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李斯泄天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鸟鸣山更幽 书名:扶摇九霄
    ()上回书说道,司马雁南正要大战铜人,只见司马雁南祭起七星剑,打开七星手链的防御,驭起飞剑朝着铜人上便展开了攻击,“唰唰唰”飞剑迅速的砍到了铜人上。大文学只看见一阵火星四shè,铜人毫无损伤,铜人一巴掌扇过来,司马雁南不敢硬接,心道:“这一下,不下千斤的重量,我可接不住。”司马雁南和铜人你攻我抗,我功你跑,两个人十分无奈的斗在一处,司马雁南伤不了铜人,铜人也追不上司马雁南。但见司马雁南飞剑乱飞,几乎把铜人上都刺了一边也没发现要害,铜人也一下没能打到司马雁南。司马雁南心中这个气呀,这个对手像个大王八一般,怎么啃也啃不动,而自己的真元正在一点一点减少。按照目前发展,自己将被铜人活活累死。

    司马雁南仔细留心,发现不管铜人怎么移动,他都不会进入那座城市范围之内,这个范围非常模糊,司马雁南几经试验,终于确定在旁边的一棵树下是一个范围,每当铜人追击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都会走开,从不进入那棵树以里。司马雁南心中大定心道:“只要你有怕的东西就行啊。”司马雁南故意露出败相,边打边退,似乎就要不行。铜人果然十分高兴,兴冲冲追来,司马雁南退来退去就退到了这棵树跟前,接着凌空跳起,跨过铜人头顶,子还在半空,司马雁南便展开了蓄谋已久的攻势,司马雁南竭尽所能,一边用飞剑当成挖土铲。把铜人前面的土挖了一条沟,一边趁着铜人还没转过来,狠狠一脚踹在铜人后背上,铜人子站立不稳向前走了几步,前面正好飞剑挖的沟,铜人轰的一声,倒在那棵树的里面。大文学铜人脸上十分清晰的诠释了恐惧这两个字应该的神态。“嗖”一道紫光从大旗上直shè而下,似慢而急快。正照在铜人上,铜人连吭都没吭一声,就化为飞灰,司马雁南和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叫一声侥幸,刚才幸亏没进去。要不然现在成灰的就是自己了。司马雁南心中震惊更甚,因为他认出刚才那道紫光是紫霄劫雷。那不是人间修仙界的手段,那是真正仙界的手段,来检查世间修炼者是否有资格继续修炼下去的东西。

    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司马雁南只觉得头大无比,正在这时,那座城市,大门轰然而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儒雅之士,只见这人踱着方步,来到司马雁南近前,一躬扫地,:“臣,李斯拜见新主,恭迎主公到来。”说着便跪下来,yù行三拜九叩大礼。司马雁南心里迷迷糊糊,但还是急忙拉住李斯的手,想要阻止李斯,但没阻止得了,李斯袍袖一拂,司马雁南怎么也用不上力,直到李斯行完大礼,司马雁南这才将他扶起。“你是李斯?秦国的那个?”

    “呵呵,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吾,不错,吾就是辅助大王统一天下的李斯!”李斯自豪地说道。司马雁南心里就打了个突:“史书上说这位可不是什么好人啊。”“那都是编撰之人胡言乱语,吾不敢夸大其词,但也绝不许受人污蔑,昔,天下七分,吾王带军冲杀于阵中,臣乃随军军师,臣指点大王大破各国都护国阵法,在攻打赵国时,赵国动用了忌之阵,臣等不得已,只好让白将军坑杀降卒,利用血祭之术才攻破赵国国都。大文学到后来,大王修仙以至紧要关头,无心朝政,大王指派臣代为管理,臣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怠慢。只是王因杀戮过多担心天劫难渡,命令臣建这秦皇地宫。这里的阵法可以说都是臣建造。臣甚知成仙无望,只好哀求大王把我带上仙界,大王那时已接近天道,推算了许久告诉臣:‘带上去的仙成就有限,而你还有任务在人间,你在这秦皇地宫安心等候,有一天,将有一人手持七星装的两件,你可认他为主,你的成仙之梦就将圆在他上。’主公那就是你。”李斯终于停止了长篇大论。

