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or假意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陶沝几乎是一路连滚带爬地逃出那三人视线的。

    这期间,她甚至连头也不敢回一下,生怕会被那位大阿哥瞧出些许端倪。好不容易到了宫门前,却因为之前跑得太急,也顾不及抬头看一眼前方有没有来人,便惯地直接埋头冲了出去,结果祸不单行,又好死不死地正撞上了一堵结实的墙——

    只听得“哎哟”一声痛呼,紧接着,一个气急败坏的男声便自头顶传来:“你这奴才跑这么快做什么?”

    说这话的声音很是有些耳熟,但急之下的陶沝却已没有多余精力去慢慢分辨,只是反地当场跪倒在地,连声求饶不止:“对,对不起……啊,不对,是爷饶命,我,不,是奴婢,不,是奴才……”

    还没等她语无伦次地把这番道歉的话说完,另一个颇为熟悉的女声也跟着在耳边响起,带着几分犹豫和不确信:

    “陶沝?!”

    这一声连名带姓的称呼显然让原本已处于混乱状态的陶沝在这瞬间回复了些许理智,她猛地抬起头,愣愣地与那个说话之人对视了片刻,而后便“哇”的一声,用力地扑进了前者的怀里:“倾城——”

    “你,你这死奴才活腻味了吧?竟敢对倾城……”眼睁睁地望着之前才撞了自己的小太监这会子又如此胆大包天地扑进了自己慕对象的怀里,站在旁边、一时还未能认出陶沝份的某位仁兄理所当然地一下子黑了脸,正怒气冲冲地想要伸手去拉开她们,却被倾城快一步出声阻止了:“十三爷,她是九福晋!”

    吔?!

    此语一出,正埋首于某人前寻求一星儿温暖安慰的陶沝当即不由地全一震。不是吧?原来她刚才撞到的人竟然是十三阿哥,这——算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说什么?!”与此同时,十三阿哥这边也同样对倾城此刻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感到无比震惊,适才伸出去想拉开两人的手当场顿在了半空中,连带原本火气十足的表亦在瞬间消去大半。“她是九嫂?!”

    听出十三阿哥话里的不可置信,陶沝一面抽泣一面慢慢地回过头,没说话,只泪眼汪汪地瞅了旁侧的十三阿哥一眼,当场震得后者的目光没来由地一软。随即,后者略有些尴尬地收回之前目瞪口呆的表,将拳头放到嘴边,掩饰似地清咳了两声,这才重新朝陶沝问道:“九嫂怎么会在这里?”

    “呃,这个么……”冷不防被他这样一问,陶沝顿时面带难色地回头瞅了瞅倾城脸上的表,随即低下头,犹犹豫豫地小声支吾道:“那个,如果我说,我今儿个是来这边看秀女的,你们信么?”

    她的话音还未落,耳边就传来“扑哧——”一声轻笑,却是十三阿哥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一旁的倾城也迅速摆出了一脸“被你打败了!”的表,轻轻地扯了扯嘴角:“既如此,那你跑什么,看上去就像是被人在后面追债似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陶沝急切地想要解释,“因为刚才正好遇到了那个混……啊,不对,是遇到了太子和大阿哥,我,我怕被他们认出来。所以才急急忙忙跑出来的……”

    “真是这样?”倾城看上去好似有些不太相信。

    陶沝急了,连忙举起三根手指发誓:“我绝对不骗倾城你!”

    倾城白了她一眼,似是还想再说些什么,正在这时,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十三阿哥突然跳进来插嘴道:“似乎……的确是没有骗人……”

    咦?!

    乍听到某人此时冒出的这句有点不伦不类的话,陶沝和倾城两人双双一愣,随即齐刷刷地转过头,一齐诧异地望向他,结果却意外发现,十三阿哥这会儿的视线并没有落在她们俩任何一个的上,而是目光灼灼地紧盯着储秀宫内的一角。

    陶沝立刻好奇地循着对方的视线看了过去:“十三阿哥,你在看什么?”

