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病重`五爷的逆袭

    “报,五王爷,宫里传出消息,皇上病重。这几的政事都由白羽大人处理。”在宫中为白云魏传递消息的小红将自己好不容易、冒者生命危险打听来的消息告诉给主子听。

    “难怪这几本王总是见白羽整天进进出出御书房,原来……是这样啊。哈哈,雪渊!本王的父王!你该为自己犯下的错赎罪了!!!”白云魏坐在白虎皮制作的沙发上哈哈打笑,转眼嗜血的眼神浮现。雪渊,本王的母后、本王的童年……本王的一切!你都要还回来!

    白云魏不可能忘记25年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后被乱棍打死,当时才五岁的他啊,要面对母后与别人偷,而他!堂堂的五王爷竟被传成是野种!呵呵,曾经宠到天上的妃,终究顶不过别人的胡言乱语,终究还是凋零了。之后,从前被父王疼的白云魏不复存在,取之而代的是被全天下冷淡的野种五王爷!而这一切,雪渊今天都要还回来!

    “传令下去,召令本王精心训练的铁卫军,全部出击!目标紫荆城!本王!要夺回天下!”

    “是!”

    ***

    “朕怕是不行了,咳咳……”雪渊不再有在朝堂上的气势,取之而代的是病恹恹的状态。

    “不会的皇上。”白羽看着上躺着的帝王,这一辈子,他心了太多太多,为了天下,他负了太多太多人。却连最后的一刻,还不能得到他的原谅。这就是帝王的悲伤。

    “朕……还是放不下啊……咳咳……”雪渊想起此刻还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太子,他最的儿子啊,却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来看吗?

    “太子……总会明白的。”白羽竟量安慰皇上,他知道病人的痛苦,是痛到心里的。病入毫膏,却还是防不下,只为了那个信念,只为了实现那个愿望,只为了,的人。

    “单愿如此……朕先睡一觉,有些乏了。”

    “臣守着。”

    ***御书房

    “派人去找雅豆来。”太子看着窗外飘落的树叶,当真还是放不下。

    “太子,你找我啊?”雅豆

    也只有她感在他面前自称“我”。

    “是的,你们都退下吧。”

    “是。”

    待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太子拉住雅豆的手,:“雅豆,你愿意随本太子一起隐退山林,过上隐居的子吗?”

    诶?隐退山林?从此再不问世事?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怎么要做这种貌似逃避的事?“太子,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要隐退山林啊?您不是该继承……难道……”她不敢再说下去了,这可只有在小说还有电视剧里才有的事啊。

    “雅豆,你要安静的听我道来。”太子抚了抚衣袖,这是他极为信任的人,不然,他不会有这种与他人分享的念头。

    而雅豆也做好了聆听的准备,“太子下,您说吧,我听着。”

    “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夺什么江山,也不想拥有天下。对于拥有无穷的权利、硕大的江山我,一点兴趣也没有。这个‘太子’的爵位,也只是迫不得已戴上的。但我,改变就不想要那种枯涸的生活,每天为了朝政心到半夜三更,还要定时选妃,管理天下已经令人头疼了,还要管理后宫。我只想,做个平凡的人、过个平凡的子、娶上一个平凡的姑娘,一辈子,就这么平凡的走下去,睡到人间饭熟时。”说着,太子的目光移到雅豆上,暧昧气息更是蔓延四周。

    雅豆也惊讶太子居然会这么想,这是多么普通的愿望啊,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像他这样?宁愿放下硕大的天下、庞大的势力、成千的佳丽不要,只求一生一代一双人。

    “太子,对于你的这个想法,雅豆我深深佩服。且不说你是太子,就算是一个小官他也有三房六室,三妻四妾。而您,堂堂的一个太子,却只求一生一代一双人。我本想,在这个世界上,有这种想法的人早就灭绝了,没想到……太子你……”雅豆当然知道管理天下是多么的苦难,面对那些反贼的随时造反,或者是前朝官员的冷嘲讽,这些都是难以处理的麻烦,再加上庞大的后宫,嫔妃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吓人。却不知为何,天下那么多人都要争那一个王位,争那一个天下,却也有许多人,死在那个王者位置上。这又是何苦?

    “雅豆,你也知道,这天下就要换主了。”太子一想到就要变的天,眼神变得沉重起来。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皇上病重,二王爷、四王爷、六王爷都开始蠢蠢动了。天下换主,?p>

    浅僭绲氖隆t晕饣噬系奈恢每隙ㄊ翘拥钕拢恢拥钕乱坏愎芾沓亩济挥校鹚涤惺裁词屏a耍阅切┩跻4蟪疾呕嵯胍旆础w怨盼颂煜拢备干毙值氖虑椴徽忌偈l涌隙u幌朊娑哉饬钊y氖虑椋圆畔胍由搅郑馔跷桓贸鋈ァ?p>

    “太子下……”这时候,雅豆对于这冷如冰山的太子有了新的认识,他在这兵荒马乱争夺天下的世界,是多么奇特的存在?

