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交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唐妡 书名:逃宫弃嫡
    “看来你对此很是有成竹了嘛——”对上陶沝此刻流露出的那一脸坦然,在场的其他众人均给出了或是讶异或是赞许或是轻蔑的表,而其中,那位最最重量级的**oss康熙则是早已摆好了架势,以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打量着正作摩拳擦掌、跃跃试状的陶沝,而后,他微笑着伸出手随意一指,道:“既如此,那朕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朕倒是一直很想知道,这朵花可有什么花语涵义?”

    闻言,陶沝立刻循着对方的手指方向望去,康熙这会儿指的是一朵明黄色的小鸢尾,从外形上看有点儿像百合,陶沝曾经因为错认这两种花而被陶爸爸等人狠狠笑过一通。所以,这对她来说很是印象深刻。

    于是,陶沝此番微笑着上前一步,向那位康熙皇帝福了福,朗声回道:“回皇上的话,鸢尾花的花语有很多,同样也因为颜色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皇上指的这一种是其中的小鸢尾,它的花语即是……”她略微顿了顿,看似无意地往众人方向扫了一眼,这才重新接下去答道:“同心、协力。”

    “……”此语一出,四周突然变得意外鸦雀无声。康熙没说话,而那些阿哥们之间也随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见此景,陶沝噔时疑惑地睁大了眼睛,皱着眉头在对面那帮数字军团成员的脸上来回逡巡,完全弄不懂为何自己随口说出的短短几个字竟能起到这样的效果。貌似,她现在也没爆料什么了不得的大新闻啊,他们这些皇家阿哥的思维方式难道跟一般人不一样么?

    双方对峙良久,最终还是由康熙这边首先开口发了话:“好!好一个同心协力!你说得很好!”

    他这话一出口,旁边的众人立马也跟着连连竖指称赞,不管是站在一旁的阿哥们,还是随行的太监宫女们。

    “常言道,‘同心协力方能伸张正义,团结一致才能横扫一切’,这四个字,的确说的好!”

    “就是就是!《周书·崔谦传》里有曰,同心协力,电讨不庭,则桓文之勋,复兴于兹矣……足可见这四字之重要!”

    “不错,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果然涵义深奥啊!”

    “……”

    听着耳边传来的这一声声根本就与花语搭不上边的赞扬,陶沝的嘴角噔时止不住地抽搐。竟然能把一件极其简单的小事想得如此复杂化,她果然是小看了这些所谓城府深心机重的皇室中人。明明就只是一则再简单不过的花语罢了,却被他们延伸出了这么一大片说辞,看来她接下去的答话一定得小心再小心。

    “你说的很好!”鉴于陶沝这会儿一直低着头没有作声,只恭敬地站在原地。康熙望向她的双眸中透出了一丝微微的错愕,但更多的却是满意。“那么,朕再考一题如何?”

    一听这话,陶沝立时头也不抬地继续朝某人福行礼道:“奴婢惶恐!请皇上继续出题!”

    “好!那朕这次想问的就是这种——”康熙的手再度随意指向了一旁。“它的花语是什么?”

    陶沝抬头望去,对方这会儿指的正是一丛不怎么起眼的黄花——金凤花,也就是传说中的蛱蝶花。

    “回皇上,金凤花的花语其实也有很多种解释,而奴婢只比较喜欢其中的一种,那就是,慈。”陶沝恭敬地站在原地福回话,说到一半时,她忍不住偷偷抬起头来瞄了一眼四周当下的状况,嘴角还勾着一个不算太大的弧度,而后满意地看着众人再次呆呆地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丛金凤花上。“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会产生对人差别待遇,无论对谁都能倾注一样的体贴之心,这就是金凤花“慈”的意义……”

    “……”这一次,在场的众人——包括康熙在内,又再度陷入了沉默,大概都在心里揣摩着陶沝的这番话到底还包含了何种更深入的涵义。

    大阿哥大概算得上是所有人当中最先反应回神的其中之一。只见他很是恭敬地踱步上前,利落干脆地朝康熙行了一礼,面无表地淡然道:“皇阿玛,能否许儿臣也说种花出来考她一下?”

    这个要求提得有些突兀,康熙听罢立马忍不住侧过头去瞄了他一眼,但见对方此刻一脸认真的模样,脸上的神又微微一滞,随即又回过脸来瞅了瞅陶沝,一笑:“这回轮到朕的大阿哥出题了!”