    司马雁南十分不以为然:“你能看穿我的心思?”刚才心里才刚刚有点想法,马上李斯就开始辩解“这是修炼到合体期的他心通神通,主公,臣刚才并非有意冒犯,请主公原谅。”“哦,这倒没什么,敢问一句,先生你是什么境界的。”“渡劫中期。”“…….”“还有大约300年,我的天劫就要来临,希望主公多施援手。在这期间我会竭我所能帮助您的。主公你还有什么要知道的吗?”“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多,什么也想不起来,以后再说吧,我以后还会见到你吗?”“当然,只要主公你集齐七星装三件,就可以自有来往于秦皇地宫与人间之间,哦,忘了告诉主公这里与人间是两个不同的地方,这是介于仙界与人间的一界。大王统一六国后,努力钻研其他六国阵法,终于部下了这座弥天大阵,不在三界内,但却在五行中。不然这就是另一个仙界。”李斯回答道。“我只有两件,你知道其他的七星装在哪吗?这七星装一共有多少部件?”“这七星装谁也不知道在哪,要不然这个世界早就乱了,据传说七星装共有14件,剑;头盔;衣服;护肩;手链;手;腰带;鞋;项链,戒指2个,护符2个;还有一件毫无实用价值的一件,这件也是衣服,但不增加任何状态,但是它非常漂亮,穿上它的人,只要不天下第一丑都可以摇一变变成美男子。像主公这么俊俏的小伙,要是穿上它更是不敢想象的美男子。”“……,看来七星转还真不少。”

    “主公,你后这些是你朋友吗?”司马雁南回头一看,李辰等人不知怎么早就晕倒在地,“是啊,他们怎么晕了,咦,是你动的手吧。”“不错,他们并无仙缘,听了这些仙界秘闻,有害而无益,所以在我出现之前,我就施法弄晕了他们,主公莫怪。”司马雁南一想也是,让他们知道确实更加的不好,司马雁南点点头,“主公,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我不得不说,主公你功力太弱了,来秦皇地宫太勉强了,等你有元婴期的修为再来吧,秦皇地宫分三层,其实这地宫就是一个绝佳的修炼地方,第一层元婴期,第二层出窍期,第三层分神期。里面宝物无数,各种阵法图谱,秘籍功法数不。”司马雁南苦着脸:“我也没办法,不知先生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说着司马雁南躬行了一礼。李斯摇摇头“修仙一定要循序渐进,万万不可cāo之过急。不过我观主公,境界以至融合期,差的仅仅是真元,这我可以帮忙,我在这静修千载。最不缺的就是真元,主公你需要传功吗?”

    司马雁南心中又是一阵无奈,“没什么副作用吧,其实提高功力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呢?”“主公有所不知,你进入此地,就表示你真正的踏入了修仙之旅,仙界的考验随时都有可能降下,你若功力提升缓慢,我也难保得住你呀。”“哦,还有这事,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后还有一个问题,然后你就给我传功。你可有什么值钱的古物吗,我们这些朋友,需要一些钱财,”“呵呵,古物,我当年不用的那些破烂,都可以送给他们,现在应该都算是古物。”李斯略有点伤感的说道,“主公,我看你也没什么好的法宝,七星你刚有两件,发挥不出法宝应有的威力,我这里有一些小玩意,都是以前用不到的。都给你吧,恩,还有这把赶山鞭也一起送给你吧,我留着没有用处了。”说罢,李斯不知到从哪里舀出了一个戒指和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递给了司马雁南。李斯接着说道:“这里面有我以前的生活用品,给他们就行了。”李斯用手一指李辰等人。“主公,希望你早rì到达元婴期,并寻得七星装的另外一件。你我才能再次相见。主公,你还是回去吧,这里对于你来说太过危险。而且秦皇地宫马上就要对外封闭,本来秦皇地宫这次不应离开这么快,咱们的见面已经影响到这个世界因果的不平衡。这次也算是天意如此,要不然我们还在仙界与人间界之间游呢。”“不传功了?”“恩,不传了,刚才臣细心推算了一下,我给你传功将引起不可预知的变化。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不传了,主公,你们这就出去吧。我送你们出去,这里将要封闭了。”说着,李斯袍袖一挥,便把司马雁南等人送出了地宫。

    司马雁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地宫附近了,“这是哪,这个李斯也太不专业了。这是把我们送到哪来了?”

    战铜人当须智取,用心良苦终成功。得天机巧知七星,出地宫不知去向。

重要声明:小说《扶摇九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