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靠不住的!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当然,最后的这些话,陶沝只会暗暗藏在心里,死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特别是在倾城面前。

    不过,待倾城和十三阿哥有事离开之后,在和巧巧一起回永和宫的路上,陶沝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心内思筹良久的计划打算与巧巧说了。

    而巧巧这边虽说早已习惯了陶沝素来大胆的思想行径,但今次亲耳听到她的这一关于如何与那位唐佳氏接触交好的过程时,却也还是忍不住当场惊呼出声——

    “你说什么?!”

    巧巧毫无预兆的一声大叫让陶沝瞬间意识到了四周潜在的危险,连忙冲上去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并将其沿路拖进了御花园。

    “喂,小声点啊,你想把人都招来吗?”陶沝压低嗓音狠狠地在巧巧的耳边宣泄自己的不满。她只不过是说了一句想去那位唐佳氏的住处每蹲点而已,这丫头至于惊讶成这个样子吗?

    “……”巧巧因为此刻被某人死死地捂住了嘴,所以只能勉强发出唔唔声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但很显然,陶沝根本听不懂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眼见双方沟通无能,陶沝只得松了手,巧巧立刻从她怀里挣脱出来,长舒了一口气,这才转看着她,心有余悸道:“咳咳——谁让桃子你刚才说以后要每天都去那个人的住处偷窥?人家自然会惊讶的嘛!”

    在巧巧的理解中,陶沝所谓的“蹲点”一词的涵义其实和偷窥没什么两样。

    “喂,什么叫偷窥——”眼见自己的意思被对方误解,陶沝自然据理力争。“我那可是等着寻找合适机会与她交好……”

    巧巧听罢嘟起了嘴,似是对她讲的话半信半疑:“可是……以桃子你现在的份,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样一来,人家就会有距离感了嘛!”没等巧巧那边说完,陶沝这边已经抢先一步,甚是理直气壮地辩解道:“我可是诚心想去跟她认识交好的,又不是去跟人家显摆份的,搞得那么隆重做什么?况且,人家也不见得就会拿九福晋这个份当回事儿……”

    因为谁都知道,当朝九阿哥的嫡福晋是个完全不得宠的主儿,她可不想再看到那种被人深切同的眼神了……

    “……”巧巧听罢没说话,滞了半晌,才又犹豫着开了口,“桃子,我之前就一直想问你来着,你为什么想要与那位唐佳氏交好?是因为她长得像倾城么?”

    咦?被巧巧这样一问,陶沝下意识地一愣,对哦,她为什么想要与那个女子交好呢?就因为对方是和倾城相像的美人吗?

    想了半天,却想不出答案。如果说只是因为对方给她的感觉很熟悉,不知道巧巧会不会相信……

    见陶沝歪着头不说话,巧巧忍不住又在旁边补上了一句:“我以为,倾城对你是最重要的……”

    “自然是最重要的!”陶沝想也不想地立刻接上话茬,脸上的神色是难得郑重:“巧巧,我应该不止一次跟你说过的吧,倾城她啊,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最重要的人了,比任何人都重要,即使说是我的至亲都无可厚非……只不过,这也并不妨碍我喜欢其他人啊……”

    她一面说,一面掰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你看嘛,除了倾城,我也喜欢巧巧你啊,还有小十六、苒苒、玉蕤,绿绮她们,你们在我的心里也很重要啊……”说着,顿一下,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又总结强调了一遍,“不过,倾城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听到她这样说,巧巧站在旁边没再继续出声,但脸上却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

    陶沝这厢仍继续自顾自地往下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刚才那个女子有好感,或许就是感觉吧?她虽然不及倾城漂亮,但却笑得很温柔很好看,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温柔微笑的美人的……”

    “是这样吗?”巧巧好奇地眨眨眼睛。“比如说……”

    “比如?”陶沝再度被问得一怔,随即歪着头努力思索:“让我想想啊,印象中有谁是笑起来非常温柔好看的——”蓦地,她左手握拳,用力敲了一记右手掌心,恍然道:“对了,就是他!我想起来了,就是当年那个在电视剧包青天——啊,就是一场关于宋朝包青天的戏里啦,演展昭的那个人……”

    “戏?”陶沝这厢的话音还未落,巧巧那边已然瞪大了眼睛:“那,桃子你现在说的……是戏子?!”

