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如果人生是由一组组的镜头串联而成的,那么属于江恩灿的那些镜头注定同普通女孩截然不同。

    因为,她是燕京三大财团之一江山集团的第一继承人。

    镜头一,燕京最高级的私人医院中,刚刚结束完集团完满上市庆功宴的江志川急急忙忙赶过来,却听到了太太在分娩时遭遇难产的坏消息。更为不幸的是,他连选择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医生告诉他,况已经恶化到无法控制的局面。

    又渡过了漫长的一个小时,在产房中越来越虚弱的呻吟声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婴孩啼空声,此时此刻,宛如天籁。

    护士抱着一个血淋淋的瘦小婴孩走了出来,含泪对他说:“您太太实在太伟大,为了让你们的女儿平安出世,她耗尽了所有的心力。”

    江志川颤抖的摸了摸刚刚来到人间的女儿的脸颊,然后冲进了产房。

    两小时后,江夫人因大出血不幸亡,江志川悲痛绝,正在这时,在他怀中一直哭闹不休的女儿突然安静下来,并且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灿烂笑容。

    江志川怔住了,目中蓄满的泪水终于淌下,他在心里对亡妻发誓:“咱们夫妻一场,女儿是你留给我的最大恩惠,你放心,终我一生,都要对她疼备至,都要让她如刚才那样灿烂的笑。”

    于是,江恩灿的名字就此取下。同,江志川签署相关文件,正式将江恩灿列为江山集团的第一继承人。

    镜头二,一栋大得常人不敢想象的别墅,里面有每天换水三次的游泳池、有一个堆满了各色儿童玩具的小城堡、有一个管家三个女佣两个厨娘两个司机以及若干个保镖。

    这就是江志川为女儿精心打造的豪华住宅。

    一辆黑色小车滑了进来,管家小跑着前去开门,迎下了车里的一男一女。男人将手里的礼物递给管家,第一句话就问:“今天小姐怎么样?”管家毕恭毕敬的低下头:“小姐很好,董事长您别担心。”

    江志川听了领着旁边的女人就进了别墅,他刚刚踏入,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淋了女人一头一

    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出现在二楼楼道上,甜甜的喊他“爹地”。边有女佣瑟瑟发抖,不住道歉:“对不起董事长,我们没来得及拉住小姐。”

    小女孩长得十分可,却狠狠瞪了一眼女佣,气里却带着一股子蛮:“你敢拉!”

    恐吓完,又转过去对父亲灿烂的笑道:“今天爹地带了什么礼物回呀?”

    甜甜的样子立刻让准备训斥她的江志川心软了,指着旁边的女人轻声道:“今天爹地忘了买,不过杨姨可是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哦!”

    江恩灿立刻垮下小脸,抢过女佣手中的水桶,在女佣的惊叫中将水桶“哐”的砸了下去,然后若无其事的转回房。

    江志川在楼下僵住了脸,感觉女儿实在太过分,却又无可奈何。这几年他不及顾家,总认为自己不是给尽责的父亲,于是只一昧的宠溺纵她,终于成功的把她惯成了一个混世小魔头,现下才四岁,就已经天天在家闹得人仰马翻。家里平均三个月换一批佣人,实在是没有人能够长时间的忍受她。

    镜头三,十岁的江恩灿某个无理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正将屋里闹得人仰马翻。

    管家恭敬有礼地看着她将家里的古董一件件的杂碎,温和的提醒她:“小姐是不是忘了董事长的命令了?”

    此时的江志川终于意识到女儿的任霸道不能够再放任,于是定下条条框框,命令管家在他不在家时对江恩灿严加管教。

    这时,刚刚嫁入江家不满一年的杨凌走了下来,厉色地训斥管家:“董事长那是疼小姐,你们还真当真了!”又看了眼一脸得意的江恩灿,不容置疑地说道:“董事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姐,怎么可能舍得管教她?从今天开始,小姐无论什么需要什么要求,不必麻烦董事长。直接告诉我!最重要的一点你们给我记住了!无论小姐有什么命令,你们都必须无条件服从!”