    “雅豆,你会跟我走吗?”眼神转换成期待,他多么希望,此后他的人生有一个人陪着他,而这个人就是眼前的这位女子。她不同于其他女子,虽不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却能吸引他的眼球,她是多么迷人奇怪的女子啊。若能与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又有何难?

    “这……”你会跟我走吗?多么令人心动的一句话,她又多么期盼这句话?在21世纪,她等了16年,却依然没遇到一个可以给她永久承诺的人。现在,有人问她,你愿意跟我走吗?你愿意跟我走吗?从此不问世事,从此隐退山林,从此有个安稳的家,从此过上平凡的男耕女织的子,你愿意吗?多么人的条件啊,但是,白羽呢?“这……太子,抱歉,雅豆不能跟你走。”因为,白羽还需要她,就在不久前。雅豆放假的那几天,白里闲着没事儿干就想去找白羽吹吹牛,打哈哈,没想到她刚走到门外,就听到白羽频繁的咳嗽声,一进门更是不得了,白羽咳得脸都憋红了,面容更是憔悴得令人心痛。她赶忙去寻问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看样子这病有一段时间了,却依然没有找太医来瞧一瞧。最后,怮不过雅豆的白羽只好如实道来。原来,白羽一个月前体就有所不适了,但忙于执政,也就没有时间找太医来医治。而此后的一个月更是忙得焦头烂额,病也因此加倍增重。没想到,今竟咳出血来,还给雅豆撞上了。

    雅豆看到那原来英俊的面孔变得苍白无比,心都碎了,当时就在白羽面前许誓,一定要治好他的病。因为她不会忘记一年以前和白羽逃离匪窝的形,当时她也知道了白羽是有重病的,现在又加上这折磨人的咳嗽,白羽难道真的不在乎他的体吗?问他为什么那么不护自己的体,他竟然敢说:“没事的,方正我的生死,也没有人在乎。”这这这,这让雅豆的“斗志”更加重。

    “……”太子听到这个答案,眼神黯然淡下。“这样啊。”失落的感外露得很彻底。

    “抱歉,太子,我真的,不能跟你走。”她也不想伤太子的心,只是她更不能放下白羽不管。他是多么令人心疼的一个人,明明有那么高的地位、明明有那么闪耀的头衔、明明有那么聪明的头脑、还有那么美丽妖艳的面容,上帝却还是夺走了他健康的躯。

    “没事的,雅豆不必太过自责。其实你根本就没有错啊,这,我本来也就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啊。没事的。”太子越说越伤心,难得在他27岁这年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子,难得他会以为自己将要摆脱寂寞的生活,原来,还是不能改变什么。

    “太子,你不要太伤心,我不能跟你走,是因为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将他的病治好。我不能言而不信。”当初说的时候还一板一板的,“所以……不过,虽然我不能跟太子走,但是我这里有个荷包。是宫里绣房的红娘教我绣的,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想当初,闲着没事儿到宫里乱转的时候,就转到了绣房,看到十几个姑娘围在一起,边聊天边刺绣,好不悠闲。却不知道她们是为皇上、嫔妃、王爷等人做衣服的万里挑一的红娘。一时兴起,她也去学了,却不想看似简单的女红,那么的复杂,害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修好,十指都光荣的破了层皮,却还是绣得歪歪扭扭,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说她绣的是菊花,鬼才行,简直一团麻。

    “希望,太子孤单的时候看到它,能够……不那么孤单。”看着她绣的那一团麻,嗯~再诗意的话她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这,绣的是菊花吗?”太子看着手中某女子的辛勤杰作,有点汗汗的。

    “哇唔,太子你怎么知道的?”她实在太哈皮了,太子居然看出了她绣的是菊花而不是一团麻诶,太激动人心了。

    太子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为何雅豆要绣菊花呢?”平那些姑娘给他的荷包要嘛绣鸳鸯要嘛绣荷花莲叶,绣菊花的,就她一人。

    “额,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菊花。因为它不同与其他花,生长在人多繁杂的地方。菊花生长在深山茂林,人烟稀少的地方,所以才有人称它为‘隐士之’。我也正如这菊花,不喜欢人多繁杂的地方,最安静的地方。所以,就绣了一朵……不,一丛菊花。”不好意思说它是一朵了,这一团一团的,索,就变成一丛吧。

    “哈哈,你果然不同于其他女子,我,喜欢。”太子褪去前面的霾之色,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就算没有雅豆陪伴,有她这一丛菊花,足矣。

    “额……谢下厚。”还是第一次有人喜欢她的一团菊花呢,这荷包连她自己都不能接受,可见太子的审美观点多么的……不同与平常人。

    “雅豆,今过后,我们可能就不能再见了。”太子停下笑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真真有点不舍啊。

    “没关系的,有缘千里来相会嘛,我们一定会再见的。”雅豆不知,太子嘴里所说的“喜欢”根本不是她认为的那个厚,而是独一无二的,喜欢。

    “嗯,但愿如此。”不舍又如何,终究还是要分别的。

    “太子,保重。”

    “嗯。”只希望,有缘再见。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