    “对啊!怎么了?”陶沝胡乱点头应声,反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巧巧解释演员这个出现在三百年之后的门行业,就她自己看来,横竖和现在的戏子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是地位高了那么一点而已。

    “想当初,我纯粹只是无意间瞥见了那人的抬头一笑,结果就被当场震在了原地……”陶沝一面回想一面感叹,“那当真是传说中的‘山一笑’啊,现在想来还无比清晰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足可见其当时对我的影响有多深了……”说到这儿,陶沝停了停,像是临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噗笑出声:“而且,我当初信誓旦旦地跟我家老妈——哦不,是额娘说,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这个人,结果被她取笑了n久……”

    “那……现在呢?”巧巧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某人的回忆,插嘴问道:“你还喜欢他吗?”

    “现在?!”陶沝本能地抽了一下嘴角,继而做无可奈何地摊手状:“唉,别提了——君生我未生,我生——那个君已经不知道残成啥模样了……更何况,我当初也只是在电视,啊不,是在戏台上见到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

    说完,她侧头看了一眼正露出满脸可惜状的巧巧,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其实吧,即使见到了也不可能怎么样的,以他现在的年纪,都可以做我爹的爹了,我又没有所谓的爷爷控,所以说,那顶多只能算是loli时期的仰慕之心罢了……”

    “是这样啊?”巧巧的眼神闪烁着明显的失望,但没一会儿,她又重新恢复了元气,笑着眨眼道:“那桃子在这之后有再遇到让你像刚才那样心动的人么?”

    “当然有啊!”陶沝不假思索地回答,随即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又继续语出惊人道:“其实吧,真要说起来,你家那位九哥也是让我一眼萌到的美男哦,而且还是我当初大的妖孽型美男呢……”

    陶沝越说越激动,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巧巧脸上的神在这一瞬间变得惊愕无比——

    “你是不知道啊,想当初我第一眼见到你家九哥的时候,那当真是惊为天人呐!那一瞬间,心跳呼吸都不知道被pia到哪里去了,脑子里就只剩下了一团雾气,什么都想不了,唯一的念头就是,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如书上所描写的那般美丽的男子,感觉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桃,桃子……”正当陶沝一面说一面自顾自地发着花痴时,巧巧这边却是听得万分惊讶,“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你之前不是说,你……难道,桃子你其实是喜欢九哥的?”

    “当然喜欢啊,要不我干嘛老是帮他说话!”陶沝本能地应声,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只不过嘛,这厮是决计不能开口就是了……”顿一下,回头冲巧巧嘿嘿一笑,解释道:“……只要他一开口,我的这些花痴心态就全都没了,只剩下想上去揍他那张脸一拳的冲动——唉,书上果然说的没错,美人如莲,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你看你家九哥不说话笑起来的时候多养眼啊,十个潘安再世也被他比下去了,可是……一旦开口说话,那当真是连京城天桥底下卖狗皮膏药的那个刘二麻子都看着比他顺眼百倍,特别是每次见到我,他就莫名其妙地摆出一张煤灰脸,好像我欠了他好几百万钱一样,一开口更是云里雾里。我好心帮他说话吧,他还硬说我怀有什么心思,我就奇怪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心思,他是怎么知道的?”

    “扑哧——”陶沝的这最后一句调侃成功使得巧巧当场笑出了声。而陶沝本人却是依旧保持着一本正经,摊开双手冲其继续说道:“所以说啊,以后你千万不能找这种格不好的男人,不仅自说自话,而且还总喜欢怀疑别人,简直是有那个被虐妄想症——虽说生活在这座紫城里的男人似乎也都差不多,但这家伙显然还比人家多了那么一点点问题,而且,还一根筋的认死扣……”

    说到这里,陶沝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你说,明明自己边长了那么一片大森林,他却偏偏要挑其中一棵树吊死,而且还是别人地盘上的一棵树——虽然那棵树可能是你从小花心思种养浇灌的,但现今既已划归了别人,而且貌似还是心甘愿的,那你还跟着在里面凑合个什么劲啊——这不是自找没趣吗?”