    陶沝被他说得一愣,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康熙皇帝会在半路让出提问权。当然,这从根本上来说对她并没有任何影响,所以陶沝只是淡淡地一点,转朝大阿哥的方向福了福:“请大阿哥出题吧!”

    不得不说,陶沝此刻表现出得这般淡然模样,很是有些出乎在场众人的意料。其他人的眼光瞬间都集中到了她和大阿哥的上。

    微滞了半晌,大阿哥终于开口提问,手指则指向就摆在不远处的一盆深红色的杜鹃花。“爷想问的便是那个……”

    吔?!

    他问的竟然是随处可见的杜鹃花?她还以为,对方怎么着都会挑个偏僻的来难为难为她呢!

    或许是因为没能猜到眼前这位华丽丽的大阿哥此刻究竟是带着何种心思来问自己问题,陶沝脸上的神当即染上了几分明显的讶异,她没有立刻开口回话,而是定定地盯着对方发愣,直久到对方不耐烦地蹙起眉心——

    杜鹃花代表的喜悦,它的花语是永远属于你。据说,当见到满山杜鹃花全体盛开之时,神就会降临……

    这一句是陶沝最熟悉的关于杜鹃花的花语,但此刻,她的心底却显然打起了边鼓,犹豫着是否该将这则本意道出。而另一边,以康熙为首的众人也开始对陶沝这会儿刻意保持的沉默起了疑心。在越来越多的探究的目光集中到自己上之前,陶沝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总算是记起了杜鹃花的另一种涵义,而她,也最终选择道出了后者——

    “回大阿哥的话,杜鹃花的花语是温和、节制。”

    “节制?”大阿哥显然不能理解明明看起来很是平常的花,却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另类的涵义。

    “对,就是节制……”陶沝不卑不亢地朗声重复。但说完这句,她的声音又突然像是突然间压低了n个分贝,缓缓补充道:“……节制,不必要、也达不到的**。”

    一语既出,众人脸上又集体瞬间变换了各种颜色。大阿哥和康熙两人的脸色尤为晴不定。

    不等大阿哥再次开口反问,三阿哥干脆也抢在这空档向陶沝提出了问题。而这一次,他明显没有事先经得康熙同意。

    “爷可否问问这满树的山茶花有何涵义?”

    “山茶花?”听到又是新的问题,陶沝本能地重复了一遍,而后仰起头,望着自己头顶处那满树的粉红色山茶花——如果她没记错的,这一颜色的品种好像叫作“杨妃山茶”。

    有诗云:“瑶岛寒碧缬衣,马嵬尘土践杨妃”。果真不愧是传说中书卷气浓厚的三阿哥啊!

    这样想着,陶沝不住冲此刻提问的三阿哥微微一笑,道:“回三阿哥的话,这山茶花的花语是谦逊、美德。”刚说完,却又突然发现,三阿哥旁边的位置就站着那位华丽丽的太子下,而后者这会儿正紧紧地抿着嘴,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她。

    陶沝有如条件反一般地立刻低下头。

    “那木棉花呢?”不想,还没等她来得及调整完自己的脸部表,站在太子另一边的十三阿哥也跟在三阿哥后面发问,而他的另一边则站着同样华丽丽的四阿哥。十三阿哥手指的那株木棉花就开在两人的头顶。

    他……竟然问木棉花?这,会是凑巧么?

    想到木棉花的花语,陶沝没来由地当场噤了口,忍不住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大阿哥,犹豫半晌,这才慢吞吞地回道:“回十三阿哥的话,它的花语是珍惜边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记得晏殊的《浣溪沙》里曾有过这样的诗句,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不如怜取眼前人……而木棉花,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珍惜……眼前人?!”十三阿哥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遍,正待开口深究,人群里又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熟悉男声:

    “那么,荼靡花呢?”

    荼靡花?!

    冷不防被人这样一问,陶沝立时反地抬起眼来往周围匆匆环视了一圈,却意外地迟迟没有发现此人口中所提到的荼靡花。

    可恶,究竟是哪个混蛋没事做跳出来问这园子里没有的花?难道还是故意想让她出丑不成?!

    一股忿忿之自心底深处油然而生,陶沝立即果断地将目光投向了刚才出声的来源,却在下一秒看到某张异常熟悉的妖孽面孔时,不自地再次抽搐嘴角——

    居然是她家那位名义上的亲亲夫君——九九。

    这家伙难道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么?眼见别人出题考她默不吭声不帮忙也就算了,这会儿连自己也要跑来凑一份子闹?