    一干仆从唯唯诺诺,不敢反对。

    江恩灿哼了一声,顺手砸掉最后一件古董,丢下一句“算你这个臭女人识相!”就跑回了房。

    镜头四,霓虹闪烁的夜总会中,最大的一间包房内,一群男男女女正玩得尽兴。有服务员进来送酒水,不小心打翻了果盘,立刻吓得连连道歉。

    一个正疯狂摇摆跳舞的花季少女毫无预兆的飞踢一脚,正中服务员的小腹,服务员又惊又痛,却不敢做声,因为他知道这名少女的份。

    旁边有朋友在起哄,也有人低笑:“江大小姐果然脾气够大。”语气中似乎隐藏着不满与不屑。

    镜头五,这是一家贵族学校,在这里念大学的是全国各地有名望家族的子弟。通常况下,学校对待他们都十分宽容。然而其中一名学生总是做出过激的事,每天都会想出一两个新点子来折磨老师,令全校老师闻风丧胆。

    无奈之下,校长将她喊到办公室,婉转的告诉需要请家长。

    学生大喇喇的坐在校长对面,一双修长的腿直接搁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一脸无所谓的打通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姓杨的,我们校长想找你聊聊。”然后将手机递了过去。

    校长双手接过,对着手机一个劲的点头说,好好好。

    电话那头的话不太清楚,只是隐约听见一句“给学校添麻烦了,很不好意思。上次说的赞助费的事,我们江山集团已经准备好了……”

    看着校长受宠若惊的表,江恩灿一阵鄙夷,不屑的冷笑……

    镜头六,下午三点,装饰豪华的写字楼正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一阵细尖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尖锐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一个一脸浓妆、穿着奢华皮草的女孩挎着昨天才在某国际品牌新品发布会上拍下的黑色包包,踩着夸张的十二寸细高跟,摇摇摆摆的走进了挂着“市场推广部经理”牌子的办公室。

    进门前,随意的一伸左臂,门口的助理连忙接过挂在她臂弯的包包,讨好的笑着:“江经理,咖啡已经给您沏好了。”

    江恩灿傲慢的嗯了一下,昂头走了进去。办公室的门一关,外面的工作间里忽然冒出无数个脑袋,都对着办公室摇头。甚至有职员胆大的小声说:“每天这个时间才来上班,真是个米虫!”

    又有人同仇敌忾:“得了吧,就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来了也只是摆设而已!偏偏老是一副趾高气昂的神,不就是投了个好胎么!”

    开着电脑看娱乐新闻的江恩灿并不知道外面的议论,心不在焉地抿着咖啡,想着父亲前几天交代要好好工作的话,苦恼的拨通了一个电话:“杨姨,上班好无聊!”

    “什么?你给我弄了张‘flashingshow’的邀请函?”

    “可是爹地不让我出国!他最近体不好,脾气也变得很差也!”

    “真的?你帮我瞒着他?哎呀杨姨,你最好了!”

    镜头七,金碧辉煌的酒店包房里,江志川对面坐着一男一女。女的是华贵老妇,男的却是英气人的年轻男人。

    江志川诚恳的客气着:“这次真是麻烦您了。”

    有不紧不慢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房门被服务生推开,一个打扮的时尚潮流的美女走了进来,她瞥了眼两人,然后大喇喇的在父亲旁边坐下,眨着大眼故作无辜的望着贵妇:“您就是范家?”

    妇人得体的微笑点头,哪知对方忽的话峰一转,讥讽起来:“能让您亲自跑一趟,真是受宠若惊呢。不过我倒是觉得您应该用这个时间去我们江山集参观一下。毕竟您们范家有兴趣要娶的并不是我,而是我们江山。,你觉得呢?”

    一席话让江志川色变,贵妇难堪,她旁边一直心不在焉的男子霍然而起,一脸冰霜地瞟了眼对面毫无坐礀的江家千金,然后一言不发的搀起祖母就往外走:“,如此愚蠢至极狂妄自大的女人,孙儿可不敢娶回范家!”

    两人影刚刚离开房,江志川就气急败坏的斥道:“江恩灿!你……”话未说完,就捂着口倒了下去。

    直到这时,江恩灿才惊慌起来……

    镜头八,江山集团最大的会议室中,正在召开紧急董事会。

    各大股东围桌而坐,首席位置上坐着难得一干练职业装的江恩灿,头发挽在脑后,露出干净的侧脸与脖部曲线,面前摊着一份文件,却显得惴惴不安。

    股东一:“现在江山的股票因江董事长病重而一跌再跌,作为代理董事,不知江小姐有何方案?”