    “……”

    “所以说,古人说得好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呢?而且最关键的关键,这家伙居然连去把人抢回来的勇气都没有——如果他是女人也就算了,但为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守不住,那还算是什么男人啊?要是真心喜欢的话,即使用尽坑蒙拐骗偷各种方法,就算是用抢的也要把人家抢到自己边来啊……说什么让人家跟着别人才是幸福的这种话统统都是懦弱的表现,应该坚信能给对方幸福的只有你自己——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桃子,你,你别激动……”眼见某人此刻把话说得越来越大声,也越来越不靠谱,巧巧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她。“我,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啊——抱歉,一说到这事儿我就特别生气,不自觉就激动起来了……”听巧巧这样一说,陶沝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的确好像有点过分了,没想到她居然也会有沦落到为了某件事而放下段咆哮的这一天。

    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陶沝终于恢复之前的语调慢条斯理道:“好了,我们回去吧,不要再提这种不开心的事了,反正也跟我没什么关系……”顿一下,又接茬继续道:“反正吧,我估计再过不了多久,你家那位九哥就会因为看我不顺眼而把我一纸休书踢下堂的,那样的话,我倒是应该趁早想想,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应该做点什么吧……那个谁谁谁说得好啊,人生苦短,应该用来花费在美好的事上——喜欢不该喜欢的人,恨不该恨的人,都是在浪费时间,消耗生命。这做人呐,一定要有远大的人生目标才行……”

    “人生目标?”巧巧显然有点讶异于这个新名词的涵义。她之前还未有听陶沝提起过。

    “对啊,为新时代女,人生目标哪能像这般短浅——窝在深闺之中和一大堆女人抢一个根本不自己的男人——这是绝对令人鄙视的!大量的事实证明,男人是靠不住的,关键时刻绝对会给你掉链子……所以说,一切的一切,都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呵——”听完陶沝的这一论述,巧巧不住当场再次嗤笑出声,随即又有些好奇地问道:“既如此,那么桃子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我的吗?”陶沝慢慢地重复了一遍巧巧的问题,而后,利落地举起了三根手指,“就是三个‘美’。”

    “三个美?”巧巧听得一脸迷糊:“这是何意?”

    “嘿嘿,简单的说,就是——要走遍大江南北的美景!尝遍大江南北的美食!阅遍大江南北的美人!”

    陶沝给出的这番回答甚是激豪迈。只不过,紧接着从其后传来的一句话,便像是临空泼来了一盆冷水——而且还是天山雪水的那种,瞬间将她的这番气焰打消得无影无踪——

    “的确是很崇高的人生目标!”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毫无疑问正是八阿哥的。

    陶沝之前完全没有料到,一颗心当场重重地“喀噔”了一下,而后懵在了原地。既然八阿哥在,那么九九他岂不是也……

    呜呜,她怎么每次都这么倒霉,回回都被人抓个现行?早知如此,她刚才打死都不会开口了……呜呜,也不知道她刚才说的那些话,他们究竟听到了多少?

    侧过头,原本站在她旁的巧巧这会儿竟也露出同样一脸惊慌不安的表

    看来是无法指望别人了!

    陶沝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转过,对上那个声音的来源,却在下一秒抬头的瞬间,发现此刻前方站着的人影就只有八阿哥一个,九九和十阿哥似乎都没有跟在他边——

    不是吧?上天竟也有如此眷顾她的一天?这……算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董鄂,给八阿哥请安!”陶沝略有些局促地上前行了礼,一双眸子却是不由自主地朝两边张望。

    似是发现了她此刻的不安,八阿哥微笑着开了口,笑容里明显意味深长:“……九弟和十弟去了翊坤宫。”

    “真的?”陶沝闻言眼前顿时一亮,心里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有八阿哥一个人听到,那她到时候还是有机会赖账的!