    “……”十三阿哥没有答话,眼睛依旧一眨不眨地望着前方。倒是陶沝自己这边在注意到不远处的角落里竟然鬼鬼祟祟地躲着一名陌生小太监时,赫然住了口。

    这时候,倾城在一旁接上话:“那是大阿哥边的小太监双庆!”

    虾米?!

    一听这话,陶沝整个人当场条件反般地一抖。她不是真的这么惨吧?想也知道了,那个小太监一定是大阿哥派来跟踪她的。而她却还完全没有发现,幸好十三阿哥够眼尖,否则,她岂不是……

    嗯,照这样看起来,那位大阿哥刚才根本就没有因为某人的出言阻止,而打消想要知道她真实份的念头。该死!他一定是对她起了疑。正所谓“扬先抑”,表面看似放弃,但私下里却命人继续跟踪……很显然,对方之所以会这么做,不过只是不想当面忤逆那位太子下的意思罢了……倘若,一旦被他知晓了这其中的端倪,那么后果便可想而知……呜呜,她果然是把这宫里的人都想得太单纯了……

    思及此,陶沝立刻哭丧起一张脸,求救地转头看向倾城,模样甚是楚楚可怜。倾城淡淡地斜了她一眼,侧过头去朝十三阿哥说道:“既如此,那倾城这会儿先送九福晋回去,那个人,便麻烦十三爷了……”

    “可是——”十三阿哥显然不太满意对方的这番安排。“……我们等会儿还有事呢……你忘了?”

    “倾城会早去早回的!”倾城回话时的表仍旧淡淡的,看不出有任何的绪波动,但语气却是格外郑重。“今的事,算倾城欠十三爷一个人!”

    “倾城?!”

    最后的这一句话显然不太符合倾城常行事的风格。因而才一出口,陶沝便忍不住轻呼出了声。她是不是又在无意之中,变相地给倾城制造了一点麻烦?

    而旁边的十三阿哥在听到这句话时,脸上的表也在一瞬间由不爽变为了讶异。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倾城,又侧头瞟了一眼旁边的陶沝,眼中似有什么凌厉的光芒闪过,却因为太快而没来得及抓住。

    倾城这时已转过,没有再看其他两人,只自顾自地走在了前面。“好了,走吧——”

    这句话显然是对陶沝说的。

    陶沝本能地滞了滞,继而偷偷瞄了一眼旁的十三阿哥,随即便在对方迅速多云转的表变化中,飞快地追上了倾城的脚步。

    她可不想被对方飞来的眼刀瞪成筛子。

    就这样,在十三阿哥这道足可媲美探照灯的灼灼目光的注视下,陶沝和倾城两人一前一后地往永和宫方向走去,期间谁也没有主动开□谈。待到终于离了十三阿哥的视野范围之外,陶沝开始有些忍不住了,小跑着向前追了两步,和倾城并排走到了一起。当然,她嘴上也没闲着,开始一五一十地向前者报备她刚才遇见的、那位极有可能是未来十三嫡福晋的基本况——

    “倾城,我刚才见到十三福晋了!”

    “如何?”倾城听完这话却仍是目不斜视地继续向前走,似乎根本不为所动。“你该不会又惹她了吧?”

    “哎?”陶沝被她问得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是误会错了人,赶忙补充解释道:“才不是!我说的十三福晋不是那个彤霜,而是十三阿哥的嫡福晋——”

    闻言,倾城的脚步立时一顿。“你说什么?”

    “我刚才,遇到了马尔汉大人家的女儿……”陶沝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把事的整个经过及来由去脉从头讲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很可能就是那位未来的十三嫡福晋。只不过……”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偷偷抬头打量了一眼倾城的脸色,又小心翼翼地继续道:“……我还不太清楚她家中究竟有几个女儿,如果不止一个,那么也不一定就是她……”

    “……”倾城没有说话,只是停在原地一动不动,那张绝美的脸上此刻所露出的表也着实令人感觉有些诡异,却与嫉妒无缘,像是在若有所思。

    陶沝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试图从中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倾城你……不会吃醋么?”