    股东二:“请江小姐尽快制定有效的方案方针,而不是这样的儿戏!”话说到这份上,带了些严厉,指指点点着桌上得那份毫无实质意义的文件。

    江恩灿慌张起来,求助似的望了眼股东之一的杨凌,对方却偏过头假装没看见。语无伦次道:“我、我、实在……”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能,以及难堪,心里隐隐后悔这些年的不学无术。

    股东三见状,摇头叹息,轻声道:“这样下去,江董事长一手创办的江山可就要垮了。”

    目光一转,又问:“杨总,您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低头不语的杨凌上。

    杨凌思索片刻,缓缓抬头,清清冷冷地丢下一句:“事危急,而董事长依旧昏迷不醒,我建议,更换代理董事。”

    话声不高,在会议室里却是掷地有声,众股东眼神一亮,各自怀起心思。

    江恩灿则一脸震惊,惊诧地脱口呼道:“杨姨?!你?”

    这样的镜头应该还有很多很多,只是都已经不是江恩灿二十二岁前所习惯的那样,变得越来越令她难以适应。随着父亲的病重,她的况也越来越令她自己费解的恶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一步?向来对她宠溺的杨凌为什么会在一夕间变得狠辣犀利?而自己,又为什么会连一丝一豪的招架能力都没有?

    没有真诚的朋友,没有忠诚的下属,更没有独挡一面的能力,她所有的,只有一个竭尽全力为她、却被她气进医院的父亲。

    如今的她,失去了父亲的庇护,果然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废柴一枚。

    反省和懊悔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她此时还要面对更重要的事——请求眼前这个年轻的绑匪放了自己。

    此时的江恩灿双手双脚都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一张椅子上,她的嘴巴被封了张硕大的胶布,一双早已花了妆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黝黑的枪口,流露出恐惧、害怕、哀求之意。

    满肚子恳求的话却不能说出来。

    持枪的蒙面人应该很年轻,露在外面的眼睛里也有一丝慌张,显然不是职业杀手。然而慌张以外,还有深深的仇恨,端着手枪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或许是江恩灿强烈的表惹着了他,于是他激动起来,一把扯下了脸上的黑布,露出了消瘦而蜡黄的脸。

    江恩灿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瞪到极点,因为她认出对方,正是上个月被自己无故辞退的一名技术人员。

    辞退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这名技术人员在忙着工作时,不小心打翻了助理为江恩灿沏的咖啡。恰逢江恩灿被父亲责骂,心中恼火,于是就找这个无辜的小员工发泄了。

    难道、他竟然为了被辞退的事绑架自己?!

    “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吧?”曾经的技术人员像是对她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本来,本来,我不会是这样的!”

    “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无无义的开除我,我怎么会没钱蘀我妈缴住院费?我妈又怎么会被赶出医院?又怎么会突然去世!”语气开始激动起来。

    “都是你啊!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妈多辛苦才养大我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有钱了不起么?千金大小姐了不起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越来越激动了。

    “我妈一个人含辛如苦的把我拉扯大,容易吗?现在还来不及享享清福,却这样走了!我作为儿子、我我、”他开始哽咽,持枪的手开始剧烈抖动,突然音色一正,凝然道:“如果不是恩人,我连好好举办葬礼的钱都舀不出来!现在,我妈入土为安了,也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一段段的话,让江恩灿越来越心惊,她每一秒都在后悔当初任辞退这个小员工,听到最后,她已经有一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了。

    果然——

    倒映在江恩灿瞳孔里的年轻人拉开了保险,冷冷的笑着:“再见了,江大小姐!祝你在曹地府还能继续叱诧风云!”

    说罢,决绝的扣响了扳机。

    带着消音器的枪声十分微弱,江恩灿只感觉额头中心一痛,随后就有大片的炫黑向她涌来。

    在她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看到刚刚枪击了自己的男人将枪口对准了他的太阳,轻声说了句:“杨总,我不欠你的了!”

    然后,再次开枪,饮弹而终。

    然而即将死去的江恩灿却被他最后一句话震惊了,杨总?杨总!江山集团能有几个杨总!

    好啊,杨凌,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故意将我宠得无法无天,故意将我弄的众叛亲离,故意......

    无尽的悔恨如潮水向她涌来,却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意义,时间不可能回流,历史不可能更改,她,江恩灿,注定是一个失败的千、金!

    一滴清冷透明的泪顺着脸颊滴了下来,江恩灿就此闭上了眼睛,结束了她的豪门千金的生涯。

    一缕幽魂缓缓腾空,朝着空中的一个黑洞飘去,就在它要完全进入黑洞的瞬间,斜上方的某处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磁场感应,吸附着这屡脱壳的魂魄,让它不由自己的随之旋转,旋转……

    (新书粉嫩上传,虔诚求各位童鞋的推荐票,抱抱抱抱)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千金重生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