    一旁的巧巧抬头瞄了八阿哥一眼,又侧头看了看陶沝,也跟着上前请了安。

    八阿哥点了点头,随即又状似不经意地将话题转向了陶沝:“九弟妹可否借一步说话?”

    吔?!

    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陶沝的大脑反系统有那么几秒钟的凝滞。这家伙想做什么?

    见八阿哥那厢都已经开了口,巧巧这边也只得识趣地先行告了退,只留下八阿哥和陶沝两人沉默地面对面站着。

    陶沝正觉气氛尴尬呢,八阿哥却已经先一步开了口:“对了,今九弟妹和九妹俩人怎么会在这里?”

    “唔,我们是因为……见今天气正好,所以就相约来此处逛逛花园,看看风景……”陶沝努力组织着完全没有任何可信度的理由。只是还没等她说完,八阿哥的下一个问题就已经紧随而至:

    “那为何又穿着宫女服?”

    陶沝冷汗:“呃……这个是有很多原因的……”

    “哦,是什么原因?”某位仁兄似乎打算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八阿哥,你有必要如此刨根问底么?

    见陶沝支支吾吾地一直说不出原因,八阿哥倒也没有问到底,而是突然转了一个话题:“听说,近秀女们陆续入宫,其中有几位的貌相长得十分不错……不知,九弟妹是否有前去看过?”

    “……”陶沝被问得一滞,虽然表面低着头没说话,但心里却在不停嘀咕:这家伙一定是知道了她这几天天往储秀宫跑的事,却还佯装不知地拿这个问题打趣她——八阿哥,你也别太过分了,有话就直接讲嘛!

    见陶沝不吭声,八阿哥挑了挑眉,又继续接下去道:“我听说,里面有位秀女和乾清宫的那位倾城姑姑长得甚为相似呢……”

    “……”的确有,但这跟她,或他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那我听十三弟提起,说九弟妹和倾城姑姑是旧识?”

    “……”陶沝没说话,只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九弟妹就是知道倾城的具体出了?”虽然面前陶沝的反应基本等同于传说中的死鱼,但八阿哥却是问得不依不挠。“也不知九弟妹能否告知一二?”

    呼——这家伙果然是对倾城有企图!

    陶沝心里这样想着,表面却仍是恭恭敬敬地回话:“回八阿哥的话,我答应了倾城不说的……”

    “是吗?”听到她这般坚持,八阿哥的语气似乎明显有些不爽。“即使怎样也不肯说?”

    陶沝点点头,开始对手指。想从她的嘴里撬出倾城的秘密,门都没有!倾城的秘密也是她的秘密,她还没有傻到这种地步呢……

    见此景,八阿哥神色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又迅速恢复之前的淡然语气道:“既如此,那我也就不再追问了,九弟妹若是有事的话,就请自去吧……”

    “是——”陶沝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八阿哥竟会如此简单就放过了自己,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连带回话也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董,董鄂,这就告退……”

    说着,她转正要走,后却又适时地传来了一句:“如果我说,我能让九弟妹得到自己想要的人,并且保住现在的地位不受威胁呢……”

    咦?!

    此语一出,陶沝正要抬出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半空里。他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他是份至高的皇家阿哥,但他现在说的这些话,似乎未免太小看人了吧?而且,她真的很怀疑他刚才到底听到了多少,否则又怎会把她的话曲解成这番意思?难道,她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听在对方耳朵里,竟是无限留恋现阶段生活的意思么?

    陶沝感到心中无限汗颜,而她这一怔怔呆在原地的模样看在了某人的眼里,却也令其完全误会了:“九弟妹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我会等着你……”

    说罢,竟是自己先行离开了。

    陶沝这下子更是狂汗无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只愣愣地站在原地继续发呆。

    巧巧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半是担心半是八卦地贴上前来:“桃子,八哥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陶沝嘴角一抽,随即回头直直地盯着巧巧的脸,神很是有些无奈:她还想知道那家伙到底要跟她说什么呢……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