    陶沝无语地撇撇嘴,在心里狠狠问候了这家伙的祖宗十八代n+1遍之后,方才轻轻咬唇回道:“回九爷的话,荼蘼花的花语是‘末路之美’,也可说是‘韶华胜极’。花事到了尽头,群芳相继凋谢,一切也自然走向完结……”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咬音,音量虽然不大,但从中透出的分量却着实不小。末了,她展开一抹笑,却是毫不掩饰的讽刺:“虽然荼靡花开时的盛景可算得上是美到极致,但花开过后,留下的却只有无尽的哀怨,令人绝望、也颓废……”

    陶沝最后的这句话显然让现场的气氛又一次陷入了沉寂。而众人脸上的表也又一次出现风云变色。

    九九望向陶沝的的目光也微微闪了闪,大约是回想起了陶沝当初要换院子时的理由。

    陶沝没有理会,只管静静地盯着九九头顶的那树桃花发呆——

    接下来,这家伙是不是还准备继续问她桃花的涵义?

    “好!说得很好!”

    然而,还没等九九那边再次开口,康熙又再度率先打破此刻的沉寂,声如洪钟:“朕很想问你,你是怎么记住这么多的花语,并将其记得那么清楚的?”

    他的这句话明显是问陶沝的。

    而陶沝这边听罢,也赶紧不卑不亢地接上话茬:“回皇上的话,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么无论多少,都是能清楚记得的。”

    喜欢的,自然会一直记在心里,而且,牢牢地记得……

    “呵——原来如此!”听完陶沝的一番解释,康熙的脸上也随之挂上了堪称和蔼可亲的笑容。看样子,他对陶沝的这一回答还算是十分满意。“朕现在才终于明白,原来你当所说的那句”美人如花、花如美人”的真正涵义却在这里,倒是极有趣……”他说着,转头看向九九,笑容满面却又意有所指道道:“老九啊,你倒是娶了个好媳妇儿——”

    语罢,也不等九九有所反应,又偏头冲立在其后的梁九功道:“你去把前儿个进贡来的那对羊脂白玉雕花手镯取来,朕要赏给老九的福晋的……”

    这一语既出,众人当场哗然。以大阿哥为首的一些随行人员对于康熙口中此刻突然冒出的这一“九福晋”称谓似乎感到讶异万分。

    而陶沝本人也瞬间哑然。

    不是吧?!

    她这会儿明明就穿着一普通的宫女装,康熙是怎么知道她是九九的福晋的?难不成,她的这张脸已经有特点到能被他牢牢记在脑海里了么?!

    呜呜,那岂不是说明,她从一开始就已经穿帮了?而且,她自己还浑然不知?呜呜,亏她还自称了那么久的奴婢,怎么不早说……

    就在陶沝此番自怨自艾眼前这位所谓的“千古一帝”还真是洞察分毫之际,前者口中方才所提到的那对精美白玉手镯也在一片无比羡慕的眼光中送到了她的手里。

    哇靠,货真价实的money吔!

    乍看到这对如此价值不菲的玉镯,陶沝的一双黑眸立马开始闪闪发光,嘴角的口水也止不住地嘀嘀嗒,好半天才在旁巧巧的拉扯提醒下才想起还要向某人谢恩。

    见此景,站在对面的九九忍不住向陶沝这边扔来一记白眼,嘴角还带着明显的嘲讽,大概是在鄙视后者这会子少见多怪、见钱眼开。陶沝权当作没看到,只恭恭敬敬地上前向康熙行礼谢恩。

    康熙那边显然是早已注意到了这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但这会儿却并没有出言点破。只见他端出一副什么都没有瞧见的模样,转过脸去,冲此刻跟在他后的那一大票皇阿哥以及随行太监宫女们继续发表了一长段不痛不痒的讲话,算是为这场游园之行作最后的总结陈述,之后便带着众人浩浩地离开了。

    陶沝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送着这帮家伙渐行远去,好一会儿才突然想起一个被自己遗漏了很久的问题。刚才的队伍中,她好像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过倾城的影,按理说,今这项勉强称得上是重大的游园活动,她应该也寸步不离地跟在康熙边才是啊,难道,她还有其他什么要事得做么?还是,她今并不当值?

    ()d

    ()s

重要声明:小说《逃宫弃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