的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脸上来回扫了几眼,而后便重新靠回到了刚才的那棵树干上,语出淡淡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听到就听到了吧,反正这件事儿,你们家九哥也是知道的……”

    “桃子,你?!”巧巧下意识地反问出声,表极显惊愕,而那位十四阿哥的眼底也随之闪过了一抹异样的光芒。

    陶沝淡淡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突然展颜一笑,那一瞬间焕发出的神采几乎能让其头顶的阳光也为之失色:

    “不过可笑的是,我却是不记得了……”

    停了停,笑容愈发灿烂,“而且,一点都不记得了……”

    其实,更确切的说,她并不是不记得,而是压根儿就完全不知道。因为自她穿到这具体上,属于之前那个真正的衾遥的记忆却是什么也没有留给她,她只能凭着自己体——特别是心跳的感觉,知道衾遥对那位五阿哥和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但,那究竟是不是所谓,她好像也说不准。

    “桃子——”望着她此刻的笑,巧巧心里没来由地再度生出一丝疼惜。“你别这样……”

    “其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陶沝继续冲她笑,本想配合着做个耸肩的动作,却由于子实在没有力气,遂只得作罢。

    “但,不管我再怎么努力想也想不起来……自从那次在都统府跳水被人救上来之后,我就有好多事都记不清了,所以,关于五阿哥的这件事儿,我真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桃子……”巧巧似乎想插嘴说些什么,但陶沝却抢先一步打断了她,脸色郑重,一字一句:“你应该不会相信吧?”

    她这话一出口,巧巧当场一愣,乌黑的眸子瞬间掠过一道讶异:“桃子?!”

    “没什么,你不相信也是正常的!”见状,陶沝仍旧淡淡一笑,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多的失望。“这些话我跟你家九哥也同样说过,结果他也不信。不过也对,要换作我是他的话,我肯定也不会相信的……”她一面说,一面转过头,目光不再看着旁的那两人,而是幽幽地望向前方不远的水潭,接着道:“因为落水而失去以前的记忆,这种事儿本就很离奇,再加上我忘记的还恰恰是这种……嗯,称得上是暧昧的□,则更加难令人信服……”

    没错,虽然她以前看过的那些穿越小说的女主角在穿越后大多都会选择称自己失忆来掩饰份,但貌似这一点真的要做到让人彻底信服,也并非一件易事。更何况,她一开始走得还是装失语的标新路线,装到一半才又改成失忆,这样一来,则更难有说服力了。所以说,前人总结的穿越黄金定律并不是白瞎的,当初还是应该规矩遵循才是。

    这样想着,陶沝脸上的神也跟着变得无限落寞起来。半晌,她又自言自语地冒出一句:“你说,如果我现在再重新去跳一次水,会不会就能恢复之前的记忆了?”如果能就这样和原先的那个衾遥重新换回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是……

    “不可以!”还不等她想清楚,巧巧已经第一个急急地跳起来反对,双手扳过她的肩膀冲她大声吼:“桃子你绝对不可以这么做!也不可以再这么想!以前的那些事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一点也不重要的……”

    巧巧此刻的绪明显有些激动,至少,陶沝从来没有见她表现得这般生气过,一时间不由得愣住了。

    “而且,你不是还记得倾城的吗?你不是一直记得她是你以前的好朋友的吗?你还说过,她是你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所以,你看,你心里还是有记得那些重要的事的,所以,五哥那件事肯定是个误会……”

    巧巧语无伦次地劝说着,似乎拼命想要打消她再去跳水的念头。

    陶沝怔怔地望着她,脑海里却一直盘旋着对方刚才所说的那句话:倾城是她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吗?没错,如果没有发生那天的事,如果没有听到倾城当时说的那些话,她真的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现在……

    “对了,桃子,倾城她也很担心你呢!她前几天也有跟我们一起来这里看你的,不过……” 见陶沝这会儿一直发着呆,巧巧一面说,一面小心地观察着她的脸色,“不过桃子你当时对她的态度好像有点奇怪,你们是不是……”

    “吵架了?”三个字还没出口,陶沝已经先她一步用双手使劲捂住了耳朵,使劲摇头:“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暂时,不想再听到……

    “……”见她突然表现得这般过激,巧巧和十四阿哥均是一愣。又再度不约而同地对望一眼,心中各自有了一分了然。

    “好!既然你不想听,那我便不说了……”巧巧上前一步,拉下陶沝捂住耳朵的手,轻轻捧起她的脸,柔声道:“不过,桃子,你绝对不准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了,我们出去走走吧?你再继续待在这里,是会想出病来的……”

    陶沝呆呆地对上她的眼睛,脑子里却仍是混乱一团:“可是……”

    “就这样定了,反正今天气也好,我们就出去走走,顺便也去吃点东西……”巧巧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处用力一锤,也不管陶沝答不答应,便自说自话地提议道:“你上次不是说喜欢那家什么楼的蟹黄水晶饺和龙井虾仁么?我们今就去好好吃一顿,把你前几天的都补回来了……

    “可是……”陶沝想插话。她在房间里面待了这么多天还没洗过澡呢,至少也要先等她洗个澡再出去吧?

    可惜,还不等她说完,巧巧已经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她的话,口气甚是坚定:“没什么可是的,你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得带你出去走走,这样你的心才会好起来!”说着,又抬头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十四阿哥,“对吧?十四哥?”

    十四阿哥没说话,他那如星曜石一般的黑眸从刚才起就目不转睛地深深凝视着陶沝,末了,他别过脸,冲巧巧点点头。

    “既然十四哥也同意,那我们这就出发吧!”鉴于自家哥哥这会儿也给予了自己赞同的意见,巧巧说话的底气也愈发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她拉着陶沝的手,毫不费力地将对方从地上拽了起来,转就往外走:“桃子你就放心吧!有十四哥在,九哥他绝对不会说你什么的……”

    ******

    就这样,陶沝被这两人强行拉出了九爷府,连小丫鬟绿绮也没来得及告知一声。

    三人坐着十四阿哥的马车一路来到大街上。

    马车在距离上次那间品香楼不远的街角处停住,三人依次下了车。可是,还没等往前走出几步,走在三人最前面的那位十四阿哥就条件反一般地顿住了脚步。

    “怎么了?”紧跟其后、但此刻却不偏不倚正好被他挡住了视线的巧巧不好奇发问。

    十四阿哥没说话,只一脸凝重地回过头来,目光极度复杂地瞥了一眼正走在最后的陶沝,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口。

    陶沝愣了愣,随即慢慢走上前去,想看看前方究竟发生了何事能让这位十四阿哥表现得如此诡异。结果——

    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下巴掉——

    下一秒,她便当场华丽丽地原地凌乱了——

    就在前方不远处的街对面,此时此刻,正华丽丽地上演着一幕以拉扯为主的狗血偶像剧戏码,而其中的男女主角,则好死不死正是九九和那位许久未见的八福晋。

    我勒个去嘞——有没有搞错啊?!

    这两人还真是魂不散啊!居然每次上演这种暧昧的jq戏码时都能恰好地被她撞见,甚至,她和十四、巧巧他们一起撞见也都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是在皇宫里还勉强说得过去,现在居然还发展到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ho——他们俩潜意识里该不会是已经互相因生恨,彼此都嫌对方死得不够快才会这样做的吧?!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