    “……”

    “倾城应该也是喜欢十三阿哥的吧?”至少,应该有那么一点点的吧?毕竟,两人总算是相处了这么久,十三阿哥对倾城的好更是所有人有目共睹,若说倾城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她真得不太相信。

    “胡说什么呢!”正当陶沝这边还想继续往下说点什么的时候,倾城那边却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淡然,继续抬脚向前走去,语气也还是淡淡的,隐隐的,夹杂着一丝嗔怪。

    陶沝不死心,追上去弱弱地补充一句:“其实十三阿哥好的,跟着他,要比跟着其他人好……”

    “陶沝——”一听这话,倾城噔时猛地厉声打断了她,脚步也再一次顿住。她转过头,那双如琉璃般漂亮的黑眸紧紧地盯着陶沝,直看到后者的眼睛深处。好半天,她才慢慢地回转头,幽幽地开口道:“……有些事,是不能光看表面的……”

    哎?!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陶沝听得一懵,随即立刻瞪大了双眼。难道说,倾城是在告诉自己,十三阿哥并不是真的喜欢她?!

    这……怎么可能?!

    十三阿哥每每望向倾城的眼神那就是最好的证明,绝对不容旁人质疑的。那饱含在其中的一片深若真是前者在演戏的话,那奥斯卡影帝的宝座舍他其谁!而且,若真是能演到那种程度,即使一开始没当真之后也会当真了吧……

    陶沝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嘴上却远没有胆子直接说出来。她静静地仰头望着倾城此刻那显得异常平静的侧脸,内心则继续不断纠结——

    难不成,倾城心里真正喜欢的人,会是那位八阿哥?!

    虽然传说中的这位八阿哥在清穿男主排行榜上的人气支持率和四四差不多,但陶沝本人却是一向都很难以理解八爷党为何会发展得如此庞大。在她看来,八八的确是没有什么明显输给四四的地方,但就是结局死的太惨,而她又素来都是怕死之徒,所以,她一向对这位华丽丽的八阿哥,包括整个八爷党都予以敬而远之的态度。尽管八阿哥笑起来时候像师兄的……

    陶沝脑海里这样想着,没注意到自己的嘴已经自动把这些想的话都一并说了出来。旁的倾城顿时面带惊诧地再度转过头来看她,并随之蹦出一句惊人之语:“你是怎么知道的?”

    吔?!

    万万没料到倾城竟会问出这么一句,陶沝一时措不及防,差点当场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连带脑袋里也变得一团混乱。难道她猜对了?!倾城心里真正喜欢的人居然是那位八阿哥?这,这……这简直就是特大——不,应该是惊爆□呐!

    眼见陶沝脸上的神在一瞬间风云变色,倾城这才惊觉到自己提出的问题似乎存有明显歧义,紧跟着补上一句:“那个……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知道八阿哥对我的心思?”

    “咦?”陶沝被她问得莫名其妙,本能地开口回道:“自然是看出来的呀!”

    万寿节那晚,某位仁兄表现得那般明显,而她又不是瞎子……

    “是吗?”出乎陶沝的意料之外,在听到她的这个答案之后,倾城那原本呈水平状态的嘴角竟然意外地向上勾起了一个明显的弧度,却并非预期中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而是□的嘲讽。“原来……如此……”

    “倾城?”陶沝心中一凛,本能地意识到对方此刻的笑容背后定是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倾城那边便已经接下去出声唤了她的名字:“陶沝!”

    “嗯?”陶沝下意识地抬起眼,却正对上对方那满脸的高深莫测。此时此刻,倾城正双眸一眨不眨地幽幽望着前方,连回转头来看她一眼的意思都没有,只一个字一个字地径自向外迸着:

    “你听着,我对八爷并没有任何兴趣!”顿一下,“对十三爷……也没有!”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